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加夫尼:瘟疫讓中共原形畢露

人氣 6473

【大紀元2020年06月05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有一點是清楚的:中共利用了它釋放出來的這場瘟疫,以美國和全世界為代價,來擴大他們的國家利益。從這個角度看,我想強調這相當於一場生物戰攻擊。無論真是如此,或者只是有一些目的性,無論這場瘟疫是不是為了這個目的而設計的,這場瘟疫產生的累積效應,在所有的方面都有助於中共獲得好處,但是卻傷害了它在全世界的聲譽。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好消息!」加夫尼說。

為什麼美國養老基金,大舉投資共產中國是危險的?這又會如何危及到美國的國家安全?中國公司是如何能夠避開美國慣例,不必提供財務信息的?在這場中共引發的全球冠狀病毒爆發中,中國共產黨又是如何謀取利益的?

在本期節目中,我們與「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副主席弗蘭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坐在一起。他還是「安全政策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的執行主席,和安全自由電台(Secure Freedom Radio)的主持人。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弗蘭克‧加夫尼,真高興您能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加夫尼:這是我的榮幸,非常感謝你的邀請。

楊傑凱:您來得正是時候。我還記得「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成立時,您主持的首場公開會議,確切的說是什麼時候?

加夫尼:那是在2019年3月末。

中共瘟疫 讓美國人看清中共本質

楊傑凱:2019年,也就是說已經過去一年了。在我看來,這個冠狀病毒,或者我們的《大紀元時報》所說的中共病毒,帶來的一個結果就是中國和中共暴露了他們自己的原形,證實了您一直努力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我是這麼看的,您怎麼看?

加夫尼:我覺得,毫無疑問,這場中共瘟疫,我覺得這個詞很恰當,以及造成的後果,讓很多美國人把中共看得一清二楚:中共的本質、它的一貫做法、對我們的威脅。一年多以前,我們就說得非常清楚,並且強烈地感到,必須讓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認識到這是一件大事。現在看來我們是做對了。

假如沒有這場瘟疫,我們的大聲呼籲或者較大規模的宣傳運動,都起不到作用。我想這類似於人們常說的一句話:被現實擊垮了的自由派,必然成為保守派。我們的很多男女同胞都被中共這個現實擊垮了。

海外左派兜售和呼應中共路線

楊傑凱:在我們進入正題之前,我想說一說資本市場和節儉儲蓄計劃,這也是你們一直到處大聲呼籲的一件事。我想說一說我昨天晚上看到,並且做了點評的一個非常令人不安的視頻,內容是美國前駐中國大使(Max Baucus),在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上面,把美國政府對中國的評論,與30年代納粹德國說的話相提並論。

我注意到了這個類比,認為它在很多層面上都是大錯特錯。我真的很難理解,在這個時刻怎麼會有人說出這樣的話來。

加夫尼:這件事的起源是這樣的。他是美國前參議員,受巴拉克‧奧巴馬派遣代表美國駐在北京。我覺得他和太多的美國人一樣,支持與中共往來。無論有多少證據,揭露中共的本質,他們仍然深信,美國對中國的恰當反應,必須永遠是包容、攜手共進、和睦相處。

我想說,這和30年代的情況有很多有趣的相似之處。我突然想到馬克斯‧鮑克斯(Max Baucus)在這一點上完全錯了。你可以談綏靖政策,那是30年代的主調,你可以把它指出來,你可以指出:當時的批評者,呼籲警惕來自一個外國政府的日益明顯的威脅,但是卻受到了壓制,你可以把它與今天的情況聯繫起來。可是,你想暗示川普政府的行為,就像納粹嗎?我認為看不到任何證據。

楊傑凱:我們看到了亞洲協會的那封信,多位知名人士聲稱,我們需要合作等等。就在最近中共大使也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了社論,談到中國如何願意合作。然而似乎有很多跡象表明,他們並不願意合作。

