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一回 紂王女媧宮進香(下)

天垂象皆如此 徒令英雄嘆不平(二)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Fotolia)
  人氣: 8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天垂象皆如此 徒令英雄嘆不平(二)

駕出朝歌南門,家家焚香設火,戶戶結綵鋪氈。三千鐵騎,八百御林,武成王黃飛虎保駕,滿朝文武隨行。前至女媧宮。天子離輦,上大殿,香焚爐中;文武隨班拜賀畢。紂王觀看殿中華麗。怎見得:

「殿前華麗,五彩金粧;

金童對對執旛幢;

玉女雙雙捧如意。

玉鉤斜掛,半輪新月懸空;

寶帳婆娑,萬對彩鸞朝斗。

碧落床邊,俱是舞鶴翔鸞;

沉香寶座,造就走龍飛鳳。

飄飄奇彩異尋常,金爐瑞靄:

裊裊禎祥騰紫霧,銀燭輝煌。

君王正看行宮景,一陣狂風透膽寒。」

說君王(指紂王)正看行宮之景,一陣狂風透膽寒(就是有妖怪)。其實換個角度來講,紂王的完結是跟上界的不正有關係。他招鬼上身!對人來講,它能顯現出某種力量。

紂王正看此宮殿宇齊整,樓閣豐隆,忽一陣狂風,捲起幔帳,現出女媧聖像,容貌端麗,瑞彩翩,國色天姿,婉然如生;真是蕊宮仙子臨凡,月殿嫦娥下世。古語云:「國之將興,必有禎祥;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紂王正看此宮殿如此整齊,樓閣豐隆,忽一陣狂風,捲起了幕帳,露出了女媧像。所以這裡他講的是來了一股狂風,這風怎麼來的,他不知道。風把幕帳給撩起來。幕帳一撩起來,女媧的像出來了。女媧的像一出來,紂王正在這看著嘛,所以他根本迴避不了,他一眼就看到了女媧像。一看女媧像國色天姿,叫婉然如生。蕊宮仙子臨凡,嫦娥下世。

妖孽的意思是在人中形容的。那股寒氣,狂風之寒氣是從那來的,作為人中的紂王,他根本就是一個被天意任意擺弄的這麼一個東西,在人中他是王,而為什麼這個寒氣來?就是紂王內心中有著淫邪之心。

紂王一見,神魂飄蕩,陡起淫心。自思:「朕貴為天子,富有四海,縱有六院三宮,並無有此豔色。」王曰:「取文房四寶。」侍駕官忙取將來,獻與紂王。天子深潤紫毫,在行宮粉壁之上作詩一首:

紂王一見,神魂飄蕩,陡起淫邪之心。自己就想了,朕貴為天子,富有四海,縱有六院三宮,卻無此絕色,指的是女媧像的那個容貌、姿色。女媧的主神沒在像上,女媧出去了,去找天皇、地皇、人皇,因為她過生日,到那去慶祝她生日去了。但女媧的主神在那個像上,所以帶有靈氣。

作為紂王來講,其實懼怕那種靈氣,他感受到那份餘威,就受不了了。而他受不了的原因是跟他的淫邪之心有關(就是紂王自己招來的)。

其實作個不恰當的對比,就像朋友說:看那個擺設很有趣。其實你感到有趣,是你能夠感受到它有生命的活氣。但它是個木頭,它怎麼會有生命的活氣呢?類似的。所以當你能夠看懂所有東西的生命的時候,你的慈悲之情(你對生命珍惜的那種內在感受)自己就能出來了。

但是我個人承認,得有師父幫你(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們在現實的利益中,酒色財氣,無論男女都要面對它,自己怎麼能去掉?

