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僅存的馬毛編織工藝

英國古老紡織業如何編出現代復古布料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有著近150年的製程傳統,唯一的改變是1872年取得專利的獨家紡織機,現在是用電力驅動。(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人氣: 1132
【字號】    
   標籤: tags: ,

近150年以來,John Boyd Textiles(暫譯:約翰·博伊德紡織有限公司)的生產程序幾乎未曾改變過。John Boyd Textiles工廠位於英國西南部薩默塞特郡(Somerset)的凱里堡(Castle Cary),至今仍使用著1872年取得專利的馬毛紡織機。唯一的區別是,紡織機現在使用電力而不是蒸汽,而更早之前則是使用水車動力。

John Boyd Textiles是現在世界上僅存的馬毛紡織廠之一,供應世界各地的馬毛織品。「我們大概有和30個不同的國家合作」,該公司的負責人兼總經理安娜·史密斯(Anna Smith)說道。他們最大的市場在美國和德國,兩地區都曾經有過馬毛編織產業。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的工人將馬毛布料從窗戶運送下樓。(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英國傳統的馬毛布料

在工業革命之前,馬匹一直是英國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牠們協助農地耕種,是主要的運輸動力。史密斯解釋說,為了工作上的方便,多半會將馬尾剪短,像是18世紀畫家喬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筆下的一些馬畫作品一樣。在維多利亞時期,曾流行將馬尾剪得非常短,她補充道。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為了實務方便,工作馬的馬尾通常被剪得很短,像是喬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的作品《上鞍的栗色獵馬》(A Saddled Bay Hunter),1786年。油彩、畫板,55.2 x 70.5公分。丹佛美術館,美國。(Public Domain)

史密斯說,在英國,馬毛編織是一種家庭代工產業,主要位在薩默塞特郡(英國西南部)、薩福克郡(英國東南部)和蘇格蘭,這些都是擁有大量工作馬的農業地區。有關馬毛織品用於座椅布料的文字紀錄最早可追溯至1750年。馬毛是18世紀許多優秀設計師的布料首選,例如湯瑪斯·齊本德爾(Thomas Chippendale)和喬治·赫普列維特(George Hepplewhite)。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成立於1837年,位於英國西南部薩默塞特郡的凱里堡,是世界僅存的馬毛紡織業之一。(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在1800年代初期,蘇格蘭的紡織商人約翰·博伊德(John Boyd)來到了凱里堡。在那裡,他看到了馬毛編織的潛力,於是選擇定居下來,並開始在家裡代工紡織。1837年,也就是維多利亞女王加冕的那一年,博伊德開始拓展他的生意,並在1851年建了一間工廠。

直到1870年《初等教育法》規定5歲至12歲幼童必須上學以前,不同領域的產業皆曾有童工。博伊德的工廠也是如此。事實上,幼童們就曾坐在一座座紡織機之間,將一綑又一綑的馬毛送入織布機裡。

隨著汽車的問世,凱里堡的馬毛原料供給開始減少,該公司的經理們得搭火車到倫敦和海外的馬毛經銷商會面。直到1905年俄國革命之前,John Boyd Textiles都從俄國進口馬毛。

現在的馬毛進口地區又更不一樣了。「現在主要是蒙古和西伯利亞毛,主要從中國運過來——有點像古老的絲路——而且前後通常要花上三至五個月的時間」,史密斯說,有趣的是,在蒙古那樣惡劣氣候下長出的馬毛,相信會比一般的還要強韌。

獨家編織技術

John Boyd Textiles有12名員工,多數都是當地人,有些已經在那裡工作了近40年。史密斯認為公司非常幸運能夠擁有這些員工,他們都多才多藝,而且能夠互相分擔彼此的工作。

職工的內部培訓包含生產過程的所有面向。「編織是技術要求很高的工作,所以我們會先從下達訂單開始、接著將紡織機穿線、捲線(在紡織機上整理或捲垂直紡線,作為編織前的準備工作),最後才進入到編織」,史密斯說。