加夫尼:我想你必須既要看到中國人(中共)對他們自己的黨領導說了什麼,也要看到他們做了什麼,而不是看他們對我們說了什麼,以及他們的宣傳工具正在宣揚什麼。或者他們那些海外同路人,那些有用的傻瓜,隨便你怎麼稱呼他們吧,如何兜售和呼應黨的路線。

他們(中共)明白無誤地告訴自己,告訴他們領導層:美國是敵人。他們發動不對稱戰和不受限戰,採取掠奪式的貿易方式,企圖藉助「一帶一路」戰略,通過控制太空和5G通信,通過擴充軍備,通過幾十年的努力積累成效,最終打敗敵人,打敗我們,稱霸世界。

他們的計劃正在進行中。無論他們如何哄騙我們,讓我們相信或者讓我們與他們在西方的夥伴一起,幫助他們宣傳他們的合作方式,他們的「和平崛起」、他們在商業、軍事等其它方面所做的、關於完整透明的關係的承諾,他們的話統統都是假的,只能當作虛假信息,在我們處於極其危險的時刻製造出來,迷惑我們,或者至少麻痹我們。

聯邦雇員退休金為何流向中資公司?

楊傑凱:我們正在進入我們這裡要討論的主要話題,關於節儉儲蓄計劃,就我所知,你們一直在大力呼籲。您能不能提醒我們一下,到底什麼是節儉儲蓄計劃,為什麼這個問題很重要?

加夫尼:請讓我做一下介紹和評論。節儉儲蓄計劃當然是聯邦雇員的退休金計劃,涉及文職和軍人,過去的和現在的,確實是一個更大問題的縮影。幾十年來,在華爾街的持續推動下,大量的財富,根據一些估算,有3萬億美元,從美國股票證券市場流向了中資公司,其中有些公司存在非常嚴重的財務問題,有些公司由於侵犯人權或者涉嫌武器系統擴散,而受到過美國政府的制裁,還有些公司涉嫌製造武器來傷害我們,特別是我們穿制服的男女軍人,也包括其他人。

正是在這個背景下,我們必須要審查一個在2017年做出的決定。就在近期該決定被一個、坦率地說沒人聽說過的、所謂的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再次確認。該委員會負責監管價值超過6千億美元的聯邦退休投資組合,負責決定如何使用這筆資金進行投資。

這些資金種類不同,我們討論的那種名叫國際資金的I-Fund。正如我所說,該委員會已經決定開始把國際投資組合中的這些資金,投資到一個鏡像指數(mirrored index),其中包括11%的中資公司。

一旦他們決定把投資組合多樣化,把國際股票包括其中,這會對美國現役男女軍人以及文職人員產生什麼影響?一旦這個決定開始實施,實際上隨時都可能開始,那麼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把他們的資金,至少是部分資金,轉給心存歹意的中資公司,還有其它惡果。

「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認為這是一個機會,希望能阻止華爾街的非常錯誤的做法,阻止大約50億到100億美元的追加資金流向中共。你說得對,我們一直非常努力讓民眾關注這個即將實施的決定。讓我感到非常慶幸的是,總統顯然得知了這個消息,正如我們期待的那樣,做出了正確的回應,說絕不能讓此事發生,此事必須停止。已經有了媒體報導,他這麼做絕對正確。

楊傑凱:很多人會說「啊,那是給中資公司投資,不是給中共投資」之類的話。

這些中資公司為中共服務

加夫尼:我認為這些人頭腦過於簡單。坦率地講,中國的一切都要為中共服務。當然,對國有企業來說尤其如此,但是對所謂的私營企業來說,也同樣如此,它們做的一些事情讓我相信,它們在本質上就是中共的代理人和助手。其中一件事是它們的公司管理層,都設有中共黨組織,這意味著公司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要經過公司黨組織的首肯,由公司黨組織確認一件事,是否符合黨的利益和路線。

當然,還有《國家情報法》第七條規定,所有共產黨組織和所謂的私人企業,在任何時候都有義務服從黨的要求,聽從指揮,無論是收集情報,還是竊取知識產權,還是參與迫害人權,還是在南中國海建設島礁,以便黨能夠控制那片國際水域,包括上面的領空和水下的礦產。任何話題、任何目的,都必須直接表達中共作為中國政府統治者的利益。

