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奮鬥多重奏

一個庶民家族的故事 (6)沒有半毛錢怎麼過活? 祖父的活計

作者:農本木
祖父那個年代,凡借來典籍,都先把內容抄寫一遍,再把原書奉還。祖父也因此練了一手好字。(農本木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3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續前文

我祖父從小就很聰明,很多東西能無師自通。沒真正上過學,卻買眼科書籍來研究,醫好自己的白內障。沒學過書法,卻透過抄寫借來的典籍,使自己既多了一本珍貴的書,又練出一手好字。

他如果投生到官宦人家,可能就是個一等一的傑出人才,說不定還能當上高官;如果投生到財主家,一定是個雄視八方的大賈。可惜他出生在窮鄉僻壤的一個極不起眼的家庭,生活的困境促使他把所有精神體力全投入到怎麼養家活口上面。祖父之所以會這樣,可能跟他小時候的一段記憶有關。

口袋裡沒有半文錢  怎麼過年?

據說,有一年,眼看就過年了,家中沒錢,得承往口袋裡掏,掏來掏去,怎麼也掏不出半文錢來,沒錢怎麼過年?他暗自嘀咕著,心情十分低落,老婆小孩都在屋裡,他誰也不搭理,臭著一張臉,進到卧室,把自己往床上一甩,大手一抓,把被子往身上裹,蒙緊全身,不見人。

我祖父三兄弟看到父親生氣了,都不知該怎麼辦,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的打來打去,追來追去,過程中,難免大聲小聲的,而且還越玩越起勁。得承心情本就大壞,又聽三兄弟不知好歹地喧鬧不休,一時按耐不住,猛地把被子一掀,拿起床邊立著的竹竿,就往三人揮去,本來滿室歡聲,瞬間遍地哀嚎。眼看這個年就要過不下去了,幸好賢惠的母親到儲藏間挖出一些鹹菜鹹海螺,配上自種的青菜,換上家中幾個不常拿出來用的漂亮盤子,就這樣,竟也跟新年的氣息結合起來,讓新年也有了新意。

這個記憶對我祖父的影響應該是相當大的,當他想起兒時這段記憶,心中就直覺,不能讓自己的孩子也受這樣的苦。所以他雖然承擔很多工作,卻也甘之如飴,對待每一樣工作都全力以赴。

能者多勞

祖父從事過哪些工作呢?主要是種田,從事農耕工作。後來農地增購到二曱多,養了一頭牛,還雇了「長工」幫家務也幫農事。第一季大多種植水稻。第二季大多種植花生、蕃薯(地瓜),畦間還種大黃瓜或香瓜、第二季收成後又種高麗菜、大頭菜、划菜、菠菜、荷蘭豆,偶而也種冬瓜、南瓜等。

再來是打魚「討海」,打魚很單純,打來自家吃而已。大約都到石滬去網魚,或者去牽罟,偶而漁獲多了,也能賣個好價錢,最不濟也能讓餐桌上增添菜色。他買有小木船,當罟主。我們這個小村落共有九艘木船,九個罟主。可見當時的牽罟有多風行。

農耕漁獲是保障家庭經濟的主要基柱,祖父都盡心盡力了,所以多年以來,基本生活都能維持在水準之上。還有餘力時,人的內心深處就會不斷地發出聲響,它要出來,要見世面。或許祖父骨子裡也帶有文化因子,它也在慢慢地甦醒。

祖父的才情

祖父頗有才華,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漢文和書法上的表現。在漢文方面,祖父曾去上過幾次夜晚的漢文班,可能是忙不過來還是怎麼樣,就上了那麼幾回,後來就沒再去了。但是那幾次對他來說可能很重要,對他的啟迪作用是很大的。就像得了引子,火一點上,後面的炮竹就噼哩啪啦的熱烈地燃了起來。可惜祖父身處的環境對他的文才沒有很大的激勵作用,所以在詩文方面的浸潤不是那麼太深。

書法方面,祖父的功力就比較高了。古代沒有智慧財產權這樣的概念,向別人借書來讀,很多人往往先做一件事,把整本書抄寫一遍,抄下之後,原書趕快送還,以免日久出現什麼髒污破損等等偏差。古人是「惜字如金」的,整本書都是金子,哪能不慎重啊!

那個時代的那個地區,是不可能有什麼金石文字被引進來的,那樣的環境,沒那種需求。因此,祖父不可能有機會從古法帖中得到引導和啟示。但我深信,祖父很懂得如何捕捉書法筆畫間的起承轉合,字體本身的結構間架,字裡行間的意蘊與內含。沒人教導,沒人點撥,他也能自己體會,也許這就叫天分吧!

祖父留下一些練道家符籙、八卦的底稿,筆法閑熟,符籙、八卦這些無形的東西,經他悉心習練,一個個都安於其位,連帶地也呈現其結構之美。(農本木提供)

他的毛筆字最後都運用到什麼地方去了呢?鎮上許多宮廟在整修時,廟前廟後有很多門廊、龍柱都要更新,許多主事者都會請祖父幫忙書寫對聯。

祖父走上乩童桌頭這條路,文房四寶是要隨身攜帶的,筆一提起來就得要能畫能寫,不能有任何差錯,也不能有任何延宕,陰陽兩界都瞪大著眼在注視著!所以,祖父留下一些練道家的符籙、八卦的底稿,筆法閑熟,符籙、八卦這些無形的東西,經他悉心習練,一個個都安於其位,連帶地也呈現其結構之美。

當乩童的「桌頭」(給神明翻譯和傳達旨意),與乩童鄭先生搭配,不分哪天哪月,也不論農忙與否,都風雨無阻,只要鄉親一請託,就與乩童前往鄉親家中,免費給鄉親們補運、召魂、驅邪魔、消災解厄、排解疑惑,依神明旨意給病患開藥方。每年境內神明繞境、海邊「送順風」等,他都樂於奉献參與,從不推辭。

