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傳說(九)

作者:岳小兵
高山青松(攝影:伊羅遜 / 大紀元)
  人氣: 740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九章 小兵獻策敗金軍 王喜卸甲入武夷

在宋朝,民間最推崇的響噹噹人物不是別人、正是民族英雄岳飛,諡號武穆,後人稱他為武穆王。他是鼎鼎有名的抗金英雄,可惜宋高宗和秦檜這兩個狼狽君臣合謀將其殺害,岳飛只得年三十九,便一代忠魂含冤而逝。幾百年後,岳飛的忠肝義膽不知哭盡了多少善良的眼淚,至今人們對這樁歷史冤案仍然義憤難平。

在靖康二年,強大的金軍揮兵攻破繁華的汴京,俘虜了欽徽二宗,史稱靖康之變,北宋就此滅亡,成了宋朝舉國的奇恥大辱,許多精忠報國的有識之士因而投身軍旅,意圖一雪前恥,岳飛便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那年他才二十三歲。

這裡不說岳武穆王在抗金的十幾年軍旅生涯中如何英勇智謀、如何擊退強敵、如何收復河洛失地或猛攻幽燕之地,只說說一名不見經傳的岳家軍小人物。這名小兵名喚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後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在靖康之變那年,王喜是個剛剛懂事的七歲孩童,也隨著大人逃難到南方,他也像當時的許多有識之士一樣滿腔報國熱忱,恨不得趕快長大、報效朝廷。

在紹興五年,岳家軍陣容由三萬人增加到十萬人,這個王喜當時已一十六歲,正好趕上岳家軍的擴編。王喜長得個頭不大,臉上未脫稚氣,但雙眼卻靈動,恰似智多星轉世,深得主事官長的青睞,編入岳家軍主將董先的麾下。

當時金軍兵強馬壯,用鐵浮屠和拐子馬橫掃敵軍、所向披靡。那一天董將軍得到岳帥之命令,日夜苦思破敵之策。原來那鐵浮屠指的是戰馬包裹著盔甲,只露出四肢馬腿,戰鬥力極高、戰死率極低。而拐子馬又是金兵快速作戰的祕密武器,在敵方兩翼布下輕騎夾擊的部隊,衝鋒陷陣、無往不利。

這個王喜當時只是個負責跑腿、傳達信息的小兵,在通訊不發達的那個年代,傳令兵的角色十分重要,必須確保上令下達、下情上聽的軍中傳遞使命,因而傳令兵必須腦筋靈活、口齒清晰。王喜雖力不能夠舉鼎、勇不足以禦敵,但做事勤快、心思縝密、口才便給,卻是岳家軍之中不可或缺的一根小小螺絲釘。

話說正當董將軍與參謀們在帳中商量如何破解金兵鐵浮屠和拐子馬的戰術之際,這個王喜剛好有軍情奏報,不意間聽到了這番機密談話,也是王喜合該出人頭地,遇到了這麼個下情上達的好時機。當時董將軍聽完王喜的軍情匯報後,只是不經意地隨口問王喜:「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原來王喜平日也知道這金兵的厲害,日裡夜裡也在苦思著如何破解的辦法,久而久之也就有了自己的見解,但人微言輕,一個小小的傳令兵怎麼可能出謀劃策、參與軍中的戰術機密?那簡直是天方夜譚、遙不可及的事。

就在董將軍這麼隨口一問之後,天生口齒清晰的王喜也就這麼不假思索、滔滔不絕地應答著。他首先分析了這兩樣金兵銳器的要害--馬腳,然後獻策如何打造專砍馬腳的刀具和陷阱。要知道,這個馬腳也是馬匹的要害,只要馬跛了腳,戰士是無法拖著馬走的,只能棄馬而逃,任你鐵騎馬術如何了得、箭術如何神準,沒了快馬的騎兵就如同殘廢的人,深陷敵境之後,只能任人宰割。

