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趣談

五音十二律和十二平均律的最早發現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人氣: 5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個八度音程平均分為12個半音音階的律制,在交響樂和鍵盤樂器中應用非常廣泛,可以說是輝煌西方音樂殿堂的基石之一。現代的鋼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來調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鍵盤曲集》更是完美地詮釋了平均律的優越性和轉調的完美,被譽為鋼琴文獻的舊約聖經。其實十二平均律的確立最早是來自中國,很可能是通過東西文化的交流傳到了西方,被西方稱之為中國的第五大發明呢。

大家通常以為中國古代只有五聲音階——宮、商、角、徵、羽,對應現代西洋樂譜中的do、re、mi、sol、la。中國古代音樂以五音為主,但也有七聲調式,「變徵」和「變宮」便是西洋樂譜中的fa和si。其實中國古代音樂的律制也是非常豐富的,但所謂「為九歌、八風、七音、六律,以奉五音」(《左傳》),也就是說雖然十里不同風,百里不同俗,但不管多麼紛繁的音樂和音階形式,五聲都是最重要的正音、基本音。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五行(金木水火土)是構成天地萬物的基本元素,五聲、五色、五味都對應著五行,所謂「聲不過五,五聲之變,不可勝聽也。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味不過五,五味之變,不可勝嘗也」(《孫子》)。五行的變化產生了萬事萬物;五音的變化也演繹出豐富的音律樂制,其中就包括最早的十二音階。

(伶倫作律)

仔細說來,其實早在上古時期中國就有了十二音階了(十二律呂)。《呂氏春秋·古樂篇》中說「昔黃帝令伶倫(註:伶倫是黃帝的樂官)作為律……聽鳳凰之鳴,以別十二律……黃帝又命伶倫與榮將(註:榮將為黃帝的大臣)鑄十二鐘,以合五音,以施英韶(註:英韶指華美的音樂)……命之曰《咸池》」講的就是黃帝命伶倫作音律,伶倫依據鳳凰的鳴叫聲製作出十二根竹笛子,完成了十二律呂;又和榮將一起鑄造了十二個大鐘,用以和諧五聲,展現華美的上古音樂《咸池》的故事。

而在歷史文獻中,最早詳細記錄求律方法的是春秋時期的《管子》,管仲(管子)為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而且精通音樂。他所記載的求律方法稱為「三分損益法」,根據「三分損益法」得來的十二律就是「三分損益法十二律」。而西方最早使用類似方法求律的是希臘的數學家畢達哥拉斯,比管仲晚了一百四十多年。

關於十二律呂的名稱,在今天看來這些名字非常詰屈聱牙了,其實它們也蘊含著豐富的傳統文化的哲理呢。按照《國語·周語下》記載:十二律呂分為六陰律、六陽律。陽律稱為「律」,陰律稱為「呂」。六律為「黃鐘、太簇、姑洗、蕤賓、夷則、無射」;六呂指「大呂、夾鍾、仲呂、林鍾、南呂、應鐘」。

(明 朱載堉《樂律全書》 十二平均律正律管)

五音十二律,五音對應五行,按《禮記·月令》記載,十二律呂對應著十二個月份:「孟春之月,律中太簇……」「孟春」就是一月份,對應的音律是「太簇」。「太簇」也作「大簇」取萬物簇生之意,這個時節,陽氣萌發,東風化解了寒冷,冬眠的動物也開始活動,魚兒游到冰面下,鴻雁從南方飛回來了。接下來二月份是「仲春之月,律中夾鍾」,依次到「季冬之月,律中大呂」,「季冬之月」——十二月。而如果將對應十二律的每個律管中以葭灰(蘆葦灰)填實,當某個月份來臨時,與之相對應的律管中的葭灰就會飛動起來,叫做「吹灰」。真可謂「聖人作樂以應天」,音樂和天地相合,律管也可探測時令節氣的變化,循環往復,週而復始。

