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性侵受害者作證 揭中共罪行

人氣 3840

【大紀元2020年06月27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林可柔、梁珍採訪報導)「港版國安法」有可能在未來幾天被中共人大強硬通過,香港社會瀰漫焦慮恐怖情緒,國際社會靜觀其變之餘,也紛紛推出各種方案與政策向港人伸出援手。奔走美國進行滅共救港計劃的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袁爸爸),6月24日帶著一支影片在前白宮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的節目首播,影片中5名香港年輕抗爭者勇敢站出來披露去年反送中期間被批捕後,遭受警察性暴力的親身經歷,如泣如訴,震撼並感動了許多美國觀眾。

在隨後接受《珍言真語》節目視訊專訪時,袁弓夷進一步指出,這支揭露警察性侵的紀錄片很有意義,不僅要讓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派武警到香港凌虐抗爭者,並且真人口供在法庭上是有效的,這是中共反人類罪行的證據之一。

香港反修例運動至今有近9000人被捕,其中3600人是學生,占比達四成。這些年輕學子付出的代價也最為慘重,不僅在前線被警察以實彈射擊,在被捕後更可能面對酷刑,甚至被性侵、輪姦、變成浮屍。影片中,年僅17歲的少女K,警察拘捕時抓她的胸部,還經歷被脫光衣服搜身,監視她上廁所。這一切深深傷害著她,強烈的厭惡感和羞愧感令她萌生自殺的念頭,曾三度自殺未遂,後來送院確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袁弓夷說:「這套片子,今天早上由班農播出去,然後我們下午打電話給了很多很多大學,最好還是由學生轉出去,希望幾天内,把它瘋傳,變成一個國際的現象。這種方法它共產黨做不到,它只懂得個別打壓一個對象,然後用謊言來做,我們用真事(來做)。很多年輕人看了之後非常非常感動,尤其是女孩子,所以這樣才可以對共產黨的罪行留下印象。」

他透漏正在籌備另外一部真相紀錄片,將中國共產黨71年犯下的種種反人類罪行呈現出來,這些罪證有助於促進美國國會及法院將中共定性為「反人類犯罪集團」。他說:「那個做出來可能會更震撼。這個我們做,尤其有你們很多人幫忙,你們(大紀元系列社論)不是有個《九評共產黨》嗎?我們從《九評共產黨》裡摘錄很多資料出來,然後再把它(中共)的罪行跟美國也結合起來,現在他們芬太尼毒品,還有這次的疫情,這些肯定也是反人類罪行,把它全部做成一套片子,又可以用來說服美國國會,將來在法庭也要說服他們,上法院也要說服(他們),而且可以用來瘋傳,傳到所有的人都看到,這個是我們的宣傳,用真相來宣傳,共產黨是用假的、全部是假的來宣傳,我們是用真相來宣傳。」

港版國安法」恐在七一之前通過,「香港人好像天要塌下來一樣。」袁弓夷說這也令他的心不平靜,原本他此行赴美的三大目的(籲美國提供3萬香港學生入學名額;請美國要求英國將主權還給香港公民,公民自決;以及推動美國立法定性中共為犯罪集團,逼9000萬共產黨員退黨)並不包含制裁中共,但現在也開始著手參與制裁的事情,「這個制裁方案我在跟美國上層的人討論,這個是多方面的,跟我那個滅共也是有關的。不只是對付那個港版國安法,我們做的事情還是要考慮比較遠一點。最終還是要徹徹底底,還是要消滅共產黨。不消滅共產黨,現在的事情真的沒法說。」他將赴7月1日美國國會聽證會,為香港發聲。

他表示,目前美國社會上下一致反共,今年的總統大選乃至下屆大選還是以反中共、滅中共為競選的主題。選國會議員也是,本來根本不反中共的,現在也參加反中共的隊伍。美國反對中共的氣氛已經形成了,制裁方案也已備妥。「剛才中午,班農也問我,他說我應該怎樣用一句話,來勸告全世界的跨國公司?我說,逃得越早越好,離開中國越早越好。我說共產黨最後的目標,就是要把你們滅掉,要吞掉你們的自由,(還沒被吞掉的)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這個是共產黨的天性。」

