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疫情最嚴重十國排名解讀

人氣 2310

【大紀元2020年06月28日訊】去年年末爆發的大瘟疫,肆虐世界,至今仍烈。以6月23日為例,除中國外,全球確診病例約911萬例,死亡病例共報告逾48萬例;已有64國累計確診病例過萬,另有61國累計確診病例過千。可謂二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全球事件。

大瘟疫首先爆發於中國武漢,中共是罪魁禍首,命其名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恰得其實。正如《大紀元》特稿所論,「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其席捲世界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本文以疫情最嚴重的10個國家為主(中國除外,因為官方數據造假,不足為憑),試作論述如下。

大瘟疫歷時已逾半年。開始,疫情世界各國緩慢擴散。2月20日,韓國確診104例,世界第一,並於2月26日第一個突破1000例;但其世界第一的排名3月8日被意大利取代,意大利並於3月10日第一個突破1萬例。

這個時期,疫情主要在中國周邊國家擴散,數量不大,諸如新加坡、泰國、台灣、馬來西亞、澳大利亞、越南等排名都曾進入前十;日本(3月10日581例)、韓國(3月27日9332例)最嚴重,也在3月裡前後退出前十,被歐洲國家取而代之。

歐洲成為新震中。意大利、德國、法國、西班牙、英國 、瑞士、比利時等國都曾排名進入前十,至今英國、意大利仍名列前十。這時疫情開始在全世界急劇擴散。

以3月26日(全球確診526,205例),美國確診84,080例取代意大利成為第一名為標誌,美國成為世界震中,持續至今,如3月27日第一個突破10萬例,4月28日第一個突破100萬例,6月10日第一個突破兩百萬例。

如果再考慮到死亡人數,以6月23日數據為例,荷蘭死亡6090例,瑞典死亡5122例,瑞士死亡1956例,愛爾蘭死亡1717例,葡萄牙死亡1534例,加拿大死亡8434例;那麼,我們可以說,世界一些主要發達國家成為了瘟疫重點打擊的對象。雖然,它們擁有先進的醫療衛生體系和生物科技,卻遠不足以對抗疫情。

這個奇特之處,恰恰證明了「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除了美國川普政府正與中共激烈對抗外,這些國家雖然與中共政權關係遠近不一、存在一些矛盾,但是幾十年來,它們對中共的綏靖和幻想,所提供的巨大的資金、技術和市場,對中共全球滲透、擴張的積極配合和(或)默許,親中共勢力的強大,以及共產主義因素在這些國家內部的張揚或猖狂(詳見九評編輯部著《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至今迷夢難醒;如果瘟疫有眼,難道能不對這些國家予以猛擊、促其清醒嗎?

瘟疫重擊發達國家,但遠未到此結束。中共之所以能有今日之勢力,還與一些新興經濟體的支持脫不了干係的,因此,一些新興經濟體國家遭受重創,尤其是金磚國家俄羅斯、巴西、印度:4月19日,俄42,853例,進入前九;4月30日,巴西87,187例,進入前九,並於6月19日成為第二個超過100萬例的國家;5月24日,印度138,536例,進入前九;從6月11日起,巴西、俄羅斯、印度就分別穩居第2、3、4名。

先說巴西。巴西是南美洲最大國家,一直想做地區領袖。1993年,巴西第一個跟中共建立「戰略夥伴關係」。2009年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巴西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巴西也是中國在拉丁美洲地區的首個投資目的地國。同樣重要的是,中巴在「大多數國際重大問題採取相同或相似的立場」,在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20國集團等國際多邊機制和對話論壇,尤其是在「金磚國家」的平台,雙方更廣泛的合作。

2012年,中巴將雙邊關係進一步升級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2014年7月,習近平出訪巴西期間再次提出了構建中巴「命運共同體」的倡議;2016年9月,政治變局後,特梅爾就任總統後即來華參加20國集團杭州峰會,強調「中國(中共)是巴西現階段最需要的合作夥伴」。

雖然,雅伊爾·梅西亞斯·博索納羅2018年當選巴西總統,他在競選時曾將中共描繪成「想要主宰其經濟關鍵部門的掠奪者」,他也是第一位訪問台灣的巴西總統候選人;但是,積重難返,親共勢力也嚴重掣肘博索納羅的施政(詳見《大紀元》「遭中共滲透 巴西成重災國」報道)。