回來說,紂王說了:「取文房四寶來。」那旁邊就得有隨從帶著文房四寶,什麼東西都得帶著。大王出行的時候獻給紂王。紂王叫「深潤紫毫」,紫毫筆就在牆壁上題詩一首。

你說人家紂王沒知識、沒文化?人家能夠題詩一首,順手就寫出來。

人家紂王有文化,對不對?有文化卻不知女媧是誰,這暗含什麼?自傲、自我的膨大,自我生命的品質就在這種前後的描述中表達出來。他不需要知道女媧是誰,跟他沒關係,對吧!(但不妨礙人家有知識)

「鳳鸞寶帳景非常,盡是泥金巧樣粧。

曲曲遠山飛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

梨花帶雨爭嬌豔;芍藥籠煙騁媚粧。

但得妖嬈能舉動,取回長樂侍君王。」

巧樣粧,因為祂是泥像。「梨花帶雨爭嬌豔」,梨花通常就是淫色之描繪。梨花、芍藥是形容女媧的。妖嬈舉動就是他看出了那種……把死的泥像看成了活的。「取回長樂侍君王」最後這句話就等於是污辱了女媧。

所以人家是有文化的。

天子作畢,只見首相商容啟奏曰:「女媧乃上古之正神,朝歌之福主。老臣請駕拈香,祈求福德,使萬民樂業,雨順風調,兵火寧息。今陛下作詩褻瀆聖明,毫無虔敬之誠,是獲罪於神聖,非天子巡幸祈請之禮。願主公以水洗之。恐天下百姓觀見,傳言聖上無有德政耳。」

商容一看說:「壞了,女媧乃上古之正神,朝歌之福主,那是福神啊!……」

做個簡單的比喻,福建人如果看見他地方供的神,也是個女神,你能亂來嗎?對吧,那福建人民不得敲破你、喀喀給你砸了……

老臣請駕拈香,來祈求福德,使萬民樂業,雨順風調,兵火寧息。殿下作詩褻瀆聖明,毫無尊敬虔誠之意。這絕非天子,巡幸所行之理啊。願主公用水趕快洗了,恐天下百姓觀之之後,傳言聖上無有德政。

那聖上無德政,只要表現出淫蕩、慾望,就是與道德相背離的。淫蕩跟慾望……都是滿足肉體的,滿足肉體的就是缺德的。

所以民間女孩子罵這男人挺缺德的,這話說得對,就是從祖宗那兒就是這麼傳下來的。所以德行是魂魄,德行是拒絕肉慾的。但並不阻擋婚姻啊!

人一壞,得到的是放縱,是縱慾。《金瓶梅》講的就是這個(但我沒看過)。

王曰:「朕看女媧之容有絕世之姿,因作詩以讚美之,豈有他意?卿毋多言。況孤乃萬乘之尊,留與萬姓觀之,可見娘娘美貌絕世,亦見孤之遺筆耳。」

我哪有什麼其它的,對吧,我就做了一首詩,你別多言,孤乃萬乘之尊。留給百姓觀之,見娘娘如此美妙絕倫,那也見孤之遺筆耳,回朝。別人誰也不敢說了。

後面這段話就是紂王的狂妄,紂王的狂妄既表現出他對女媧的不知,所以他就以自我為中心……我乃萬乘之尊,以我為中心。當以我為中心的時候,必然做出傷及他人之齷齪事──無論你官位多低,無論你官位多高。

言罷回朝。文武百官默默點首,莫敢誰何,俱鉗口而回。有詩為證:

「鳳輦龍車出帝京,拈香釐祝女中英;

只知祈福黎民樂,孰料吟詩萬姓驚。

目下狐狸為太后;眼前豺虎盡簪纓。

上天垂象皆如此,徒令英雄歎不平。」

天子駕回,陞龍德殿。百姓朝賀而散。時逢望辰,三宮妃后朝君:中宮姜后,西宮黃妃,馨慶宮楊妃,朝畢而退。按下不表。

我們剛才講的商容讓紂王上香,而紂王卻不知道女媧是誰,這裡就是在講述著「上天垂象皆如此」。當你去討論「因為、所以」的時候,你會發覺很無奈。大家做的都對,大家做的也都錯,紂王做的你說錯嗎?