楊傑凱:弗蘭克,這裡有幾個關鍵點,我們大致知道美國政治體制的運作方式,那麼中共是如何融入其政府系統的?這與比如說美國政黨融入民選政府的方式截然不同。

加夫尼:是的,這非常簡單,中共就是政府,有各種機構,有橡皮圖章的議會、政治局、中央委員會、這個那個。但是根本上講,都是黨,在總書記的統治下,根本上就是一個獨裁政府,由統治中共的那個人統治,他就是——習近平。

楊傑凱:您能否簡單地描述一下,節儉儲蓄計劃所要投資的那個指數,實際包括的那些公司?

加夫尼:好的,有這麼一些公司……順便先說一下,我們一共134人,包括國家安全專業人員、項目專家、商界領袖、宗教界領袖、人權活動家和普通公民,在不足兩個星期前,在4月25號,聚在一起給川普總統寫了一封信,其中我們列舉了節儉儲蓄計劃打算投資的那些有問題的公司的例證。

中共企業在做壞事 美國為何投資?

加夫尼:例如中國航空工業集團(AVIC),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很多飛機和導彈系統的主要製造商;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負責製造軍艦、潛艇、水面戰鬥艦艇、航空母艦。

還有海康威視(Hikvision),是中國生產監控鏡頭的主要廠家。監控鏡頭是所謂的社會信用體系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我知道你們對此做過很多報導,被用來專門壓迫那些有信仰的人們,也包括其他人,主要用於實時監控、控制全部人口。還有中國的一些建築公司,他們在南中國海建設人工島,目前正在參與建築防禦工事。

還有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都參與了那些島嶼的線路鋪設等很多其它電信建設活動。此外,中國以軍民兩用的方式使用民用設施,這是肯定的,主要是供中國人民解放軍使用。

總而言之,這些公司都在做壞事,其中一些公司因為做壞事曾經被美國政府制裁。非常奇怪、實際上很離譜的是,美國人與這種公司做生意是違法的,可是他們仍然有可能給他們投資。這沒有道理,我認為需要整治。

我認為,在更大範圍也存在同樣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從顯而易見的資本市場說起。問題在於,這些公司沒有一家能像美國公司那樣承擔義務,包括財務透明、管理制度公開、重大風險公開等。

事實上,《華爾街日報》曾有一篇專欄文章談到,證券交易委員會沒有履行職責,沒有要求中資公司按照我們的法律、規章和標準去做。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等人,最近發出了一個聲明,對公眾說「你應該知道,你給中資公司投資得小心」,就想不了了之。這可不行。

非常有趣的是,他們的這番話受到了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前成員、阿瑟‧萊維特以及他的同事邁克爾‧曼斯的正確批評。

這令人氣憤。事實上,更令人氣憤的是,那些穿著美國軍服正在為國家服役的人員,很可能被強迫把他們的退休儲蓄投資給敵人。這不僅令人氣憤,我認為是令人作嘔!

楊傑凱:這讓我想起我問過你的一個問題:這是怎麼發生的?我們在這個節目中,多次談到這方面的問題,我想您的回答,是我聽過的最明白、最清楚的回答。可是這種事情竟然能發生,還令人困惑,是不是?我是說,至少你會認為(證券交易委員會)對外國公司的要求,應該比對美國公司的要求更高,而不是沒有,可是我聽到的就是沒有。

美證券委員會為何不要求中資公司提供信息

加夫尼:的確沒有。你知道為什麼嗎?這是一個有趣的事實。證券交易委員會不要求中資公司提供任何財務可行性、重大風險、管理方式等信息,這是因為我們被告知:中共認為所有這些信息都屬於國家機密。我不了解你,但是我能知道你這裡可能有問題。問題在於,這種事情怎麼能發生?實際上這非常容易解釋。

幾十年來我們的政府,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一直堅持認為,與中國做生意不僅讓參與的公司有利可圖,尤其是華爾街的投資公司,而且對這個國家和全世界都有好處。換句話說,我們被告知,接觸是美國的政策,特別鼓勵私人公司與中共接觸。

