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病毒有眼睛:俄印疫情為何飆升

人氣 10018

【大紀元2020年07月12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7月11日,又到週末了。我們今天還是要做週末板塊「病毒有眼睛」,今天要談的是兩個大國:俄羅斯印度。這兩個國家有兩個共同特點,一個是都與中國接壤,另一個是都差不多是5月開始,出現病例激增的情況,現在除去中國和伊朗這兩個不透明的國家之外,印度和俄羅斯已經躍升到了全球第三和第四的位置。

然後我們還會談到美國最新的一個聲明,警告在華公民中共可能會濫捕。然後還有南方的大洪水和香港的立法會選舉投票情況。

香港第三波疫情爆發

不過在談這些內容之前,我想先簡單說一下香港。香港這幾天的疫情情況,有些可疑。

昨天(10日)香港教育局已經宣布,從下週一(13日)開始,全港學校全部停課。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直言,這是香港的「第三波爆發」。

香港這波疫情最先是出現在7月4日。從哈薩克斯坦回港的一名機師出現了呼吸道感染病徵。於是他到一個私家診所求醫並接受檢測,結果呈現陽性。然後7月7日,香港通報稱新增14宗,其中9宗是本土案例,5宗不明源頭。7月8日新增確診24例,19宗本地感染,5宗不明源頭。7月9日,新增42宗確診病例,其中34宗屬本地個案,8宗是輸入型。

這是在香港確診的病例情況,其實還有一個情況也需要注意。BBC報導,有一艘貨櫃船的11名船員在浙江寧波被檢測出陽性反應。他們中的9個人在6月24日曾經在香港登船,被批准不用進行檢疫,只需醫學觀察。他們在香港停留期間,被安排在香港荃灣帝盛酒店入住。就是說,他們在香港停留期間,可能被感染了。

6月24日,這個時間點,大家注意一下,正是中共緊鑼密鼓訂立港版國安法的階段。也就是說,這個病毒像是與中共強推惡法同步一樣。

我看到有一種猜測,說香港的疫情大爆發,可能是中共的一個陰謀。意思是說,中共施行了港版國安法之後,英、美、澳和台灣等等都紛紛表示願意接收香港人。而就在各國宣布這個決定之後,香港的疫情就爆發了。所以網友猜測,可能是中共又一次故意「放毒」,目的是阻止各國接收香港人。

對這種猜測,我沒辦法證實,所以不能下結論。但是根據中共的邪惡勁,這種猜測也不為過,中共的確是什麼都幹得出來。

不過我們也有自己的分析,這個病毒是有眼睛的,它就是衝著共產黨來的。所以中共對香港實行一國一制後,病毒能不到香港去嗎?而且我覺得,那些支持一國一制的中共港共官員們,都有點懸。我們可以繼續觀察。

俄羅斯疫情先輕後重

截止到今天早晨6點,大紀元統計數據顯示,俄羅斯總確診人數是71萬3936人,死亡1萬1017人。而且俄羅斯有兩名政府高官確診,一個是總理米舒斯京,另一個是文化部長奧爾加·柳比莫娃。

其實在中國大陸爆發疫情後,俄羅斯最初的防疫措施是比較成功的。在武漢封城一週後,俄羅斯關閉了與中國接壤的16個通關口岸,並且停止了向中國大陸人士核發電子簽證。而且對來往於中俄朝的火車全面停駛,大幅減少、甚至暫停中俄航班。美國之音表示,俄羅斯針對中國的防疫措施是「最嚴厲」的。截止到3月16日,全俄羅斯確診病例還不到100人。

不過3月下旬開始,俄羅斯的病例就開始增加,4月份出現了激增的勢頭。5月上旬,連續多天,當日新增病例數都上萬。

俄羅斯的疫情防線是如何崩潰的呢?