「我們的規模很小。我們約有30台紡織機,每台機器一個月可生產一塊布,也就是50公尺(約54碼)一個月。基本上和手工編織是一樣的速度」,她說,「我們工廠的面料至少有七成是馬毛。我們不將其他布料混入緯紗中。」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在編織中,布料分別由經紗(warp)和緯紗(weft)兩種線段組成。(Kafziel/Public Domain)

緯紗是布料中的水平線,在馬毛編織過程中,緯紗在紡織機的框架上被織入經紗中。而John Boyd Textiles使用的經紗包含棉、絲或亞麻。

他們的紡織機更是獨一無二。「我們有獨特的挑選機制,是其他紡織機沒有的」,史密斯說道。這種機制和1870年以前童工們的工作內容一樣,一次選擇一根馬毛織入布料中。工廠工程師根據不同馬毛的厚度,製作了不同的「挑選工」。

儘管機器的通用零件,像是簧片和紡織粽絲(經紗穿入紡織機的部件)等,可以從外部的供應商取得,他們大部分的零件仍是工廠自製的,或者偶爾會特別委外製作。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有著近150年的製程傳統,唯一的改變是1872年取得專利的獨家紡織機,現在是用電力驅動。(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用馬毛編織

這裡會根據布料的顏色需求使用兩種不同寬度的馬毛:黑色或深顏色的布料,以及接近白色或淺色的布料。白色馬毛相對價格昂貴,因為純白馬毛的需求量比較大,如常用在小提琴的弓毛。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工廠內成束的白色馬毛。(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馬毛布料使用的是活馬的馬尾毛,原理就和羊毛一樣:死動物的毛髮缺少光澤,也不好染色。史密斯解釋道。

馬毛剪下之後,就要和羊毛一樣清洗和分類。在1950年代以前,這種叫做「理髮」的分類程序都是在John Boyd Textiles工廠內進行,不過現在已經移轉到海外的馬毛產地了。理髮師傅將馬毛依據長度進行分類,將短馬毛用作刷子、毛皮袋(蘇格蘭裙上的小袋子)、法官假髮等。而長馬毛則用作小提琴的弓毛、釣魚線和繩子;當然,也可以用來編織成布料。

「如果往前追溯得夠久遠,馬毛曾作為服飾布料的加固物,因為(19世紀歐洲女性服飾的)襯裙就是用馬毛製成的」,史密斯說道。

工廠內的馬毛會依照需求,一小把一小把進行染色。「這個很需要技術,因為你處理的是天然材料,它的顏色確實都有些微變化」,她說。儘管如此,幾乎什麼顏色都做得出來。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桌子上擺滿了天然的馬毛等待梳理。(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馬毛編織前的準備,要先經過排針(有著鐵製梳針的大梳子)來進行梳理。(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染色後的馬毛在排針上進行梳理,準備進行編織。(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只有純白的馬毛才會被送入紡織機中。圖中一位工人正仔細地挑出任何不夠白的馬毛。(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馬毛經過染色後,要穿過一個大排針(有著鐵製梳針的大梳子)進行梳整,以便之後進行編織。若直接使用白色馬毛的話,就要先手工將所有深色的毛都挑出。在梳理過後,馬毛才會送入紡織機中。在編織完成後,還要將布料壓平,其表面的光澤才會顯露出來。

J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的工人正在整備裝滿馬毛布料的壓平機。(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的工人將裝滿馬毛布料的壓平機拴緊。(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一捲捲的馬毛布料等待出貨。(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顧客通常偏好素色的座椅布料,尤其用在那些不容易維修的家具上。因此,最早的經典素面黑馬毛緞紋布一直都非常熱門。史密斯還提到,該公司現在開始製作更多不同顏色的布料,像是灰褐色、米色和白色,也很受歡迎。人字形紋路設計尤其熱門,不過主要是作為紋理而不是圖案。

約30年前,John Boyd Textiles便開始和一位刺繡師合作,他使用的是傳統刺繡機器,以手動調整針線(手導刺繡)。他的設計以復古圖案為主。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提供所有馬毛布料客製化的手導刺繡,多為古典樣式。(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現代復古布料