他是王,他都講出道理來,我為什麼這麼做──我只是讚美它──一個大石頭像,我給它抱回家去做老婆?不可能啊!它是石頭,泥金,泥像嘛!對不對。

這裡他強調哪個?是人的心意,人的心,他強調的是這個。

且說女媧娘娘降誕,三月十五日往火雲宮朝賀伏羲、炎帝、軒轅三聖而回,下得青鸞,坐於寶殿。玉女金童朝禮畢,娘娘猛抬頭,看見粉壁上詩句,大怒罵曰:「殷受無道昏君,不想修身立德以保天下,今反不畏上天,吟詩褻我,甚是可惡!我想成湯伐桀而王天下,享國六百餘年,氣數已盡;若不與他個報應,不見我的靈感。」即喚碧霞童子駕青鸞往朝歌一回。不題。

然後女媧娘娘回來,女媧娘娘三月十五號到了火雲宮,去見了伏羲、炎帝跟軒轅三聖而歸。(所以炎帝就是神農,書是這麼說的。)

也就是說:如果我不教訓一下紂王的話,那紂王也就不知道我的存在、我的威德。這裡面其實揭示一個問題:女媧是「神」,上古的名君名神,而一個「人」做了這樣的事情,你為什麼要在乎他?女媧一罵,也就表明祂同樣要經歷某些過程。換句話說,祂是因為人中的某些事情,而動了心思,動了情感。

因為發怒,動了情感,祂就做不到「智者無語」這個概念(我們這麼討論其實是不合適的)。其實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前、後之間的關係──完全可以對映當今中國社會、天象的變化。就是在時間軸上的一個上、下對應。

紂王問女媧是誰,商容答覆了,在時間上他是上古。但是在現實的環境中,那個上古的概念又是眼前。女媧就在眼前,是紂王看不著。

女媧神的那一面,是跟祂同在的,女媧看得見紂王,紂王卻看不見女媧,對吧!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相,四相包括東、西、南、北,包括春、夏、秋、冬。四相是交叉在一起的,既遠隔千里,又近在咫尺……這只是我個人能理解的很膚淺的解釋。

上古的古神女媧,因紂王的所為而發怒,也就造成了天地間將出現大變化的緣由。從天意的角度來講,商朝的氣數已盡,不是因為女媧要把他弄死,而是決定商朝氣數的神高過女媧。

卻說二位殿下殷郊、殷洪來參謁父王──那殷郊後來是封神榜上值年太歲;殷洪是五穀神:皆有名神將。

殷郊是值年太歲,殷洪是五穀神。2019年就是犯太歲──流年不利,會出現大災大難。所以太歲這個星星的本身,在傳統說法中是非常重要的──太歲影響著人們的命運,說白了是木星,這是殷郊。

殷洪(五穀神)──民以食為天,所以也非常重要。

金、木、水、火、土這五星和地球共生,加上太陽,一共七顆星星,這是幾千年來,中、外沒有任何差距的說法。你查希臘、埃及、西方傳統的宗教當中都講金、木、水、火、土。為什麼叫金、木、水、火、土?沒有來處。其實就是金、木、水、火、土五星的來處非常高,甚至不被人知道。地球正好在這七顆星星的中間,以地球為中心,這是當初的「地心學說」。

地心學說,是以人(地球)為中心,「日心學說」則物質化了──五顆星星加上地球圍著太陽轉,是以太陽為中心。日心學說的出現是弱化了人、生命的本質真相。哥白尼被吊死、燒死是當時的宗教把他當成魔,魔就是與人的元神相對立。日心學說的出現使人忘記靈魂的真實存在,缺少能力認知人靈魂的真實。

哥白尼的日心學說與今天共產黨宣傳的「活在今朝」的道理是一樣的。

正行禮間,頂上兩道紅光沖天。娘娘正行時,被此氣擋住雲路;因望下一看,知紂王尚有二十八年氣運,不可造次,暫回行宮,心中不悅。

正是因為殷郊、殷洪他們當初來到人間之前,是派下來的。誰派來的?這個派他們的神高過了女媧。女媧根本沒想到,不知道殷郊、殷洪怎麼派來的。所以兩道紅光沖上天,而娘娘正行之間,被這個紅光擋住雲路。擋住之後,他就走不過去,他才停下來往下一看,知紂王尚有二十八年氣運,不可造次,只能回到行宮,心中很不高興。