普京的三個電話

在疫情爆發後,俄羅斯總統普京先後與習近平有過3次通話,雙方都公布了相關消息。而這三次通話的時間,恰好與俄羅斯的疫情曲線相契合。

這個就有一點意思了,通電話會招來病毒嗎?讓我們來看看這三次通話的內容都是什麼。

兩人的第一次通話是3月19日晚上,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普京讚賞中國(中共)抗疫的努力。並表示中國(中共)向國際社會「豎立了良好典範」,俄方希望同中方繼續就抗擊疫情相互支持、密切合作,不斷深化兩國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我們不能聽一面之詞,尤其是以造假宣傳著稱的中共官媒。查閱俄羅斯總統府官方網站(http://en.kremlin.ru/),找到了相關的英文稿件。沒有看到新華社所說的「良好典範」和「戰略夥伴關係」,但是的確有一句「俄方高度評價中國領導人和中國人民抗疫的成果」。

第二次通話是4月16日,新華社報導稱,普京表示一些人試圖在病毒源頭問題上「抹黑」中方,「俄方願繼續同中方加強抗疫等各領域交流合作」。

俄方的新聞稿件說,「雙方互助抗疫是俄中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進一步體現。兩國領導人再次確認要在這一領域加強合作。」「普京讚揚俄羅斯的中國夥伴的持續和有效的行動,穩定了該國的疫情。」「他強調,關於此危險的傳染事件不合時宜地指責中國將起到反效果。」

普京與習近平的第三次通話是在5月8日,習近平向普京祝賀蘇聯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新華社報導,普京提到,「俄方反對個別勢力借疫情指責中國,將同中方堅定站在一起。」但是俄羅斯的文稿並沒有這一部分。

儘管雙方通報的3次通話內容都有出入,但是也可以看出,在疫情問題上,普京是在力挺北京。

很多國家都在指責中共隱瞞疫情,造成病毒氾濫,進而向中共追責索賠。但是普京卻做出相反的舉動。雖然他的表態不一定能夠為中共解除太多困境,但是卻為俄國找來了災殃。

從時間線上看,俄國疫情急轉直下幾乎與第一次通電話是同步的。後面的兩通電話,又恰好與疫情再度衝高相契合。三通電話伴隨著三個節點,是偶然的嗎?

俄羅斯「支持WHO」

俄羅斯不僅是力挺中共,而且對已經臭名遠播的世衛組織也明確表態支持。

4月28日,金磚國家外長舉行視頻會議。俄國外長拉夫羅夫是這次會議的主持人,他在談到世界衛生組織的時候表示,WHO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匯集了各國資訊的無與倫比的平台。「我們將繼續支持WHO,不管其它國家對它的活動有何評價。」

這次疫情爆發,世界衛生組織的表現,人們已經非常失望。世衛的糟糕表現,讓人們相信它已經完全淪為了中共的傀儡,喪失了本應具有的國際權威性。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因為多次討好中共,被稱為中共的「譚書記」。

在應對疫情當中,世衛組織成了中共的複讀機,重複著中共的每一個謊言。比如世衛組織顯示根據病毒的情況,對外警告說「有限度人傳人」,但是中共隨後說「人不傳人、可防可控」,隨即世衛組織馬上改口,說「沒有證據顯示病毒會人傳人」。

而世界各國在相信世衛組織的說法後,對在中國發生的疫情,並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仍然與中國互通航班,結果造成病毒長驅直入。

截止到目前,病毒傳入了188個國家,確診感染總數高達1244萬5545人,死亡56萬2964人。

世界遭受如此重創,世衛組織是罪責難逃的。這樣一個中共的傀儡組織,卻得到了拉夫羅夫的力挺。拉夫羅夫是俄國外長,在國際外交場合,代表著俄羅斯。換句話說,他的態度就是俄羅斯的態度。

俄中關係由來已久

其實俄中關係也並不是最近才有,而是由來已久。在中共篡政後,當時的蘇聯率先與中共建立外交關係。幾十年的交往中,蘇聯給了中共很多援助。

蘇聯1991年12月26日解體,中共27日就宣布,承認俄羅斯獨立,將原來的中蘇關係轉變為中俄關係。

1999年,江澤民與到訪北京的葉利欽簽訂了一份議定書,將大片國土拱手送給了俄國。

普京2001年上台後,與中共簽署了《中俄睦鄰友好條約》,確定戰略協作夥伴關係。2010年,雙方再次確認「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2017年7月,中俄海軍在波羅的海首次舉行聯合軍演。

