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東南亞排華談新冠病毒引發岐視華裔因由

作者:恩明

人氣: 1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0年06月11日訊】在因新冠病毒引發世界各地發生岐視華裔言行的當今,我們很有必要回顧一下有關東南亞排華的歷史,包括陳平這個傳奇人物一生的故事,並要了解及反思一下其中因由。

陳平是一位華裔馬來人,從一九四七年直至八十年代是馬來亞共產黨(馬共)總書記,同時也是馬共游擊隊的總指揮,他於二零一三年在泰國曼谷病逝。他生前曾多次要求回他出生國馬來亞「終老」,但都被馬來西亞政府拒絕,甚至拒絕他家屬想完成把他的骨灰送回馬來西亞安放的遺願。其原因可能是因為恐共,害怕陳平的支持者因他「回國」而引發當年馬共式的抗爭。陳平在他後來寫的自傳中,向因馬共武力抗爭引至很多無辜受害的馬來人表示道歉。

陳平原名王文華,一九四零年年僅十六歲就加入了馬共。馬共是由南洋共產黨演變而成的。南洋共產黨的前身則是中國共產黨南洋支部。中共幾十年來一直支援馬共。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馬共同英國合作抗曰,陳平當時還受英國的軍事訓練,並因他後來在抗曰戰爭中表現卓越而獲頒OBE(Order of British Empire) 勳銜。但二戰後,陳平領導下的馬共為爭取獨立,發動游擊戰反對英國殖民政府。一九五七年馬來亞獨立後(一九六三年成為馬來西亞或簡稱大馬),中共提供武器給馬共作武裝斗爭,十多年的戰事導致數千軍士及平民死傷。一九六零年陳平曾逃到中國,但仍遙控馬共的活動。六十年代末,馬共武裝抗爭基本上已失敗。當時中國正在文革極左路綫影響下,陳平得到中共支持成立「馬來亞革命之聲」電台,繼續進行意識形態方面的抗爭。馬共的電台就設在中國湖南益陽。華裔馬來人可能因為受陳平及後來他的電台的影響,很多都支持或甚至加入馬共。事實上,馬共基本上由華裔馬來人組成。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曰,馬共和大馬政府在泰國政府斡旋下簽了和平協議書,馬共才正式放棄武裝抗爭。陳平離開馬來西亞,先到中國,然後定居泰國,至二零一三年去逝。

除了支持馬共之外,中共也扶植了印尼共產黨。印尼共產黨當時是世界上第三大共產組織,黨員超過二百萬人,勢力膨脹致對印尼傳統社會造成極大衝擊。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曰,印尼爆發「九三零事件」。起因是印尼共產黨聯同當時親共的印尼總統蘇加諾的親信發動政變,被時任印尼軍隊將領的蘇哈托組織右翼軍人反抗,致政變失敗。一九六七年蘇加諾被迫辭職,蘇哈托接任總統,在全國發動反共大清洗。除了鎮壓印尼共產黨份子外,由於中共的參與,導致大量華裔被當作共產黨份子處決。據統計,有三十至五十萬印尼華裔被屠殺。此後,在蘇哈托統治印尼三十多年期間,為了反共防共,華裔被令不準講華語、不準開設華文學校、不準使用華文姓名、不能進入政府體制內任職。

馬來西亞及印尼的排華只是東南亞各國排華的一部分。東南亞各國包括馬來西亞、印尼、緬甸、越南、印度、柬埔寨(紅色高棉)等都曾發生過各種規模的排華事件。東南亞國家排華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族裔矛盾、社會矛盾、經濟收入不均、意識形態分歧及政治紛爭,等等。但是,中共扶植東南亞的共產黨組織,向東南亞國家輸出紅色革命才是東南亞排華的根源。

當時的中共總理周恩來就曾向蘇聯和各國共產黨代表很有信心地表示:「東南亞有這麼多華僑,中國政府有能力通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變顏色。」一般觀察家都認為,東南亞國家排華是與周恩來的這段話以及中共實際上計劃「輸出革命」的行動有關。可悲的是,上述一九六五年印尼發生的「九三零事件」中,很多根本不是印尼共產黨的華裔成了反共排華的替罪羔羊。

