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阿遜平克溪戰役

作者:宋闈闈
美國獨立戰爭成功指揮特倫頓戰役時的華盛頓將軍。(維基公共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9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進攻,明早再戰。當晚的軍事會議上,有軍官提醒康沃利,在紐約的布魯克林高地,大陸軍一夜之間渡過東河的往事——說不定今夜又會重演,所以,應該連夜再度發起進攻,不然,明早華盛頓將軍和他的士兵就不見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圍大陸軍,有如囊中取物一樣容易。

軍餉

華盛頓將軍的懇請被士兵們接受,為表讚賞,每個士兵都將得到十美金的月薪。當時,華盛頓將軍向他的好朋友、《獨立宣言》的簽署者之一,費城富商羅伯特·莫里森緊急求助。

這是很大的一筆錢,要得又特別急,要立馬兌現。莫里森是國會任命的負責軍需供應的專人,其實很多時候都是他自己掏腰包的。話說獨立戰爭勝利後多少年,國會還在忙著分攤債務的事情,可見戰爭時期的財政艱難。這個在槍砲戰火中宣告獨立的國家,沒有徵稅權的國會,根本沒有足夠的財力供養大陸軍。所以,獨立戰爭期間,想法設法讓這支軍隊存活下去,便是軍事戰爭之外,華盛頓將軍需要挑起的另一副重擔。

這一次,羅伯特·莫里森剛剛付了給美方情報人員的費用,又收到了華盛頓將軍的急信,要一筆錢付給所有留下來的士兵。莫里森來不及歇口氣,又在風雪天裡四處敲門張羅錢。這次他找的是費城貴格會的商人朋友,掘地三尺地借來了錢,終於在1777年的新年第一天,把需要的錢如數送到了華盛頓將軍帳前。在整個獨立戰爭時期,羅伯特·莫里森一直這樣忠心耿耿地支持華盛頓將軍和大陸軍,有求必應,從來不對華盛頓將軍的需求打回票。

而在莫里森忙著張羅錢的時候,約翰·卡華達拉和他的費城民兵團一直在河對岸盤踞,堅持喊話,要求再戰。這群人強烈渴望轟轟烈烈一戰的心願,終於要達成了——華盛頓將軍帶領大陸軍,再次渡過了德拉瓦河,開始布陣應對必然發生的第二次特倫頓之戰。約翰·卡華達拉也領著他的民兵,奉命在必爭的軍事要地阿遜平克溪岸邊布陣。

阿遜平克溪在新州的山谷和森林間蜿蜒流淌,途經普林斯頓,又在特倫頓的河谷匯入德拉瓦河,入河口有一座石橋橫跨河谷,是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必守要地。

話說,1777年1月2日,當康沃利爵士領著上萬兵力的精銳部隊,終於抵達普林斯頓,已經是日落時分了。路邊遭遇埋伏在樹林中的大陸軍的伏擊,英軍的大炮對準樹林,猛烈轟了半個多小時!大戰打響了。

康沃利爵士派兵將特倫頓圍得嚴嚴實實,形成了包圍圈,到達阿遜平克溪頭後,雙方交火,英軍的擲彈兵輪番上陣,試圖搶過石橋。而另一端的大陸軍,則火力密集地向敵軍開槍,死守石橋。易守難攻是常理,英軍的進攻者在橋頭輪番中彈倒下,死傷者的鮮血,染紅了石橋,染紅了橋底下的溪水。戰場上的當事人留下的史料,讀來也是極為怵目驚心的。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進攻,原地紮營,明早再戰。石橋上堆滿了英軍戰死者的屍體,石橋表面已經被血漿覆蓋,成了一座血橋。英軍死傷枕藉,子彈射中雙腿的英軍,急需截肢,後方醫院忙於搶救,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

