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涉疫矛盾升級 中共加碼布防

人氣 9753

【大紀元2020年05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致眾多民眾死亡,引發全球公憤。失去親人的大陸民眾開始發出追責的聲音,要求起訴中共政府。隨著疫情的發展,中共成立各種小組加碼布防,試圖應對民眾涉疫追責要求。

武漢肺炎疫情下 中共在北京社區布防「維穩

大紀元獲得的獨家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在武漢肺炎疫情開始爆發的時候,中共已經在北京社區內布下防線,對民眾「維穩」。

這份文件是2月3日由中共北京市朝陽區衛生健康委員會、北京市朝陽區委政法委員會及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共同下發的「關於印發《朝陽區提升醫療機構安全保障能力的工作方案》的通知」。

通知稱,該工作方案依據原中共國家衛生計生委等11部門聯合下發的《關於深入開展創建「平安醫院」活動依法維護醫療秩序的意見》下制訂的。

該工作方案稱,成立朝陽區提升醫療機構安全保障能力工作組,組長為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維剛等。工作組主要負責建立醫患矛盾台帳、指導、協調化解矛盾糾紛;負責指導、協調轄區內醫療機構提升安全管理能力等。

值得注意的是,成員單位包括區委政法委、區委宣傳部、區衛健委、公安朝陽分局、區應急局、區委網信辦、區信訪辦、區城管監督中心、區財政局、區司法局、區民政局、區城管委、朝陽交通支隊、區檢查院、區法院、各街道(地區)辦事處,轄區各醫療機構。

其工作內容包括對民眾的監控和「維穩」:全面排查矛盾糾紛;完善醫療機構人防物防技防措施;建立警務工作室;加強輿情監測等等。文件還提到,著力排查調處影響社會穩定的各類矛盾糾紛,對有重點風險隱患的患者及家屬、重點醫務人員、重點醫療機構、重點科室要梳理名單,進行重點預防等。

之前在2019年12月24日,北京市朝陽區民航總醫院女醫生楊文遭病人家屬孫文斌用刀割喉死亡。然後在今年1月20日下午,北京朝陽醫院發生醫生被砍事件,一名眼科主治醫生被砍成重傷。

大紀元獲得的獨家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在武漢肺炎疫情開始爆發的時候,中共已經在北京社區內布下防線,「維穩」民眾。(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獨家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在武漢肺炎疫情開始爆發的時候,中共已經在北京社區內布下防線,對民眾「維穩」。(大紀元)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在這個方案中,可以看到地方政法委、公安和醫療機構開始聯動,準備應對因為武漢肺炎而出現的各類涉醫領域矛盾。而且公、檢、法、文宣、網信、衛健委都囊括在這個小組中,實際是一個中共綜合維穩的體系。

李林一認為,反過來也可以說,中共已經預料到在這次肺炎疫情下,這些矛盾可能會加劇,並給政權帶來不穩定因素,而急於將這些消滅在萌芽狀態。

中共加碼布防 成立中央層面小組

到了4月,中共針對民眾的「涉疫矛盾」,開始加碼布防。

4月初,中共中央成立了「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4月21日,該小組舉行了第一次會議。會議由中共政法委書記、「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組長郭聲琨主持,公安部長趙克志、最高法院長周強、最高檢檢察長張軍、唐一軍(後任司法部長)等出席。

據報導,該小組首要任務就是「深入開展涉疫矛盾糾紛排查化解」。報導提到,這個小組今年要深入清查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的行業、各群體中因疫情存在的矛盾糾紛,密切掌握復工復產、民生就業等出現的問題隱患等。

對比北京社區的「提升醫療機構安全保障能力工作組」,與中央層面的「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可見,兩類小組的主要任務都是要壓制「涉疫矛盾」。

疫情下民眾訴求升級 當事人遭中共警方打壓

由於中共隱瞞疫情真相,及武漢政府抗疫不力,導致不少大陸家庭家破人亡,痛失親人,武漢成為了重災區。根據中共官方數據,因中共病毒武漢的死亡人數近4000人。一些武漢居民認為真正數字要高得多。

而民眾的涉疫訴求,也從如不願付費隔離等,升級成了起訴中共當局。

據《紐約時報》5月4日報導,普通武漢居民向維權人士發來短信,要求幫助他們起訴中國(共)政府。一位普通居民說,他的母親被多家醫院拒之門外,最終死於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另一人說她的公公在中共病毒隔離期間死亡。