此後,印尼排華事件又多次重演。其中最慘烈的一次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至十五曰發生的舉世震驚、駭人聽聞的排華暴亂。在印尼暴徒進行大燒殺排華暴亂前,當時的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在風雨欲來的時候,竟說印尼華裔巳入印尼籍,在印尼發生的事是印尼「內政」,表示中共「不干涉印尼內政」。從而為排華暴徒大開綠燈,去掉了他們的顧忌,大開殺戒。在該排華暴亂後,由於局勢極度恐怖,華裔印尼人投訴無門,其中一些華裔曾去中共大使館,要求以人道主義幫助向印尼政府投訴,提請當局制止事態進一步惡化。但中共大使館以投訴者不是中國公民為由拒絕提供幫助。而很多國家政府則紛紛強烈指責印尼政府,聯合國人權委員也發表聲明加以譴責。美國更批准受難華裔的避難請求,並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出大量華裔。當時「星洲日報」社長張曉卿(目前是香港明報控股人)說: 「我們即使無力阻止悲劇的發生,但是應該挺身而出,替印尼華人說幾句公道話。」但中共連一句公道話也沒有說,大概是怕被人指摘中共曾支持馬共策劃政變、干涉馬來亞內政的史實。

中共除直接支援馬共和印尼共產黨之外,還透過這些組織宣揚共產主義,並借華裔對身分認同不清,招攬他們「回國建設偉大社會主義祖國」。當時,數以十萬計南洋華裔,尤其是年輕人,不顧家人反對而決定「回中國服務」。可是,後來在中共各次政治運動中,其中很多人因「出身身分」及「海外關係」等原因成為被批鬥、被整 肅的對象,大多數「幸運地」被迫或自動離開中國大陸。

中共因要維持本身的政權和利益,政策隨時可變:需要利用如陳平這樣的華裔對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熱忱時,可以不惜代價作出支持及招攬他們;但當國際形勢或國內政治轉變不再容許時,就離棄如陳平這樣的親共「忠心」華裔。中共需要利用或控制華裔的時候,就稱華裔為「中國人」,不需要的時候,就是印尼人或外國人,就表示沒有責任保護非中國公民。

從上述陳平、馬共以及東南亞華裔的歷史,我們可以看到東南亞排華的根源,實在是因為東南亞各國為了反共防共所致。

雖然,共產主義在世界已是曰落西山,中共再沒有公開宣揚「輸出共產主義、武裝革命」之說,但實際上,他們並沒有放棄在意識形態方面的「輸出革命」。提出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價值觀,以對抗普世公認的價值觀,即人權、法治、自由與民主。並以民族主義代替共產主義來影響及招攬華裔支持中共政權。近年來,中共在所謂「軟實力」方面較以前大大擴展。例如,化巨資在世界各地成立孔子學院,並收買及控制世界各地有華裔社區的華文傳媒,以及管控互聯網等等。更推行「大外宣」,統戰 (招攬) 華裔政、商及傳媒界人士。

新冠狀病毒疫情去年底在武漢爆發,中共從開始就隱瞞疫情,沒有吸取十七年前由於隱瞞SARS疫情引至擴散全球的教訓,錯過了防止新冠病毒疫情擴散的時機,禍害了全球,導至世界近百國家提出要中國負責賠償因隱瞞疫情造成的人命及經濟損失。中共大外宣為了轉移視綫,混淆了疫情與病毒源頭這兩件不同的事,說病毒源頭還待查明,但卻拒絕世界病毒專家們到武漢調查,說「現在不是時候」?更以「戰狼式外交」說全世界都欠中國一個感謝,因為是他們最先發現該病毒的?更而甚者,在被中共嚴控的社交媒體上,出現了對美國新冠疫情大規模擴散發表幸災樂禍的言論。這就引起各國人們的反感,在分不清「中共」和「中國」的情形下,導致一些「反華」(而實在是「反共」)情緒。

最後,筆者想提出身分認同的重要性。大多數在世界各地的華裔都已宣誓成為各國的公民。雖然由於種種歷史因素,很多華裔都有一種中國情意結,很容易將中國和中共的概念混為一談,以為中共等於中國。事實上,中國是一個有幾千年文明歷史的地理實體,中共只是一個不到一百年的政黨。愛祖籍中國不一定要愛中共。如果不認清這個事實,就很容易在身分認同問題上弄不清,就很容易被中共利用。東南亞以及世界各國不管以前是因為意識形態與中國對立,還是而今新冠病毒疫情問題與中國發生紛爭,華裔往往成為反共防共的對象。所以,華裔一定要高度警惕,從陳平及東南亞華裔的慘痛遭遇,我們要吸取教訓,不要再受中共利誘,不要跌入身分認同問題的陷井當中,成為替罪羔羊。

責任編輯:周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