2018年9月,中共又派兵,首次參加俄羅斯「東方2018」(Vostok-18)年度軍事演習。

2019年6月5日,習近平到訪莫斯科,與普京一起參加中俄建交70周年活動,並宣布雙邊關係升級為「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這是習近平2013年上台後第八次訪俄,他把普京稱為「最好的朋友」。

中印關係緊張

從這些事實來看,俄羅斯的疫情變化是不難理解的。那麼另一個與中國接壤的印度似乎並不像俄羅斯,最近雙方的關係還非常緊張。

我們先說一下印度現在的疫情情況和眼下的雙邊關係。截止到今早6點,大紀元統計的數字顯示,印度總感染人數是80萬4861人,死亡2萬1776人。

為了因應中共病毒疫情延燒,印度總理莫迪宣佈,從25日零時開始,全境封鎖21天。圖為2020年3月26日,阿默達巴德的民眾在一間商店外等待購物時,站在畫好的圈圈內保持距離。(SAM PANTHAKY/AFP via Getty Images)

如果看現在,中印邊境的緊張局勢幾乎是劍拔弩張,戰爭似乎一觸即發。雙方前不久的衝突,中共一直不公開中方的傷亡情況。從印度公布的本國死傷數字來看,相當慘重。以此推斷,雙方的衝突應該是很嚴重的。有人甚至把這次的中印邊境衝突稱為「小型戰爭」。

之後印度動作頻頻,先是大規模屯兵到中印邊境,然後封禁了59款中國研發的App程序,停止購買中國電力設備,不加入中共推動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莫迪還退出了微博,刪除了與習近平的合影,並且親自到邊境視察。可見中印關係緊張到何種程度。

那麼有人可能會問,中印關係這麼緊張,為什麼印度的疫情還這麼重呢?首先,中印關係緊張只是最近一段時間的事,這不能掩蓋歷史。而歷史事實顯示,印度也是共產主義肆虐。

共產主義肆虐印度

共產主義侵入印度,主要通過兩種方式。第一是「尼赫魯社會主義」設計了印度經濟體制的基本框架,第二是印度共產黨至今都是印度的重要政治勢力。我們分開來說一下,先說「尼赫魯社會主義」。

社會主義因素難以肅清

尼赫魯是印度獨立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也是印度國大黨的領袖。印度獨立後,他出任了第一任總理,在位時間長達12年。

尼赫魯當時提出,要在印度建立「民主式的社會主義」,就是要在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開闢一條中間道路。印度憲法中寫著,印度是主權的、世俗的、社會主義的民主共和國。它的經濟體制是「以資本主義為基礎、以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為主導」,建立大量國有企業,仿照前蘇聯施行五年計劃。

尼赫魯去世後,他的女兒英吉拉·甘地擔任了兩屆總理,走的仍然是社會主義道路。這個過程中,國大黨內的左翼勢力和印度共產黨陸續站在了她的身後,這個時候,可以說社會主義在印度已經基本成型了。

1991年,因為經濟體制中的痼疾,加上蘇聯解體等國際形勢巨變,印度不得不進行改革,改走自由市場經濟。

印度的改革,與中共的跛足改革開放是不同的。中共是只改經濟,不改政體,所以這種改革就是一個跛腳鴨。而印度是政治、經濟一起改,所以印度在改革後,經濟有了長足發展。

2015年,印度的經濟增長率超過了中國,位列主要經濟國家的第一位。

不過,印度經濟雖然有明顯改觀,但是「社會主義因素」還是存在的。這就像一個人生病一樣,生病的時候是「病來如山倒」,治病的時候卻是「病去如抽絲」。所以印度經濟中的「社會主義因素」一時還難以肅清,需要刮骨療毒。

200萬共產黨員,預謀武裝奪權

再來說一下印度共產黨。1991年印度實行改革後,當時全國有7個全國性政黨。所謂全國性政黨,就是說它的綱領和政策是著眼於全國的,政治影響也遍及全國。而在這7個全國性政黨當中,就有印度共產黨。