但是,經過數週來來回回的計劃後,與住在美國的健康權利活動人士楊占青聯繫的7名武漢居民在4月末突然改變想法,或停止回應相關問題。楊占青表示,他們中至少有兩人受到警察的威脅,並放棄了起訴政府的決定。

一名武漢居民開了一個聊天群組,該群組包括一百多名因染疫失去親人的成員。該群組中的兩名成員說,今年3月,警方找上了這名創建群組的武漢居民。這個群組被要求解散。

律師們已經被警告不要幫助這些悲痛的人起訴政府。即使原告願意繼續向前推進,他們可能也很難找到律師。在楊占青和中國的一批人權律師今年3月向那些希望起訴政府的人士發出公開呼籲後,幾位律師已經收到了司法官員的口頭警告,讓他們不要寫公開信或者通過要求政府給予賠償「製造騷亂」。

武漢市張先生的父親在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感染了中共病毒,於2月1日不幸去世。他表示,武漢市政府早期隱瞞病毒人傳人的事實。3個多月以來,他進行包括在微博、微信和媒體發聲、公開籌款設立遇難者紀念碑、撥打武漢市長熱線等行動。

然而,張先生卻遭到中共嚴密監控及警告。

輿論場聯動 中國人宣洩對中共的不滿

在海外,已經有多個國家的地方政府或者社會團隊正式起訴中共,要求就疫情造成的損失索賠,如美國、印度、意大利等等。

這些消息傳入中國大陸後,在民間傳播熱烈。隨著中國經濟大幅下滑、各類涉疫矛盾加劇,這些言論已經成為中國人宣洩不滿的主要話題。

針對這波國際社會索賠潮,中國網民「挪威小林翠子」在推特撰文表示,「決定了,如果外國向中國(共)索償,我們廣東願意犧牲自己,真的,徹底的犧牲。我們願意首先把自己割給美國。」

更出人意表的是,這篇「漢奸文」一出,各省網民竟爭先恐後「賣國」,紛紛要求割山東、割上海、割華中、割東三省,也有香港網民求情:「先割香港好嗎?」

傅政華兩年前內部講話 就泄露中共早在社區布防

其實,中共司法部長傅政華在2018年5月10日的內部講話中,就泄露了中共司法系統早在社區針對民眾步步設防。

傅政華在其講話中透露,目前醫療糾紛調解組織已經覆蓋了全國80%的縣級行政區域,每年超過60%的醫療糾紛通過人民調解方式得以「有效化解」,調解已經成為化解醫療糾紛的主渠道。

傅政華還透露,2018年全國共有此類調解員366.9萬人,其中兼職調解員317.2萬人,專職調解員49.7萬人。全國共有調解委員會76.6萬個,其中村(社區)調委會65.7萬個,鄉鎮(街道)調委會4.2萬個,行業性、專業性調解組織4.3萬個,派駐有關部門調解工作室1.6萬個。

傅在講話中還提到 「楓橋經驗」。

所謂「楓橋經驗」,是1960年代浙江楓橋區發明的,一種發動群眾來「監控、改造」「階級敵人」的做法,宣稱「十個人包夾改造一個人,矛盾不上交、社會改造,就地解決」。毛澤東在1963年下令推廣。

1990年代,中共由「楓橋經驗」發展出維穩體制中的「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系統」。

李林一認為,在疫情之下,民眾與中共間的矛盾升級,過去的單一由司法部門展開調解的方式已經宣告失敗。不然,中共也不需要成立有公安系統介入的地方小組,以及在中央層面成立解決「涉疫矛盾」的協調小組了。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獨家】中共密件曝醫院恐被債務壓垮
【有冇搞錯】經濟政治染色 中共發明
【疫情最前線】中國拚疫苗 誰敢打?
沈舟:國際形勢劇變 中共始料未及陷空前危機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關慧貞:港人需救援 促加國急庇護
【直播】白宮簡報會:疫情致死率大大降低
【重播】川普舉行「執法受益者」圓桌會議
【新聞看點】洪水滔天習發聲 中共報復惹川普怒?
【拍案驚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陸囤糧能吃嗎
【紀元播報】蓬佩奧:病毒大流行讓全球看清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