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那些關於借屍還魂的傳說

文/周曉輝
您相信靈魂不滅、人有來世嗎?(shutterstock)
您相信靈魂不滅、人有來世嗎?(shutterstock)
  人氣: 1991
【字號】    
   標籤: tags: , ,

人到底有沒有前生、今世和來生?人到底有沒有靈魂?如果有,死後去了哪裡?南朝時期劉宋一個叫王淮之的人的故事可以給出答案。

王淮之,字元曾,琅琊人。他一向不相信佛法,常說精神和肉體一樣都會消亡,根本沒有什麼前生、今世、來生。元嘉年間,他為丹陽縣令。元嘉十年,他因病身亡,但過了一會兒卻又醒了過來。當時建康縣令賀道力前來看望他,正趕上王淮之甦醒過來。

王淮之告訴賀道力說:「我現在開始知道,佛教所說是不虛的。人死了之後靈魂的確存在,確實是有驗證的。」賀道力問道:「你一向不信佛法,今天的看法怎麼與以往不同了呢?」王淮之神色莊重地說:「靈魂的確是不滅的,佛教不能不相信。」說完,他就死了。大概他死而復生前曾遊歷了冥府,親眼看到了真相吧。

既然人死後靈魂是不滅的,那麼民間所說的借屍還魂,即有的人死後,可將靈魂附於他人屍體而復活的事情,也並非是不可能的。《西遊記》第十一回就有:「 魏徵奏道:『御妹偶爾壽促,少甦醒便說此話,此是劉全妻借屍還魂之事。』」與死而復生不同的是,一個人借屍還魂後,其人格、記憶已經完全轉換為另一已亡故之人,這樣的例子在古籍中亦有記載。

王淮之告訴賀道力說:「我現在開始知道,佛教所說是不虛的。人死了之後靈魂的確存在,確實是有驗證的。」(fotolia)

驚動皇帝的還魂事件

金世宗大定十三年(1173),出了一件驚動皇上的借屍還魂案。尚書省上奏說:宛平張孝善有個兒子叫合得,大定十二年三月早上,因病死了,但到了晚上卻死而復生,說自己本是良鄉人王建的兒子喜兒,而喜兒前年已死。王建以家事詢問,他都能說得一清二楚。這大概是假屍還魂,尚書省建議將還魂者歸與王建。

金世宗的批覆是:如果這樣判,則恐怕奸邪之徒競為詐偽,瀆亂人倫,還是將還魂者判屬張孝善家。

男人還魂為婦人身

清朝乾隆元年、二年間,戶部員外郎長泰家有一名僕人的妻子,年約二十多歲,一日忽然中風昏眩,氣息奄奄,到了晚上就氣絕了。第二天,正準備為其裝殮時,她手足忽動,漸能屈伸,過了一會兒竟然坐起,問這是何處。眾人以為她在說胡話,並沒有搭腔。既而她打量了一下室內,好像明白了什麼,連連嘆氣,之後又默默無語。不過,她的病卻是全好了。

讓周邊人奇怪的是,她死而復生後,卻像變了一個人一般,言辭和走路的姿勢都如男子,而且她自己還不會梳頭,看見自己的丈夫也好像不認識了一樣。

因為覺得異常,大家就仔細詢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這才說自己原本是男子,數日前死了,魂魄到了冥司後,判官查出他的陽壽還未盡,但應當被貶為女身,所以才借這家女人的屍體復生。還魂前,他覺得自己好像一瞬間睡了過去,一瞬間又醒了,醒來發現自己已躺在板榻上了。

人們遂問其原來的姓名和籍貫,她堅決不肯說,只道:「事已至此,何必還辱沒前世呢?」如此一來,人們就不再窮究她的底細了。

借屍還魂後,她起初並不願與僕人同床共枕,後來,沒有理由拒絕後,不得不屈從,但每次行夫妻之事,她都要低聲哭泣到天亮。有人曾聽到過她的自言自語:「讀書二十年、做官三十餘年,竟然要忍受羞恥被奴才欺辱嗎?」她的丈夫也曾聽到過其夢囈:「積累那麼多金錢,只是供兒孫享樂,有什麼用呢?」丈夫將其喚醒詢問,她則回答說不曾說過。

因為知道她是刻意隱瞞,所以知曉此事的人也姑且聽之。三年多後,她終於鬱鬱而終,至死人們都不知道借屍還魂的人是誰。

她說自己原本是男子,數日前死了,魂魄到了冥司後,判官查出他的陽壽還未盡,但應當被貶為女身,所以才借這家女人的屍體復生。示意圖。(fotolia)

女子還魂引發的官司

另據《明史》載,洪武二十四年(1391),河南龍門民婦司牡丹死後三年,借袁馬頭之屍而復生。

乾隆二十一年(1756),安徽靈壁縣有一個盲人農婦,患腹脹十多年。一夕死後,在入殮前突然復生,更奇特的是,雙眼復明,腹部亦平復。她的丈夫喜極而靠近她,卻遭到了強烈的拒絕。農婦說:「我是某村的王姑娘,尚未婚嫁,你怎麼能這樣呢。」並告訴了農夫自己父母姐妹的姓名和住地。

