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點追蹤】端午節 北京人出城躲疫?

人氣 616

【大紀元2020年06月25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熱點追蹤,我是尉然。

今天節目的主要內容有:端午節,北京人出城躲疫;《武警法》修訂,習近平內鬥再收權。

北京自6月11日再爆出中共病毒(新冠疫情)後,根據北京官方的消息稱,目前已對200多萬人進行了檢測,截至6月24日,累計確診病例共計256例,住院256例。這一波疫情,讓北京人又一次緊張起來。

網上還流傳出了北京人見面時新的問候語,一位問:「核酸了嗎,您吶」,一位回答:「托您的福,陰著吶」。

儘管北京官方宣稱已控制住疫情,並引導官媒淡化疫情,但來自多個渠道的信息顯示,北京各地對疫情採取了嚴厲管控措施,實際疫情可能遠非官方通報數據。

調派醫療、檢測人員支援北京

根據6月24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的報導,有20個小組、共計400多人的核酸檢測人員進京,幫助20個北京市的醫院提高檢測能力。

同時,北京從武漢調派70名醫務人員,又從江蘇、河南等4省抽調疾控中心人員數十人到北京進行支援。

有評論說,北京是全中國醫療最先進的城市,對外宣稱兩百多例確診,但卻如此興師動眾,要從外省市調派人力,實際疫情可能嚴重的多。

出行要提供7日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與此同時,北京還執行嚴格的交通管控。自6月23日零時起,鐵路部門在北京全市各站點和車站,實行嚴格的7日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的查驗工作。不能提供者,禁止登車。同時,禁止疫情相關地區人員離京,全市其他人員「非必要不出京」,確實需要離京的,也要提供7日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但網友發布的最新視頻顯示,這兩天出京路段的私家車輛爆增,雖然可能和端午假期有關,但北京出行者,即使拿到7日核酸陰性證明,在到達目的地後,也可能要面臨當地隔離,因此,這些出京車輛一旦出京,假期很難回京,很可能是出京躲避疫情了。

抄武漢作業——封樓

目前,網民發布的一段視頻和圖片顯示,北京市海澱區永定路70號院一幢居民樓爆發嚴重疫情,穿橘黃色制服的工作人員,在穿白色防護服人員的協調下,把一棟住房的單元樓門完全焊死,以阻止樓內居民出行。

有網友說,全世界都沒有抄武漢的作業,北京開始抄了。這種愚蠢的做法讓人難以接受!並說,這樣做恐怕造成人道災難,一旦有火災或其它災難,裡面的人就是死路一條。

從被封居民樓的外觀來看,不是中高檔小區,這也可能是能夠野蠻封樓的原因之一。

也有其他北京網友說,她看到的控制疫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封小區,被封的小區早上5點就要到小區門口買蔬菜糧食,過後再去就沒了,周圍人很多抱怨缺糧缺菜。

科技防疫 百姓生活全掌握

不只是用封樓管控疫情、管控民眾生活,藉助疫情,中共政府可以通過科技手段更全面地管控百姓生活。

一位北京市民在日前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說,前幾天她坐朋友的私家車經過新發地,不料第二天就有人上門給她做核酸檢測,還強行使用磁鎖鎖上她的家門,讓她「居家隔離」。

有評論擔憂,目前個人隱私數據輕易被洩露,不但成為被監控的對象,也可能會被商家、或不良居心者非法濫用,對使用者而言,不一定是好事。

嚴控疫情消息擴散 打壓「吹哨人」

日前,有海外媒體獨家獲得多份中共內部文件,北京當局針對疫情的多項密令曝光,顯示北京疫情相當嚴峻;北京當局正在為病毒大規模爆發做準備,祕密建立方艙,同時嚴密封鎖疫情信息。

一份6月13日北京衛健委下發的緊急通知顯示,各單位不得擅自越級發布疫情或病例信息,不得對外洩露疫情相關信息,嚴禁將疫情相關信息發到互聯網或聊天工具軟體等。

一份6月12日北京市大興區衛健委下發的通知顯示,要求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每天上報《高風險人群信息表》,並要求做好保密工作,報表上報要加密。

6月19日的一份北京平谷區的疫情防控《會議紀要》提到,公安監控民眾的方式之一:大數據。

北京一位化名楊北的市民說,他乘坐出租車時,司機跟他說,自己的手機被滴滴平臺安裝了同步錄音及攝像頭,隨時錄下乘客與司機的對話,所以不要評論國家領導人,不能說關於疫情的非官方言論。

在6月19日下午的北京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警方通報已查處所謂「傳播疫情謠言」相關案件60起,刑事拘留1人,行政拘留9人,對其他人員給予訓誡。