早在1921~1922年間,印度的加爾各答、孟買、拉合爾、馬德拉斯和康浦爾等地都出現了馬克思主義小組,1925年成立了印度共產黨,1933年加入共產國際。

大家知道,內鬥是共產黨的一個顯著特徵,不管哪個國家的共產黨,都有內鬥,印度共產黨也不例外。

1964年,因為內鬥頻繁激烈,印度共產黨分裂成了兩支。一個在沿用印度共產黨的名稱,另一個則在印度共產黨的後面加上了「馬克思主義」,就是「印度共產黨馬克思主義」。為了方便,就稱為「印共(馬)」。這個「印共(馬)」是極左的共產黨組織。

其實不管印度共產黨也好,印共(馬)也好,可以簡單劃歸在一起,就是共產黨。只不過他們的區別就是,一個左的不是非常厲害,另一個是左的非常厲害。

走到今天,印度共產黨黨員總數已經接近200萬,是非共產主義國家當中最強大的一支共產主義力量。

這麼大的一個人群,可以想見在印度政治當中也是有一定影響力的。印度共產黨影響印度政治,其實主要是通過不同的鬥爭來進行的。一種是合法鬥爭,比如參加國會選舉等等。在印度的歷次國會選舉中,印度共產黨都有參加。雖然印度共產黨還不足以組織政府,但是卻對組成政府的大黨聯盟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印共影響政治的方式是暴力鬥爭。武裝鬥爭在印度已經持續了半個多世紀,印共是主要的衝突方。而且印度共產黨並不介意透露他們的野心,2013年8月,印度共產黨就公開宣稱,將在2050年前,通過武裝奪取政權。

印度配合中共的歷史

除了上面兩部分,還有一點也不容忽視,就是印度多屆政府都對中共抱有一定的幻想。這主要是因為在中印關係解凍後,中共拋出了一套話術。

中共先是聲稱「超越邊境問題,發展兩國關係」,後來又在2005年說「面向和平與繁榮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這兩個謊言,真的把印度多屆政府欺騙了。中印關係就在衝突與合作並存當中,出現了畸形態勢,而印度政府從來沒有深入思考並真正應對中共的野心。

其實從莫迪政府身上,也有著明顯的體現。比如川普執政以後,提出了印太戰略的概念,顯然是在提升印度在全球的戰略地位。

現在回頭看川普政府,這麼做的目的是比較清楚。就是要把印度戰略地位提升以後,能夠利用地緣優勢,對中共形成一種牽制。這也凸顯出川普政府對國際戰略格局的宏觀理解,要加速搭建在全球清除共產主義的框架。

但是莫迪政府卻表現得左右逢源,似乎想在美中角力的縫隙遊走。

比如美國早就指出,中共推行的一帶一路計劃是一個「掠奪性政策」,反覆提醒世界各國不要參與。印度雖然沒有參與一帶一路,但是卻參加了亞投行。

亞投行的全稱叫做「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中共設立的目的是向亞洲國家提供資金,支持基礎設施建設等等。而中共搞一帶一路,就是通過亞投行等對外放貸。所以印度沒有直接參與一帶一路,但實際上還是換了個方式參與了。

再比如對美國一再警告的華為,印度至今沒有明確表態。還有印度積極加入中共發起的金磚國家組織、中俄印三邊合作等等,在不同的國際組織當中,印度不僅力求避免與中共碰硬,而且積極與中共合作,配合中共的全球滲透和擴張。

印度會認清中共嗎?

印度努力配合中共,但實際中共不待見印度。只不過是中共在需要的時候,會利用一下印度。這種關係,就像是過去的剃頭挑子——一頭熱。也顯示,印度一直沒有跳出中共的「戰略陷阱」。

其實印度是沒少吃中共虧的。中共反對印度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不允許印度加入核供應國集團(NSG),不承認印度在印度洋的勢力範圍等等。而讓印度吃虧最大的,是兩國間不斷出現的邊境衝突。

2017年,中印在洞朗發生對峙。不過那次沒有動家伙,雙方士兵只是像柔道一樣,在邊境線上摔跤,但也造成了中印關係變冷。

可是轉過年來3月,美中開始了貿易戰。隨即在4月,習近平與莫迪在武漢進行了峰會。中印關係似乎摒棄前嫌,和好如初了,換句話說,印度又被中共欺騙了。

2017年沒有吸取教訓,所以才有了今年的流血傷亡。中共帶著準備好的「狼牙棒」等武器,伏擊了印度士兵,導致印度20名軍人喪生,其中包括一名指揮官。

一次次被中共耍弄,加上這次的重大傷亡,不知道印度會不會真的吸取教訓,會不會認清中共的邪惡。

如果印度就此慎重思考,真正認清中共的問題,遠離中共,並且在國內抑制共產黨,那麼印度疫情可能很快會有轉機。俄羅斯也是一樣,如果莫斯科繼續與中共為伍,後果是很難想像的。我們希望印度和俄羅斯趕快清醒。