所以女媧不敢犯天條,女媧想毀掉紂王易如反掌,但是他要遵從規矩,而規矩就是商朝的完結──天地間在一定範圍內的重新再塑。那三百六十五個神重新封神,不就是天地間的重新再造,對不對。

其實包括通天教主的門派整個被毀掉、截教被毀掉,豈不同樣是重新再造的概念!在他的一定範圍內,講出了這麼個故事。這件事情不是女媧自己控制的,女媧都控制不了。而殷郊的來處、讓殷郊幹這件事的神,遠遠高過女媧,女媧自己都不知道。

喚彩雲童兒把後宮中金葫蘆取來,放在丹墀之下;揭起蘆蓋,用手一指。葫蘆中有一道白光,其大如線,高四五丈有餘。白光之上,懸出一首旛來,光分五彩,瑞映千條,名曰招妖旛。不一時,悲風颯颯,慘霧迷漫,陰雲四合,風過數陣,天下群妖俱到行宮聽候法旨。娘娘吩咐彩雲:著各處妖魔且退;只留軒轅墳中三妖伺候。

然後就叫彩雲童兒把後宮中的金葫蘆給我拿過來。然後放在那,放在地上揭開了葫蘆蓋,手這麼一指,葫蘆裡出了一道白光,像線一樣就起來了。起來四五丈。

在上頭出了一個旛,在白光上出了一個旛,這就是著名的「招妖旛」。但這旛一條一條,上千條,那都是神仙的東西,咱也不知道什麼樣,他就這麼形容。

你注意到招妖旛,就是葫蘆出了一股白煙,這個旛就把狐狸精給弄來了。什麼悲風颯颯、慘霧迷漫、陰雲四合、風過幾陣,天下所有的妖怪都來了,聽候法旨。

這裡他的用法都很特別,管女媧講的話是法旨,女媧對這些妖怪而言,講出來的東西都是不可違背的,是他言行的法規,其實就是這個意思。娘娘吩咐說:「各處妖怪都走吧,只留下軒轅墳中的三個妖怪,留下來。」

三妖進宮參謁,口稱:「娘娘聖壽無疆!」這三妖一個是千年狐狸精,一個是九頭雉雞精,一個是玉石琵琶精,俯伏丹墀。娘娘曰:「三妖聽吾密旨:『成湯望氣黯然,當失天下;鳳鳴岐山,西周已生聖主。天意已定,氣數使然。你三妖可隱其妖形,托身宮院,惑亂君心;俟武王伐紂,以助成功,不可殘害眾生。事成之後,使你等亦成正果。』」

那軒轅帝是造人的,是人的祖先。結果,軒轅墳中的三個妖怪──一隻狐狸、一隻雞、一琵琶精,三妖聽我密旨(就是悄悄跟他們說的)……三妖可以隱其妖身(管他們叫妖怪,不是鬼,是妖),托身宮院,惑亂君心……女媧把妖怪弄來,就是為了出口惡氣。他把人不當回事。

因為「氣數已盡」,西周已出聖主,那一切天意已定,什麼都定。所以定數可不是我們隨便這麼說的,定數是非常不得了的,絕不是平白無故的。

娘娘吩咐已畢,三妖叩頭謝恩,化清風而去。正是:狐狸聽旨施妖術,斷送成湯六百年。有詩為證,詩曰:
「三月中旬駕進香,
吟詩一首起飛殃。
只知把筆施才學,
不曉今番社稷亡。」

按下女媧娘娘吩咐三妖,不題。

紂王這二十八年在人的環境中演了一齣相應的文化大戲,有關天、地、人的文化──星星的改變、神的更替──而在人修行的環境中,截教、通天教主被銷毀,再往下,廣成子這批人經過一次大的歷練,雖然他們已經修練了一千五百年了,再度把生命純淨下來。

因為在他們修練的那一千五百年中伴隨著截教存在的過程──教了一萬多個徒弟(元始天尊才教了十幾個,老子根本沒教人),真正人的東西被通天教主給破壞了,教了很多動物,理由是:人生於寅,人與禽獸同時生於寅時,所以禽獸跟人等同了。

