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導】世紀之掩蓋

--也把此片獻給所有正直善良的中國人

人氣 3948

【大紀元2020年07月01日訊】當中共病毒在全球範圍內大流行的時候,中共領導層在幹什麼?

我是蕭銘。我在中國出生成長。我現在是一名新聞工作者,定居美國。

我們必須深入研究這個事件,必須讓數以百萬計的死者家屬了解真相。我們需要對事情的來龍去脈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因為我們不想讓悲劇重演,不想讓後人的身心再受創傷。

中國不想披露真相

旁白:我們清楚這個海灘空空如也的原因。
旁白:太平洋的另一邊是中國。
旁白:它曾是世界上最神奇的地方之一。

旁白:在過去40年裡,美國一直對中國抱有幻想。
克林頓:允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
女聲:它(中國)將變成一個更開放的社會和經濟體。
旁白:現在,我們開始從幻想中清醒過來。

旁白:這會在將來改變世界對中國的看法。
毋庸置疑,我們需要吸取教訓。
旁白:必須有人為這些悲劇負責。
現在是時候採取行動了。

旁白:這是天災?還是人禍?
旁白:中共領導層是何時知道中共病毒會人傳人的?
旁白:他們試圖掩蓋真相嗎?

希望大家幫幫我們。
現在他們在追我。
好多屍體

世紀之掩蓋

旁白:中共病毒發源於武漢。
旁白:中國的其它地區直到這一天才意識到突如其來的危險。

旁白:2020年1月20日,星期一下午9:50. 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被CCTV的報導震驚了。

央視主持人白岩松:鍾院士,這塊正好涉及到這個問題了。前幾天大家還不能確定,那今天包括您剛剛開完這個會議,針對人傳人,現在的判斷是什麼樣的?

鍾南山:過去是說有風險。現在的資料顯示,它是肯定的有人傳人。

主持人:鍾南山博士是中國衛生部流行病毒研究專家小組的負責人。 CCTV是中國最大的國營電視台。這是中國官方首次承認中共病毒會人傳人。

這裡邊的問題是,中共是何時了解到這一點的?

第一部分:中共何時了解病毒會「人傳人」?

旁白: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在4月20日報導了對急救專家張繼賢大夫的採訪。張大夫回憶了她首次接觸中共病毒時的情況:

在去年12月26日,湖北中西醫結合醫院收治了一位老年婦女。

張大夫是這間醫院的呼吸科主任。她記得這名病患有嚴重的發燒,咳嗽,呼吸困難等症狀。看上去她得了流感或者是常見肺炎。但是CT掃描的結果否定了這兩種可能。

第二天,這名病患的丈夫出現了類似的症狀,也上門求醫。

張大夫開始警覺了。她堅持對這對夫婦的兒子也做了CT掃描。 因為他曾經照顧過自己的父母。 這次CT掃描也得出了相似的結果。

這時張大夫明白了:一家三口不可能同時得同樣的病,一定是感染上了人傳人的病毒。

12月27日,張大夫向當地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匯報了疫情。她沒有用專門用來通報傳染病疫情的網上系統。自2003年SARS爆發以後,中國斥資4百萬美元建立了這個疫情通報系統。理論上,它可以讓高級衛生主管部門在2-24小時之內了解到任何在中國範圍內出現的疫情。

但是,作為一名忠誠的中共黨員,張大夫用了這種過時的老辦法向上級主管部門匯報疫情。她執行了中共隱瞞疫情的政策。她雖然要求院內的醫護人員加強自我保護,但卻沒有把事實真相講出來。

從12月27日到29日的兩天裡,這家醫院又收治了另外4名出現類似肺部感染的病患。他們彼此認識,都在武漢海鮮市場上班。

有了7名類似的病患,這下醫院開始警覺了。

12月29日下午兩點,院方專家組得出初步結論:這種病毒可能會人傳人。

張大夫告訴新華社,她反覆問過那一家三口是否去過海鮮市場。結果他們都與那裡毫無關係。

在專家組得出初步結論之後,張大夫向武漢市和湖北省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做了匯報。

主持人:出於對中共的忠誠,張大夫要求醫護人員保持沉默,不要對外聲張。與此同時,另一組關心公眾健康的醫護人員,也發現了中共病毒。

武漢抗疫烈士:李文亮

旁白:後來廣為人知的武漢抗疫的烈士,武漢中心醫院眼科大夫李文亮,在12月30日下午5點,通過微信發出警報。他提醒其他醫護人員要使用對付病毒感染的防護衣,因為到過當地一家海鮮市場的7位病人出現了類似SARS的症狀。

他因此受到了中共嚴重的政治迫害。

武漢衛健委於次日凌晨1點半,審問了李大夫。過後,他所在的醫院勒令他寫公開信,譴責自己的所為。

從今年1月2日起,中共的喉舌CCTV開始連續播出了一系列聲討「造謠者」的節目。

據李大夫說,所有轉發有關中共病毒信息的人都被歸入這一類。

第二天,1月3日,當地警方拘留了李大夫,脅迫他簽下聲明,承認自己違反了法律並且「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

主持人:為什麼CCTV居然在武漢警方行動之前,就開始攻擊李大夫?為什麼國營媒體會對地方上一名醫生在微信上發預警,迅速做出如此強烈的反應?我為此採訪了中國問題專家弗蘭克‧秦,他是最關注疫情的人之一。

Simone:李文亮只是在微信上給同事發了一條信息。為什麼中央電視台反應那麼迅速,而且是連續幾天播出批判他們的節目呢?

