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北京衛戍區民兵花名冊透露祕密

人氣 41582

【大紀元2020年07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大紀元獨家獲得了北京衛戍區的一份民兵花名冊,名單透露了中共軍方的一些祕密。

衛戍區花名冊透露中共民兵編組

大紀元獲得了中共首都衛戍區轄下,北京市延慶區儒林街道2020年5月份的民兵花名冊。該花名冊披露,延慶區儒林街道現有11名普通民兵,30名應急排民兵,19名防空分隊便攜式導彈連民兵,40名醫療救護分隊民兵,20名三戰分隊民兵。

大紀元獲得2020年5月的一份民兵花名冊顯示,北京市延慶區儒林街道民兵組織被分為普通民兵,和應急排、防空分隊便攜式導彈連、醫療救護分隊和三戰分隊這4類編隊。(大紀元製圖)

其中,應急排屬於應急力量;防空分隊便攜式導彈連和醫療救護分隊屬於專業力量;三戰分隊屬於特殊力量。中共民兵組織中的「三戰」分隊,是指輿論戰、法律戰、心理戰分隊。民兵中的這3類力量都是基幹民兵,屬於中共軍隊的第一類預備役

儒林街道的30名應急排民兵,又是由19名導彈連民兵,和11名三戰分隊民兵組成,所以儒林街道的基幹民兵,實際人數為79人。

據中共解放軍門戶網站「中國軍網」介紹,民兵應急分隊是平時運用最多的民兵隊伍。

北京衛戍區儒林街道民兵2020年5月的花名冊揭示了,如今中共民兵組織的編組結構。圖為民兵花名冊截圖。(大紀元)

儒林街道民兵2020年5月的花名冊揭示了,中共民兵組織如今被分為普通民兵,以及分類為應急力量、專業力量和特殊力量的基幹民兵。(大紀元)

中共體制下的民兵,是不脫離生產的群眾武裝組織,也是預備役的基本形式和中共軍隊的後備力量。據中共國防部消息,2011年民兵數量已從高峰時的3000萬減至800萬人。

中共民兵分為基幹民兵和普通民兵,依據中共《兵役法》,前者為第一類預備役,是民兵的主要骨幹;後者為第二類預備役。目前基幹民兵又被分為應急力量、專業力量和特殊力量這三類。中共軍隊(解放軍)包括現役和預備役建制。預備役部隊比民兵戰備、裝備程度更高。

1983年起,各軍區及軍兵種普遍組建預備役部隊,至今已發展為擁有步兵、炮兵、裝甲兵、工程兵、通信兵、防化兵在內的諸兵種合成軍事力量。

大紀元獲得的這份民兵花名冊揭示出,中共北京衛戍區如今將民兵主力——基幹民兵,分為:應急排、防空分隊便攜式導彈連、醫療救護分隊和三戰分隊這4種編組。

(大紀元製圖)

花名冊證實中共改組民兵

現今中共民兵的編隊,與過去相比縮了不少水。

據陸媒2004年報導,當時中共上海警備區不但已經組建了中共的第一支陸上民兵防空導彈分隊、第一支海上民兵防空導彈分隊、第一支民兵空運分隊,還組建了交通輸送隊伍、防化救援隊伍、科技支前保障隊伍、特種應急機動隊伍等眾多編組。

但在北京衛戍區儒林街道今年的民兵花名冊中,「防化救援隊伍」、「交通輸送隊伍」、「科技支前保障隊伍」等都不見蹤影。

這種變化,印證了中共正在推行所謂的軍隊改革。

2016年1月1日,中共中央軍委印發並實施《中央軍委關於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意見》,其中明確要求「優化預備役部隊結構,壓減民兵數量,調整力量布局和編組模式」。

衛戍區今年5月的花名冊表明,中共對民兵進行了精簡整合,「力量布局和編組模式」確實發生了變化。

「中國軍網」2020年4月1日報導說,饒平縣完成民兵數量壓減、優化結構等布局,整合了應急分隊。圖為「中國軍網」報導截圖。(中共軍方門戶網站截圖)

「中國軍網」2020年4月1日報導說,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人武部「根據上級相關方案要求,完成民兵數量壓減、優化結構調整等布局」,「整合了通信保障、工程搶修、防化救援、交通運輸、裝備維修、醫療救護等應急分隊」。

大紀元曝光的衛戍區民兵花名冊和陸媒報導,都證明了,中共正在精簡民兵,將不同專業類型的兵種,整合到最常用的應急力量編組中。

花名冊泄露中共民兵軍力虛實

不過,北京衛戍區的民兵名單也泄露了中共的一個軍事祕密——其對軍事力量的宣傳名不副實,民兵戰力嚴重摻水。

2018年12月17日,「中國軍網」( 來源: 《中國國防報》)報導稱,全國基幹民兵建設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其中退役軍人比例達31%,基幹民兵黨員比例達33.4%,專業保障力量比例突破50%,技術崗位人員專業對口率升至81.6%。

不過,大紀元獲得的這份民兵名單,給出了與黨宣大為不同的結果。

中共軍網宣稱,基幹民兵建設取得重要成果,退役軍人比例達31%,技術崗位人員專業對口率升至81.6%。(中共軍網截圖)
中共對基幹民兵的宣傳,與花名冊曝光現實的對比。(大紀元製圖 數據源:中共軍網;大紀元曝光中共內部文件)

