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大學停用SAT/ACT考試

江宇應:取消SAT將重創美國教育競爭力

【大紀元2020年05月31日訊】文:余亨之・大紀元
5月21日,加州大學(UC)董事會經投票後,決定暫停對州內大學新生的SAT和ACT考試要求,在華人社區「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對於學習勤奮刻苦的華人學生來說,無疑將失去申請大學的最大優勢。華裔學生及家長內心焦慮,何去何從?為此,本報記者專程採訪了美國國家大學錄取諮詢協會資深會員、美國大學董事會SAT作文閱卷官——江宇應教授

百年智慧結晶的SAT試題

SAT和ACT都被稱作「美國高考」,是全世界高中生申請美國大學入學資格及獎學金的重要參考。但是,美國大學委員會(College Board)主辦的SAT考試,卻始於1901年,正式運行於1926年,迄今已有百年歷史,是世界上最成熟、考生最多的考試;是哈佛、耶魯、斯坦福等世界頂級大學選拔優秀人才的重要參考。

江宇應教授認為:「SAT考試歷經百年錘煉,很少有偏題、怪題,而且試題設計科學合理、成熟完善,有很強的實用性。學生在老師指導下,通過大量練習SAT考試真題,為學好數學、英文閱讀與英文寫作打下紮實的基礎,同時也會提高自己的智力水平。」

2016新SAT試題難度大降

江宇應認為:「近年來,UC一直排斥SAT考試,認為它太難了,把很多寒門之子(貧困學生)或其他族裔學生拒於門外。2016年美國大學委員會換了新的CEO,應UC等大學的要求,推出了新的SAT考試模式。從專業角度看,新模式難度大為降低,題目也不夠嚴謹,表現在兩個方面:

一、分數從2600降為1600分,拉不開學生之間優劣的差距。越好的學生越希望有詳細的記錄,就像百米賽跑,你能說取消0.00以後的秒數嗎?一個人跑9.637秒,另一個人跑9.635秒,難道他們的成績是一樣的?

二、以前的SAT考試題有5個選擇,現在只有4個選擇,那麼猜中題的機率就變大了;同時取消了原先的「選錯扣分」規則,學生們可以大膽地去猜題;而且題目設計的模棱兩可,好學生難以辨清題意,因此對答案也難以明確。好學生、差學生都陷入猜題中,無形之中縮短了他們之間的成績距離。」

UC趁疫情取消SAT/ACT考試

目前加州有37%的西班牙裔、15%的亞裔、14%的其他種族、6%的非洲裔美國人。而UC學生錄取比例(據2018年統計),亞裔新生佔36%、西語裔學生佔33%、非裔學生佔5%。由此可見,佔加州15%的亞裔人,其子弟在UC讀書的竟然佔36%,超過了西班牙族裔(加州人口排名第一)的學生。

江宇應闡述:「2018年,UC由教授組成的委員會經過多次討論,認為加州是多元化的州,學生的比例也應該體現出多元化。對於這個討論結果,如果哪個教授唱反調,就被認為政治不正確。

UC教授委員會認為,SAT分數高的學生在錄取的第一年,成績確實亮眼;到了大學二年級、三年級,他們的成績就沒有那麼突出了,那麼SAT考試就不能正確地預計大學畢業生的成功程度。最後委員會認為:既然窮人、少數族裔分數永遠低一些,既然這個分數不能預計將來的成功,這個分數還有存在的必要嗎?不妨取消吧!我認為委員會的這個理由,不太成立、不太靠譜,可是符合他們的政治正確。

加州大學校長詹尼特・拿波里塔諾(Janet Napolitano)主管UC十個校區(包括UC舊金山),趁著今年疫情期間,她4月份用上述邏輯做了一個PPT遞交給董事會投票,5月21日獲得23票全票通過,取消SAT/ACT考試一直到2025年;在這期間UC自己會發展出一套更好的測試系統。PPT中同時表明,如果沒有新的測試系統,那就什麼考試都不要了。」

江教授認為:「UC自己不可能發展出比SAT更好的考試模式。一方面,加州現在財政赤字嚴重,教師要面臨減少10%的工資待遇,沒有人力物力去發展新模式;另一方面,加州憑一州之力、幾年之內,根本搞不出比百年錘煉的SAT考試更好的測試系統!」

