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從防暴隊到社工 警察角色太多

人氣 313

【大紀元2020年06月2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Robson撰文/文琦編譯)隨著喬治‧弗洛伊德的死去,「削減警察預算」的態勢愈演愈烈。明尼阿波利斯市議會主席語出驚人,他說,寄希望於警察保護你家不會有壞人半夜闖進來,是「特權」。要嘲笑持此種言論的人,是再容易不過了。但考慮到公眾在目前混亂狀態下對話語權的迫切需求,要我說,儘管很多的想法真是不怎麼好,這個卻有出乎意料的益處。

這裡並不是說要廢除警察。好吧,有的人好像真是這麼想的。確實有那樣的人,他們真的想廢掉執法系統,可能是因為以他們的智力,還意識不到人心中的險惡;或是他們的惡太多,不想接受任何的拘束。如果忽略了這些想法對抗議活動的滲透,那比忽略對抗議活動合法性的質疑,也高明不到哪去。

其中之一是種族主義。種族主義當然是邪惡的。我說「當然是」,因為如今它是如此罕見,我們顯見種族主義的盛行,卻很少見有真正的種族主義者。當我所在地的教育局向我熱切地保證說系統性種族主義就是犯罪時,我是斷然不信的。我見過那些老師,不管他們有著什麼缺點,失誤,你都找不到比他們更偏執的人。(而且,如果他們真的那麼認為,他們應該在承擔起我子女的教育責任之前警告我,讓我知道他們其實根本不適合這個工作。)

種族主義在今天是如此罕見,以至於你只是說它罕見,你就會被解僱。但是如果有人認為廢除種族主義就會消滅犯罪,甚至骨子裡還真以為他們如果處在1850年代,奴隸制就會被即刻廢除,那麼這樣的人是太傻了。

當明尼阿波利斯的議員們輕率地談及廢除警察部門,建立一個他們都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新的公眾安全模式」的時候,他們純粹是在胡說八道。總是會有聲色俱厲,穿著制服,配著槍的人來對付嚴重破壞治安的行為的,不管你是把他們叫做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縣警隊,或聖誕老人的精靈,都是一回事。我保證,如果你拒捕,他們一定會制服你,把你拖走。

至於有些人說解散執法機構會使窮人和少數族裔受益,就像有一個明尼阿波利斯的活躍人士冷笑著說,「沒有那些國家支持的,到處追殺黑人的持槍巡邏隊,我們會更安全」,這些人,他們不是失去了理性,就是本意惡毒,或者兩者兼而有之。就像少數的聲音警告過的那樣,大規模削減警察預算會把窮人和少數人置於危險之中,而那些虔誠的自由主義者會為他們的封閉社區僱用私人保安。譴責那些想要解體執法系統的無知之人或惡人,並不等於否認濫用警力的問題或為其找藉口,這些問題有些是警務模式的不健全造成的。

在我看來,在上述基礎上,那些支持合理削減開支的人,除了認同警察不應該是殘暴的種族主義分子這個基本事實之外,還在考慮兩件事:

1. 警察不應該是準軍事化的;2. 警察不應該是社工。這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社工。正相反,現在正在發生的許多事中,一些警察表現得就像是某些荒誕電影裡獨裁政權的防爆隊,而這些問題,本是可以採取一些更溫和的方式去解決的。

我看見過警察穿著防彈背心配著槍在渥太華大學校園裡指揮交通,然而當我還是多倫多的一個小男孩的時候,聽到的一個經常自詡比美國優越的說法就是我們的警察甚至都不配槍。真正讓我感到不安的是,我似乎是唯一一個覺得這種情形不太正常的人。