Frank Qin: 能夠上中央電視台各大頻道進行這種「統一部署、統一行動」式的這種「遊街」式的批鬥,那麼一個小的欄目的負責人所能決定的,它一定是中央電視台的最高的主管才能夠決定的。而中央電視台呢它又屬於中共最高的喉舌機關,它受中央,包括中央政法委的轄制。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表明說這件事情是中共中央早就知道了,所以呢他們做了統一的這種安排。

主持人:李醫師在政治上的叛逆招致了中共的迫害。而張大夫,由於對中共忠誠,被官方認定為最早發現疫情的個人之一。

旁白:武漢市衛健委在12月31日通過其網站發布消息稱,近期幾個肺炎病例的感染源是武漢海鮮市場。他們聲稱初步調查沒有明顯的人傳人跡象。他們進一步聲稱沒有醫護人員被感染,這種疾病可以得到控制。

越來越多的醫務人員染疫

儘管有大量證據表明並非如此,但武漢市衛健委在後面的20天裡堅持這種說法。據中國媒體《財新》報導,幾乎每天都有越來越多的醫務人員染疫。

旁白:1月5日,同濟醫院盧軍(音譯)醫生的CT掃描結果顯示異常。武漢市衛生委員會宣布沒有明確的人傳人現象,也沒有醫生感染。

1月6日,武漢新華醫院一名醫生的CT掃描結果顯示有感染。他的醫院要求工作人員不要散布「謠言」。

1月7日,盧軍(音譯)醫生被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

3天後,即1月10日,國家衛生委員會的王光發醫生宣布沒有醫務人員感染。武漢市衛生委員會在第二天重申了這一聲明。

1月13日,武漢的3名護士被確診感染。中國衛生委員會告訴《科學》雜誌,與中共病毒感染者有過密切接觸的760名醫務人員中沒有出現被感染的病例。

在1月15日和16日,又有3位醫生表現出CT掃描結果異常或被確認感染。然而,武漢市衛生委員會宣布沒有新病例或新的醫務人員被感染的病例。

1月18日,新華醫院發現100例CT掃描結果異常;武漢三所醫院的4名醫務人員當天被確認患病。

第二天,武漢市政府開始邀請10,000個家庭參加宴會,以慶祝中國黃曆新年。有9名護士當天被確診。

1月20日是轉折點 中共公開承認人傳人

1月20日,鍾南山博士在央視上承認了中共病毒會人傳人。

主持人:就在鍾南山承認人傳人之後不久,最高層介入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以防疫不力為由免去了湖北省和武漢市兩位高級官員的職務。然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武漢市長周先旺揭示了中共行政體系運作的複雜性。

Zhou Xianwang:前面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只能在信息授權以後才能披露

主持人:就像武漢市長講的,他無權披露疫情。必須等上面的指示。中共政府的內部文件也證實了這一點。

旁白:在1月14日,中國衛生官員在官方電視台公開宣布,出現病毒人傳人的可能性依然很低。但是高層領導卻做出了不同的反應。

一週前 高層1月14日已知人傳人

《大紀元》獲得的政府內部傳真文件顯示,1月14日,地方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啟動了最高級別的緊急應對計劃。

通知說,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已經制定了一套治療和預防措施。他們正在將其下發給當地的衛生機構。

一些措施清楚地表明,在中共公開宣布之前,中國最高領導人就已經知道這種疾病可能會在人際間傳播。例如,該文件命令醫院對員工進行預防措施培訓,並採取措施阻止疾病在醫務人員中傳播。

1月2日 軍方就已知疫情

主持人:但是,還有更多的情況,甚至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布預防措施之前,中國軍方就已經知道了疫情。 可以從海軍工程大學(Naval Engineering University)的這份內部文件中看到。

旁白:1月2日的文件稱武漢出現了一種不明肺炎,並下令大學安全部門對某些疑似染病的來訪者進行監控。 它還指出,該命令是根據海軍工程部門在2019年發布的第298號指令下達的。

Frank Qin: 中共軍方的情報是最早最及時的。海軍工程大學發這樣的文件意味著他們早在2019年的12月甚至更早就已經知道了人傳人,知道疫情很嚴重。

旁白:所有這些指示都標記為「內部」,有些還具體說明「請勿在互聯網上傳播」和「請勿公開披露」。

主持人:所以事情就是這樣。中共對中國大陸14億人民隱瞞了至少20天,大家都不知道這種病毒的危險性。 當時正處在一個最不利於防疫的時候。

旁白:1月7日,習近平下令:一定不能讓(瘟疫)爆發的信息破壞祥和歡樂的節日氣氛。什麼節日氣氛? 當時距中國新年不到兩週,數以億計的中國人開始回家過年。 火車,公共汽車和飛機上都擠滿了人。 畢竟,這是地球上最大的人口遷徙。

在武漢, 沒等萬家宴舉辦, 就已經有五百萬人離開武漢前往世界各地。

第二部分:對世界通報

旁白:隨著2020年的臨近,美國處在一個緊張而罕見的時期中。出現了美國歷史上第三次現任總統被彈劾的局面。 媒體的焦點完全放在即將到來的參議院裁決上,以及川普是否將被罷免。 美國境外正在發生的一切似乎都是微不足道的。就在這時,位於亞特蘭大的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悄然收到了有關一種未知病毒正在中國傳播的消息。

