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防範中共後疫情(covid)時代的收購狂潮

中共計劃在經濟上佔據主導地位,這將使它在後疫情時代的商業環境中逢低吸納。但新西蘭政府另有對策。圖為2018年8月29日上海浦東金融區夜景。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安琪新西蘭編譯報導)政府緊急通過了對海外投資規定的一系列修改條例,以保護對國家安全具有戰略重要性的公司。勞拉•沃爾特斯(Laura Walters)關注了在中共病毒(Covid)疫情後,為什麼世界各國都在爭相保護自己寶貴的知識產權和技術資產,以免被中國企業收購。

勞拉·沃爾特斯是新聞編輯部的資深政治記者,報道司法、教育和即將到來的競選活動。

新西蘭走出封鎖、重返工作崗位之際,政府緊急通過了新的海外投資立法,以保護具有戰略重要性的企業,這些企業在後疫情時代的經濟環境中更容易被外國收購。

雖然政府沒有明確表示修改法律是針對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中國企業最近的行為作出的反應,但專家們說,立法者針對的是中國。

《海外投資(緊急措施)修正案》(the Overseas Investment (Urgent Measures) Amendment Bill)的變更於2019年公布。這是繼2018年禁止外國投資者購買新西蘭現有房產改革之後的第二輪海外投資改革。但中共病毒改變了立法計劃。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擺脫繁文縟節,降低投資者的成本,加快審批進程,特別是在非敏感土地由於臨近敏感或寶貴土地而被不必要地篩選時。

更有趣的是,新法律極大地擴大了政府的審查能力,為政府認為對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具有戰略意義的資產和公司施加附加條件,並阻止其出售。

在使用這些新的話語權和運用國家利益測試時,財政部長將考慮諸如經濟、安全、國際關係等方面的影響,以及投資者是否屬於或與外國政府有關聯。

到目前為止,這種審查主要針對國防工業的收購,而新西蘭沒有辦法阻止其他企業的出售,除非它們的價值超過1億元。

但世界各國現在都認識到,國家安全不僅限於國防領域。

具有重要知識產權的尖端技術公司通常規模較小,需要投資。他們很容易受到外國公司(尤其是那些在中國與中共政府有密切聯繫的中國公司)的收購,這些公司希望獲得寶貴的知識產權。一些專家說,由於中共病毒疫情的影響和小企業難以生存,中共將逢低吸納。

「在疫情導致許多企業價值下降的同時,我們需要將我們生產性經濟中的基礎企業被以違背國家利益的方式出售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惠靈頓維多利亞大學新西蘭當代中國研究中心(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 ‘s New Zealand Contemporary China Research Centre)主任楊傑生(Jason Young)表示,國家利益測試的引入,反映了政治經濟模式與標準自由市場經濟模式不同的國家對新西蘭的投資模式的變化。

「在許多國家,比如中國,我們看到國有企業和政府在從科技到金融機構等各個領域對企業的指導作用顯著。」

他說,有必要讓部長自行決定,以確保投資符合國家利益,不會對國際關係產生負面影響,並可能對新西蘭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產生積極影響。

惠靈頓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政治科學和國際關係講師馬修•卡斯爾(Matthew Castle)說,經濟低迷還會導致低利率或負利率,這意味著大型海外投資者將希望把資金投向銀行以外的地方。養老基金等大型機構投資者將尋求將其重要的資本放在能夠獲得可觀回報的地方,比如海外業務。 「鑒於疫情造成的經濟衰退的全球規模,以及寬鬆貨幣政策的廣泛採用,我們可能會看到未來幾年全球資產所有權的重大變化。」

這項立法是為了確保資產所有權的變化不會在沒有經過適當審查的情況下發生,並確保這些變化有利於新西蘭的經濟復甦。

財政副部長戴維·帕克(David Parker)上個月向議會介紹這項立法時表示,有必要通過緊急立法,以保護這類資產在經濟復甦之際不會被外國所有。他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在疫情導致許多企業價值下降之際,我們需要將我們生產性經濟中的基礎企業被以違背國家利益的方式出售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新法律還包括,對任何外國投資,無論其貨幣價值如何,都臨時應用國家利益測試,只要這些外國投資的所有者權益超過25%,或者將現有權益在新西蘭企業中提高到50%、75%或100%以上。