(像前任司法部長艾倫·洛克(Allan Rock)和後來的渥太華大學校長那樣認同槍枝管制的人,經常公開說只有政府特工才可以配槍。我猜測他們現在是不是已經看到了其中的漏洞。)還有一點我覺得也是不太正常,就是退回幾年,從400開車經過多倫多北部的近郊居住區時,會看到當地的警車上印著標語:「滿足社會不斷變化的需求」。我想,「哦,太好了」。就是一個持槍社工,這正是一個身處危機或危急情況中的人需要的。

我毫不否認,嚴重威脅公共安全的事件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發生,包括在校園裡。可能是謀殺,也可能是恐怖襲擊,這些都需要武力回應。在我們把那些在痛苦中煎熬,或是患有妄想症的人丟給社工的時候,我們必須清楚,很多的妄想症患者伴隨著自殘或傷害他人的暴力傾向。但是社工能決定什麼情形需要警力的參與。如果說需要全副武裝看著加拿大人不要亂穿馬路,這樣的想法就太荒誕不經了。

那麼,一個真正的「削減開支」提案應該是什麼樣的呢?

當初兩名多倫多市議員提出削減多倫多警力開支時,他們提出減少10%的預算,將這部分錢投入到其它的項目中,其中包括反種族主義的教育,以期「增加邊緣化社區的恢復能力」。不論你怎麼去評估這類提案的有效性,我希望我們都能同意,這些項目不應該在重裝備武力的狀態中執行,也能同意多倫多警力能用現在預算的90%正常運行。

這樣一來削減預算也就和「公共選擇理論」中的重要見解發生了關聯,而持這種觀點的人,也許壓根兒就沒聽說過這個理論,或者是根本就不想知道。熟悉政府運作的人都知道,當警務部門呼籲改革,那通常是在說他們需要更多的錢重新培訓和調整警力,然後就把錢花出去了,卻沒見到對警務運作有什麼改善。(如此說來,拜登那個老牌的大政府派,和這些要削減警務預算的人們是漸行漸遠了,更不要說要廢除警察。你不需要多麼鍾愛川普,也看得出拜登不算理想人選了。)

鑒於官僚機構是不會主動交權的,就是不會交出他們的責任和隨之而來的升職加薪等等,那麼,削減預算可能會迫使警察更集中在他們的核心業務上,並且做得更好呢。

我要強調一下,我認為應該對警察心存更多的感激。他們需要在危機環境下瞬間做出決定,他們動或靜的決定都會對自己和他人導致嚴重的後果,責任重大。

但是,從另一方面,像其它許多公共領域一樣,他們的工資、獎金都太高了,而且工作制度的規定,包括解僱等等的條文,給他們的保護也太多了。這麼說不是對執法系統的不敬。或者,換一種說法,警察被加上了太多的角色。比如說騎警,他們對一些關鍵性的職責,比如恐怖主義,洗錢和網絡犯罪等等,花的精力太少了。他們應對的很多事,都是應該由省府自己屬下的警力解決的。

先不要說什麼完美世界,如果我們想讓這個世界變得只是更好一些,那麼警察就應該更少地去擔當防爆隊和社工的角色。在現今紛亂的世相中,這當然是一個值得拿出平和的態度好好討論一下的問題。

原文From Riot Squad to Social Worker: Police Pulled in Too Many Directio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是紀錄片電影製片人,加拿大《國家郵報》專欄作家,《多切斯特評論》(Dorchester Review)特約編輯,「氣候討論聯繫」(Climate Discussion Nexus)的執行董事。他最近的紀錄片是《環境:真實故事》(The Environment: A True Story.)。

本文表達的觀點屬於作者本人,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城市在燃燒 共產者在煽動
【名家專欄】美國的敵人
【名家專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來到美國
【名家專欄】美國騷亂中的下跪 是在玩火
最熱視頻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奧及5部門聯合新聞會
【有冇搞錯】台獨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中)
【新聞看點】中共威脅台灣洩困境 打台恐很慘
【時事縱橫】美中拉鋸戰 TikTok微信命運未卜
【珍言真語】桑普:美台互動彰顯世界變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