旁白:根據4月4日在華盛頓發表的一篇報導,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12月31日獲悉了在中國發生的一組病例。 但是消息的來源不是中國當局。實際上,直到1月3日CDC主管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才接到了中國同行的電話。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告訴雷德菲爾德,武漢市內有一種神祕疾病在傳播。

旁白:我們向CDC詢問了這個電話的細節,特別是中國疾控中心究竟在何時告訴了美國,該病毒可能會在人際間傳播。 CDC沒有回應。

旁白:到1月中旬,世界其它地方開始知道武漢出事了。 但是世界各國還不了解問題嚴重性。 1月14日,WHO。 開始附和中國政府的說法,即沒有明確證據表明病毒會人傳人。 它還建議不要禁止旅行。

直到1月23日,即在中國公開確認病毒會人傳人三天後,世衛組織還在堅稱病毒不會人傳人或只會有限的人傳人。

同時,在1月18日衛生官員終於向美國總統川普正式通報了冠狀病毒。 在此之前,他一直在聽取情報簡報,以跟蹤該病毒在中國以及後來在其它國家的傳播情況。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簡報並未預測該病毒何時會傳到美國。 它也沒有建議公共衛生官員應採取哪些特定步驟。 但是,它確實警告說,中國官員似乎正在最大限度地淡化疫情的嚴重性。

在聽取了重大情況匯報後的一週,川普總統對中國實行了旅行禁令。 他的禁令是西半球最早的禁令之一。 政治反對派批評他過度反應,還說禁止中國旅客是種族主義的表現。 但是,隨後發生的一切證明,這一措施不僅並不過度,而且已經是有點晚了。

根據總部位於中國的航空數據公司VariFlight的說法,到1月中旬,已經有大約4,000人直接從武漢進入美國。 僅在1月,就有約381,000名旅客直接從中國飛往美國。

旁白:更令人擔憂的是,在中國內部實行封閉管理之後,從中國出境的旅客人數並沒有減少。

旁白:武漢在1月23日第一個完全封城。 2月10日之前,中國所有其餘省份也紛紛效仿。

在完全封鎖之下,中國人不能在國內旅行,但仍然被允許出國。

實際上,中國政府在2月份實施了嚴格的內部隔離措施,但同時卻不斷向世界保證,疫情已得到完全控制。 它繼續鼓勵中國人出國。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在2月6日證實了這一點。 他們報告說,兩天前,民航總局要求中國的航空公司繼續運營國際航線,只要對方國家不限制。

2月3日,世界衛生組織在執行局執行局會議開幕時再次機械重複中國的説辭。 總幹事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支持中國的主張,即一切國際旅行都沒問題。

譚德賽:「沒有理由採取不必要的措施來干擾國際旅行和貿易。 我們呼籲所有國家執行基於有證據的和一致的決定。」

根據VariFlight的說法,直到3月30日,來自中國的國際航班數才出現大幅下降,而國內旅行早在2月9日就幾乎被禁止。

Simone(還是出鏡說為好,可以對著電腦說):為什麼中共要在已經知道疫情非常嚴重的情況下,在武漢已經封城、全國已經封鎖的情況下還要堅持飛國際航班呢?他們是要把病毒傳給全世界嗎?

Frank Qin: 中共呢,是把政權的穩定看得是最重的,而把經濟的運轉也是看得非常重的,因為經濟的運轉能夠保障社會的穩定、能夠保障它主權的穩定。在這個過程中中共是讓國際航班繼續飛行,這種情況下它是可以給世界一個穩定的假象,從而確保這些跨國公司能夠繼續留在中國;而且呢在全世界來講的話,它給人一種它能控制得了疫情、能夠控制得了局勢這樣的一個假象,以避免資金外逃、整個企業發生動盪。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的話中共就沒有下令對國際航班進行封鎖。而且它在1月31號我們看到是川普總體下令暫停和中國的航班之後中共呢,還非常地惱火,它呢對這個進行了這種⋯⋯外交部進行了批判,所以這就顯示出來它實際上是把經濟利益看得比生命要高得多,它呢不僅僅是說中國人的生命它不重視,全世界的其它國家的生命它也根本就不在乎。

主持人:就像我們討論的那樣,他們保持沉默是有實際原因的,例如保持面子好看,這樣外國投資者就不會被嚇跑。 至於他們是否還有其它更險惡的意圖,例如將病毒傳播到整個世界,我們還不確定。 但是我們可以確定的是,中共早在一月初就知道,世界各國很快就會展開一場對醫療用品的爭奪。

旁白:美聯社獲得了國土安全部情報部門於5月1日發布的長達四頁的報告。 根據該報告,中國領導人於1月初「有意隱瞞了這場大瘟疫的嚴重性」。 在這樣做的同時,他們增加了醫療用品的進口,減少了出口。 它試圖通過「否認有出口限制,混淆和延遲提供其貿易數據」來掩蓋這一點。

旁白:台灣高級官員對此表示支持。 中華民國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在最近接受民視新聞採訪時談到了醫療用品。

旁白:陳先生透露,在想訂購口罩時,他於1月27日給台灣一家本地醫療用品製造商打了電話。

中華民國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我打了一通電話給南六企業的黃清山董事長。他是做全球的不織布。然後一問才知道說,中國大概一個月前在印度已經大量地在調口罩。所以全世界的口罩都缺貨。

Frank Qin: 當我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我所驚訝的呢不是說他們呢是盜竊知識產權,因為中共一直在這麼做。引起我特別注意的是他們早在1月3日的時候就開始去盜竊疫苗和相關的研究成果。這就證明中共很早的時候就知道這個病毒是有多麼的危險。

主持人:如果中共只是想隱瞞病毒的特性和疫情的規模,我們預計他們在世界其它國家明白真相後就不會再掩蓋了。 但是,就像在早期那樣,中共仍然繼續頑固地掩蓋事實。 這是為什麼? 還有什麼事情他們想隱瞞?