再回到我們最初談到的問題。我相信很多美國人都會突然驚醒,驚恐地發現我們的生產鏈,譬如說藥品生產,要依靠中共。他們還驚訝地發現,這些中資公司實際上有多壞,尤其是拒絕為我們提供我們所需要的個人防護設備,或者參與盜竊我們的知識產權,使我們每年遭受大約5千億美元的損失。

我想說,這類事情如果人們注意就不會不知道,可是我們大部分人沒有注意,這主要是因為我們的政府告訴,我們一切都好,因此我們都想繼續下去,而且還要再加把勁。所以我相信,我們都被現實欺騙了,但是這恰好成了這個政府糾正錯誤路線的良機。值得慶幸的是,我認為川普總統,可能比自從理查德‧尼克松向中國敞開大門以來的歷屆總統,都能看得更清楚。

白宮嚴肅對待基金投資策略 正在調查

楊傑凱:我們聽說白宮正在非常嚴肅地對待節儉基金投資策略的問題,正在調查,目前進展如何?

加夫尼:我想調查還在進行。我們得知總統已經把他的打算說得很清楚,就是阻止節儉儲蓄委員會實施他們的決定。我相信總統旁邊總有些人,一直是這樣,在你能想到的所有問題上,抵制總統的想法,試圖改變他的想法,改變他的行政命令,或者其它形式的命令。這方面《大紀元時報》已經做了很多報導,都非常好。

剛剛發生的事情令人高興,至少三個人被川普總統任命進入那個委員會,接替三位屆滿的成員,但是決定把資金投到中國的那些人還在,儘管他們的任期已滿。我們期待新任命的三個人能順利、快速地通過參議院的表決,獲得確認,然後就職。這樣就能有機會重新審核,並且有希望否決那個(I Fund中投資中國的)決定,但保留現有投資到發達國家的資金(I Fund中投資到歐盟、澳洲、日本那部分)不變,也就是說,不能投資給敵對國家。

但是總統也可能有必要採取某種權宜之計,來迫使聯邦退休金投資委員會暫緩實施決定,因為參議院要通過三名提名人的任命,還需要時日。我祈禱總統會這麼做,祈禱我們不會被迫接受那個投資委員會,正在竭力促成的既成事實。他們可能馬上動手把錢轉入中資公司,然後告訴總統和我們這些人:已經來不及了。

楊傑凱:可是實際上軍人儲蓄基金,並不是唯一一隻追隨這些指數的基金,這些指數基本上都要求把美元投資給非常可疑的中資公司。

多少華爾街大佬投資可疑中資公司

加夫尼:對。不幸的是,還有其它指數。我知道的最臭名昭著的指數,是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SCI新興市場指數,我相信該指數把大約45%的投資組合投給了中共公司。有件事情我需要說明一下,它令人震驚,但並沒有以其它方式公開: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指數、任何對指數、交易所交易基金進行包裝上市的人,包括證券交易委員會,對這些公司做過應有的調查。這些公司沒有符合西方標準的PCAOB(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會計制度。

我們有證據、傳聞證據,很多情況下,證實它們是空殼公司。他們謊稱自己擁有資產。其中之一是一家製藥公司,有趣的是,由於目前我們對我們的產業鏈依賴中國的現象非常擔心,中國的一家製藥公司被揭露,我記得是去年,44億美元不翼而飛,不見了。

如今這樣的公司還有多少家?我們不得而知。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SCI的新興市場基金或者其它公司,譬如富達投資(Fidelity)、先鋒集團(Vanguard)等公司,都一直認為在中國可以賺大錢,只要能進入中國市場就能賺錢。

我相信這都是經不起詳細審查的,至少在現在中資公司和中國經濟,處於整體衰落的時候。但是事實上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很久了,這些基金的管理者,通過在中國投資賺了錢,這是肯定的,他們得到了可觀的佣金和各種管理費,但是不清楚那些機構投資者、領退休金的人等其他人,能否真正受益。