我相信這是邪教不該存在的根本原因。衍生出來傳給我們今天的文化就是:妖魔鬼怪橫行,女孩弄蛇精臉、狐狸上身。其實是從那兒開始就傳遞了這個文化。所以《封神演義》很有趣的。

那也就變成了殷郊、殷洪下到人間,後來都背信棄義、欺師滅祖,違背了他們的承諾,而這份承諾卻跟他們的師父相關──廣成子、赤精子是他們兩人的師父,而派他們兩人去幫助西岐打仗的時候,他們就想到:這兩人別反悔了!(編注:殷郊、殷洪在被派往西岐助姜子牙東征的路上被申公豹遊說反周助紂。)

殷郊、殷洪無論遭受紂王多大的迫害,成了紂王十大罪名之一:殺妻誅子(編注:在妲己頂替殷郊、殷洪的親生母親姜皇后上位之後,便把姜皇后害死了,憤恨的兩兄弟想把妲己殺了,卻被震怒的殷紂王反過來追殺)。這種骨肉牽掛的本身卻足以毀掉一個生命的始源,也講出了這麼一個道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殷郊、殷洪本來就是來當太歲、來當五穀神的,怎麼當呢?

更高的神把他們派下來,在人間共同塑造一個文化。背信棄義是大逆不道,而大逆不道惹來了殺身之禍卻把他們銷毀掉──殷洪是被太極圖毀的,而殷郊承諾:如果他背信,就用犁耙把他埋在山中間。所以用犁耙給他犁了。

殷郊拿了廣成子所有的寶貝、殷洪拿走了赤精子所有的寶貝,而廣成子是元始天尊的大弟子,他有無限的本事。當廣成子把所有的本事給殷郊的時候,殷郊依然無力抗爭。這是神塑造的文化,所以一諾值千金。

而今天的中共完全以承諾(表面的)作為欺騙的手段。現在的貿易戰即是:以虛假的承諾作為貿易的手段,充滿了絕對的狡猾。就是用馬克思的辯證唯物論──上下嘴唇互相謾罵,左右臉互相指責,它永遠有得說──以這樣的方式去摧毀自己的承諾。它的陰邪之術遠遠超過了殷郊、殷洪。

所以殷郊、殷洪被派來當太歲、五穀神,結果給人留下「一諾值千金」的根本法──人生命中必須遵循的一份道理。當今天,這份道理被摧毀之後,那就是改天換日的時候。

且言紂王只因進香之後,看見女媧美貌,朝暮思想,寒暑盡忘,寢食俱廢,每見六院三宮,真如塵飯土羹,不堪諦視;終朝將此事不放心懷,鬱鬱不樂。一日駕陞顯慶殿,時有常隨在側。紂王忽然猛省,著奉御宣中諫大夫費仲──乃紂王之倖臣;近因聞太師仲,奉敕平北海,大兵遠征,戍外立功,因此上就寵費仲、尤渾二人。此二人朝朝蠹惑聖聰,讒言獻媚,紂王無有不從。大抵天下將危,佞臣當道。

然後就說只因紂王進香之後,看見女媧美妙,朝思暮想,寢食難安,寒暑盡忘。三宮六院看如糞土,什麼都不成了,不知道該怎麼辦,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一日駕陞顯慶殿,旁邊都有隨從。他突然想起來大夫叫費仲。

費仲被稱為倖臣(其實就是惡臣)。因為聞太師不在,費仲、尤渾朝朝蠹惑聖聰,讒言獻媚,紂王無有不從。

讒言獻媚,毫無節度的去誇獎別人,在今天的精英社會中,到處都是──我個人遇到過、看到很多。你就這麼看他,他講任何話,別人愛聽的話,他的眼睛永遠晶亮晶亮。他想有求於你,或者他覺得你可以被他利用,或者他覺得他惹不起你,他就開始耍你、奉承你。唉呀!那話多了。

