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拆解中共對台資訊戰手法 沈伯洋:降低防守成本

沈伯洋分析,中共散播假訊息的模式目前可分為外宣模式、粉紅模式、農場模式、協力模式等4種。圖為沈柏洋資料照。(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3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6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袁世鋼台灣台北報導)隨著網路發展,民眾可透過多元的管道快速獲取各種資訊,但共產國家卻藉此對民主國家發動攻擊,包含製造對立、干預選舉等,企圖向全球擴張共產帝國主義。然而,與中國同樣使用中文的民主台灣,就成了中共資訊戰的攻擊目標;因此,台灣該如何防守就相當重要。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台灣民主實驗室理事長沈伯洋認為,資訊作戰的模式會不斷改變,中共的手法早已超越俄羅斯的4D(dismiss、distort、distract、dismay)模型,第一線作戰人員與幕後分析人員面臨很大的挑戰;雖然目前只能從現有的資料中去分析中共的攻擊路徑,但未來的目標是希望能夠做出一套預警機制,降低台灣的防守成本。

沈伯洋指出,中共資訊作戰模式目前大致上可分為2種,第一種是當有重大事件發生時,直接散播相關的假新聞。如果平常無重大事件發生時,則會採取針對不同偏好的人,餵給特定觀點或似是而非的新聞,讓這些人對某件事情產生誤解;也就是說,中共若要進行資訊作戰,勢必要先找出裂解社會的關鍵點,這也就是「個資」重要的原因。

假訊息散播模式的改變 從自產自銷到自動化

而對於中共資訊作戰的分工,沈伯洋表示,中共一開始是以自產自銷的方式,自行製造後,再由自己進行散布;但從2019年開始,演變成由中共製造假訊息,再花錢請有經濟需求者散布;而在這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之下,中共只要製造出假訊息,就會有完全無關的人自動協助散布。

沈伯洋舉例,當全球疫情嚴峻時,中共官媒新華社製作了一段武漢醫護人員依序把口罩拿下來露出微笑的唯美影片,雖然完全沒有任何字幕,卻被一家德國小報率先轉載。第二個散布這段影片的人,是電影「神力女超人」女主角蓋兒·加朵(Gal Gadot)­;而她的Instgram帳號有近4千萬人追蹤,散布的範圍非常廣。

然而,蓋兒·加朵在該則貼文中表示,「多麼令人振奮的畫面;讓我們團結起來,待在家中並遵守指示,如此便能保護彼此。相信全世界也很快就能脫下口罩。」沈伯洋認為,這種情況就不見得是收中共的錢幫忙散播,可能只是單純想表達自身的感受。也有很多對美國總統川普不滿的人,基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所以看到有中國的新聞就轉發。

4種散播模式 大外宣與小粉紅影響有限

沈伯洋分析,中共散播假訊息的模式目前可分為外宣模式、粉紅模式、農場模式、協力模式等4種。

「外宣模式」又可分為自製新聞、收買國外記者、收買國外媒體公司等3種方式。其中,自製外宣的內容需經過中共政府層層定調後才能對外散布,在定調的過程中就能得知對方的目標,因此不需要擔心;收買記者則對使用不同語言的國家影響可能會比較大;而如果將中共在臺灣收買的媒體標記出來意義也不大,因為大家都心知肚明。

而「粉紅模式」,沈伯洋認為,是一群受中共愛國主義洗腦的人,翻牆後常與生活在自由社會中的網友辯論,通常是想要表達自己的觀點,比較像是一種文化;如果太過於針對小粉紅,可能會輕敵,偏離中共資訊作戰的主題。即便有可能受中共利用,但同時進攻超過1千則留言時,根本不會有人去看、影響有限,並不是防範的重點。

Youtube農場影片難偵測 臺灣協力者最棘手

至於「農場模式」,會造成比較大的困擾。沈伯洋說明,Line群組中常會出現不明連結,點進去後是一些完全沒看過的特定新聞網站,而最好的例子就是「密訊」。雖然很多人都不知道「密訊」,但最高分享量曾是《自由時報》的5倍;假設有200個內容農場,每天各發500篇文章,大量垃圾訊息就可以把正確訊息淹沒,進而製造出認知完全不同的一群人。

然而,沈伯洋指出,內容農場一開始也是自產自銷,然後轉變成以「分享文章就能賺錢」的方式請他人散播;而在遭到Facebook禁止後,現在全面轉戰Youtube,將農場文章製作成影片上傳到各種分類,利用Youtube演算法自動推薦的機制散播,數量龐大且持續時間更長,造成的影響也很大,並讓偵測、回報機制都變得更加困難,是目前比較擔心的部分。

不過,最棘手的仍是「協力模式」。沈伯洋認為,「因為臺灣人最了解臺灣人」,中共委託臺灣協力者製造並散布假訊息,因此無法進一步辨識真正的攻擊發動者;雖然目前內容粗糙易辨識,但預期未來將成為中共攻擊的主流手法。沈伯洋舉例,一些國台辦邀請赴中交流的村里長聯誼會之類的組織,這些聯繫會讓他們願意為中共做事。

責任編輯:鄭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