雖然在武漢疫情中,中共最終不得不照顧民意,把吹哨的李文亮醫生封為英雄,但實際上,中共最後悔的是打壓吹哨人不夠更加徹底和隱密。借著打擊謠言之名封鎖疫情消息,這樣的事兒,中共一直沒有停止過。

區醫院建方艙 為疫情大爆發做準備

在6月19日的北京平谷區疫情防控《會議紀要》中,還提到,政府同意區醫院、中醫院建立方艙,並要求平谷區岳協醫院必須建立實驗室方艙等等。

北京平谷區位於北京東北部,屬北京市周邊地帶,和北京這一次的疫情源頭,位於北京西南的新發地市場,是一個大對角線,相距大約不到100公里。如果平谷區都做了這樣的布置,那北京市內的嚴峻情況可想而知。但因為平谷區離北京市區較遠,地理上不太引人注意,建立方艙醫院也更實際和便捷。

疫情當前 大領導跑哪兒啦?

這份19日發出的平谷區的《會議紀要》還提到「領導學會保護自己」。這句話引人遐想,難道有的領導沒有保護好自己?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在24日淩晨,北京市海澱區政府官方微博發布了一份「辟謠通知」,通告稱,「近日關於301醫院出現疫情,海澱區新增100余個封閉小區名單的消息在網上流傳,引發眾網友關注。經與相關部門核實,以上為謠言,望廣大網民不聽、不信、不傳。」

但是大陸民眾深知官方辟謠的深刻含意,通常的反應是自己默默地進行一番思考。

這個位於北京1線地鐵西段的301醫院,是中共解放軍總醫院,也是中南海及軍方領導層等中共高幹們的主治醫院,雖然距離這次疫情源頭新發地市場也就20多分鐘的車程,但卻不是出入新發地的普通民眾能隨便就醫的地方。

愛思考的網友們,不僅聯想到了301醫院的特殊性,還捎帶著進行了更多的觀察與思考。

有網友發現,在北京6月11日公布出現疫情後,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的行蹤開始出現變化。

根據翻查央視、及新華網等中共官媒的報導,11日爆出疫情後,習近平只參加了17日和22日的中非視頻峰會和中歐視頻峰會,但都不是公眾場合的公開露面。

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只在6月15日公開露面一次。其餘幾次也只是視頻會議。

王滬寧,僅參加了一次6月17日的視頻會議。

栗戰書和汪洋二人是露面最多的,各有三、四次。

韓正則只有6月12日主持冬奧會工作會議,之後再無報導。趙樂際,在整個6月份都沒有關於他的活動報導。

網友們發現,趙樂際和韓正兩人,在今年的2月到3月之間,也都「隱身」過將近一個月,這讓外界懷疑這兩人是不是也感染了中共病毒?

有網友評論說,中共高層看上去行蹤詭異,說不定都離開北京到外地躲避疫情去了。

也有評論說,或許中共高層內部已有人因為病毒倒下?或是中共內部權鬥激烈,一些人被另一些人給控制了、噤聲了?中共官方在6月20日,通過了《武裝警察法》。此前,因王立軍事件,以及周永康319政變傳聞都涉及到武警,所以關於武警部隊的指揮權一直被認為是習近平的心腹大患。

根據中共官媒報導,新版《武警法》規定,在戰時情況下,武警接受習近平領導的中共中央軍委指揮或中共5大戰區指揮。實際上要經軍委主席習近平批准,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及各級公安部門均無權調動武警。

而舊版《武警法》中,武警部隊歸中共國務院、中共中央軍委統一領導,並採用分級指揮相結合的方式。

在此前周永康控制政法委的時期,武警部隊被稱為江澤民的「私家軍」,勢力極大。2012年的王立軍事件中,薄熙來調派武警追捕逃到美國領事館的王立軍。後來,又傳出周永康在2012年3月19日,動用武警部隊發動「政變」未遂。

目前,習近平在政法系統、武警、軍隊等系統進行了輪番改革,希望把手中的最高權力抓得更牢固,嚴防政變。根據中共官媒的報導,這一《武警法》的修訂用了四年多的時間。有分析說,是因為習近平與軍隊、武警高層間的內鬥仍然激烈。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歡迎您關注和傳播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明天見。◇

責任編輯:李欣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視頻版】新發地市場大 北京疫情難控
組圖:北京對市民無所不在的監控 很恐怖
組圖:永定檢測點前鬥毆 北京人怨管理混亂
北京強制進行核酸檢測 民眾憂加大感染機會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在「勾兌」?
【思想領袖】參議員柯頓:中共對美不宣而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