儘管帕克認為這是必要的,但有些人對匆忙通過國家利益測試持保留態度。

去年,財政部告訴這位部長,該立法需要更多時間和資源,以創建與國家利益測試相關的良好監管。然後,財政部在其《法規影響評估》(Regulatory Impact Assessment)中表示,「複雜性、規模和時間壓力帶來了產生意外後果的風險」。但是,通過與LINZ、MBIE、MFAT和DPMC等部門進行廣泛協商和機構間合作,以及在其他司法管轄區進行類似的改革,這種情況得到了緩解。

在這個簡短的特別委員會程序中,一些提交者,包括主要的律師事務所和奧克蘭大學的法學教授Jane Kelsey,對匆忙增加部長級召集權提出了質疑,臨時通知條款只可以被用作在疫情經濟低迷時期的權宜之計。他們認為花更多的時間和詳細審查將會有所幫助。

「考慮到目前許多公司的實力極其薄弱,它們很容易被收購。」

但一位駐英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表示,如果說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世界各國政府對中國企業收購狂潮的反應過於遲緩。

皇家聯合軍種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 for Defence and Security Studies, RUSI)高級研究員伊麗莎白•布勞(Elisabeth Braw)表示,英國、美國和歐洲國家最近經歷了一波來自中國企業的收購潮,這些企業與中共關係密切。

去年,中國企業在歐盟國家的投資超過200億紐元,其中大部分用於併購。2018年,中國企業在美投資超過380億紐元。瑞典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中國實體擁有51家瑞典公司的多數股權。調查顯示,這些公司大多來自四個行業:工業機械、生物技術、電子和汽車業,其中一些公司開發了微處理器和衛星導航系統等高科技產品。

在其中30個案例中,收購的技術與中共國務院《中國製造2025》工業發展戰略所強調的技術之間存在關聯。

布勞說,這種所謂的收購尖端科技公司的熱潮符合中共政府成為世界經濟超級大國的雄心。「這給西方國家帶來的一個問題是,這一雄心是否實際上是通過收購非常有前途的西方公司來實現的。」

現在西方國家意識到了這種模式,它們正迅速採取行動,阻止中共對敏感資產的收購。

今年4月,英國阻止了中共國有投資公司中國改革(China Reform)收購英國領先的智能手機芯片製造商想像力董事會(board of Imagination)。中國遊戲公司北京崑崙科技有限公司也接受了美國立法者的要求,以國家安全為由出售其在同性戀約會應用程序Grindr中的大部分股份。該應用程序的數據庫包含個人信息,例如用戶的位置,消息和艾滋病狀況。

如今,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歐盟和英國都制定了法律,以更好地審查銷售和保護戰略資產。有些國家在最近時期裡進一步擴大了他們的權力,就像新西蘭一樣。

近日,英國加強了對以下行業併購的審查和干預:人工智能、加密認證技術和先進材料。此外,英國還增加了審查和阻止可幫助其應對健康危機公司的出售,例如PPE製造商。新西蘭的臨時通知制度也將包括重要的衛生部門公司。

RUSI的Braw表示,新西蘭效仿的做法是正確的。「考慮到目前許多公司的實力極其薄弱,它們非常容易被收購。」儘管她提到了許多已經發生的收購和合併,還有一些毫無疑問會在未被察覺的情況下進行,但她有一種「遲做總比不做好」的心態。

她表示,中共對疫情的處理改變了人們對中共的態度。以前,許多政府和普通公民對中共政府及其擴張計劃一直持幼稚態度。

儘管Braw歡迎這些新法律的審查和保護,但她鼓勵西方政府為陷入困境的公司創建投資基金或機會。沒有投資,其中一些尖端科技公司將無法生存,它們需要不是來自中共政府的選擇。

責任編輯:筱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