這些忠告並非僅止於熟稔中共的犯罪歷史,同時也是袁弓夷切身之痛的苦口警醒。身為第一批響應中共改革開放招商引資而進入中國大陸投資的港商,袁弓夷早在80年代就曾因與香港最老牌的中資企業華潤合作大陸投資,而遭美國制裁7年不許買任何美國的技術。「我是在香港跟華潤公司下邊一家公司叫華遠,其實基本上就是跟華潤合作。華潤在香港大埔工業村裡,建一家做芯片的工廠,因為我手錶要用芯片的,國內那個時候沒有芯片,它們想跟我在這裡搞了芯片之後,就可以把成品和技術拿回大陸用。後來,怎麼知道,我們派他們的工程師到矽谷去買設備的時候,給FBI抓了。」

袁弓夷的主要生意夥伴是美國,7年的制裁可謂損失慘重。然而更令人痛心的是,出事之後中共的反應,他感慨地說:「出了問題,我就想跟他們(華潤)通個電話,沒有人接我的電話,它們華潤的律師也好,它們的負責人也好,沒有人接我電話。這就是共產黨!」

以下是兩集《珍言真語》節目訪談內容整理。

受害人口供錄製作影片 揭露中共武警扮港警

記者:袁爸爸,您這次去美國已經有一兩個星期了,我們知道您剛剛在社交媒體上披露了一個新的影片。

袁弓夷:這套片子很有意義,雖然我們沒有證據,但是在全世界、在有法制的地方,這種真人口供是非常非常有效的,在法庭是有效的。而且法官、陪審員他們聼一個人講話,這個人的可信性非常非常重要。

我只不過從法律的角度,法律上是完全站得住腳的,但是我們不是為了法律,我們現在做這件事情,主要是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一定要把中共是怎樣派它的武警到香港,穿著香港的警服,怎麼做的(告訴大家)。這個事情我覺得如果我不報導的話,過一段時間大家就忘了。你知道共產黨最厲害的就是時間一過,它會儘量隱瞞證據,所以時間一過,它又搞定了,又做其它的壞事了。

所以我們這個片子,我現在在做,今天一整天,我剛才跟班農在早上有一個訪問,在他的節目出現,由他第一個來把它播出去,大概是你們的時間昨天晚上11點,他給了我半個小時。那麼我也說了,現在我對美國的看法,香港的事情,他們制裁中共還不夠(嚴厲),我意思是說你們死掉了那麼多人,12萬人給人家謀殺了,你還不出重手來制裁中共,戰場就在香港嘛。所以我就呼籲他們,說你這樣怎麼向12萬人的性命交代,還不算其它的失業呀、經濟上的損失,他們說將來12萬人最終會變成20萬人,現在還在不斷增加,還在不斷死人,所以我這套片子,今天早上,就是你們昨天的凌晨,由班農播出去,然後我們下午打電話給了很多很多大學,最好還是由學生轉出去,現在我準備,希望幾天内,把它瘋傳,變成一個國際的現象。

這種方法它共產黨做不到,它只懂得個別打壓一個對象,然後用謊言來做,我們用真事(來做),全部傳給年輕人,很多年輕人看了之後非常非常感動,尤其是女孩子,所以這樣才可以對共產黨的罪行留下印象,這樣我覺得非常有效,而且我們成本也不是太高,主要還是他們願意出來講,這才是最大的價值。我們只不過是幫他們,給他們一個平台講話,所以我覺得這個事情應該值得做。

用真相對抗謊言 紀錄中共反人類罪行

袁弓夷:所以我們正在籌備另外一個片子,就是共產黨71年的罪行,反人類罪行,那個做出來可能會更震撼。這個我們做,尤其有你們很多人幫忙,你們不是有個《九評共產黨》嗎?我們從《九評共產黨》裡摘錄很多資料出來,然後再把它(中共)的罪行跟美國也結合起來,現在他們芬太尼毒品,還有這次的疫情,這些肯定也是反人類罪行,把它全部做成一套片子,又可以用來說服美國,我現在在說服他們國會,將來在法庭也要說服他們,上法院也要說服(他們),而且可以用來瘋傳,傳到所有的人都看到,這個是我們的宣傳,用真相來宣傳,共產黨是用假的、全部是假的來宣傳,我們是用真相來宣傳。雖然我們力量很小,但是現在有了互聯網,我們可以把它放在微信上,通常沒所謂,傳就可以了,越多人知道越好,我估計國内有一部分會翻牆看。

