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面對疫情「專家」沒有水晶球

人氣 233

【大紀元2020年05月18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艾倫·斯特沃(Allan Stevo)撰文/文韻編譯)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晚上至11月9日星期三凌晨,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 當選成為美國總統。我不知有哪個媒體預測到這一點,許多人預測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會勝選。

令人訝異的是,沒有任何專家在選舉日前夕承認他們都是在猜測。理性的觀察家可能會說:「他們當然是在猜測,沒有人有水晶球。」他們收集、分析了巨量的數據使社會科學及所有猜測工作看起來像「科學」,意味著他們的猜測都是可以測量並且是清楚的。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另一方面,科學是科學。他們將可觀察的細節用於鞏固所有的假設進而形成理論,有時甚至可達到「事實」。縱使一般情況下,「理論」是科學家所能預期的最好成果。基於「理論」與「事實」之間存在一個糢糊地帶,在此模糊地帶科學家會利用模型來預測未來。

內特·西爾弗(Nate Silver)是一位選舉學專家,也是賽伯計量學家(sabermetrician)和預言家,他在2016年大選之前幾個月用暗示的「事實」代替「演算法」(algorithm)的術語或經同儕審查用來預測未來的專有「模型」。毫無疑問,大部分預測未來的社會學家都希望他們的模型能被當成水晶球。然而不論是「演算法」或「模型」都只是「猜測」,並非「事實」。

這些預測的假設前提都是建立在不穩固的哲學或邏輯基礎上,隨後再用大量的數學運算來掩蓋其不合邏輯和不穩固的基礎。

我在一年中遇到的數百位學術作者都無法進行邏輯上合理的對話,或撰寫邏輯上合理的論點。他們的論點基礎不穩固,但卻在此不穩固的基礎上繼續建立論述,因為他們知道很少人會注意到。這是學術欺騙,也就是說謊。社會科學家根深蒂固地認為,他們的領域是具有科學性的,並且用模型可以合理地預測未來,以至於他們認為一般人可能甚至不會察覺如此專業的觀點存在基本的邏輯瑕疵。是啊,也許社會科學家們根本沒注意到自己在說謊。

有些經濟學家在錯誤的假設上加了很多數學運算。指標(Metrics,或稱測度)在理解學科或理論方面非常有價值。但是,當邏輯基礎出現瑕疵時,指標可能只是粉飾其合法性的門面,實則毫無根據。複雜的術語也具有相同的粉飾作用。外行人也早已了解,騙子政客、騙子推銷員和騙子學者都會使用艱澀難懂的行話,故意用這種行話似乎表明他們並不想被理解。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沃里克·麥基賓(Warwick McKibbin)和羅申·費爾南多(Roshen Fernando)展示了他們的水晶球,提出預測。他們完成了一篇有關千萬人將死於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論文《新冠狀病毒對全球宏觀經濟的影響:七種模擬情況》(The Global Macroeconomic Impacts of COVID-19: Seven Scenarios),被媒體廣泛引用。

值得稱讚的是,新冠狀病毒預言家清楚說明:「我們真的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我們真的只是在猜測」(實際引述:「這些分析結果對模型的假設前提,我們所面對的衝擊以及每個國家所假設的宏觀經濟政策應急措施之間都有很高的相關性」),同時「本文驚人的死亡人數統計並不可靠,甚至都不是我們工作或本文的重點,我們這樣做是為了提供一些經濟評估以協助後續的工作」(實際引述:「本文的目標不是要確定病毒的爆發,而是要提供一些重要信息,即有關疫病各種可能的經濟成本。在撰寫本文時,任何模擬情況的可能性以及可選擇的替代方案都非常不確定。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演變為全球大瘟疫的情況下,我們的結果表明,經濟成本可能迅速上升」)。

他們還公開承認:「我們想向全球醫療衛生官僚機構表示政治支持,並呼籲轉向資金更充裕、更社會化的醫療體系」(實際引述:「許多政府都不願充分的投資其醫療保健系統,更不用說不發達國家的公共衛生系統了……。這項研究表明,所有國家通過全球合作投資公共衛生,可避免可能產生的成本」)。