重申一下,不只是聯邦節儉儲蓄計劃捲入其中,還有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這是另外一個話題,他們把錢都交給了一個名叫孟宇的首席投資官,此人實際上來自中國,加入了千人計劃。很多人因為與千人計劃有關係而被捕。在孟宇管理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期間,接受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投資的中資公司大量增加。

我們把節儉儲蓄計劃單挑出來,並不是為了專門批評它。是因為它還沒有犯下其它基金已經犯下的錯誤,還有可能防止錯誤發生,我相信這對投資人來說非常有好處,尤其是那些穿軍裝的男女軍人,我想對全體美國人也有好處。

中共最大弱點是依賴西方資源 支撐各種非對稱戰爭

楊傑凱:最近有人問我:「中共最大的弱點是什麼?」據我了解,我說「這與他們對美元的瘋狂需求有關。」實際上這個觀點,來自我在這個節目做的各種訪談,當然也有我們自己內部的信息來源。這些基金有效地給中共提供美元,讓我很驚訝。您同意嗎?這是中共最大的弱點嗎?第二個問題,這些基金如何參與其中?您怎麼看?

加夫尼:我的確相信,共產中國一個最大的弱點,就是它需要依賴我們,在更廣義上講依賴西方,但是主要是依賴美國提供流動資金,使它有錢去幹那些我在節目開始時談到的那些惡事。這些流動資金,能夠支撐各種形式的非對稱戰爭,包括經濟戰和非動態戰,也能支撐各種動態形式的戰爭。

雖然你能看到這種弱點,但是事實上,即使這場全球瘟疫過去之後,我們仍然認為,我們不可能限制它獲得資金的手段,不可能剝奪它這些手段,通過這種手段,(中共)毀滅我們,當然還要取代我們,成為世界霸主,當然還要把它的統治方式、理念、價值觀強加給我們。

如果說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而且我們足夠幸運成為勝利者,那些書寫歷史的人,將不會理解當時我們怎麼會為中共提供財力支持。你知道有一句據說是弗拉基米爾‧列寧的格言:資本家賣給我們繩索,我們用來吊死他們。中共把這句格言推到了一個新高度,他們已經安排好讓資本家出資購買繩索,讓他們吊死我們。

這絕非不可思議,這極其危險。我相信我們還有其它出路。華爾街想投資,這我明白,即使在現在的環境下,他們都肥得流油。

川普總統、他的政府、國會、公共宣傳機構,包括我們在內,媒體等各行各業,應該與商界領袖、華爾街的或者其它地方的,聯合起來,憑著愛國熱情去投資,但是不要把美國人的錢,拿出來投資給我們國家的敵人,讓他們變得更富有、更有能力、更強大、更囂張。

我們可以用那些資源做很多事情,讓我們的國家變得強大,不再讓我們的對手以為,傷害我們以後可以僥倖逃脫。這不僅僅是常識,這是一個國家的當務之急,尤其是在它向我們和全世界釋放了病毒和瘟疫,使我們慘遭中共魔掌傷害以後。

病毒起源武漢病毒所 疫情讓世人認清中共本質

楊傑凱:關於武漢病毒、它的起源、中共扮演的角色,「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的立場是什麼?

加夫尼:關於這些問題,我相信我可以代表委員會講話。壓倒性的觀點非常明確,我非常高興地說,這也是最近幾天川普總統和國務卿麥克‧蓬佩奧的觀點,也就是說這個疾病當然是從中國傳出的,特別是從武漢傳出的。有強大的間接證據表明,病毒來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那是中國唯一一家生物安全等級4級的機構,是與中共生物戰計劃有關的機構之一。

生物戰計劃毫無疑問是非法的祕密的計劃,但是這家機構顯然支持該計劃。不管這個病毒是故意放出來的,還是意外洩漏出來的,我想我們還沒有足夠的信息做評估。它是人工製造的,還是保持著它在距離該機構一千英里以外的,某種奇特的蝙蝠身上被發現時的狀態,我們也沒有足夠的信息做出判斷。