建制派縱容港淪陷 一定為受害孩子報仇

記者:這部片子我剛才看了,這樣的片子是非常難做出來的,因為每個受害者都經歷了非常嚴重的心理創傷,他們能站出來很不容易,我看到除了吳傲雪之外,其他的四女一男都是蒙上了臉,而且她其中談到一點,他們沒有辦法在香港的投訴系統,警察的投訴系統去講這些事情。因為一個X女學生被強姦了,她通過投訴、報案,律師去講,最後卻被迫流亡台灣,然後反而說她報假案。這些年輕人遭受的創傷,我們應該怎麼樣去幫助他們?

袁爸爸:香港以前、在97年之前,這種事情根本從來想都想不到,你說我們現在淪陷到這麼個程度,是誰造成的?這批建制派真是缺乏人性啊,是他們在縱容啊,當然林鄭這個政府更不用說了,還說什麼代表香港人民,真的,傷害我們的孩子,這個不是小事情,所以這個仇要報的。我雖然是基督徒,但這種事情是不可原諒的,也不可以忘記的。所以我在美國就是做這個事情,這套片子幫了我不少,我不是要幫他們安排教育嗎?看完這套片子之後,沒有人會說「不」的,是不是?

我還有第二、第三個事情,也是給人家看了之後,他們知道,香港不可能受共產黨統治,現在搞來搞去,「港版國安法」就是它(中共)來統治嗎?不可以,如果統治就是這個結果。共產黨的罪行,包括對這幾個孩子犯下的罪行,所以共產黨就是犯罪集團,一定要把它們(中共)定為非法集團,這樣子我們才可以長遠地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們不可以放過,不能放過。

所以將來我們拍的那個片,蕭茗負責拍,蕭茗做這種documentary(紀錄片)是拿過獎的,又有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裡面的資料,加上我們把最新的資料弄上去,大概可以拍出來一個效果很好(的片子)。光是這個事情我們已經開了五個會了,我們用真相來對付中共,共產黨一點都沒有辦法來辯駁的,它(中共)心裡面清楚。在大陸它(中共)可以用不同的方法來對付我們,但是在國外,它(中共)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做到這裡,當然我們感覺非常同情、同情這批孩子,但是,我們也幫他們,把他們的事情講給全世界聽,現在可以做的就是這樣子。

全港憂慮國安法 消滅中共是解決方案

記者:「港版國安法」預料這個週末就會通過,最近香港政府/中共在這邊召開了12場的宣講會,到目前為止,這個草案還沒有一個具體的內容看得到,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訊息呢?

袁爸爸:這當然奇怪了,怎麼可能做諮詢不用拿全文出來的?但是我也不想參與這個,樂觀啊,悲觀啊,這個事情已經炒了一個多星期了,看到全文再說吧。連美國也動不了手,對不對,你沒有看到全文你怎麼說要制裁它這個、制裁它那個。

但是最近,這個是比較保密的,我原來不想參與這個制裁的事情,我原來這三件事情(籲美國提供3萬香港學生入學名額;請美國要求英國將主權還給香港公民,公民自決;以及推動美國立法定性中共為犯罪集團,逼9000萬共產黨員退黨)都是跟制裁沒有關係的。但是呢,實在看不過眼,這個「港版國安法」到了香港之後。我最後還是決定要參與,想要給意見國務卿蓬佩奧,讓他給川普,應該怎麼制裁中共,關於這個「港版國安法」的事情。我可能,我可能錄一段片吧,像公開信一樣,公開片來要求怎麼制裁。美國有手段的。我也不想給人家太多希望,因為這個事情不是我原來過來要做的事情。但這個事情實在吵得太厲害了,香港人好像天要塌下來一樣。

