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胡雪巖

作者:高陽
杭州胡雪巖故居。(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4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商道即人道,信譽即是錢。

歷史上最傳奇的商人之道……

從一介貧民到富可敵國的「紅頂商人」,

從錢莊經營、藥店商號,到發展新式造船廠,和現代織呢廠甚至軍火買賣,

胡雪巖是近代民營大企業的始祖,

其商場手腕更是清末在面臨西化過程中的一場燦爛花火。

楔子

在清朝咸豐七年,英商麥加利銀行設分行於上海以前,全國金融事業,為兩個集團所掌握;商業上的術語稱為「幫」,北方是山西幫,南方是寧紹幫;所業雖同,其名則異,大致前者稱為「票號」,後者稱是「錢莊」。

山西幫又分為祁、太、平三幫,祁縣、太谷、平遙;而始創票號者,為平遙人雷履泰。他最初受雇於同縣李姓,在天津主持一家顏料鋪,招牌叫做「日昇昌」,其時大約在乾隆末年。

日昇昌在雷履泰的悉心照料之下,營業日盛,聲譽日起,連四川都知道這塊「金字招牌」;因為雷履泰經常入川採購銅綠等等顏料,信用極好。

四川與他省的交通最不便,出川入川攜帶大批現金,不但麻煩,而且有風險。於是雷履泰創行匯兌法;由日昇昌收銀出票,憑票到指定地點的聯號兌取現銀。當然,匯兌要收匯費,名為「匯水」;匯水並無定額,是根據三個因素計算出來的:第一、路途的遠近,遠則貴,近則廉。第二、銀根的鬆緊,大致由小地方匯到大地方來得便宜,由大地方匯到小地方來得貴,因為地方大則銀根鬆,地方小則銀根緊;如某處缺乏現金,而有待兌的匯票,則此時有客戶交匯,正好濟急,反有倒過來貼補客戶匯費的。

最後是計算銀錠的成色,銀錠的大小,通常分為三種,最大的五十兩,為了便於雙手攜捧,做成兩頭翹起的馬蹄式,即所謂「元寶」,而出於各省藩庫的,稱為「官寶」;其次是中錠,重十兩,有元寶形的,稱為「小元寶」,但通常都做成秤錘式;最小的或三兩、或五兩,通稱「銀錁」。再就是碎銀,輕重不等。此外各省有其特殊的形製,如江浙稱為「元絲」,底凹上凸,以便疊置。但不管任何形狀、大小;銀子的成色,各地不同,需要在交匯時核算扣足。

由於匯兌憑票兌銀,所以叫做「票號」。早先運送現銀的方法,如果不是隨身攜帶,就得交鏢局保送;費用大,麻煩多,走得慢,而且還有風險,萬一被劫或者出了其他意外,鏢局雖然照賠,但總是件不愉快的事,所以票號一出,請教走鏢英雄好漢的人就少了。

早期的票號,多為大商號兼營的副業,到咸豐初年,始有大量專營的票號出現。但票號的勢力不得越長江而南,因為江南的錢莊,為保護本身的利益,一方面仿照票號的成例,開辦匯兌業務;一方面力拒票號的侵入。至於票號除匯兌以外,以後亦經營存款及放款;所以票號與錢莊的業務,由於彼此仿效的結果,幾乎完全相同,只是在規模上,錢莊遜於票號而已。

錢莊業多為寧紹幫所經營,而鎮江幫有後來居上之勢。但在同治到光緒初年,全國最大的一家錢莊,規模凌駕票號而上之;同時他的主人亦不屬於寧紹幫,是為當時金融業中的一個特例。

這家錢莊的字號叫「阜康」;它的主人是杭州人。

1

有個福州人,名叫王有齡,他的父親是候補道,分發浙江;在杭州一住數年,沒有奉委過甚麼好差使。老病侵尋,心情抑鬱,死在異鄉。身後沒有留下多少錢,運靈柩回福州,要好一筆盤纏;而且家鄉也沒有甚麼可以倚靠的親友,王有齡就只好奉母寄居在異地了。

