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社會活動家: 中共須對迫害法輪功罪行負責

2020年2月7日,澳洲國家公民委員會前主席Peter Westmore主持研討會,推動《馬格尼茨基法案》立法。(李奕/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Daniel Cameron、李奕澳洲墨爾本採訪報導)自第一例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報導出來後,中共的血腥器官移植產業已運轉了數十年。前澳洲國家公民理事會(NCC, National Civic Council)主席Peter Westmore表示,大陸整個器官移植行業的基礎完全建立在殺人上,尤其是殺害法輪功學員。

Westmore表示,法輪功學員遵循的「真、善、忍」價值觀值得讚揚,所有人都應該支持這一理念,而共產黨卻因為法輪功學員擁有健康的器官而殺害他們,這不僅僅是針對特定族群的種族滅絕,同時也是反人類罪。

2016年7月16日,墨爾本部分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舉行「7.20反迫害」集會,Peter Westmore到場聲援。(陳明/大紀元)

「他們(共產黨)攻擊法輪功學員的方式令人震驚、令人髮指。中共無緣無故針對法輪功學員,將他們綁架、長期監禁至今已有20多年的歷史,成千上萬的人被謀殺、器官被奪取,用以支持中共的器官移植產業,這顯然是對這些人的人權嚴重且殘酷的侵犯。」 Westmore 說,「(中共)最令人作嘔的是掠奪他們(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我唯一想到能與之相提並論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納粹醫生。我認為,必須讓中共政府對它的罪行負責。」

Westmore是澳洲知名社會活動家,也是新聞週刊(News Weekly)的主要撰稿人。由於對一系列影響澳洲政治、道德和社會問題的分析獨特而深入,Westmore受到了各級政府和觀察員的認可。

活體摘除器官前所未聞 仍在發生

十幾年前,兩位法輪功學員去拜訪時任國家公民理事會主席的Westmore。他們告訴他,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後,大量法輪功修煉者被逮捕殺害,中共還強摘他們的器官謀取暴利。由於這種事情前所未聞,Westmore一開始還不相信法輪功學員的話。

他說,「我認為他們可能是誇大其詞,或對中國共產黨的不滿情緒促使他們提出指控,我認為這是無法證明的。我說我會考慮的,他們就走了。幾個星期後,我在谷歌(Google)蒐索中輸入了兩個詞:『中國、移植』。」

2006年8月21日﹐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在墨爾本托馬斯.摩爾中心舉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院器官報告會,圖爲Peter Westmore在主持會議。(陳明/大紀元)

Westmore認為中共要殺人摘取器官,就必須以某種方式與移植行業聯繫起來。當他在網上蒐索時,看到許多中國的網站、中國醫院的頁面都有英文信息,邀請人們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

「當我閲讀細節時,看到有些醫院廣告說如果移植無效也沒關係,他們將在幾週內提供另一次移植。」他說,「我來自一個有很多醫生的家庭。我父親是一名醫生,我幾個兄弟姐妹都是醫生。當我讀到這篇文章時我就知道,可以在幾週內得到器官的唯一方法就是有人會為此而被謀殺。」

「因為在澳洲,假如我患有腎衰竭並且必須進行腎臟移植的話,那麼我得在等待名單上等幾年,這是非常典型的,因為沒有那麽多匹配的器官,患者必須得與可用的器官相匹配。而中國的網站、中國的醫院都在說他們將在幾週內找到器官,這就是說他們必須殺害提供這些器官的人才能做到。」

2006年,加拿大的兩位人權律師David Kilgour和David Matas發表了有關中共器官和移植行業的報告。他們的結論是法輪功修煉者因其器官被捕、被監禁然後被謀殺。

「我知道中共政府說了,這些事情不會再發生,但我不相信。因爲中共器官移植業的持續發展有賴於器官的穩定供應,他們只有一種供應來源,那就是囚犯。」Westmore說,「法輪功學員是他們更喜歡掠奪器官的對象,換句話說,他們更願意殺死活人以保證器官(來源)。」