所以我覺得搞到我這個心,心裡面也不安。所以我已經有了方案了。這個制裁方案我在跟美國上層的人討論,這個是多方面的,跟我那個滅共也是有關的。不只是對付那個「港版國安法」,我們做的事情還是要考慮比較遠一點。最終還是要徹徹底底,還是要消滅共產黨。不消滅共產黨,現在的事情真的沒法說。每天你看看,現在全香港都在憂慮這個事情。連建制派的人也在談論,也在逃。是不是啊!嘴巴說支持,心裡面也準備走人啦。

所以,哪有這種事情,我們以前的香港多太平啊,多繁榮啊。現在搞得好像逃難一樣。太不像話,太不像話。所以,這方面我也在動腦筋,關於要怎麼制裁到令我們可以恢復自由,起碼恢復到《中英聯合聲明》的這個階段,最好當然是徹底把共產黨弄掉了,消滅掉,這個是一方面。

將赴七一美國聽證會 為香港發聲

現在有一個方案我在想,希望在7.1之前把這個做好。在美國,7月1日國會有個公開聽證,我也準備參加。現在的安排說不定要說話,因為這裡也沒有人代表香港人說話。我變成是自己委任自己的自由抗爭的代表。希望年輕人原諒。因為他們沒有名字出來的嘛,現在這個年輕人抗爭他們都是一個一個小組。這個也沒有人出頭,那麼我就是自己幫他們出頭來跟美國政府講話。希望他們不要怪我。(記者:您這也算是師出有名啊!您不是天滅中共行動的發起人嗎?)對。因為要天滅中共,我現在想的方案,不管它出不出來「港版國安法」,就算出來,也要它收回去。要嚴厲打擊,現在其實美國也在等。

美政界強勢滅共 總統競選以反共為主題

記者:路透社24日報導,美國現在已經出台了關於金融的制裁,是針對中共軍方20家企業。裡面就有華為、海康威視,這些都是美國之前已經列入黑名單的。您怎麼看制裁中共軍方的這20家企業會不會是他們(美國)第一步呢?

袁弓夷:現在美國都在談,川普也在談跟中國脫鈎;那個財長也在說脫鈎;那個納瓦羅也在說脫鈎,現在他們都在做脫鈎的準備。可以這樣說啊,美國人,尤其是我現在在華盛頓,我碰到的所有人講的就是中共國。講來講去怎麼對付中共國。但很可惜,美國人真的懂得中共的人不多。所以我很受歡迎,很多國會議員都想問我,有沒有什麼新奇的辦法。因為他們想來想去就這幾招,想不出什麼新招。所以呢,這個事情,有很多招數要來了。

好像(美國)現在對中共國,對大陸的學生非常反感,非常反感。他們(一些受中共利用的大陸學生)也是在校園裡面做了不少的壞事。現在都想把他們趕回去。所以這個事情我跟你說:現在到競選,接下來這四年,就說下一任的總統還是以反中共、滅中共為主題,競選的主題。主要的提綱,已經說明了下一屆2024年估計是蓬佩奧會參選。他的聲望最高。除了他參選,還有其他一堆的共和黨的盧比奧啊、科頓,他們這批人都是準備選總統的。他們現在這麼拚命反中共,主要是為他們的2024年的選舉在做準備。那麼其他人想選總統也好,選國會議員也好,本來根本不反中共的,現在也參加反中共的隊伍。

美國人有辦法,這個氣氛已經形成了,現在都在把壓力給川普。川普,當然華爾街也有壓力給他,希望繼續跟中共國做生意。因為中共國的市場太大了,而且上兩個月不是有一批投行嗎,喂了很多錢進去,本來他們是跟中共合資的公司,後來就便變成全資了。變全資,你(華爾街)喂錢進去把它們中共的股份買過來的嘛。所以過去兩個月也進去了很多錢。因為長遠來說,他們做銀行的話,長遠肯定要在中共國,不可能退出來的。他們這種投行,以前也賺了不少錢,所以他們可能會最遲退出來。但是我估計,如果脫鈎的話,它們要非退出來不可。脫鈎的話,基本上就是美金的進出,把它斬斷。

跨國公司儘早逃離中國 以免被共產黨吞掉

記者:中共就是反人類的犯罪集團,它在國際跟國內都做了很多的壞事情,那這個政權還存在的時候,如果外資或者港資再給它投錢進去,是不是在給它們輸血呢?