第三部分:中共到底在掩蓋什麽?

這天是平安夜,但對於廣州這座位於香港東北面的發達港口城市來說,只是一個平常的工作日。

這天,一個名爲微遠基因的基因技術公司接收到一名武漢患者的液體樣本並做出了一項重大發現。這個樣本裡含的病毒和2003年爆發的非典病毒極其相似,準確來説,達到了81%的相似度。短時間內把這個消息傳出去極關重要。

12月27日,微遠公司的科室把測試結果在電話裡傳達給了武漢市中心醫院,並將極近完整的病毒基因序列發至中國病理研究所以及中國醫學科學院。公司內部溝通時,研究人員把此病毒稱爲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

12月29日和12月30日,微遠公司的研究人員親自赴武漢報告測試結果。到了之後,他們把所有測試和分析成果面對面地上報給了武漢市中心醫院及武漢疾控中心的領導們。

接下來的1月1日,一名研究人員接到了一通來自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的來電。電話中官員給公司下達了以下命令:一,必須銷毀存在的實驗測試結果,並禁止研究來自武漢的新樣本;二,該病毒的分析,論文,以及數據統統不能對外傳播;三,如有任何新的發現只能上報政府。

1月3日,另一家武漢外的研究所提取到病毒發源地的樣本。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立即為此進行了基因測序,並在兩天後的1月5日完成,確認這是個此前從未見過的新型SARS病毒。臨床中心把這一發現上報到上海市一級和國家級的衛生健康委員會,並説明這個疾病和SARS非常類似,懷疑它能通過空氣傳播,所以建議採取公共措施以控制疾病的蔓延。

但是,從市級到國家級的兩個政府機構都沒有理睬他們上報的信息和警告。在一週杳無音訊的等待後,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研究小組於1月11日做出了一項頗爲大膽的舉動:把完整的病毒基因組序列發布在公共學術討論平台virologic.org 以及GenBank上。這讓世界第一次看到了這個病毒的基因組序列。馬上,上傳後的第二天,這個小組的研究室就被迫關閉了。

主持人:病毒的基因組序列背後到底藏著什麽?中國政府爲什麽要義不容辭地毀掉一切樣本及基因組序列?我採訪了一名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的前研究人員,Stephen Hatfill博士。

請問基因組序列能揭示出什麽呢?能不能從中了解到病毒的身分及來源呢?

Stephen Hatfill博士:是的。簡單來説,一旦了解到病毒的基因組序列後,你就可以追溯它的「家譜」。每種病毒的變異率都是固定的,拿一株早期的基因和一株新的基因進行對比,就可以找出發生變異的部分,都是一些隨機的突變。就好像讓時鐘倒流一般,可以看到這組基因發生了多少次突變,也可以通過這個倒流的鐘估算新的一株基因是什麽時候出現的。這就叫分子鐘。

主持:Hatfill 博士說,通過研究基因組序列,我們可以大致知道病毒發生的時間。英國的研究人員正是這麼做的。

旁白:據4月17日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劍橋大學的一組研究人員分析了所收集的數據,得出的結論是,疫情開始傳播的日期在9月13日至12月7日之間。

5月5日,Sciencedirect發表了一篇由一群英國和法國科學家撰寫的論文,該論文關注的是系統發育研究,觀察特定生物體的發展。他們的估計表明,大流行開始於10月6日至12月11日之間的某個時間。

巧合的是,5月9日,總部設在倫敦的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新聞核查部門報道的獨家分析正好符合上述時間框架。該報告指出,從2019年10月7日至10月24日,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一個高安全級別區域內沒有公開的手機活動。他們認為在10月6日到11日之間的某個時候可能發生了一次「危險事件」。

報導指出,據信,在此期間病毒所附近設置了路障,以防止交通進入該設施。

我們調查了那段時間武漢的交通報告。由於10月18日至27日軍事世界運動會在武漢舉行,當地政府封鎖了位於武漢病毒學實驗室後院的一座叫巴鳳山的山,但封鎖日期與報導的沒有手機活動的日期不符。因此,該區域的手機活動異常不太可能是由於軍運會的影響。

主持人:就像川普(特朗普)總統所指出的,如果有實驗室關閉的證據,這將支持「中國犯了一個可怕的錯誤」的看法。事實上,2018年,國務院收到美國大使館職員的警告,武漢病毒研究所安全管理鬆散,嚴重缺乏受過適當訓練的技術人員。中國先前曾就這個問題尋求過美國的幫助。是否是這原因造成了病毒意外的從實驗室洩漏出來?到目前為止,我們尚未找到有實驗室被關閉了,或者病毒是從實驗室意外洩漏出來的確切證據。但是我們必須朝這個方向找尋,因為中共當局已洩露了中國的實驗室發生了一些問題。