饒是如此,英軍的人馬已經包圍住了大陸軍,在康沃利爵士看來,大陸軍來不及渡河撤回賓州,懸殊的兵力也不足以持續抗衡,明天還是勝券在握的。當晚的軍事會議上,有軍官提醒康沃利,在紐約的布魯克林高地,大陸軍一夜之間渡過東河的往事——說不定今夜又會重演,所以,應該連夜再度發起進攻,不然,明早華盛頓將軍和他的士兵就不見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圍大陸軍,有如囊中取物一樣容易。 因為華盛頓將軍在戰前是一名出色的獵狐獵人,康沃利對他的部下放言,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話:“We’ve got the Old Fox safe now. We’ll go over and bag him in the morning.”(我們已經把那老狐狸團團包圍住了,只等明早將他抓住)。

一夜北風緊

同樣的,在阿遜平克溪對岸,大陸軍駐地,華盛頓將軍和他的將士們也召開了軍事會議,根據諸位軍官得到的各路信息——包括剛剛俘虜的英軍俘虜和從普林斯頓來的青年愛國者主動貢獻的情報,大陸軍得出同一個結論: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去偷襲普林斯頓的英軍。於是,大陸軍連夜拔營出發。

話說聖誕夜渡河後的天氣一直是雨雪天氣,道路泥濘,所以英軍從紐約到普林斯頓這一路,走得無比艱難。然而,就在1月2日深夜到3日凌晨,氣溫驟降,寒風凜冽,將原本泥濘的道路,一下子凍得結結實實,路面乾爽。這使得大陸軍連夜行軍趕往普林斯頓的路途,異常順利。

歷史就在這樣,看似偶然的小細節裡,發生悄然的本質性的改變。也讓後世的史學家們歟歎,上帝一直和華盛頓將軍站在一起!◇#

<文史>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11年波士頓聖派翠克日(St. Patrick's Day)遊行於3月20日在最多愛爾蘭後裔聚居的南波士頓舉行。來自愛爾蘭和美國各地50多個軍、管樂隊及五彩繽紛的花車,歷時三個小時的遊行,吸引超過60萬人觀看,洶湧的人潮將南波士頓擠得水洩不通,熱鬧非凡。
  • 7月4日下午6點半以後,川普和第一夫人抵達林肯紀念堂,川普發表向美國致敬主題演講。MANDEL NGAN / AFP)
    7月4日是美國獨立紀念日(也叫國慶日),對美國人來說是重要紀念日之一。今年的獨立日和以往有兩大不同,川普(特朗普)下令美軍展現強大的武器;川普(特朗普)本人在林肯紀念堂(Lincoln Memorial)前發表「向美國致敬」演講。
  • 紐約,一個振奮人心的地理名詞,一個世界性的座標,一個具有靈魂的都市。我想和朋友們一起,溯流而上,追溯時光最初時的紐約往事,美國歷史。我們今天追溯的是,1776年,獨立革命時期的東河。
  • 獨立宣言,這個美國最重要的立國文件,由五人小組共同上呈大陸會議。事實上,托馬斯·傑斐遜一個人完成了這篇名垂千古的雄文,而同為寫作小組成員的約翰·亞當斯和德高望重的富蘭克林老人只是為這篇文稿修改了一些單詞,以及末了刪除了一段指責英帝國販賣黑奴的文字。
  • 兒時的喬治·華盛頓,就顯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腸,身處在複雜關係中,周到地維護著這一大家的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聯繫。
  • 1775年6月,華盛頓成為大陸軍總司令,大陸議會主席漢考克授予了華盛頓將軍象徵權柄的佩劍。他將帶領著一隻由農夫、鐵匠志願集合,以及地方各州的民兵匯聚起來的軍隊,開始八年的獨立戰爭。
  • 在後世史學家的眼裡,托馬斯·傑弗遜是一個謎語,是一個無法被定義的人,因為他太龐大,太壯闊,猶如大霧籠罩的千丘萬壑,你看見的,永遠只是其中一峰一巒。
  • 彼時,華盛頓將軍早已向國會屢次報告大陸軍必須放棄紐約,他知道紐約已經保不住了,國會也明確指示放棄紐約。然而,他的部下和摯友格林將軍與之意見相反,積極主張守住華盛頓堡,不能將紐約這樣帝國根基的重地拱手讓給敵軍。曾在前幾次戰役中重創敵軍的麥高上校也拍著胸脯保證,與三千士兵留守華盛頓堡,至少可以堅持到來年二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