衛戍區儒林街道的79名基幹民兵中,中共黨員共計52人,黨員占比三分之二,比黨宣傳的33.4%翻了一番;然而,退役軍人僅3人,占比3.8%,僅為黨宣的十分之一左右;專業對口率有51%,與宣傳的81.6%相對差距不是太大,只是,對口的全是醫護人員,其它編隊的專業對口率為零。

獲得名單後,大紀元採訪了儒林街道的部分基幹民兵,發現其中部分專業力量成員,雖然被編入民兵已有數月,卻連民兵連長的面都沒見過,因為平日工作忙,也從未參與過訓練。

大紀元曝光的衛戍區文件,和採訪得知的民兵現狀都揭示了,中共民兵實力遠遜於宣傳,戰鬥力估計較低。

中共預備役民兵近年來的變化

習近平2019年提出深化軍隊改革,將現役部隊裁員30萬,減至200萬人。中共的2019國防白皮書也提出,推進國防動員現代化建設,加強後備力量建設,精簡全國基幹民兵規模,深化民兵預備役部隊改革。

由此可知,中共軍隊,無論是現役,還是預備役和民兵力量,總體上都是在精兵減員。只是,數百萬的退役軍人和武警,再加上現有民兵隊伍,令中共列編的預備役規模遠遠超出了千萬。

中共國防白皮書稱,2007年以來「每年向聯合國提交上一財政年度國防費基本數據,按現役部隊、預備役部隊、民兵等類別,提交人員生活費、訓練維持費、裝備費三大類開支數額和國防費總額」。

2017年中共國防開支分配 現役(單位:10億美元) 預備役(單位:10億美元) 民兵(單位:10億美元) 預備役民兵/現役 軍費對比
人員生活費 47.04 0.48 0 1.02%
訓練維持費 39.76 0.69 2.97 9.21%
裝備費 62.79 0.63 0.04 1.07%
總計 149.59 1.8 3.01 3.22%
《2017年中共國防開支分配表》(大紀元制表 數據來源:聯合國)

從聯合國查詢到的中共軍費分配可知,從2010年到2017年,裝備費成為中共國防預算中的最大支出。(參見《2017年中共國防開支分配表》)

2017年中共國防開支分配中,預備役民兵的軍費支出與現役部隊對比。(大紀元制表)

而且,分析2017年中共國防開支中,預備役民兵和現役部隊的軍費對比可知(參見中共國防開支分配比例圖),預備役民兵的人員生活費和武器裝備開支,分別只占現役部隊的百分之一;但前者合計36.6億美元的訓練費,與現役部隊的397.6億美元相比,占比幾近十分之一。

由此可見,中共雖然不捨得給民兵發軍餉,也不敢配備武器,但在訓練上沒少花錢。

2020年5月15日《中國國防報》報導稱,江蘇省民兵力量嚴格按要求比例建成。(來源:中共軍網)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12月中共宣稱「基幹民兵建設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之後,各地就像北京延慶儒林街道一樣,民兵編組紛紛「達到」了官方指標。

例如,《中國國防報》5月15日報導稱,「江蘇省已全部完成基幹民兵編組任務,新質民兵力量嚴格按要求比例建成,專業技術崗位人員對口率達到80%以上」。

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對民兵訓練上的投入以及近年來的軍隊改革,表明習近平的確想訓練出一支藏兵於民的黨衛軍,但中共的造假本性,使得中共的民兵力量,實際淪為弄虛作假的紙上談兵。

今年以來 北京衛戍區人事異動

北京衛戍區,是解放軍的一個省級軍區,直屬中央軍事委員會,級別為正軍級,負責拱衛首都安全,同時承擔北京市的國防動員(包括編組民兵)職責。

由於地位特殊,北京衛戍區同西藏軍區、新疆軍區一起由陸軍總部直管,而非像其它省份由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管轄。多年來衛戍區司令和政委都是副戰區級(原副大軍區級),一般為中將,比一般省軍區要高一級。

不過,在2019年冬季將領調整中,原83集團軍政工部主任張凡迪,接替了到齡退役的姜勇,履新北京衛戍區政委。張凡迪少將,履新之前僅為副軍級,現在升為正軍級,此舉也證明衛戍區將領不再高配。而北京衛戍區之前的歷任政委都是從副大戰區級接手。

不僅如此,5月10日,張凡迪接手衛戍區司令員王春寧,出任北京市委常委,距離上次調整只過去3個半月。

評論員李林一認為,衛戍區的政委降格,有兩種可能。一個是現在習牢固掌握政法、軍隊權力,衛戍區拱衛京師的需求有所降低;另一個可能是習在軍中面臨無人可用的困境,導致衛戍區將領被低配。

責任編輯:林鋭#

相關新聞
兩會前中共軍報自曝家醜 軍力薄弱成關鍵詞
美2019中共軍力報告 六大重點一次看懂
分析中共軍力 國防部:規劃2020具備戰略核力量
傳中共軍隊具體感染情況或有一定規模
最熱視頻
【重播】白宮簡報會:以色列與阿聯酋達協議
【薇羽看世間】沒有微笑權利?美國媒體病了
【重播】川普8·13發布會:經濟強勢回歸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額海外資產引關注
【時事縱橫】夏糧收購跌千萬噸 港警轉資產
【新聞看點】美淨網聯盟擴大 習開倒車軍隊異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