比起維族人和藏人 中共迫害法輪功更殘酷

在得知中共正在系統性地謀殺中國法輪功學員並進行血腥交易後,Westmore開始關注此事並多次在澳洲公開場合談論這一問題。可惜的是,在中國發生了二十多年的人權慘案後,澳洲政府仍對此保持沉默。

2018年3月25日,墨爾本部分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辦集會,聲援三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Peter Westmore對三退勇士表示敬意。(托尼/大紀元)

他說,「首先,我相信大多數參與澳洲國際關係的人都非常清楚中共一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並殺害他們,但在澳洲公開場合中幾乎沒有人公開談論這個問題。」

「有好幾次,澳洲官員甚至是部長都談到了(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人和西藏人的殘酷迫害。但是在我看來,法輪功修煉者受到的待遇甚至比那些人還差。因為就法輪功修煉者而言,他們不僅被捕且未經審判就被大批謀殺。」

Westmore說:「我知道在美國,美國政府可能是因為不像澳洲那樣依賴中國進行貿易,所以美國政府和加拿大政府更願意公開發表意見。 但是澳洲應該公開談論這個問題,就像他們討論維吾爾族人的事情一樣。也許他們仍在談論西藏問題,但在我看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比這還要可怕。」

Westmore呼籲國會代表挺身而出,像美國和加拿大政府那樣,公開和中共討論法輪功被迫害的問題,並將中共的所作所為告訴澳洲人民。

「我堅信澳洲應該加入其它西方國家,這些西方國家已禁止公民前往中國接受器官捐贈(移植)。澳洲應採取一切行動,防止澳洲人參與這一可怕的交易。」

「我知道,澳洲的移植學會肯定在幾年前就表達了對中共器官販運的擔憂,但是(政府)應該強烈告知公眾,儘早結束這種可怕的生命交易。這實際上是現代奴隸制的一種形式,而且更糟糕,因為這是在殺人。」

澳洲民眾可以督促政府站出來

目前,澳洲政府正考慮通過《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迫使那些侵犯人權的人承擔責任。但Westmore說這只是解決問題的一個方面,力度還不夠,澳洲政府應直接公開譴責中共,採取各種形式的壓力,迫使共產黨改變其邪惡的行爲。

「公開中共如何對待法輪功學員,是(解決問題)的另一部分,因爲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共政府對它的國際聲譽也非常敏感。」

Westmore說:「如果我們在澳洲說你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行爲令人震驚和可恥,並損害了你(中共)的聲譽,我認為這將有助於對中共政權施加更大壓力。」

Westmore認爲,至今還有很多澳洲人並不了解這件可怕的事情,但是那些了解這些事情的澳洲人,可以寫信給他們的議員,督促他們對此採取行動並大力支持澳洲法輪功學員所舉辦的活動。唯有這樣,才能儘早改變現狀,制止這場迫害。

「為支持中國的修煉者,澳洲法輪功學員採取的行動是非常好的。為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可怕困境而奮鬥、並試圖引起公眾關注的每個人都應該得到我們最大力的支持。」

2007年11月16日,由「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發起的人權聖火全球傳遞活動在墨尔本市中心城市广场的露天舞台舉行儀式,Peter Westmore作爲嘉賓發言。(陳明/大紀元)

「我非常感謝澳洲境內的法輪功修煉者,這些修煉者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相信其他很多人也是這樣才知道(真相)的。這是中國大陸正在發生的真實情況,這需要(我們)付出巨大的共同努力,才能促使中共政府對自己的罪行負責。」

Westmore說,普通的澳洲人可以就此事寫信給他們的議員,詢問他們是否知道這件事,以及他們準備如何發聲。這也可能包括對《馬格尼茨基法案》的支持,人們也可以要求聯邦議會議員就此問題在議會中發言。

「當然,我們應該寫信給外交部長Marise Payne和總理Scott Morrison,因為他們兩個人都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我們應該呼籲他們做更多的事情,以保護那些極其脆弱的人,他們(法輪功學員)在面對這場可怕的迫害時,要完全依靠我們的聲音來支持他們。」

「這是一個人權問題,影響到全世界。為法輪功學員而戰就是為其他在中國受壓迫的人民而戰,這些人都在被這個可怕的政權壓迫著、迫害著。」

責任編輯:李欣然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