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際機組人員是否成為防疫薄弱環節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淇晴新西蘭編譯報導)近日,人們開始擔心回國國際機組人員會成為新西蘭防止中共病毒(Covid-19)再次傳入社區的最薄弱環節,因為他們目前不受14天隔離措施的約束。

據Newsroom6月29日報道,奧塔哥大學醫學院的流行病學家大衛·斯基格(David Skegg)爵士表示,機組人員在進入社區之前無需接受14天的隔離,這意味著他們「明顯存在風險」。雖然機組人員正處於幫助新西蘭人返回家園的最前線,但他們自己也存在被傳染的風險。斯基格說,必須採取嚴格的預防措施,以確保風險降到最低。

6月16日,有關機組人員的邊境規定有所收緊。斯基格表示,許多新發布的指導方針包含「合理的要求」,但他認為其中仍有不足之處需要完善,包括為機組人員提供全套個人防護裝備(PPE),48小時自我隔離是否足夠,以及允許機組人員在自我隔離之前乘國內航班飛回自己家隔離48小時的規則。

儘管衛生部長大衛·克拉克(David Clark)6月23日發表聲明,稱政府要加強對邊境工作人員的病毒檢測工作,並建議在機組人員獲准回家之前先進行隔離。克拉克表示,飛往疫情高風險地區的機組人員應回國後先進行自我隔離,檢測結果呈陰性後才能返回社區。

但在克拉克發表聲明的幾天後,衛生部網站上對機組人員的指南仍有不同的表述。該部網站上說,在飛往國外2到7天的機組人員可以乘國內航班回家然後完成自我隔離。克拉克的辦公室告訴Newsroom:「衛生部對機組人員的要求將在適當的時候更新。」對於與聲明不一致的情況,辦公室表示:衛生部對機組人員的要求正在不斷審查,目前沒有進一步的補充。

斯基格爵士對此表示擔心。他認為,低風險目的地的航班上也有來自高風險地區的轉機乘客。這些乘客在飛機上沒有佩戴口罩,因此空乘人員不需要進行自我隔離和病毒檢測就可以回家,會有感染和傳播病毒的風險。

目前,國際空勤人員在海外飛行時必須遵守一系列規定。從理論上講,這意味著即使他們在前往高風險地區,攜帶病毒的風險也會降低。機組人員必須在酒店內隔離,不允許外出,不允許與其他員工或酒店客人混在一起。不得使用酒店內的健身房、游泳池及其他公共設施。

衛生部發言人稱這些規定就像隔離規定一樣,並表示衛生部已經建立了審計和遵從規定的相關程序。

在飛機上的乘客區、候機樓或前往酒店時,機組人員必須戴口罩和手套。如果乘客生病並疑似感染中共病毒,則需要配備全套個人防護裝備。

但新西蘭航空尚未決定是否要求全體工作人員使用全套防護裝備,而不僅僅是口罩和手套,也沒有考慮在未來是否會增加防護裝備數量。

衛生部表示,將在隨後的規則審查中考慮機組人員是否需要穿戴完整的個人防護裝備。

對於隔離48小時的問題,斯基格爵士認為即使在自我隔離之前不允許乘國內航班回家,48小時自我隔離的邏輯也存在問題。感染中共病毒後出現症狀的潛伏期平均為5至6天,如果機組人員在飛機上或機場感染了病毒,可能無法檢測出來。

衛生部表示,48小時的規定是為了查明機組人員在中途停留時是否感染了病毒。要求機組人員在結束隔離之前進行自我隔離並接受病毒檢測,是進一步的保障,可以讓更多社區相信機組人員不會對人們的健康和安全構成任何風險。

斯基格指出,新西蘭是世界上少數幾個人們可以在生活中不用擔心感染中共病毒的國家之一,因此嚴格的邊境管控非常重要。

然而,嚴格的邊境管控對航空公司來說也會引發新的問題。

6月26日,《新西蘭先驅報》報道了新西蘭航空公司首席執行官格雷格·福蘭(Greg Foran)向員工發送的信息,稱機組人員經常「成為人們擔心中共病毒(Covid-19)再次爆發的焦點,這是不公平的。」

E tū航空負責人薩維奇(Savage)說,一些機組人員稱他們被當作賤民對待,被要求遠離社交活動,或者因為害怕傳染,他們的家人也被社區排斥在外。

薩維奇說:「機組人員不希望生病或讓任何人生病。他們知道公眾害怕社區傳播,但是他們正在做必要的工作,以保持新西蘭的航線暢通。」「被困在海外的新西蘭人不能回家,除非有人去救他們,而這就是機組人員正在做的:提供最基本的服務。」

有飛行員上週警告說,嚴格的隔離和停飛規則可能會導致機組人員短缺以及航班取消。

新西蘭航空公司飛行員協會(NZALPA)主席安德魯·裡靈(Andrew Ridling)說,他們正在與衛生部討論如何減少隔離頻次,以防止因工作人員無法就位而取消航班的情況。

據《先驅報》報道,4月初,在採取更嚴格的隔離措施之前,一名新西蘭航空機組人員與布拉夫婚禮集群(Bluff cluster)的一名中共病毒患者有接觸。有30名新西蘭航空工作人員在疫情早期接受的病毒檢測中呈陽性,之後都已康復。

責任編輯:筱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