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傳說》之王喜外傳(一)

作者:岳小兵

武夷山(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676
【字號】    
   標籤: tags: ,

前言

地仙傳說》是作者文學創作的初試啼聲,寫作過程也是一路拼湊,但每次拼湊之前似乎都有腸枯思竭、山窮水盡之感,深怕後語接不了前言、起承而無法轉合,本想寫到中途就停筆。沒想,這靈感之泉竟源源不斷湧來,為始料所未及,只好快筆寫出,也是人生一大暢快。

這靈感究竟是何物?為何沒有靈感時,就算絞盡腦汁也擠不出幾行字;而當靈光閃現時,那下筆就有如神助,千言萬語就如江河狂濤、奔瀉不止,頃刻之間便可完成。

作者以為,靈感就是作家在寫作之時接上了一條天線,接上之後,完稿只在須臾之間。而這天線卻不是時常可接通的,只有在心態純淨、心思放空了,那浩瀚的靈空就會突然閃現人事時地物、幾個關鍵字和故事情節,一切都合乎邏輯、順理成章,所以才能振筆疾書,一點也不費力。所謂神來之筆。

這個《地仙傳說》寫成之後,作者也是反覆閱讀,但總覺得意猶未盡。作者便發願想寫續集,於是純淨自己的心態,盼能再度接上那條天線,然後誕生了這部《地仙傳說》的續集《王喜外傳》。

第一章 王喜本是不死身 為求真道下凡塵

話說這個《地仙傳說》中提到的武夷山修道之人王喜,他也是有來歷的。這個來歷就要回溯到亙古以前的記憶了。原來王喜曾是天界中的一名世家子,原是不死之身,只因天性好道,總喜歡聽智者說法,心中每有疑問,總要打破砂鍋問到底,而這智者雖是天界中數一數二的博學之士,心中仍有許多難解之謎,常被王喜問倒,卻也不以為意。

在天界之時,王喜常常仰望天空,雖說是天界,也是有天、有地,但那裡的天地,卻比人間的天地更美麗絢爛;那裡也有雲彩在天空中飛揚,但雲彩卻常常五彩繽紛,不似人間多數時間呈現黑、白或灰的單一色調;天界的天空也不是單一的顏色,不似人間只有藍天,那天空有時變成透明的琥珀色,有時是透明的淺綠色,有時是純白色、淡紫色,隨著不同的節令變幻著不同的顏色。

在天界,也有高人觀測天象,並從天象的變化中看出天上人間的一些局勢變遷,就像人間一樣,自古就有那負責觀看天象變化的司天監,從觀測天象中揣摩天意。

王喜雖看不出什麼天象變化的端倪,但總喜歡看天,看的時間久了,也有自己的一番體會。那一天,王喜問智者:為何天空的顏色不像以前那般純淨?為何天空的清晰透明卻漸漸混濁難辨?

智者不免感嘆道:成住壞滅,天也難逃,天尚如此,我等不死之身何能倖免?王喜再問:可有超脫之法?智者:天理循環,無法可脫,但聞聖主欲臨凡,或有解法。王喜一聽大喜,便追問聖主何在?此後,王喜就上天下地到處追尋聖主蹤跡。

所謂皇天不負苦心人,王喜經過一番千辛萬苦,總算找著聖主。那聖主慈眉善目問王喜:下凡不比四海雲遊,那是要蛻下不死之身,換上三界肉身的,萬一功不成、事不竟,恐要輾轉輪迴,難有回天之日,如此也肯下凡?王喜道:吾願捨身追隨聖主,若未能升還也是命該如此,絕無怨言。

聖主再問:下凡之後還得忍受那九九八十一劫之苦,這苦你也願吃?王喜回說:吾便心想那苦就像糖蜜一樣,入口雖苦,但入五臟卻轉為甘甜,想來這苦也是求道必經之途,有何不敢?聖主展露笑顏,似有讚許之意。

那一天,天界眾弟子跪在聖主尊座之前,祂們向聖主起誓:願生生世世追隨聖主,願助聖主下凡扭轉乾坤、再造宇宙,若違誓言,天地不容,任憑聖主處置,如此云云。王喜也在起誓的眾弟子之列。@*

點閱【地仙傳說】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天講的故事是關於地仙的故事。什麼是地仙?天上有仙,這就不提了。洞府有仙,各方土地有福德正神,百岳有山神,大河有河神,也有修煉成仙的…
  • 丁富戶找來管家一問,原來是半年前入莊的丁王二看管的,從此就對這丁王二留上一份心了。
  • 像這位王家界的土地公,任內不知做了多少這類的善舉,方圓五百里地不知感化了多少人心向善…
  • 這個黃山靈氣,也不是人人都見得到的,肉眼瞧不見、雙手也觸不及,完全是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只有少數人天生特別敏感,也是他們造化的機緣。
  • 說到這地仙,就不得說說這山神了。不是每座山都有山神,有些山有,也些山沒有,一般人很難從肉眼瞧出。有些敏感的人隱隱感覺到山間靈氣…
  • 話說在明朝成化年間,皖南黃山出現了一隻害人的蛇精,這蛇精也頗有來歷。
  • 上回說到了黃山山神指引盧生入山修道,而這山神卻不是山裡唯一的神仙,還有許多修道之人隱居洞中,那也是另一番境界。
  • 話說這個杜孫自從夢得寶劍,學會揮劍斬妄念之後,道行已是不可同日而語。那老道也頻頻在夢中說話,教他如何穿牆過壁、凌空飛行、瞬間移行等術類的手法,杜孫越來越得心應手。
  • 這裡只說說一名不見經傳的岳家軍小人物。這名小兵名喚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後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 話說這武夷山雖沒有泰山的高聳挺拔,也沒有黃山的變化奧妙,卻是丹山碧水、奇峰異洞,自古就是仙氣瀰漫的絕妙勝地。這個王喜一入武夷,就被這股裊裊仙氣吸引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