董將軍和參謀們聽完了王喜這麼口若懸河地講了這麼個破敵之策,又驚又喜,都聽得目瞪口呆、半晌也說不出話來,但仔細一想又很有道理。董將軍雖是個殺伐決斷的猛將,卻也是個明事理、知人善任的上司,他立刻拉住王喜的手,請他坐下,再讓他細細說來。

得了董將軍信任的王喜,就好像坐了火箭炮升空一般,從此不再是個傳令兵,每天只跟著董將軍人前人後的,做了將軍的貼身幕僚。有了王喜這位心思靈活和口齒伶俐的小跟班,董將軍如獲至寶、如虎添翼,以後更是捷報頻來。

紹興十年,南宋與金兵發生了史上有名的郾城之戰,岳家軍以少勝多,將士各持麻扎刀、提刀、大斧,與敵鏖戰數十回合,戰至天色昏黑,大破金兵的鐵浮屠和拐子馬,敵人屍橫遍野、岳家軍大獲全勝,自此金兵大嘆「撼山易,撼岳家軍難」。

就在岳家軍北伐告捷,收復中原有望之際,南宋朝廷卻開始忌妒功臣、私心藏奸,宋高宗擔心欽宗被送回後自己帝位不保,權臣秦檜也與金人暗通款曲,於是密謀殺害岳帥。就在岳帥接到十二道金牌、被勒令收兵回朝之後,深知朝中小人已獲君王寵信,已是孤臣無力可回天,只能黯然回京、任小人宰割。

岳飛遇害後,岳家軍主將一個個被朝中小人算計,岳家軍慢慢解體,昔日讓金人聞風喪膽的岳家軍威從此不振,貪生怕死的小人們逐漸取代了昔日英勇神武的主將。這時王喜已看清局勢,不願再替這些小人殺敵拚命,寧可隱居山林,了此一生。那年王喜才二十三歲。

離開軍隊的王喜一路南下漫遊,經過繁華的揚州、平江府(蘇州)和臨安(杭州),看到一片南宋偏安的歌舞昇平景象,不禁想到了南朝陳後主所寫的《泊秦淮》,大嘆「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心想:「我非貪圖享樂之人,此處也非久留之地。」於是一路往南走,來到了福州,進而轉入武夷山。

所謂仁者樂山、智者樂水,這個王喜雖還未到久歷滄桑的中年,但這幾年在軍中看到太多的生離死別,也知道人生無常、生死有命,若能遠離塵囂,浸淫在這氤氳裊裊的山林之中,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何樂而不為。@

點閱【地仙傳說】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天講的故事是關於地仙的故事。什麼是地仙?天上有仙,這就不提了。洞府有仙,各方土地有福德正神,百岳有山神,大河有河神,也有修煉成仙的…
  • 丁富戶找來管家一問,原來是半年前入莊的丁王二看管的,從此就對這丁王二留上一份心了。
  • 像這位王家界的土地公,任內不知做了多少這類的善舉,方圓五百里地不知感化了多少人心向善…
  • 這個黃山靈氣,也不是人人都見得到的,肉眼瞧不見、雙手也觸不及,完全是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只有少數人天生特別敏感,也是他們造化的機緣。
  • 說到這地仙,就不得說說這山神了。不是每座山都有山神,有些山有,也些山沒有,一般人很難從肉眼瞧出。有些敏感的人隱隱感覺到山間靈氣…
  • 話說在明朝成化年間,皖南黃山出現了一隻害人的蛇精,這蛇精也頗有來歷。
  • 上回說到了黃山山神指引盧生入山修道,而這山神卻不是山裡唯一的神仙,還有許多修道之人隱居洞中,那也是另一番境界。
  • 話說這個杜孫自從夢得寶劍,學會揮劍斬妄念之後,道行已是不可同日而語。那老道也頻頻在夢中說話,教他如何穿牆過壁、凌空飛行、瞬間移行等術類的手法,杜孫越來越得心應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