無數的事實已經證明,病毒是有眼睛的。誰與中共走得近,這個病毒就會如影隨形。

事隔滿月,北京通報聚集性疫情

今天北京官方通報,海淀區永定路再次發生聚集性疫情,有13人確診。通報稱,首發病例是一名57歲男子,從事個體經營,每天到新發地市場去採購。

6月10日,這名男子出現了怕冷等症狀,6月14日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但是在確診前,他曾經到同樓層的鄰居家去串門,沒有戴口罩。

在他確診後,這個樓棟中又有5人相繼確診,還有2名曾經到這個樓棟如廁的外來人員也被確診。在這8名病例中,有3人又傳染給了5名家人。

在這起群聚感染通報之前,北京已經連續有5天零新增。不過奇怪的是,這起群聚並不是剛剛發生,而是發生在上個月。很奇怪當局為什麼拖延了一個月之後才進行通報,當局究竟還有多少情況在隱瞞?北京的居民要格外小心了。

中共會任意拘捕外國人

其實,在中國大陸,需要小心的不只是北京居民,每一個中國人都需要小心,不要中了中共的道。在中國的外國人也是一樣,都要提防中共。

今天,美國國務院發出一份聲明,提醒美國人前往中國的時候,會有被中共任意拘留的風險。聲明表示,中國境內任意執行當地法律的事例在增加,而且這些並非是出於維護法律和秩序的目的,所以國務院提升了對中國的安全警報。

聲明說,美國公民可能在中國被拘留,而且不能與美國領事服務處取得聯繫,或當事人沒有辦法獲知被指控的犯罪信息。被中共拘留後,可能會因中共聲稱的「國家安全」原因而受到長期訊問和長期拘留等等。

聲明提醒,如果被捕或被拘留,「請要警察或獄方官員立即通知美國大使館或最近的美國領事館」。

我們知道,中共對中國百姓是經常任意拘留、關押的,這些屢見不鮮。對外國人雖然也有,但是總體來說並不多。而美國國務院卻發出這樣的一份聲明,背後就值得深挖了。

這個聲明其實可以簡單說,就是告訴美國人,中共會隨時濫捕。近期儘量不要去中國,否則可能有被抓的風險。而那些已經在華的美國人,如果沒有必要,需要儘快離開,否則安全是沒有保障的。

從中不難看出,美中關係已經冰到了什麼程度。這個聲明發出,其實是有背景的。因為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傳入美國,現在美國已經有316萬9900多人確診感染,死亡也超過了13萬5000人。

這筆帳還沒算,中共又在香港強推國安法,廢掉了一國兩制。美國反覆勸告、警示,中共置之不理,一意孤行,等於是在美國的火上加油。

前天美國制裁了中共最高層的25人之一,限制了政治局委員陳全國和家屬的簽證,凍結了他們的相關財產。制裁陳全國,距離習近平在內的中共七常委也僅僅半步之遙,這極大震懾了中共的大小官員。而且美國多方消息表示,更多的制裁措施會陸續推出。

鑒於中共的邪惡勁,它不可能變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而對美國的制裁,它就很可能會採取報復。戰狼發言人趙立堅昨天(10日)已經放出狠話,會對等報復。

但是中共怎麼報復呢?美國官員不像中共官員一樣,把財產存放到中國大陸,在中共的手裡沒有短處。

但是中共既然釋放了報復的信號,那就要防了。小心它像抓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一樣,隨便扣一頂帽子,然後把在華美國人抓捕關押起來。

美國國務院已經預見到了這一點,所以發出這樣的一份聲明,要無關緊要的在華美國人儘量離開中國,遠離中共統治區。

這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像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撤離公民的情況,通常是在發生特殊狀況或者冷戰的時候採取的措施。而現在美國政府警示自己的公民,遠離是非之地,這背後的意思,已經很明了了。