UC取消SAT/ACT,恐引骨牌效應

江宇應認為:「UC有九個校區18萬學生,CSU(加州州立大學)有23個校區40多萬學生。UC及CSU這兩個姐妹學校的諸多分校都名列前茅,被譽為全美甚至世界上最好的公立大學系統。UC全面取消SAT/ACT,CSU跟風的可能性很大。

外州著名的公立大學,比如德州、密西根州、弗吉尼亞、佛羅里達、紐約等,每一個州的州立大學都超過30所以上。整個UC的教育系統是全美的領頭羊,它的這一舉措會在思想理念上影響這些公立名校,甚至常春藤大學、斯坦福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私立名校。從商業角度上看,為了把加州的優秀生吸引過來,收取外州學生更高的學費,其它州的大學取消SAT/ACT考試,也將是『順理成章』的事。」

從過去幾年看,2018年芝加哥大學率先取消ACT/SAT;哈佛大學緊跟其後宣布,申請者不再需要提交SAT、ACT寫作部分的成績;哥倫比亞大學巴納德學院也宣布,新生不再需提交SAT寫作成績及SAT 科目考試成績;喬治華盛頓大學也宣布,取消對國際學生的SAT、ACT考試成績要求。到目前為止,美國超過一千所高校相繼宣布取消入學時提交SAT/ACT考試成績的硬性要求。現在UC全面取消SAT/ACT,勢必引發未來美國高校廢棄SAT的新一輪多米諾骨牌效應。

取消SAT/ACT,背離「擇優錄取」原則

江宇應說:「美國近250年興起的歷史,最重要的原則就是「擇優錄取」。UC全面取消SAT/ACT考試,與這個原則是背道而馳的。高校可以根據自身情況在擇優錄取的原則上,做一些特殊考量和變動;但是完全廢除「擇優錄取」原則,就顯得過分了。為了政治正確,為了照顧不同族裔學生或寒門學子,難道大學在錄取新生方面只能「和稀泥」嗎?難道谷歌、臉書就不能選擇全球最優秀的IT精英嗎?」

誠然,與美國歷史一樣悠久的西點軍校,兩百多年來本著「擇優錄取」原則,培養出來2位總統、4位五星上將、3700多名將軍,以及一大批傑出的政治家、企業家、科學家、教育家和藝術家等。如果片面追求「政治正確」、「學生多元化」,20年、50年後,美國的教育還有世界競爭力嗎?

停用SAT/ACT是機遇,人往高處走

作為灣區輔導名校「常春藤指導」(The Ivy Advisor),對此變化有何應對之策?江宇應說:「我們以不變應萬變。作為優秀的華人學生,UC不是唯一的最終目標,還有更好的學校。你固有的聰明、勤奮,不會因為政策的改變而放棄你的前行動力。難道你把這一輩都交給了這個考試嗎?取消了,你就不努力了?別人隨波逐流,我們偏往高處走。」

江宇應教授 逆境上游小故事:

江教授講了自己的親身經歷。他在大陸讀小學4年級時,文革開始了,學校批鬥老師不教學。他後來下放到農村,從4年級到12年級,沒有正式讀過書。他四處找書看,舊書店、廢紙收購站等,只要能收集到的書,他都用心閱讀。1977年恢復高考後,他脫穎而出,以優異的成績考到湖南師範大學,後又考上廈門大學英語辭典編纂學碩士。1984年,他赴美留學,先後獲得美國4個名校碩士學位和一個博士學位,期間曾師從美國比較文學協會主席奧德里奇(A. Owen Aldridge)、國際級文學理論泰斗薩依德(Edward Said),對英美文學研究造詣極深。

UC取消SAT/ACT考試,是變數,也是機遇挑戰!不管外界條件如何變化,我們華裔學生勤奮學習的精神不會變,佔據學習制高點,同時多參與社會活動,應對變革,在未來的學習、工作中擁有強大的競爭力,方可立於不敗地位。#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5月30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歐

相關新聞
成就頂尖人才 要的不只是名牌大學
新學友教師Sabrina:讓學生愛上英文閱讀
行賄送子入名校 中國母親被判罰25萬美元
加州大學招生5年內停用SAT和ACT成績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國安法7特權 透露哪些弦外之音
【重播】FBI局長:2500反間諜案涉及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黑人牧師指責BLM運動
【老外看台灣】慎防紅色滲透 世界應捍衛台灣
【珍言真語】袁弓夷:團結滅共 香港才能重生
【重播】川普與全國教育者對話:促秋季開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