再談俄羅斯。雖然,疫情初期俄羅斯就採取了果斷的最嚴厲切割舉措,例如1月31日,關閉了其與中國接壤的16個通關口岸,並停止向中國大陸人士核發電子簽證,等等。但是,仍擋不住瘟疫的長驅直入。3月16日,俄羅斯全境確診不到百例,但到6月26日,已高達613,148例。究其緣由,俄羅斯與中共就淵源太深了。當初,沒有蘇俄(蘇聯)的扶持,中共就成不了氣候。冷戰結束以來,蘇聯雖然解體,共產主義因素在俄羅斯遠未肅清,中共的一些惡行俄羅斯也予以配合(例如,俄羅斯官方甚至阻擾法輪功學員在俄羅斯的正常活動)。中共全球野心膨脹與美對抗,俄羅斯在背後極力支持。2019年還宣布雙邊關係升級到「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這個提法對中共來說是唯一一見的。

至於印度,筆者在《印度疫情嚴重的背後》一文中指出,「時至今日,共產主義仍在嚴重滲透、困擾、毒害著印度;2014年以來莫迪政府雖高舉民族主義旗幟,但在諸多重大政策上或與中共妥協或搖擺不定,或想左右逢源,不與中共切割。所以,瘟疫重創印度,其來有自。」這裡就不贅述了。

在巴西、俄羅斯、印度外,還有另一個金磚國家南非。南非是非洲第一大國。2004年6月,南非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中國是南非最大貿易夥伴,南非是中國在非洲最大貿易夥伴;截至2019年6月,中國對南直接投資存量超過102億美元。2010年中共與南非將雙邊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因為與中共走得最近,南非疫情為非洲之最也就並不奇怪了。6月26日,南非衛生部確認南非當天新增患者6215人,累計確診人數達到124590人,累計死亡2340人(當日非洲地區累計報告確診病例348871例,累計死亡9098例)。

附帶說一下,相對來講非洲是個貧窮的大陸,人口超過12億,醫療衛生條件並不好,世衛組織就直指,若不謹慎防疫,最嚴重恐導致全非洲4400萬人染疫、19萬人死亡;可是,目前,非洲疫情卻遠較亞、歐、美洲寬鬆。這也是一個奇特之處。同樣奇特的是,許多非洲人都向神祈禱,甚至東非國家坦桑尼亞總統馬古富利聲稱祈禱發揮力量,國家「抗疫成功」。

6月26日,全球確診病例約950萬例,前10名分別是:美國、巴西、俄羅斯、印度、英國、祕魯、智利、西班牙、意大利、伊朗。

上文已談及10國中的7國,還有祕魯、智利、伊朗沒談,此外,土耳其也一度名列前十,下面就一一來談。

前面說過巴西是繼美國之後,第二個確診病例破百萬的國家。這裡有個背景,巴西所在的拉美地區(4億多人口),也成了疫情的新震中,目前增速最快。除巴西、祕魯、智利三國名列前十外,還有一些國家疫情嚴重,例如,6月23日數據,墨西哥185122例,哥倫比亞71183例,厄瓜多爾50640例,阿根廷44931例,多米尼加共和國27370例,巴拿馬26752例,玻利維亞25493例,危地馬拉13769例,洪都拉斯13356例,等等。

拉美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發展中地區,也是中共對外滲透、擴張的重點區域。2018年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布的研究報告《中國介入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指出中共介入拉美的四個主要目標:(1)確保獲得拉美豐富的自然資源和消費市場的渠道;(2)獲得拉美國家對中共外交政策的支持,包括減少台灣在拉美「邦交國」的數量;(3)塑造拉美國家對華認知與話語;(4)在一個歷史上受到美國影響的地區獲得地緣政治影響力。

中共的努力頗有成效。2014年宣布建立中國—拉共體論壇(中拉論壇),之外積極開展活動。雖然拉美是美國的後院,但是中拉論壇卻將美國排除在外了。2013年中國取代歐盟成為拉美第二大貿易夥伴(僅次於美國)。2018年,拉美已經成為中國海外投資的第二大目的地(中國在拉美的投資存量超過4000億美元),和中國對外開展境外承包工程合作的第三大市場。中共已與19個拉美國家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8個拉美國家加入了亞投行。在這個情勢下,我們再來看祕魯、智利與中共的密切關係。

祕魯被稱為是和中國關係最友好的南美國家。中國是祕魯全球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出口市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國,祕魯是中國在拉美第二大投資目的地國和第四大貿易夥伴。2008年11月,中祕建立戰略夥伴關係。2013年4月,兩國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2019年4月,雙方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11月,祕魯作為主賓國參加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再看智利。智利是第一個同中共政權建交的南美洲國家(1970年12月15日),第一個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與中國簽署雙邊協議、承認中國完全市場經濟地位、同中國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同中國簽署自貿協定升級議定書的拉美國家。目前,中國是智利全球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國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國,智利是中國在拉美第三大貿易夥伴和進口銅的最大供應國。2004年11月,雙方建立全面合作夥伴關係,2016年升級為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2018年11月簽署關於共同推進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2019年中共稱與智利的雙邊關係發展「又好又快」。