但是我想這些都是有必要進行調查的對象。我希望調查研究正在進行,以開放的心態進行,而不是依據情報界,或者我們政府中的一些人的某種預設的結論。

但是有一點是清楚的:中共利用了它釋放出來的這場瘟疫,以這個國家和全世界為代價,來擴大他們的國家利益。從這個角度看,我想強調這相當於一場生物戰攻擊。無論真是如此,或者只是有一些目的性,無論這場瘟疫是不是為了這個目的而設計的,這場瘟疫產生的累積效應,在所有的方面都有助於中共獲得好處,但是卻傷害了它在全世界的聲譽。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好消息!被現實坑害的不只是美國人,我想很多人都被這場瘟疫坑得很慘,都已經頓悟到了中共的本質。我認為我們有責任為他們提供一種新思路,取代在瘟疫爆發前的那些年月裡,四處流行的依賴政策、遷就政策、綏靖政策。

中共是怎麼把病毒變成武器的

楊傑凱:無論這個冠狀病毒是怎麼來的,中共是怎麼把它變成武器的?

加夫尼:我想他們採取了幾種不同的方式,把病毒武器化。因為他們向全世界掩蓋了病毒在中國失控的事實,他們剝奪了我們和他人做準備的機會。在這個過程當中,他們縱容一些中國人,我聽說過各種不同的人數,大量的中國公民離開中國,在一定程度上來到這裡,直到川普總統切斷航線為止,也把病毒傳播到全世界各地。

我認為參議員湯姆‧柯頓說得完全正確,那是一個故意的、有意的、惡意的決定。隨即,他們利用他們知道而全世界還蒙在鼓裡這段時間,把全世界的防護設備、呼吸機等其它醫護用品掃蕩一空,使他們自己處於優勢地位,要麼自己留著用,要麼賣到世界各地,等於是囤積居奇。當然,在這期間他們到處宣傳說他們實際上不是賣,而是贈送。總而言之,他們左右開弓,最大程度地傷害全世界,最大程度地牟利、占便宜。

楊傑凱:有報導說中資公司正在利用這個大規模經濟衰退時期,在世界各地轉悠,找機會收購公司,包括美國的公司和自由世界的公司,您怎麼看?

加夫尼:這一直是中國人和中資公司的標準做法。他們很狡猾。比如說,我記得有人提到這樣一個事實:前駐中國大使馬克斯‧鮑克斯,根本上嚴格遵守中共的路線,如今進入了阿里巴巴的董事會。阿里巴巴進入美國資本市場的時候,進行了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首次公開招股,融資大約250億美元。

這些錢大部分被用來購買美國的玉米種子技術。換句話說,就是想方設法讓我們,為他們被我們徵收的知識產權買單,我猜想,他們不知道怎麼偷,所以只能買。這只是他們的手腕之一。

我們繼續允許他們這樣做,我們繼續認為,「你看,只要他們把錢花在我們國家,他們買什麼都沒關係。」慶幸的是,美國的這個外國投資委員會,已經把政策收緊了一點,但是流失到國外的還是太多。

中共渴望主導 美國應保護投資者

加夫尼:順便說一下,不僅應用於尖端領域的高科技、知識產權等,中國顯然非常渴望主導,不僅僅是量子計算、人工智能、數據挖掘等等,而且還有我們的文化,我們製作電影的電影廠。什麼樣的電影可以進入他們的市場,得由他們決定,由他們決定我們的電影的內容。

當然還有他們在我們校園的行動,通過從根本上控制美國學生理解和學習共產中國的內容,影響我們國家的下一代領導者,當然,在疫情爆發的環境下,他們一直試圖暗示人們,共產主義是戰勝冠狀病毒的良方。

他們說:「用我們的方法能夠限制你們的人口,控制他們的流動,獲取他們的衛生方面的信息,以便從根本上控制他們。」這是中共對這裡和世界各地,發起的另一種方式的進攻。還有更多,像「一帶一路」倡議、太空爭霸活動、強軍計劃等等。你把這些放在一起就會發現,如果沒有我們為他們融資,他們哪一樣都做不成,當然也不會做得那麼多,這簡直太可恥了。