既然是「循環往復,週而復始」,那理想的音律應該是循環一次能夠完美地回到高一個八度的主音上,開始新一輪的循環,但是幾千年來,東西方的各種音律的方法都無法解決這個基本的問題。直到明朝的皇族王子朱載堉,在他的《新法密律》中提出的十二平均律才完美地解決了這個音律無法復原的基本問題。在沒有計算機的時代,他用八十一檔的大算盤,計算出半音之間的音頻比例,精確到小數點後面24位,令人歎為觀止。朱載堉本身是位文理精通的奇才,融會貫通天文、曆法、數學、舞蹈及樂理等領域,被稱為「東方藝術百科全書式的人物」。他在研幾探賾的路上,悟到大道至簡至易的道理,「以淺近之辭,發揮高深之理,以幽微之數,研究迂闊之學,得其精而忘其粗。」

後來,朱載堉的十二平均律,很可能是被西方傳教士利瑪竇從中國傳到了歐洲。現在的西方音樂體系,正是以此為最重要的定律基準之一。真可謂天下世事一盤棋,當中國戲曲雜藝百出的時候,西方也跨入了文藝復興時期,湧現出一批震古鑠今的古典音樂之天才巨匠, 西方音樂開始走向頂峰,從為宮廷和舞蹈演奏音樂助興開始, 專門演奏交響樂曲的管弦樂團日漸發展完善。

(明 朱載堉《樂律全書》12弦十二平均律准)

時光荏苒,幾百年後的今天,神韻藝術團交響樂團植根於中華五千年的文明歷史,融合東西方正統音樂的精髓,以西方管弦樂為基奠烘托中國樂器的特色,以古老中國音樂的旋律韻味為基礎,用西方管弦樂來表現神韻所需要的效果。很多觀看過神韻交響樂演出的觀眾都說:「神韻正開創著古典音樂的新紀元!」
(點擊閱讀原文)

——轉載自神韻藝術團網站

(神韻網站授權轉載,版權歸神韻藝術團所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黃帝內經》是傳統中醫尊奉的經典,裏面記載著這樣一句話:「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只有當人的心靈平和寧靜、心態積極穩定時,五臟才能夠正常運作。 根據這個道理,我們的先祖發明了「五音療疾」的辦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所以,中國古代有交響樂嗎?嚴格地說,中國古代沒有西方這種基於和聲原理的交響樂。這聽起來讓人些許遺憾呢……從2012年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以來,神韻音樂聲名鵲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樂愛好者的喜愛,彌補了這個遺憾。
  • 被稱作神州的華夏大地上,神傳文明磅礡而多彩:從三皇五帝時的古樂,到先秦的鐘磬樂;從西周、春秋時的《詩經》《楚辭》到漢時的樂府;從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詞調音樂、元朝的戲曲雜劇到明清進一步繁榮的民歌、小曲、說唱以及地方聲腔的發展,京劇的產生。各個朝代的音樂形式大不相同,曲調豐富而古樸,底蘊各異而雋永。
  • 「奇異恩典,樂聲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這樣無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經盲目,如今又能看見。神跡讓我心存敬畏,減輕我心中的恐懼。神跡的出現何等珍貴,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時刻……」4月12日復活節當天,優美的歌聲迴蕩在意大利著名的米蘭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會通過網絡頻道向全球進行現場直播。
  • 1818年,201前的聖誕夜,在德奧邊界離薩爾茨堡大約20公里的奧地利小城奧本多夫(Oberndorf)的聖.尼古勞斯教堂裡,一曲《平安夜》(Stille Nacht,heilige Nacht)橫空問世,逐漸成為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數最多的一首歌曲——聖誕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這首歌。
  • 《止息》一曲是《廣陵散》組曲的末篇,喻司馬氏雖然由在廣陵屠殺曹魏忠臣開始了他們篡位的逆舉,但是他們也終將會覆滅在這裡。
  • 洛陽有一僧人,他房中有一罄,每天時常自己發出聲音。僧人感到怪異,因此恐懼成疾。曹紹夔與這位僧人一向友好,聽說僧人病了,就前來探望。
  • 「樂由天作」。兩千五百多年前,晉國的師曠展現了出神入化的音樂技能。他精於音律,能從樂曲中預見戰事成敗、國勢興衰;他的琴聲,引來玄鶴起舞,令天地動容。
  • 談樂不可能不涉及禮,樂是德之音,禮規範著人的思想行為。音樂的內容內涵是主要的,技能是次要的,演奏者的道德修養是首要的。自古以來的傑出音樂家都有較高的修養。如春秋時的師曠,不僅音樂造詣高深,而且品行高潔,被後人尊為“樂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