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

文╱禹海
人稱我是一位作家。一位被公認的作家,卻從來沒有所謂的書房。(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3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晚餐

隔家的歐巴桑,已有段時間未見。待偶然再逢,她頭上的髮既白又稀。老人家云正在做化療。自此每逢垃圾車聲傳來,我即自動走去,即將垃圾、廚餘、回收,項項處理、傾倒。

一夜門前立個小男生,他說:「阿嬤叫我送來飯盒。」尚猶溫熱的飯盒裡,盡是我無能想像的菜餚。入口時,不知是菜,還是情,似波濤湧心。那是鄉居以來,最香、最香的晚餐。

落淚的

在助聽器店,女店長喜悅地說,歡得兩枝新品類的,芳名牡丹蓮。雪白雪白,花瓣沿週是紅桃染邊,整片宛似潑墨,自然的潑墨。我回以一則〈賣菜人故事〉,伊聽了,眼眶紅了好幾圏,紅了好幾圏,強忍,欲滴淚水。

起身告別時,那牡丹蓮忽地,落下,落下一大瓣。原來蓮也聽懂,世間情事。那蓮,那蓮默訴,默訴主人無聲的心淚。

作家

人稱我是一位作家。一位被公認的作家,卻從來沒有所謂的書房。我的書桌往往也是餐桌、喝茶桌(註:或用箱子相疊)。只有幾十公分的小桌面,是日常生活的中心。昔曾示語一知友,我將於此小桌,寫出世界名作。

曾有人云,要將我住過的房子,做為紀念館。我只簡語,要保持原貎,勿過美化,就如當年讓我垂淚的弘一法師。

折射的鏡子

午後一陣春雷響,挾來了驟雨,為菜圃補種了些子苗,異見巷口忽置幾盆栽物,探看間但見前屋簷中架起藍篷,心頭不由一懍,那表示近三月未見的長者走了,家屬乃將屋側的盆栽移放巷內。

之前曾耳聞長者已做化療數載,然讓我感心的是,長者曾送來兩回親手做的便當,另且讚我將陌地變成了花園。

當夜來臨,前方靜默治喪,後屋卻傳來數名年輕人玩紙牌的嘻笑喧嘩,人生如斯赤裸與顯昭的落映在我心。

他時,我要留給人間什麼?!是影像?是文字?抑或我的人格?

在時間與空間的縱軸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續起之生命,延延繁繁裡,即尊尋仰祀,於焉動念法輪。法輪常轉,勤化萬物,蓋育天地,澤沐四方,善之循環遂可不息。

自己是否可以俯仰無愧的完就人生?

在寂靜連蟲兒也不鳴的子夜裡,我如此沉思,如此自問自詢。

長者對我而言,是面折射的鏡子。@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受了創擊的這隻公雞,後來也想重振雄風,再擁鶯燕嬪妃,然而事與願違……
  • 老村長告訴我,她的婆婆是一個非常善良的長輩,在以前大家忙著在外工作時,伐伊不但是收自家的衣服,也會收全部落的衣服,並且還放到雨水滴不到的地方……
  • 眼前的魯凱婆婆先是兩行清淚悄悄滑落,逐漸逐漸地淚水成了小溪、小河,嗚嗚咽咽的啜泣聲,也由悄然而越來越響,涕泗交雜裡,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隱含了半個世紀的心淚……
  • 不久前我畫了一幅圖,腦海不由地就隨線條流轉,那是行旅時搭火車從花蓮到台東的窗外所見-一大片一大片望似無垠的黃橙橙油麻菜田。後來在畫作空白處,我臨筆一揮,題上「陽光下的油麻菜田」。
  • 玉米
    端午前,一苞苞的玉米堆積如小山般,東一簇、西一簇現蹤市集裡,有甜玉米、糯米玉米。總是忍不住買個一大袋。先生問:「你好像越來越喜歡吃玉米。」
  • 湖邊
    「風啊,你猛烈的吹走煙子吧!」漸漸的,漸漸的,在四處門洞窗戶大開的狀態下,終於回复了平靜。在一陣狂歡似的狼狽中,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木頭爐子開始有了火苗......。
  • 談到惜食,同時想到了惜福。惜福是珍惜在人生道路上的一切機遇,無論貧困富足、病弱體健,都緣於上天的恩賜,讓人能夠粹煉得更加純淨無私。
  • 自從照顧老伴後,友人的生活圏幾乎限縮於自家公寓、醫院、菜市場,偶而推老伴去公園曬太陽。由於精神體力不濟,對於親友的探望,她總是盡可能回絕。
  • 草莓有護膚、控血糖和血脂等功效,怎樣處理能保留更多營養?(Shutterstock)
    在當今資訊爆炸、商品充斥的時代,其實還是可以自我定位,簡單過活,自我滿足。在各種訊息左右下,迷失於種種較量中,徒然讓寶貴的時間分分秒秒流逝,而生命的質地卻未見提升,這才是最不值得、最冤枉的。
  • 緣分真的很奇妙!結識了一位很特殊的朋友,看似孤伶伶的,有一天突然感受到其所爆發的影響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