下一步我們需要關注美方還有什麼跟進動作,之後中共會有什麼報復措施。在一還一報的過招當中,雙方有沒有可能撤離彼此的外交人員,這個問題更需要關注。如果到了撤離外交人員這一步,冷戰就是真的開始了。一旦冷戰開始,擦槍走火的機率也就增加了很多。

企業主失聲痛哭

昨天(10日),網絡上有一段視頻在流傳。安徽歙縣一家茶葉廠的老闆站在泥濘的工廠門口,哽咽失聲。他在視頻中表示,3000噸茶葉,一夜之間全都被泡毀了。視頻中可以看到,車間裡還有成百上千袋散落一地的茶葉半成品被水泡著。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這位企業主從事茶葉行業已經二十多年,一直收購3460戶茶農採摘的茶葉,加工後再進行出售。

這位茶廠老闆介紹,自己從鄉下收來1200噸毛茶,事發之前剛剛拉進倉庫,現在還有60%的款項沒有支付。看著已經被毀的3000噸茶葉,他對著鏡頭也掩飾不住內心的惋惜,損失太大了。

在7日的節目中,我們曾提到過安徽歙縣的洪澇災害。當時涉嫌多條河流水位上漲,河水倒灌。

另一位彩印工廠負責人介紹,他的工廠也損失慘重,估計有800萬元。工廠牆壁上還能看到水位痕跡,大約在一米七左右。

鄱陽湖將發生流域性大洪水

歙縣這兩家私企所遭受的損失,僅僅是南方大洪水所帶來災害的部分體現。僅僅是中共應急管理部的官方通報,截止到昨天下午2點,洪水已經波及27個省,3385萬人次受災,141人死亡失蹤。

但是災情還在擴大,官方稱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將發生流域性大洪水。江西省已經啟動防汛2級應急響應。

今天(11日)10時,地方當局將防汛二級應急響應提升至一級。

長江流域的水患一樣非常嚴重,重慶、湖南等地也面臨著險情。位於三峽大壩上游的重慶市,今天上午9點發布了洪水黃色預警。預計銅梁小安溪虎峰站未來6小時將有漲水,最高水位將達到警戒水位245.50米左右,漲幅約4.3~4.9米。

湖南湘江水位漲得也很快,截至今早6時,長沙段水位已達35.95米,離警戒水位只有0.05米。受洪水影響,湖南橘子洲景區在下午2點緊急閉園。

港人不畏懼,投票熱情高

最後再說一下香港的情況。儘管香港公安在前一天搜查干擾,導致今天的立法會選舉投票時間推遲到中午12點,但是香港人無懼威脅,投票熱情不減。截止到下午6點,已經有13.7萬人投票。

還沒到12點,多個區的站點就已經出現了人龍,等候進入票站投票。一位剛滿18歲的周同學告訴立場新聞,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投票,有特別意義,希望會有更多市民投票。他說,「反映給中共看,同時給世界看,香港人想要民主,想要自由」。

80歲的周婆婆是第二次參與投票,上一次是去年的區議會選舉。她說以前自己對政治冷感,但是反送中運動使她改變了觀念,因為香港年輕人太可憐了。

吳先生是帶著兒子來進行投票的。他說現在香港人的言論自由被打壓得太嚴重。作為香港人,希望通過初選,支持民主派,為香港人發聲。

前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這次是以候選人的身分,出現在觀塘街站。他說這次初選可能是他唯一一次出現在選票上的機會。他表示,每一票都代表著香港人不投降、不向政權屈服。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歡迎週一到週六,每天準時收看我們的新節目。也請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千萬高考生過獨木橋 3類歧視1大難
【新聞看點】A股飆升內幕 金融戰下的布局?
【新聞看點】川普連出重手 習近平再設安全組?
【新聞看點】美組全球反共聯盟 王毅變臉求和?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8.3新聞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
【薇羽看世間】美中若開戰 美籍華人如何抉擇
【新聞看點】TikTok命運?蓬佩奧:川普受夠了
【西岸觀察】微軟買TikTok 扎克伯格轉彎
【新聞第一現場】發源地疫情再起 武漢再爆確診
【重播】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大戶外法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