除了中共在拉美的全面滲透外,共產主義因素在拉美也非常大,不僅有個共產政權古巴,有個因搞社會主義而政局混亂的委內瑞拉,而且,拉美共產黨和左翼政黨組織的活動和聯繫是相當頻繁的,就國際共運全局而言,可以說拉美是最活躍的地區。種種因素之下,拉美遭瘟疫重創,也不算是無妄之災了。

同祕魯、智利一樣,土耳其也屬於新興經濟體。3月31日,土耳其確診病例13,531例,進入前十,直到6月6日退出。6月23日數據,土耳其為188897例。

中國人往往將「突厥」當作一個歷史名詞,但在土耳其和西方文字中,土耳其就是突厥。中共一手製造了2009年的新疆「七五事件」,這幾年還在新疆大建集中營,非法拘禁上百萬維吾爾等少數民族,土耳其對中共頗有不滿。

但是,多年謀求加入歐盟不成,敘利亞問題、安卡拉購買俄制S400導彈的計劃以及2016年未遂政變後的政治倒退,使得土耳其同美國及西方盟友漸行漸遠。近幾年土耳其陷入經濟危機,中共乘機送去「大禮包」。就此,BBC曾刊發文章,題為「土耳其與中國:關係改善醞釀『百年變局』」。

土耳其是唯一一個即是穆斯林國家,又是北約成員的國家;土耳其又獨具橫跨亞歐大陸的獨特地理位置等等,這些都使中共極力拉攏土耳其。俄羅斯和中國舉行的東方-2018(軍事)演習,土耳其被邀請參加,意味深長。

土耳其也積極回應中共:表示願成為「一帶一路」上連接歐亞的橋梁;華為將和土耳其電信合作5G互聯網項目;聲稱「決不允許在土耳其和地區出現反華行動」;甚至,近日,土耳其銀行正式對外宣布,但凡是從中國進口商品均可以採用人民幣結算。這使土耳其成為,繼伊朗之後,第29個宣布使用人民幣結算的國家。

2018年,中土雙邊貿易額215.5億美元。目前,中國已成為土全球第三大貿易夥伴和第二大進口來源地。

土耳其擁抱中共,視中共崛起為機遇,其「東向」戰略要與中共「西進」戰略對接,這不是自招其禍嗎?瘟疫不請自來。

最後,伊朗我們也說幾句。作為中共的「親密戰友」,伊朗疫情慘重毫不為奇。2月21日,伊朗以確診28例進入前十排名後(註:外界認為,伊朗官方發布的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都被極大程度地縮減),就一直保持到今天。6月26日,伊朗確診病例為215,096例。

中共、俄羅斯、伊朗、朝鮮這「兩大兩小」,相互間不是沒有矛盾,但還是抱成團兒,共同對抗美國,對抗國際社會。因為嚴密封鎖信息,朝鮮疫情不得而知。俄羅斯、伊朗都非常嚴重,兩者的差別是,伊朗是自始至終都嚴重,俄羅斯是半路才嚴重起來。這個差別,或許是因為伊朗一直與中共綁一起了,而俄羅斯在美中俄大三角中,還有一定的迴旋空間,今日俄羅斯並非註定要與中共捆綁在一起。

迄今為止,大瘟疫還在繼續。全球確診人數這幾天就會突破一千萬。這比2003年的薩斯嚴重了千百倍。薩斯和現在的大瘟疫都來源於中共。17年前的薩斯,是個警示。可惜世人沒有深刻認識,耽誤了17年的時間。今天,大瘟疫爆發,如果世人仍不清醒,這就將不僅僅是個「警示」的問題了,二次爆發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大瘟疫今後將如何發展?這取決於世人的覺醒程度。換句話說,大瘟疫絕不僅僅是危害人的肉體,人類防治大瘟疫更需要精神的力量,正如《大紀元》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所說:「遠離中共,譴責中共,不為中共站台,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能因此減輕甚至避免病毒侵害,迎接美好未來。」

「願善良的人們早日度過這場危機與劫難。」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周曉輝:班農證川普棄綏靖政策 中共去日無多
項雲:中共的存在威脅著全世界每一個人
【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
美25州中共肺炎病例及住院人數激增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霸氣哥:國際反共 始於香港
【有冇搞錯】中共的雅貪政治 張曉明一字賣470萬
【重播】川普介紹病毒新測試系統:快速簡單
【直播預告】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張愛玲的上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