境況不好,而且舉目無親,王有齡混得很不成樣;每天在「梅花碑」一家茶店裡窮泡;一壺「龍井」泡成白開水還捨不得走,中午四個制錢買兩個燒餅,算是一頓。

三十歲的人,潦倒落拓,無精打采,叫人看了起反感;他的架子還大,經常兩眼朝天,那就越發沒有人愛理他了。

唯一的例外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少年,王有齡只知道他叫「小胡」;小胡生得一雙四面八方都照顧得到的眼睛,加上一張常開的笑口,而且為人「四海」,所以人緣極好。不過,王有齡跟他只是點頭之交,也識不透他的身分;有時很闊氣,有時似乎很窘,但不管如何,總是衣衫光鮮——像這初夏的天氣,一件細白夏布長衫,漿洗得極其挺括;裡面是紡綢小褂袴;腳上白竹布的襪子,玄色貢緞的雙梁鞋,跟王有齡身上那件打過補釘的青布長衫一比,小胡真可以說是「公子哥兒」了。

他倒是有意結交王有齡,王有齡卻自慚形穢,淡淡地不肯跟他接近。

這一天下午的茶客特別多,小胡跟王有齡「拼桌」;他去下了兩盤象棋,笑嘻嘻走回來說:「王有齡,走,走,我請你去『擺一碗』。」擺一碗是杭州的鄉談,意思是到小酒店去對酌一番。

「謝謝。不必破費。」

「自有人請客。你看!」他打開手巾包,裡面有二兩碎銀子;得意地笑道:「第一盤『雙車錯』;第二盤『馬後砲』;第三盤,小卒『逼宮』,殺得路斷人稀。不然,我還要贏。」

為了盛情難卻,王有齡跟著去了。一路走到「城隍山」——「立馬吳山第一峰」的吳山;挑了個可以眺望萬家燈火的空曠地方,一面喝酒一面閒談。

酒到半酣,閒話也說得差不多了,小胡忽然提高了聲音說:「王有齡,我有句話,老早想問你了。我看你不是沒本事的人;而且我也懂點『麻衣相法』,看你是大貴之相,何以一天到晚『孵』茶店?」

王有齡搖搖頭,拈了塊城隍山上有名的油餅,慢慢咬著;雙眼望著遠處,是那種說不出來的茫然落寞。

「叫我說甚麼?」王有齡轉過臉來盯著小胡,彷彿要跟他吵架似地,「做生意要本錢,做官也要本錢,沒本錢說甚麼?」

「做官?」小胡大為詫異,「怎麼做法?你同我一樣,連『學』都沒有『進』過,是個白丁。那裡來的官做?」

「不可以『捐班』嗎?」

小胡默然。心裡有些看不起王有齡——捐官的情形不外乎兩種,一種是做生意發了財,富而不貴,美中不足,捐個功名好提高身價,像揚州的鹽商,個個都是花幾千兩銀子捐來的道臺,那一來便可以與地方官稱兄道弟,平起平坐;否則就不算「縉紳先生」,有事上得公堂,要跪著回話。

再有一種,本是官員家的子弟,書也讀得不錯,就是運氣不好,三年大比,次次名落孫山,年紀大了,家計也艱窘了,總得想個謀生之道;走的就是「做官」的這條路,改行也無從改起,只好賣田賣地,拜託親友,湊一筆去捐個官做。像王有齡這樣,年紀還輕,應該刻苦用功,從正途上去巴結;不此之圖,而況又窮得衣食不周,卻癡心妄想去捐班,豈不是沒出息?

王有齡看出他心裡的意思,有幾杯酒在肚裡,便不似平時那麼沉著了,「小胡!」他說,「我告訴你一句話,信不信由你;先父在日,替我捐過一個『鹽大使』。」

小胡最機警,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決非假話,隨即笑道:「唷!失敬,失敬,原來是王老爺。一直連名帶姓叫你,不知者不罪。」

「不要挖苦我了!」王有齡苦笑道,「說句實話,除非是你,別人面前我再也不說;說了反惹人恥笑。」

「我不是笑你。」小胡放出莊重的神態問道,「不過,有一層我不明白,既然你是鹽大使;我們浙江沿海有好幾十個鹽場,為甚麼不給你補缺?」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捐官只是捐一個虛銜,憑一張吏部所發的「執照」,取得某一類官員的資格;如果要想補缺,必得到吏部報到,稱為「投供」;然後抽籤分發到某一省候補。王有齡尚未「投供」,那裡談得到補缺?