文章最重要的論點是,因疫情爆發造成的社會濡染(social contagion)是最大的風險,而不是疫病本身:「通過研究發現,公眾和政府對疫病的恐懼反應才是真正的危險。」(實際引述:「對未知致命病毒的恐懼,對心理造成的影響,就如同面臨生物恐怖攻擊和其它恐怖主義威脅一樣,將會造成高度的壓力,通常會帶來長期不良的後果(Hyams et al., 2002)。在傳染病爆發之初,即使死於疫病的風險很低,很多人還是會感到危險。」

如果你閱讀了那44頁的論文,作者們自己已經透露,他們所用的數據不確定且有偏差。

但是媒體接受了它,並以不實不適的標題為文報導。不明就裡的群眾,基於恐慌心理便隨之起舞。尋求更大控制權的政客、緊急服務部門、軍事和公共衛生官僚們也跟著起鬨。

這都是可預見的。但無法預料的是你或我是否會相信這種不實的無稽之談。我們不需要盲從。對於任何人說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造成1500萬人死亡的預測是事實的人,我們可以小聲地或公開地質疑他們是沒有信用、不可靠的人,因為在疫情蔓延全球的此刻,全世界最需要真實的新聞與可靠的消息來源,他們卻傳播不實的訊息。

2016年11月川普當選總統一事提醒大家:沒有人擁有水晶球。別讓我們這麼快就忘記這一寶貴的教訓。

你願意為無根據的消息作宣傳嗎?你會嘲笑那些無稽之談嗎?還是你會站出來駁斥那些無稽之談呢?

無論你作什麼選擇,凡是對你說謊的人——不管是經濟學家、社會科學家、預言家,都應面對來自各個領域的質疑,因為各行各業都有騙徒、冒充者。

不管他們做了多少的演算或模型,不變的原則是沒有人擁有水晶球。每個人都在猜測。專家們不知道2016年的選舉將如何進行。專家們現在也不知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將如何變化。不要為聲稱擁有水晶球的專家犧牲自己的基本自由及基本自我意識。不要將你的信任寄託於那些聲稱擁有水晶球的專家,也不要因為相信他們而心生恐懼。

對任何持有水晶球的人要持懷疑態度。無論他們聲稱使用了多麼複雜的演算法得出看似無法推翻的證據預測一天之後、一年之後或一世紀之後未來的情況,我們都要對他們保持懷疑。

因為未來是不可測的,將社會所有的發展機會投資於單一的途徑將會危害整體社會的成功。自由社會長期繁榮的原因之一乃是允許個人開創許多不同的路徑,其中有些成功,有些失敗。這就是自由和個人選擇降低風險的方式。整體社會只有單一、統一的發展途徑,沒有任何不同的想法,完全無法分散風險,同時強迫多數人賭注投在同一個途徑上,這真是很愚蠢的做法,因為沒有人擁有水晶球。

若要相信中央統籌規劃的實效性,您必須能夠接受某地某人真的擁有水晶球。個人的自由不僅合乎道德,並且在危機時刻提供降低風險的效用,就像現在我們所面臨的狀況。

美國的聯邦主義提供五十種不同的嘗試途徑。美國的個人自由提供了3.3億種途徑。有贏,有輸。這就是人生。專制獨裁主義將所有人拖到同一條路上,確定最終所有人都會輸。

作者簡介:

艾倫·斯特沃(Allan Stevo)是自由主義思想家,也是《The Bitcoin Manifesto》的作者。他的部落格是52 Weeks in Slovakia

本文最初發表在Mises.org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葉澄旭、茉莉#◇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邱吉爾 里根 川普對邪惡的認識
【紀元播報】名家專欄:媒體學舌北京前應三思
【名家專欄】大疫下的思考:善行 劣跡與邪惡
【名家專欄】走出疫情危機與全國隔離
最熱視頻
【重播】2021保守派大會首日 小川普演講
【財商天下】台積電遇致命傷 全球缺芯加劇?
【秦鵬直播】CPAC首日五大精采看點
【直播】CPAC大會第二日 蓬佩奥演講
【有冇搞錯】美國的「新排華法案」
車評:隱藏實箱 2021 Chevrolet Tahoe High Country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