農夫趕忙跑去查看,看見王家正舉家哭其幼女死去,屍體剛剛埋葬。聽說女兒借屍還魂,其父母狂奔來到了農夫家。農婦抱著他們大哭,並細說生前之事,件件都符合。

兩家為爭此農婦告到了當地官府,最終縣官王硯庭將此女判給了農夫。

兒子眷念家人還魂

台灣南亭法師曾聽國民黨前高級軍官黃大定老先生講過一則借屍還魂的故事,故事是在1947年春天,他在錦州去新民團管區視察時,當地官紳們宴請中給他講述的。

話說新民縣城內有一家戲院,管茶爐的老頭兒某甲(日久,忘其姓名)有一子,已經四十多歲,跛一足,平日以賣卦為人算命為生。1946年,這個算命先生因病死亡。誰料到當年冬天,他的母親忽然接到由哈爾濱以北一個小蒿子車站的來信,她請人一看,竟是她兒子來的信。信裡面說:兒子離家日久,很想念老父、老母和妻子,信裡面還附了五百元的匯票一張。

老母親先是疑慮,繼而驚駭,終至欣喜若狂,便拿著信和匯票去戲院找到老伴兒。老頭很生氣,就一把將信撕了,扔進了爐子裡,匯票也化為烏有。

那青年說:「媽不要駭怪,兒子是死了,但實在沒有死。」圖為示意圖。(fotolia)

到了1947年的傳統新年,管茶爐的老頭兒去世了,但家裡忽然來了一對青年夫婦,衣服華麗,舉止嫻雅。男的一進門,見到老婦人,趕忙下跪叩頭,口稱「媽」。老婦人見到這突如其來而又素不相識的青年叫她媽,驚駭得手足無措。那青年說:「媽不要駭怪,兒子是死了,但實在沒有死。」

青年其後告訴了母親來龍去脈。原來,去年在他僅有最後一口氣的時候,突然覺得有兩個人將他帶到空中,當他聽到母親和妻子的嚎啕大哭時痛苦萬狀,就要求那兩個人放他回來。最終他們並不理他,後來經他一再的要求,才終於允許了。

一瞬間,他從空中墜到了萬丈深淵,腳一著地,就恢復了病臥在床上的感覺。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不認識的父母和妻子、姨太太,而他自己也變成了二十七八歲的青年,跛足也沒有了。他這才明白自己錯投了肉軀的宅舍。

過了些時候,他慢慢知曉了他投胎的這個青年的過往。原來他是中東路小蒿子車站的站長,曾留學過日本。後來因為他的舉止與以往大不一樣,他的妻子產生了懷疑,他這才將自己過去的身世告知,才有了去年寄信和錢的事。因為沒有收到回信,所以才親自過來。

母親將信將疑,又詢問他是否有其它證據,兒子將牆壁上的一張照片拿下來,指著上邊的人一個個說他們的姓名、住址和家庭情況。母親這才相信果真是兒子還魂了,遂忙著招待新兒子、新媳婦,盡歡而散。

後來,這位還魂的兒子還將他前身十七歲的兒子帶到哈爾濱找了個差事,以便賺錢養家。

誠所謂大千世界無所不有,借屍還魂絕非天方夜譚啊。@*#

參考資料:
閱微草堂筆記
《金史‧五行志》
《子不語》
台灣南亭法師《六道輪迴真實案例:借屍還魂》
冥報記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大陸很多人都知道神筆馬良的故事,故事說的是有一個叫馬良的善良的孩子,非常喜歡畫畫。有一天,他得到了神仙贈與的神筆。從此,他畫的所有的東西都有了生命:畫的鳥可以飛上天唱歌,畫的魚可以游進水裡跳起舞,畫的犁耙、水車、石磨可以用,畫的耕牛可以耕田。用這支神筆,馬良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傳播著善良,與人們分享著神仙的賜予。
  • 一個善念、最純真不求回報的一個善行,多少年後,就在「要命」的時刻,驀然,得到最令人驚喜的意外回報!誰主宰了超時空的連繫呢?報恩,又怎會適時地巧合發生呢?
  • 宣城太守仁心愛護蜜蜂得到了意外的恩報,因為那些小生物竟然「記得」他的善舉;急躁易怒氣的都尉用熱水澆灌蜂巢燙死蜜蜂後,惡報上身意外得讓人懾服;萬物有靈,能感應善惡,在小生物身上也能得證!
  • 二零零三年就在薩斯在中國橫行的時候,俄羅斯《生命與安全》雜誌在二零零三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SARS——遠遠不僅是病毒》的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諾夫·B.B.,是俄羅斯社會生態學國際研究院的學者。
  • 不料,徐栩棄官離開的當天,蝗蟲即刻返飛到小黃縣。刺史豁然意識到,自己幹了一件錯事,滿懷慚愧向徐栩道歉,請他返回縣衙復職。
  • 紀昀的先母張太夫人曾經僱傭過一位同姓的老婦人幫著在家中掌管炊事,這個同姓的張氏老婦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處。
  • 我結婚後,沒等到准生證就懷孕了,當時也不敢聲張。因為本村有一年輕夫妻,在沒有准生證的情況下懷孕後,被管「計劃生育」的幹部知道了,硬是按「政策」辦事,把已懷孕幾個月的小媳婦拖走做了引產。村裡還有一家媳婦懷了二胎,不得不成天東躲西藏,後來在玉米地裡被人發現了,也被強行拖走做了引產,當時那嬰兒都快足月了。
  • 我出生在一個藝術家庭裡,從小就喜愛畫畫兒,父親常帶我去寺廟臨摹佛菩薩的壁畫。上世紀70年代很少有旅遊的人,我經常一個人在寺院裡跑著玩。有一次跑進一個大殿,看到把門的那些泥塑金剛都瞪著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樣,嚇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 小孩玩捉迷藏是再平常不過的遊戲,但你能想像一隻50呎的巨大鯨魚會跟嬰兒玩捉迷藏嗎?日前,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亞(Patagonia)的觀鯨船上捕捉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鏡頭,我們來看看牠和她之間的可愛互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