現在是時候讓美國政府明確表示,我們至少必須保證在我們資本市場裡的任何一家公司,無論是來自共產中國的,還是任何地方的、俄羅斯的,其它國家的,都必須達到相同標準。

你建議或許他們應該達到更高標準,但是最低限度他們應該達到美國公司必須達到的相同標準,包括經濟責任審計、信息透明度、管理制度,更不要說重大風險管理。我們至少得做到這一步,才能確保我們的投資者能得到保護,遠離欺詐,更不用說遠離中資公司的違法行為了。

中共玩弄騙術 中國人獲溫飽卻付巨大代價

楊傑凱:最後一個問題。中共非常喜歡把自己,與中國人混為一談,自稱代表中國人。一旦你批評中共,你就會傷害中國人的感情。這也是最近我們和另外一位嘉賓討論的問題。您怎麼看?

加夫尼:這不是意外。他們自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不對?自稱是人民解放軍,這是中共從一開始就玩弄的騙術的一部分。在七十多年裡,他們是不是在宣傳和洗腦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讓人們相信黨和人民是一回事兒?很有可能的。那麼我們自己的信息傳播,是否足以澄清這並非事實?肯定沒有。

目前有一個很大的醜聞,涉及我們政府資助的媒體,特別是美國之音,竟然認為自己有責任,用一半的時間與中國人交流,傳遞中共的宣傳。我猜想,一半時間是美國新聞,另一半時間是藉助我們的媒體,傳播中共強迫它的人民接受的東西。這簡直是瘋了!

因此我的觀點是:中共堅持說他們代表中國人,這種說法是錯誤的。這即使不是徹頭徹尾的謊言,至少也是歪曲事實。但是我們不該做任何事情,來鼓勵中國人,把中共當作合法的、理想的統治者。

他們那麼想,確實令人難以置信,但是如果他們不知道還有任何其它選擇,那麼他們得出那種結論,也並非不合理,尤其是當我們似乎也很強化那種觀點的時候。最近幾年在台灣和香港發生的事情,已經表明人們未必非得那麼想。

中國人不必接受一種否定他們擁有自由,並且殘酷對待他們的統治方式。這種統治,頂多也不過是滿足他們某種最低限度的溫飽而已,而付出的是巨大的個人代價。事實上,中國人不僅有可能,而且非常應該享受自由。

我認為他們完全有資格,我們的政府所做的一切,應該有助於為他們創造更多機會。這讓我想到我們為什麼要停止對中共投資,不再支撐它,不再為它提供財力,不再讓它壯大。

對《大紀元時報》表示感謝

楊傑凱:訪談結束前,您還有要補充的嗎?

加夫尼:我要對《大紀元時報》表示感謝!我想我已經在這次訪談中,表明你們不僅為美國人,也為中國人提供了極其重要的服務。因為在某種程度上,你們有能力深入報導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實際上你們的工作,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這場瘟疫過後帶來了機遇,讓我們感到迫切需要重新審視我們多年奉行的政策,這些政策把我們置於危險的境地,卻讓中共占盡先機,以至於他們認為在香港、台灣等地,消滅民主的時候到了,而且完全可能在更大範圍消滅民主。這個時刻迫切需要你們的工作,所以你們一定要堅持做下去!

楊傑凱:弗蘭克,感謝您的關心和鼓勵,很高興您接受採訪。

加夫尼:謝謝您邀請我!與您交談我很榮幸!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華為起家與非對稱混合戰
【思想領袖】章家敦:中共淡化疫情致國際傳播
【思想領袖】中共屢用藥品短缺威脅美國
【思想領袖】沃勒:中共的病毒宣傳操控世界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五中大戲登場 專家預測川普贏
【西岸觀察】巴雷特大法官上任 有利華人維權
【紐約調查】紐約華警間諜案 法官檢控官這麼說
新世紀新片《鳳蘭花開時》網絡首播 互動熱烈
【十字路口】美大選倒計時 9大理由川普或連任
【一線採訪視頻版】學者:從反川到挺川的改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