講完這些捐官補缺的程序,王有齡又說:「我所說的要『本錢』,就是進京投供的盤纏。如果境況再寬裕些,我還想『改捐』。」

「改捐個甚麼『班子』?」

「改捐個知縣。鹽大使正八品,知縣正七品,改捐花不了多少錢。出路可就大不相同了。」

「怎麼呢?」

「鹽大使只管鹽場,出息倒也不錯,不過沒有意思。知縣雖小,一縣的父母官,能殺人也能活人,可以好好做一番事業。」

這兩句話使得小胡肅然起敬,把剛才看不起他的那點感想,一掃而空了。

「再說,知縣到底是正印官;不比鹽大使,說起來總是佐雜,又是捐班的佐雜,到處做『磕頭蟲』,與我的性情也不相宜。」

「對,對!」小胡不斷點頭;「那麼,這一來,你要多少『本錢』才夠呢?」

「總得五百兩銀子。」

「噢!」小胡沒有再接口,王有齡也不再提,五百兩銀子不是小數目,小胡不見得會有,就有也不見得肯借。

兩人各有心事,吃悶酒無味,天也黑上來了,王有齡推杯告辭,小胡也不留他。只說:「明天下午,我仍舊在這裡等你,你來!」

「有事嗎?」王有齡微感詫異,「何不此刻就說?」

「我有點小事託你,此刻還沒有想停當。還是明天下午再談。你一定要來,我在這裡坐等,不見不散。」

看他如此叮囑,王有齡也就答應了。到了第二天下午,依約而至,不見小胡的蹤影。泡一碗茶得好幾文錢,對王有齡來說,是一種浪費;於是沿著山路一直走了過去。城隍山上有好幾座廟,廟前有耍把戲的,打拳賣膏藥的,擺象棋攤的,不花錢而可以消磨時光的地方多得很;他這裡立一會,那面看一看,到紅日啣山,方始走回原處,依舊不見小胡。

是「不見不散」的死約會。王有齡頓感進退兩難,不等是自己失約;要等,天色已暮,晚飯尚無著落。呆了半天,越想越急,頓一頓足,往山下便走;心中自語:明天見著小胡,非說他幾句不可!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境況,在外面吃碗茶都得先算一算,何苦捉弄人?

走了不多幾步,聽見後面有人在叫:「王有齡,王有齡!」◇(節錄完)

——節錄自《胡雪巖系列》/ 聯經出版公司

(〈文苑〉)

胡雪巖系列》/ 聯經出版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遠方未必就是前方,如果已經大幅偏離預計航向,那就繼續渡下去,通往某處亦未可知。操場逆時針繞向前,最後一公里,繞進地心。遠方如果是原地縱向,如果是,內向的前進。
  • 我曾經詢問意識不太清醒的母親。「妳這輩子幸福嗎?」母親微笑點頭了。我認為這樣的母親很厲害。儘管遭遇了許多艱辛,仍然可以說出自己的人生很幸福。
  • 一個冬日的下雪天,待在溫暖屋內的愛麗絲與小黑貓玩「假裝」遊戲,玩著玩著,卻爬上了壁爐檯,穿過如薄霧般的鏡子,來到了一切都與現實世界顛倒的鏡中世界。鏡中世界是個大棋盤,愛麗絲成了當中的一顆棋,想成為西洋棋后的她開始下起了這盤棋……
  • 父親告訴我,人要往高處走,看遠一點,不能只在低處看生活裡的刺,要看 開來。他說:「生活遭遇磨難,不丟人。誰沒有磨難?誰的成長是容易的呢?心要大、要明亮,這樣的人能抓住快樂。」
  • 孩提時期,我和爸媽住在南昌路一幢老房子裡,房子年代久了,有點舊,但是古典氣派,公用的客堂方方正正,大得很,在小孩的眼裡是那麼寬闊,像一座雄偉的大殿,院內外面有兩個被高牆圍起來的一大一小的天井,小天井裡有一口井。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會知道人類的渺小,藉由生病才會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麼需要眾人的幫忙,需要風調雨順。死亡只是考驗結束的過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獎勵與懲罰。死亡只是樂章的結束,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 所謂的母親,就是「覺得給孩子的不夠,忘了自己要什麼」的那種人。而所謂的懂事,就是從「意識自己得到夠多了」的那一刻開始。
  • 這個「去我」的過程,似乎也在提醒自己,不要那麼直觀來看世界,過度單一的視角,就像是被固定的監視器,這樣拍出來的人生風景,也太過無趣。
  • 從小我看著母親解決大大小小的難關,我遺傳了她的特長,沒事喜歡動腦筋。她展示給我的生命價值就是每天不斷地奮鬥,持續地創新,闖出新的局面,才是成功的人生。
  • 多雲、陣雨,與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點。我全心沉醉於優勝美地的美景,設法畫下每棵樹、每座岩石的所有線條與特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