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裡的金色種子

文╱禹海
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伊羅遜/大紀元)
  人氣: 2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得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無獨有偶,最近我甫看畢《金色種子》一書,其內容概述台灣人在大陸學法輪大法的際遇與心得,再將之如同呵護幼苖般在台灣各地發展。

金色種子》猶如交響樂般,全書分有三大章節,以〈萌芽〉為上篇,歷中篇〈札根〉,後以〈綻放〉為下篇。仿如瓜瓞綿綿,每一章節既可獨立又可相融。

秉著真、善、忍主旨,修習者無不戰戰兢兢恪守其宗。「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老子嘗語如斯。是以道家講修真養性。佛家在真、善、忍中則以「善」為重,注重於心性修煉,先他後我,修心去執。

古今輝映,孫文《禮運大同篇》開宗明義云:「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皆有所養。」可謂廣納「博愛」精神於其中。

法輪功,順其自然,不講時間與地點,對自己、家人、朋友可謂均有其益。甚有虔誠者,對著《轉法輪》一字一字的抄寫,或一頁一頁的背誦,另還有相互接龍。許多人為了聽法聞法,不畏千里跋涉,不懼風雨吹襲。

1999年7月,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大肆搜捕污衊,引發國際媒體注意。兩岸三地的法輪功學員及志工們不僅不卑不亢,另且精進不殆。《金色種子》也在此種氛圍中,應運而生。

天覆地載,曦照月臨,萬事萬物中,概有其序,又有其規。在季節的更迭中,黃橙橙的油麻菜田,後來化作了滋潤大地的春泥。

天地靜好中,夜霾逐漸逐漸隱去,新的一天即將到來。從山中,從海上,從心內,從當初的幼苗種子萌芽而綻放。

朗朗晴空,即將普照宇宙。@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眼前的魯凱婆婆先是兩行清淚悄悄滑落,逐漸逐漸地淚水成了小溪、小河,嗚嗚咽咽的啜泣聲,也由悄然而越來越響,涕泗交雜裡,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隱含了半個世紀的心淚……
  • 獵人們指著前方的幾個窪洞說山豬來過了,而且不只一隻,是一個家族……
  • 對許多羈旅於外的人來說,月亮的陰晴圓缺是一種歲時記憶,亦可說是內心底層的家鄉。
  • 日夜交錯的蘭嶼瑰麗海景
    淹沒的時光裡,仍有綣綣的餘溫,有些事縱使不完美,卻仍會於腦海留連徘徊,如同是漆夜原野中的那抹幽光……
  • 多雲、陣雨,與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點。我全心沉醉於優勝美地的美景,設法畫下每棵樹、每座岩石的所有線條與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服刑過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謀生的途中見到「真善忍好」條幅,非常激動,不由想起那些被關押在同一監獄裡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堅定信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卻遭到監獄殘酷迫害。通過和他們接觸,這位人士有機會了解了法輪功並從中受益。如今意外見到這個條幅,一下沖散了疫情帶給他的恐懼、煩惱。
  • 「這裡沒有痛苦,沒有沉悶空虛的時間,沒有對於過去的恐懼,也沒有對於未來的驚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滿神之美,沒有空間留給微不足道的個人希望或經歷。」——約翰·繆爾(自然作家)
  • 在時間與空間的縱軸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續起之生命,延延繁繁裡,即尊尋仰祀,於焉動念法輪。法輪常轉,勤化萬物,蓋育天地,澤沐四方,善之循環遂可不息。
  • 讀國小時,每天穿「皮鞋」沿牛車路到學校,牛車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過兩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減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雖然農田主人好心的將田埂做得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原來父親早就接納明芬了!但她卻無法當著父親的面,表達她的感激,也無法分享父親為她感到榮耀的喜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