袁弓夷:剛才中午,我這裡的中午,就是你們的午夜,班農也問我,他說我應該怎樣用一句話,來勸告全世界的跨國公司?我說,逃得越早越好,離開中國越早越好。我說共產黨最後的目標,就是要把你們滅掉,要吞掉你們的自由,自由的資本主義,你們進去(被吞掉)只不過時間的問題,你看看,馬雲、馬化騰,這批人的資產全部給它(中共)吞掉了,包括現在華為,任正非,也已經不是原來的一年前、兩年前的任正非了。它一定要控制的,它不可能給你私人的資本來控制,這個是違反共產主義的。所以你不走,只是時間的問題,它今天要利用你,什麼給你賺錢,什麼都可以,它利用完之後,把你養大了之後,它就把這個權收回來了,你看看阿里巴巴,看看微信就完全明白了,所有都是這樣子。這個是共產黨的天性,可以這樣說。

記者:袁爸爸,您是很有發言權的,您自己有這個親身親歷,我記得您當時是最早進入中國大陸投資的港商,也是中共選中您進去的吧,三大港商之一。

袁弓夷:對,我是第一家去搞工廠的,整個來料加工是我們發明的,在羅湖交貨,我怎麼給它零件,他們交成本給我,就在羅湖,他們坐火車到羅湖,我也坐過,我們的人也坐火車到羅湖,每天這樣交收,整套都是我們發明的,還要保稅,零件進去,可以不給稅,東西出來。

前兩天跟台灣「年代向錢看」做訪問也不錯,用普通話的,台灣人覺得我講得很好,為什麼了,他們有同感,他們也是去中共國投資,那麼我把我的問題說出來,好像很多人看,也是好像過十萬還是二十萬人看,台灣,他們覺得有同感,他們也很關心我們香港人。

曾被美制裁 中共派人偷技術 出事後共產黨不理睬

記者:對,因為台商、港商當時都是被中共以改革開放的名義招資引商,進去中國大陸投資。您這邊也是,您是重要的一個港商進去那邊跑前線,那之後,是不是您也因為在大陸投資,而被美國制裁,是吧,能不能講講這個故事。

袁弓夷:我是在香港,不是在大陸,我在香港跟華潤公司下邊一家公司叫華遠,其實基本上就是跟華潤合作。華潤在香港大埔工業村裡,建一家做芯片的工廠,因為我手錶要用芯片的,國內那個時候沒有芯片,它們想跟我在這裡搞了芯片之後,就可以把成品和技術拿回大陸用,那麼我們已經成立公司了,在大埔的地也買了,後來,怎麼知道,我們派他們的工程師到矽谷去買設備的時候,給FBI抓了。

你知道國內的人都寫筆記的,筆記裡面說我買的設備將來怎麼怎麼轉回大陸,給FBI全部看了,那麼就把他們抓住了之後呢,我是董事長啊,我是這家公司的老板,(這家公司的股份)是華潤一半我一半,那麼變成我就受到制裁了,7年不許買任何美國的技術,到什麼程度呢,我的主要生意(夥伴)是美國,我的手錶也好,我的電子產品也好,他們(美國人)幫我做的產品說明書,連說明書都不敢寄給我,他說這個也是美國的技術。嚴重得(到這個地步),唉呀,我損失多少都不說了,美國東西不許買,那麼我損失的生意,我美國的生意以前很大的,我就是受制裁的人,那麼過了7年之後就沒事了,大概是80年代吧。

記者:算不算是香港最早受到美國制裁的企業啊?