第四部分:實驗動物

敘述:在中國西南山區的深處,有存在了幾百萬年的洞穴。它們以兩件事而聞名:鐘乳石和蝙蝠。

蝙蝠被認為是2003年SARS爆發的根源。在此之前,一個研究小組的女領導曾受命尋找其源頭。

2011年,石正麗博士和她的團隊偶然發現了這些熱帶山區的蝙蝠洞。這些蝙蝠是10個不同的SARS冠狀病毒家族的寄主。作為武漢病毒研究所新興傳染病中心主任,這一發現最終幫助她發現了導致2003年SARS爆發的病原體。

她將數以千計的蝙蝠冠狀病毒樣本帶回了她在武漢的實驗室。距雲南蝙蝠洞1127英里。

然而,當2019年疫情爆發時,石博士發誓說病毒並非來自實驗室。她的論點是,她實驗室裡的蝙蝠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與Covid-19的基因組序列不匹配。但是,石的說法引發兩點質疑。第一,中國生物實驗室的普遍現狀;第二,武漢病毒實驗室發生的特殊情況。

主持人:中國生物實驗室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我問了沃爾特·里德陸軍研究所病毒科的前實驗室主任肖曉旭博士。他也曾經在中國的病毒實驗室工作過。

林博士:對於不涉及危險病原體的實驗室或動物研究機構,在完成實驗後,研究生或教職人員食用實驗動物的情況並不罕見。關鍵問題是那些生物安全級別為3或4的有關實驗室或動物研究所的安全和管理水平,這涉及到對實驗室工作人員的保護措施和實驗室動物屍體的處理程序。

在過去的20年中,中國一直積極建立P3和P4實驗室,現在中國在全國範圍內擁有大約40個p3或p4實驗室,在COVID-19爆發後,我們看到了新的計劃要建更多的p3、p4實驗室。這是非常令人擔憂的。

首先,中國在該領域相對經驗不足,我們甚至看到WIV p4實驗室都存在嚴重的實驗室安全問題,並且缺少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美國國務院在2018年的一份報告中明確指出了這一點,當時有兩名顧問被派往WIV評估那裡的工作質量。 WIV實驗室的運作實際上是由德克薩斯大學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主導的。這表明WIV中的中國科學家還得依靠美國專家來確保P4設施的安全運行。

西蒙妮:那麼,美國實驗室對武漢病毒實驗室發生的事情負責嗎?

肖恩·林(Sean Lin):不。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Galveston National Lab)負責制定實驗室安全規章,真正的操作是武漢當地團隊負責的。然後,更大的問題是掩蓋。不同國家的關鍵實驗室都發生過事故。 2004年,在北京和安徽也發生了SARS實驗室洩漏事件。

此外,有人懷疑哈爾濱市的P4動物研究所在2019年洩漏了布魯氏桿菌。政府需要對實驗室事故保持透明。國際社會現在不能排除實驗室洩漏了COVID-19的可能性,這是世界衛生大會通過決議要進行公正調查的主要原因之一。

主持人:這種做法會導致什麼?我問哈特菲爾博士這件事。

主持人:如果中國實驗室不能正確地管理這些動物,讓它們跑了出去,這些動物所攜帶的病毒是否會在實驗室外變異並成為Covid-19?

史蒂文·哈特菲爾(Steven Hatfill)博士:

從理論上講是有可能的。但是人們會認為,您必須在這些實驗室中大量接觸病毒才能誘發這種變異。它們是高密度的病毒,但它們被保存在裝入了液氮的小瓶中。沒有添加任何穩定劑或其它的東西,大多數病毒在大氣中很難存活。特別是在高濕度的環境下,它們在陽光下根本不能存活。因此,如果確實發生了事故,則可能是在門上誘發的。

旁白:武漢實驗室門上發生的事情尤為令人擔憂。

西蒙妮: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從事什麼樣的動物實驗?

肖恩·林(Sean Lin):對病毒病原體進行不同的誘變研究,以了解不同病毒基因成分和蛋白質的功能是一種常見的做法。有一組讓人擔心的實驗稱為功能獲得研究。例如,您可以進行病毒基因組的遺傳基因工程,或者可以通過蝙蝠冠狀病毒菌株在有或沒有基因操縱的情況下感染細胞系,然後在細胞培養瓶中進行該實驗,幾天後,您便可以收集顯示細胞死亡程度最高的上清液,然後使用上清液進行另一輪感染。如此,您基本上選擇了每輪感染性較高的病毒突變體。

同樣,您可以在老鼠或雪貂等動物模型中進行此類實驗:在每一輪感染中,您都需要選擇能使動物更快死亡或傳播的病毒突變體。這些是體外或動物模型中典型的功能獲得研究。在這種實驗中,科學家們事先並不知道結果。在人畜共患病的傳播過程中,迫使病毒突破原有的限制條件,以獲得更好的適應性。

而且很難追溯什麼是病毒的原始種子株。石正麗與美國合作小組於2015年發表了《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論文,該論文重點介紹了將蝙蝠冠狀病毒株的刺突,置於適應於老鼠的SARS-CoV骨架上時會提高病毒的致病性。當時,這引起了人們對生物倫理學的嚴重關注,美國暫時中止了這種實驗。