鄉親請託問神明,大都是家中有重病患者。夜間要到鄉親家的路上,若眼前出現怪現象,或路邊有狗竄出,狂吠不止,阻擋去路時,心中就知不妙,這一趟可能白走了,但想歸想,照樣依約前往。每當問神完畢後,鄉親都會請吃點心話家常。他們這一組乩童桌頭在當地可以說是深得人心,人人都十分敬重他們。

祖父在道教的符籙上很用心的一再練習。(農本木提供)

神木入夢來

行善濟世多年,有一天晚上作夢撿到一頭大水牛,祖父不疑有他,第二天天未亮就去海邊巡找,果然撿到一根20多人抬的漂流檜木,這不就是神木嗎?吸取天地之精華,活了幾百年上千年的神木遭遇劫難,上天也要給它尋個好去處,讓它來到積善之家,找它最終的歸宿。此檜木在後來兩個姑姑出嫁時,作了兩套家具當嫁粧、又作一座神桌、一張辦公桌等。神木轉身又化為另一類型的生命,在宇宙空間中繼續發揮更具體的價值與功用。

要子孫了解生活艱難 能夠克勤克儉

祖父對子孫生活起居要求很嚴格。小孩子早早就得起床,不能睡到太陽曬屁股。起來後,要先打掃客廳、房間、庭院等。「先公後私」,公事做完後再做私事,比如刷牙洗臉,吃早餐,整理書包、制服等。放學回家,要牽牛去草地吃草。如果碰到下雨天不能外出,也有個變通方式,到稻草堆拆乾稻草給牛吃。

放寒假時,要播秧苗,那時要協助灌秧苗水;插秧時要協助鏟秧苗,或是挑點心給工人吃。暑假割稻時要到田裡撿掉落的稻穗;種花生時要幫忙播種,除花生草、蕃薯(地瓜)草。

冬天醃蘿蔔乾(菜脯)、鹹菜乾時,要大家把蘿蔔、划菜放在桶裡或水缸裡加鹽踩出水,第二天曬太陽,反覆加工成蘿蔔乾(菜脯)、鹹菜乾。其主要目的要子孫了解生活之艱難,養成克勤克儉的精神。

他也配合糧食局的農糧政策,接受農會的指導,把什陵(田地的名稱)四分多地的農田,改為原種田,種植糧食局所指定的蓬萊米原種稻,很多年收成相當好,深得好評。獲糧食局免費鋪設水泥曬穀埕一座,建在門口園(田地的名稱)的道路旁。當年曬穀都是用泥土夯實後,上面塗上牛糞水,牛糞水乾後形成一層膜,不會起沙揚土,稱土埕。但水泥曬穀埕受熱快,反射陽光強,曬穀快乾,大家爭相借用,非常搶手。

祖父一生備極辛勞,助人無數,本來命中流年批陽壽活到四十七歲,但因行善積德,上天有眼,添壽一紀年。活到五十九歲才因病辭世。@(待續)

(點閱祖父沒上過學 卻自己治好白內障 「龍飛鳯舞」秀書法

(點閱【一個庶民家族的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每個成功的人士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這是西諺。意思是,不管你在哪一領域,男人之所以能夠成功,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不離不棄地理解他、支持他,讓他完全沒有後顧之憂,能夠全心全意地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 有一年,得承右腳疼痛,間歇性的劇痛讓他好長一段時間無法行走,痛苦難耐之際,中醫、西醫,跌打損傷、草藥、針炙……凡是有人介紹,他就去看。然而百般求醫均無濟於事。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不免心灰意冷,覺得自己這一生就是這樣了,前途一片渺茫,只能在無盡的痛苦中,過一天算一天了。
  • 先民們為了謀得更好的生活,還開發一種「牽罟(音谷)」的活動,這是一種群體拉網捕魚的方式。它不但可以滿足人們物質上的需求,也增進人與人之間的情誼,產生更好的群體性社會關係。
  • 石滬捕魚是利用潮汐的升落來進行自然圈魚,水漲時,魚兒可隨著水流亂走,退潮時,水退得淺了,水位比石牆低,魚就被困住了,人家是「甕中捉鱉」,他們是「滬中捉魚」。
  • 海灘
    我家祖先飄洋過海,千里迢迢地,選擇在台灣西海岸落腳,這真是一個上上之舉。當年這些有智慧的祖先們必定是考慮到大海孕有無限寶藏,只要努力經營,收獲是必然的。這是古人對待世事的質樸正信。
  • 某日,父子倆一如既往地到田裡工作,不料風雲突變,在一場雷電交加的西北雨中,被雷活活劈死,他們這支因此無後。這樣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記錄在族譜上,是否就是想讓世世代代的子孫都引以為戒?我問大哥,答案是肯定的。
  • 眼前的魯凱婆婆先是兩行清淚悄悄滑落,逐漸逐漸地淚水成了小溪、小河,嗚嗚咽咽的啜泣聲,也由悄然而越來越響,涕泗交雜裡,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隱含了半個世紀的心淚……
  • 約莫七八年前,接觸到撥弦樂器,清麗的聲音,讓我慢慢往弦數更多的樂器尋去,最後停在了豎琴。我在網路搜尋一切關於豎琴的資料,聆聽著豎琴演奏,如詩般溫柔,如夢般溫潤細膩,腦子中一直有個畫面,一個穿著長裙的氣質美女,演奏著好聽的豎琴曲。
  • 所謂「養兒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終於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後,他懂得反饋,或許也能嘗嘗,一個人困在陽臺上,那種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