袁弓夷:哎呀,我估計我是唯一的,到今天也沒有人受美國制裁的,沒有啊,我就是唯一的,我把我父親都拉下去了,我父親做董事會主席,我是做董事長啊,把我父親都拉下來了,當然他不管了也無所謂了。

記者:所以就是說,您的前車之鑒也可以給其它跟中共合作的企業借鑒。

袁弓夷:出了問題,我就想跟他們(華潤)通個電話,沒有人接我的電話,它們華潤的律師也好,它們的負責人也好,沒有人接我電話。這就是共產黨!你出了問題,就像何志平一樣,出了問題沒人管。

記者:對呀,何志平回到香港現在也沒人理他。

袁弓夷:沒人理他,所以他也很可憐,這就是跟共產黨做事情的後果,這批建制派也應該了解了解學一學,做的時候好像興高采烈,很熱情,最後什麼都沒有。

回應《推背圖》預言 更像《聖經》逃出埃及

記者:近一個半月以來,在香港您的言論熱爆效應可以說是相當厲害了,基本上香港市民街頭巷尾都在議論。我也幫網友問問您,就是現在很多人覺得你是《推背圖》第46卦象裡面的,就是「有一軍人身帶弓,只言我是白頭翁」,把「一、弓、人」組合,就是「夷」,然後再是弓,然後就認為這個就是推背圖預言中指的這個人,就是袁弓夷。你有沒有聽過這個說法?

袁弓夷:他們都發給我了。你知道我是不迷信的,因為我是搞IT的。不過,講老實話,大家對中共的看法,就是說,真的是想天滅中共,所以才會有這種故事出來。我還碰到一位以前負責華盛頓區的聶教授,他跟我說也很有道理,他說現在的有一點像猶太人離開埃及,你如果看過《聖經》的話,摩西想把猶太人(從埃及帶走),猶太人在埃及當奴隸,摩西想把他們帶領離開,把他們帶走,不做奴隸了。但是那個時候法老王就不允許,那麼這一段時間,天災多得不得了,你看看《聖經》裡有寫,什麼蝗蟲災,又旱災啊,什麼災都出來,後來說第一個孩子,不管人還是動物,第一胎就一定要死的,就是連這種災難都發生。那麼後來法老王沒辦法了,這個大兒子死掉了,就放他們走。那麼現在呢,我們的情況有一點像,香港就好像猶太人一樣。我在香港的時候也做了一個節目,我對猶太人非常了解,因為我跟他們打了太長的交道,我以前客人全部是猶太人。那麼現在我們香港人,其實做生意啊,做事情啊,很像猶太人。因為我們是動腦筋的,效率高,做得好就做了,我們不是(死板的)。我們非常像猶太人。現在要脫離共產黨,等於那個時候逃出埃及一樣。聶教授他跟我說(這個),我說很有意思。

記者:對,現在中國的災難也是特別多,長江洪災那個三峽大壩也快保不住了,再加上這個疫情,北京第二波疫情正在延燒。

袁弓夷:就是好像猶太人離開埃及之前發生的事情,真的有點像。我也不是迷信,但是實際上,就是中國的問題非常非常大,大的不得了。經濟已經垮掉了,你想想看,80%的人是靠私營企業(僱用的),不是靠國營企業,私人企業裡面的一半是出口的,出口的基本上完蛋了,所以說現在中國的失業率,跟以前比,跟全盛的時候比,40%,這個才是真的數字,它(中共)當然說3%啊5%啊,隨便它說,所以共產黨說話你不要相信,你要自己有科學的推斷,千萬不要相信它說的話。

記者:是。但我覺得上天也給香港一些好的預兆,比如香港最近出現那個雙彩虹啊,還有那個日蝕啊,這些天象,根據古代的預言去解讀,覺得這可能意味著一個朝代就要衰落了。你怎麼看這天滅中共,是不是順天意而行?

袁弓夷:大家都恨共產黨,所以把很多天象都跟打擊共產黨,天滅共產黨連在一起,包括我們那個運動,天滅共產黨,也是因為恨共產黨而發生的,共產黨真的是天怒人怨,天怒人怨。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袁弓夷: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團
【珍言真語】袁弓夷:中共犯罪證據將呈美法庭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不讓步 國安法加速滅共
【珍言真語】袁弓夷:國安法凌遲心理戰 勿中計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頻頻失言 拜登競選就怕講錯話
近視眼有救?按耳朵3個奇穴 迅速改善視力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鄭 北京求和 五毛噤聲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紀元播報】傳任志強堅持自辯 全攬下涉案人刑責
【紀元播報】王赫:反制中共三絕招 川普或不戰而勝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