但今天很多人喜歡這種話。

──不一時,費仲朝見。王曰:「朕因女媧宮進香,偶見其顏豔麗,絕世無雙,三宮六院,無當朕意,將如之何?卿有何策,以慰朕懷?」費仲奏曰:「陛下乃萬乘之尊,富有四海,德配堯、舜,天下之所有,皆陛下之所有,何思不得,這有何難。陛下明日傳一旨,頒行四路諸侯:『每一鎮選美女百名以充王庭。』何憂天下絕色不入王選乎。」

紂王就說:「朕因女媧宮進香,看見了他的面目,那絕世無雙,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你說應該怎麼辦?」費仲比較壞,他說:「大王你太不得了,你有堯、舜之德行,天下之所有,乃陛下之所有,有何難的。」

你不就想找一個女人嘛,明天傳旨下去,要四大諸侯吩咐各地兩百諸侯,每一個諸侯國給我挑美女一百名。八百諸侯八萬個美女進朝宮(朝歌有地放?),到時候你還愁找不著美女嗎!

大王!這事太小差了(張飛吃豆芽──那時候沒有張飛)。這就第一章完。

紂王大悅:「卿所奏甚合朕意。明日早朝發旨。卿且暫回。」隨即命駕還宮。畢竟不知此後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封神演義》很緊密,每一個章回有它背後的故事,裡面在講一種生命的故事,只不過我們能否讀懂它?

要知第二章如何──蘇護進京了,且聽下回分解。◇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握手從來都不是東方的傳統。......實際上,自周公作《周禮》起,中國古人就系統規範了不同方式的相見禮,有平輩對平輩之禮,平輩對長輩之禮,以及長輩對平輩的還禮。這些禮儀皆不需有任何肢體接觸,大方而美觀,簡單而含蓄。
  • 西方的人名因為出處不同,每一個名字都有其歷史背景,特殊意義。代表了這個人的家庭背景,族裔,宗教,文化背景等等,因此若瞭解名字的意思,在取名時就更能取到一個合意的名字。
  • 燦爛輝煌的文藝復興可謂是西方藝術史上最為重要的一個時期了,其影響之深遠,猶如歷史篇章裡的黃鐘大呂,震古爍今。本次人類文明中的美術在文藝復興時期走向成熟,並對其後兩百年的西方藝術有著直接的影響。
  • 取英文名不止要好聽、不俗,而且最好是有特殊意義。所以若是手頭有一本參考書就最方便了。否則若只是為了好聽,熟悉而取一個名字,將來才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意思,就後悔來不及了。因為一個名字畢竟要伴隨自己一生。
  • 在西曆使用之前,家家有本曆書;大眾化的曆書不是民俗產物,實是中國古代天文學上大成就的展現與研究的積澱,把宇宙與人生會通為一。「史稱帝王治天下以律曆為先」,可以看到曆書在治天下中的地位。
  • 民間俗語「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在現代社會可謂家喻戶曉,當某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很可能就是要準備去做壞事了。不過,按照這句話的意思,即「沒有度量的人不能稱為君子,不狠毒的人成不了大丈夫」,是不是感到有些彆扭和不倫不類?因為前半句教導人們要有度量,是教人向善的;後半句卻是教人向惡的,說什麼成為大丈夫的人要狠毒。
  • 中華文明的天文科學有什麼優越性,為何能獨步天下?讓張衡這位傑出的史官、天文科學家為例,演示一段歷史來說明。
  • 提到「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句話,尤其是在中共摧毀中華五千年文明、極盡所能詆毀傳統文化後,人們普遍的理解就是女子是不需要有什麼才能的,沒有才便是有德行了,而這是古代社會對女性的歧視,是為了讓她們置於愚昧無知的境地,自然這也成為中共宣傳古代社會是「黑暗的、腐朽的、落後的」所謂證據之一。不過,「女子無才便是德」的真實含義並非如此。
  • 自古以來,在科舉考試中名落孫山的不計其數。落榜考生中也有罵考官的,破口大罵考官之後,也有人轉運再登金榜的,是怎樣的「運氣」呢?
  • 什麼是「三伏」?意指什麼呢?怎麼推算的呢?三伏反映什麼中華傳統文化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