但是,我們不知道這些實驗是否會在中國繼續進行,可能與武漢和南京等中國軍醫單位共同開展了一些項目。這並不是說中國科學家具有設計SARS-CoV-2這樣的病毒的技術, 從生物倫理學的角度出發,這些功能獲得實驗是危險的。世界應該知道中國是否仍在進行類似的實驗。

旁白:中國的實驗室的安全標準寬鬆,對於業內人士來說是眾所皆知的,而且這些在中國實驗室中廣泛使用的做法已經持續了多年。但是突然之間,在2020年1月16日,即公開承認人傳人的前四天,中國科學技術部發布了有關病毒實驗室安全和管理的指南。

一個月後,12月14日,習近平在國家改革委員會上就加快生物安全立法發表了評論。
Frank Qin: 習近平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去發表這樣的立法,很可能習近平是知道的已經發生這種實驗室洩漏。所以他要通過立法的方式彰顯出來他對生物安全的重視,作為一種補救的手段,將來的時候假如世界上要追究責任,他可以找一個替罪羊出來,說是某一個人違反了這樣的一個規定,而不是中央的問題。

主持人:中國領導人不僅禁止在中國境內研究這種病毒的來源,而且還繼續禁止外國專家來訪。這已經持續了幾個月。所有重要的證據現在都可能消失或被銷毀了。難道中共有太多的罪證需要掩蓋嗎?我們能相信他們說的任何事情嗎?

配音:這裡是紐約市,在世界居於領先地位的金融與文化中心。這裡有840萬人口,面積303平方英里,幾乎是一平方英里2萬8000人。

這裡是武漢市,是「中國內陸最大的水、陸、空交通運輸中心」,這裡有1100萬人口,面積3280平方英里,每平方英里只有15,000人。

在第一個感染了中共病毒的病例出現後,武漢被封了67天。紐約市被封了21天。

到了4月29日,武漢官方公布,死亡病例數超過三千,紐約的死亡病例數超過1萬7000人。

第五部分:武漢的數字有沒有可疑的地方?

Simon:如果武漢低報死亡數字,那麼真實的數字會是什麼?新唐人調查員2月4日聯繫到一間武漢殯儀館,了解到真實情況。

旁白:儘管收到命令,要對死亡數字保守祕密,1名殯儀館的員工還是透露,當天他們收到123具屍體,火化116具。我們必須謹記中共官方記錄上說的,正常情況下武漢平均每天要死亡131人。武漢有七間殯儀館,一間殯儀館平均每天能火化大約131具屍體。電話上說,一間殯儀館就能承擔全市的工作量。他還說,疫情爆發後,比平常多出四到五倍的屍體。1月23日起,屍體數量開始暴增。他還說38%的屍體來自醫院,61%死在家中。自然的,中共不會把這61%算作死於感染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的病例。

根據這項資料,我們判定,在今年1月23日武漢疫情高峰期間,每天至少有470人死於感染了中共病毒(新冠肺炎),如果我們只統計殯儀館火化的屍體數的話。而紐約在疫情的高峰時期,一天有577人死亡。

自由亞洲電台估計光在武漢一地,大約有42,000人死於感染了中共病毒。

主持人:對於中國的真實死亡數據,專家們推測出了不同的答案。然而,有個確鑿的證據可以證明武漢的死亡數字被大大低估了。有趣的是,這個證據是從中國的一家媒體洩漏出來的。

旁白:財新網 3月26日發表了一則關於一家武漢殯儀館的故事。

在武漢封城的時期,中共限制家屬領取親人的骨灰。這項限制令在3月23日被取消,一張發在社交媒體上的照片顯示,一長串的隊伍在殯儀館外排著隊等著領骨灰。財新網報導,卡車連續好幾天,每天運送2,500個骨灰罈到一家國營的殯儀館。社交媒體平台刪掉了所有相關的照片。儘管據報導有新的小區因為疫情爆發被封鎖,武漢的官方死亡數字仍然是3,869人。

旁白:一方面,殯儀館對火化屍體的數量保密,另一方面,在二月份,中共的中央宣傳部卻描繪出了不同的景象。中宣部派遣了超過300個記者到湖北省,去報導中國對抗病毒的成功經驗。

習近平指示「媒體應該講述前線醫護人員在對抗病毒中的感人故事,以展示中國人民的團結」。

旁白:,這些畫面在中國的媒體上是看不到的

一家人被拖出來。
5分鐘抬出8具屍體。
武漢人喊:假的,都是假的

主持人:中共向來都把造成災難的罪責歸咎於外部勢力。從屠殺宗教信仰者開始,這個政權始終都說是海外反華勢力造成的。中國的媒體也想把這個病毒包裝成外來的。

旁白:這個網站叫西陸,是共軍最具影響力的網站之一。

1月26日西陸發表了一篇文章,聲稱發現了所謂的病毒源頭。該文章引述中國科學院的研究,聲稱新型冠狀病毒並非來自於自然界。相反的,該文章寫道,「病毒中的四個主要蛋白質被替換過了,目標是針對中國人民。」