John Boyd Textiles的顧客多數為建築師、設計師、室內裝潢師和古董維修工匠,也有長期合作的飯店、餐廳、企業會議室等。而服飾產業則會使用馬毛製作飾品,像是鞋具、提包、皮帶、袖口、領口和夾克口袋邊緣等等。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的黑色緞紋布是馬毛製成的復古布料,至今仍相當受顧客喜愛。挪威Puffen Upholstery室內裝潢公司將這些布料加工至椅子上。(Puffen Upholstery, Norway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John Boyd Textiles也是許多建築師和設計師的供應商。圖為室內設計師Max Rollitt的桃花心木椅,椅身由英格蘭銀行提供,覆蓋的布料則來自John Boyd Textiles。(Max Rollitt 提供)

其他的客群則是像博物館和歷史建築:「我們有替牛津、劍橋大學做一些東西,多數使用馬毛布料做椅墊」,史密斯接著說。

甚至連美國的白宮也是John Boyd Textiles的客戶之一。而維農山莊(Mount Vernon,喬治·華盛頓故居)也曾向John Boyd詢問替換所有座椅布料的價格,就是美國開國先驅們在第一次內閣會議上所坐的那些椅子,史密斯說道。

馬毛是獨一無二的布料。不僅耐用度超過百年以上,而且也「通過所有的防火測試、火柴和香菸測試」,她解釋說。「它也通過了所有聲學測試,所以它其實也有用在許多現代設備像是音響室和電影院裡。」由於這些獨家特性,才讓馬毛成為歷久不衰的多功能布料,就像我們祖輩流傳下來的古董家具一樣。

更多關於John Boyd Textiles資訊請參閱這裡

原文One of the World’s Last Horsehair Weave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瘟疫發生最令人恐懼的景象之一就是目睹人們大規模的死去,屍骨堆山,多得來不及清理,遺體不分貴賤地腐臭潰爛,悲慘景象就像人間地獄。凡是經歷過大瘟疫的倖存者必然會被這些恐怖的畫面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 在西羅馬帝國滅亡後的歐洲中世紀,也發生過多次瘟疫。這時已經是基督教的全盛時期,那麽基督教徒怎麽面對瘟疫呢?
  • 有一幅法國十九世紀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描寫的《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特別具有深意。
  • 在西方描寫瘟疫的繪畫作品中,以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最為著名,許多關於瘟疫的繪畫都以它為藍本或參考。
  • 位於英國倫敦的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館之一,擁有大量收藏品,經常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造訪。但受到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該館目前關閉。也因為如此,該館將網上收藏品增加至大約450萬件,供人們在家裡參觀,而且允許人們免費使用其中大約200萬件的圖片。
  • 留白,也稱「餘玉」,是中國畫的藝術表現手法,表面意思就是預留空白。留白並不是空無,而是無物勝有物,無畫處皆成妙境。
  • 除了表達對天國世界的崇敬與嚮往,藝術的另一個重要的功能是忠實的刻畫自然的風景、人類的生活以及其背後所蘊涵的思想精神。中世紀的西方藝術與中國古代的藝術皆偏重寫意,而文藝復興後的西方藝術更為著重體現表面形式之美好、真實和細膩。第二次工業革命以前的傳統藝術,無論東方或西方皆以光明為基調、著力維護人性之善與道德價值觀。
  • 對於史上的那些藝術家而言,如果有不描繪邪惡內容的正面、傳統、優秀的作品,我們仍然是以慈悲來看待的。在理清脈絡的基礎上去研究前人的作品,才更容易從傳統美術中得到正的參考,回歸神傳藝術。
  • 今天很多人都以為啟蒙運動是好的。為什麼?因為教科書上就是這麼寫的,學校裡都這麼教。但實際上啟蒙運動是針對當時所有具備正常傳統思想的人進行的一次大洗腦運動,為的是從思想上打掉人的正信,並為其後的殺人革命提供理論依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