那又是誰創造了這種針對中國的病毒?根據該文章,竟然是美國。文章聲稱病毒是2019年10月美國參加世界軍事運動會的時候部署的。

雖然該文章在2月初被移除了,病毒發源自美國的說法已經留存下來了。

在3月1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剪輯了一段關於美國病毒學家Robert Redfield於3月11日在美國國會的陳述的影片。影片中Redfield陳述,一些在美國的流感死者事後確認是死於新冠肺炎。

從這個片段,趙寫道「美國疾病管制中心被抓包了。零號病人何時在美國出現的?可能是美國軍人把病傳入武漢的。透明點!公開你們的資料料!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趙的外交部發言人同事耿爽隨後聲援這個論點,暗示「美國在掩蓋某些事情」。

旁白:肺炎流行了5個月,病毒源自於美國的說法仍在中國廣為流傳。

事實上,如果你在中國的百度上搜詢,打上「病毒來自美國」這個關鍵字,1620萬則提及這個字詞。

第六部分:中共病毒的代價

旁白:紐約的晚春是一個充滿生機的季節。蔚藍的天空,啁啾的鳥兒,豔麗的花開。

但在室內,人們正面臨死亡的威脅。2020年4月,紐約州成為全國疫情的中心,每天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在一天內達到805人的峰值。到……為止,全國已有72,000人死亡,這一數字超過了在越戰中喪生的47,000(47,424)名美國人。

全球經濟陷入了二戰以來最嚴重的衰退。自病毒襲擊以來,已有3300萬人尋求美國失業救助。

旁白:這些數字令人心碎。更糟的是,我們知道這一切本來是可以避免的。

南安普頓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如果中國(共)早點採取措施應對這種病毒,就可以預防全世界約95%的傳染。

主持人:有人說,美國政府,川普政府也有過錯,他們本可以做得更好,以他們掌握的情況更早採取行動。畢竟,整個世界都處在同一困境裡。為什麽最終台灣和韓國的情況要好得多呢?在某種程度上,這種說法可能是對的。但它轉移了人們對明擺著的事實的注意力。那就是,是誰首先讓這個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的?對中國人民來說,他們今天看到的不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而是歷史在重演。

旁白:70年來,中國一直被一種不祥的詛咒所困擾,不是人禍,就是自然災害變成了人禍。

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饑荒,奪走了4500萬人的生命,這就是1958年到1962年的「大躍進」。由什麼導致的?他們說是乾旱,但實際上是毛主席試圖加速農業中國走向共產主義烏托邦(的所為)造成的。系統性的謊言打造出想像中的農作物大豐收。政府官員們收集已有的農作物,讓農民們在沒有自己種植的糧食的情況下死去。

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一直在掩蓋這場災難的真相,所以中國人民根本不知道這場饑荒的影響範圍有多大。

1989年,當渾身是血的大學生被抬上擔架送走時,中共聲稱他們在天安門學潮期間沒有開過一槍。他們堅持表示只有大約200名平民在混亂中喪生。一份最近解密的英國文件顯示,解放軍至少殺害了1萬人。今天的中國學生甚至不知道在天安門曾經有過抗議。

2003年,當非典席捲中國時,中共隱瞞了感染人數。只有中國的鄰國,比如台灣和韓國有處理此類呼吸道感染疾病的經驗。世界上大部分地區對此類病毒的危險毫無防備。

2008年,在四川發生的7.9級地震中,有8.7萬人喪生。獨立調查顯示,劣質建築導致數千名兒童死亡。然而,中共關押了這些調查人員。

從1999年7月開始,一種被稱為「法輪功」的中國傳統修煉功法在中國遭到迫害。中國共產黨強迫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政治犯捐獻器官,在國家範圍內強摘和出售人體器官。獨立調查人員得出的結論是,這一指控是真實的,但中國共產黨至今仍對此予以否認。

主持人:是的,中共又一次掩蓋了一場災難。它一直在這麼做,而且以後還將繼續這麼做。為什麽這種情況持續了這麽久?也許我們應該問:如果不被追究責任,有哪個罪犯會停止他們的罪行?

第七部分:誰讓中共橫行?

旁白:就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鮮血和坦克車痕還未消失,老布什總統派了一位特使到北京,向中國的前領導人鄧小平示好。老布什安慰鄧小平,對64天安門屠殺的所有公開譴責只是政治上的辭令。就在天安門屠殺後不久,布希授權了對中國的軍用物資的運送。

前總統克林頓競選時聲稱會對中國強硬,但他一踏入白宮態度立刻軟化。中共當局在政府部門和國會策動了親共聯盟。結果,不只是對中國的制裁很快被移除了,克林頓還幫助中國進人世界貿易組織。他還授予中國最惠國的待遇。

不只是政界,科技和財務公司也對中國提供了幫助。美國科技巨頭促成了中國形成了無孔不入監控的政治形態。Cisco為中國國家防火牆和金盾工程(資訊監視系統)提供了基礎。IBM為金盾工程提供了伺服器, Oracle提供了資料庫,而Microsoft 提供了個人化的運作系統。

以摩根大通為首,中共的老朋友華爾街過去40年來為中共政權輸送了大量的資金。摩根大通屈服於利益,僱用了中共高官的子女,從而幫助公司獲得了數十億美元的商業合同。摩根士丹利的投資指數包含了經常對美國造成安全威脅的中國公司。這些行為造成了萬億美元被投入於中國的經濟。

旁白:在摩根士丹利指數中有一家公司我們要特別指出。騰訊,它擁有中國最大的社交媒體WeChat. WeChat長期幫中共監控異議人士,這次肺炎的吹哨者,李文亮醫生和其他人,在WeChat上揭露病毒的傳染時就立即被追蹤和舉報了。

Steve Bannon:你以為倫敦、華爾街,不知道維吾爾族、法輪功正遭受迫害。他們不在乎。

主持人:在中國和美國有句相似的話「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過去40年來,美國和西方國家刻意地忽視,美化中共的罪行。現在我們正在面對之前的忽視所帶來的後果。

旁白:中國攡有豐富的歷史,輝煌的文化和深厚的精神文化傳統。老子和蘇格拉底本可就道德和宇宙法則來場直白的對話。中國數千年敬天敬祖的傳統和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的「永恆社會」概念有著共鳴。但在中國恢復傳統文化之前,中共和美國首先必需先脫鉤。

Simone: 我希望中美脫鉤, 不然的話,當歷史重演時,會有更多的受害者,甚至我們自己都要承擔責任。

注意安全,天祐美國

旁白:但是現在,在中國發生了殘暴的反人類罪行。

旁白:中國大陸真實的感染和死亡數字是多少?

但是事情能按照他們的願望走嗎?他們想留住投資者就能留住嗎?如果疫情失控,他們又隱瞞,那時候國外不更要追究中共的責任嗎?

習近平在賭博。需要多說幾句。

主持人:西方的科學家要自己研究分子鐘,這個我們以後再講。微遠公司和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被迫禁言不僅僅是國家衛生局的命令,事實上,中國最高醫療部門早在1月3日就已經下令停止對該病毒的研究。

據台灣媒體The Journalist獲得的內部文件顯示,就在中央電視台開始誹謗李文亮博士時,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向科研機構發出指示,要求他們交出或銷毀病毒樣本。這些指示於1月3日在內部傳閱。

根據該文件,這種新病毒應該要被視為高致病性的2型疾病。2型疾病意味著全部人口都是易感人群,但是貧窮地區的感染率將會最嚴重。

這個科研機構也被下達了和之前兩個研究所一樣的命令。他們必須放棄所有關於感染來源的研究,並在此過程中遵循所有官僚程序。研究人員也進一步被禁止在沒有政府許可的情況下與任何其他個人或機構分享他們的研究成果。對於任何擁有病毒樣本的人,中共要求他們要麼銷毀樣本,要麼將樣本移交給當局。最後,在控制疫情的過程中,禁止任何組織發布與病毒來源相關的消息,也不允許對外界提起任何研究所內發生的事情。

1月3日,正當中國衛生健康委員會關閉國內研究時,諷刺的事態在海外發展開來。中國黑客發起了國際網絡攻擊,竊取有關該病毒的研究成果。

2020年5月14日,美國聯邦調查局發布了一項新的調查聲明。一些和中國方面有密切聯係的網民一直以美國內參與研究新冠肺炎的組織為目標,並對其進行損害。這些攻擊的目的是竊取與疫苗、治療和測試有關的研究成果。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官員稱中國和伊朗早在1月3日就開始了此類攻擊。

當我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引起我特別注意的不是中共偷美國的研究成果,因為他們一直這麼做。引起我注意的是他們早在1月3號就開始這麼做了。這說明他們早就知道這個病毒有多麼危險。

旁白:2月2日,一位名叫武小華的中國博士駁斥了石的說法,即否認該病毒與實驗室有關。她將其發布在類似於Twitter的中國社交媒體──微博。

「有些實驗室太糟糕了,他們兜售做過實驗的動物,例如把狗當寵物。因為實驗動物比流浪貓和狗更慘,所以每年我都說服我的朋友收養一兩隻。拉布拉多犬和獵犬是最常見的。他們隨便的丟棄動物屍體,因為焚化醫療垃圾費用更高。他們甚至賣珍稀動物(詢問南方醫科大學是否曾經出售過獼猴)。在實驗室中隨意食用不含特定病原體的雞蛋。某次我發現實驗室丟失了我提供的一些雞蛋。後來,兩個學生供認他們在實驗室加班時吃了雞蛋。這些沒有做過實驗的雞蛋當然能吃而且很美味。 他們還將實驗室中的豬分成幾部分吃(您可以問一下301醫院脊柱部的實驗豬去了哪裡)。也有人偷偷地把老鼠放在口袋裡帶出去當寵物。」

官方媒體報導過中國研究人員因出售實驗動物而入獄。這也證實了這一說法。

2020年1月2日,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李寧教授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李先生通過出售實驗動物和實驗中用過的牛奶賺了140萬美元。

西蒙妮:林博士,在中國出售實驗動物,食用它們或將它們作為寵物飼養的做法有多廣泛?

新唐人《世事關心》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疫情重災區武漢和蘇家屯 有一驚人相似點
鐘原:5月下旬東北疫情延燒 武漢檢測成謎
北京疫情告急背後與武漢相同之處
因報武漢疫情 第四名公民記者張展被批捕
最熱視頻
細思極恐!大陸手機記錄日常對話
【薇羽看世間】TikTok欲變身 美國還未醒?
【重播】川普發布會:刺激案無果 或發行政令
【現場視頻】大客車排隊拉大連灣居民去隔離
【珍言真語】潘東凱:保護隱私 拒可疑核酸檢測
【新聞看點】TikTok命懸一線 微信還遠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