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田徑運動員揭中共舉國體制下的黑幕

人氣 7578

【大紀元2020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因身體素質表現突出,在小學運動會比賽時領先了第二名半個操場,段代利13歲就被國家選中開始田徑訓練,他一路從市級升到省級,最後畢業於國家體校。但他說:「但凡家庭條件好一點的中國父母都不會把小孩送到體校,太累、太辛苦了,比同齡孩子遭太多的罪。」

他說,「為祖國增光是一個徹底、徹底的謊言」,大多數的國家運動員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服用禁藥並不是新聞,有人因長期服用興奮劑,甚至失去生育能力。

舉國體制」下的陋習

段代利分析中共體制下的訓練的方式與西方的體育訓練截然不同,永遠都是「大鍋飯」,而且「以量為主」。他認為中國雖然有大量的優秀人才在訓練,但這麼多年田徑項目卻罕有國際知名選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共體制裡缺乏「人性化」的培訓;另一個原因則是「舉國體制」下各種爛到根裡的陋習。

段代利認為只要有一點條件的家庭,無論小孩天賦多麼傑出,都不會同意將小孩送到體校去訓練,因為體院裡有各種霸凌,教練掌握了選手發展的決定權,也衍生了各種潛規則。

段代利的父母第一次與體校教練見面是在餐廳,當時他的父母不是去吃飯,而是要去幫教練的飯局結帳。他說:「中國的運動員必須與教練打好關係,你能不能上場看的不是成績,而是教練。」段代利原想靠個人努力,透過體育培訓獲取成績,以此改變生活,但逐漸發現根本不可能。

教練會要求隊員幫他洗衣、打掃,或是提出過節送禮等要求;更過分的是某些教練會性騷擾、侵犯運動員。而絕大多數的隊員都不敢反抗;有些人不斷忍耐,或是受不了選擇退出;但也有人逐漸同流合污,成為體制內的一員。

超負荷的「大鍋飯」訓練

段代利回憶過往那段體校歲月,每天早上四點開始跑馬拉松,40公里路程,約要在六點半或七點結束;吃完早飯後上文化課,下午繼續培養速度,跑5趟、10趟的500、800公尺訓練,晚上並沒有休息,而是繼續練力量,每天都是這樣重複的課程,從未依個人特質做調整的「大鍋飯」鍛鍊。

因是國家單位訓練,所以學生必須接受封閉、集體管理,生活作息由教練、助教安排,完全沒有任何私人空間或個人自由。段代利表示田徑訓練很殘酷,完全沒有評估過隊員的承受能力,直接進行超負荷培訓。

他說:「專業厚底的跑鞋在專業跑道上跑一個月就廢掉了。」可見當時訓練之頻繁,且體校學生的飲食和普通學生差不多,就是多了一杯牛奶、豆漿,當時若有半天不用訓練,就是最好的休息。

很多次段代利跑著跑著就跑哭了。他說:「很難想像一個男孩因為累而哭,但真的是鍛鍊到體力崩潰,也超出心理承受範圍。」他也曾因疲累腿軟,腳直接90度翻過去,經過手術長時間復健才復原。

服用「興奮劑」訓練並不是新聞

段代利表示在體校超負荷訓練下,許多人身上都造成了永久的運動傷害,女性運動員不來經期的比比皆是,甚至有人因長期服用興奮劑,而失去生育能力。中國運動員服用禁藥並不是新聞,不少教練會要求自己的選手嘗試用藥。

段代利曾有一名隊友服藥後跑步時呼吸聲明顯比較小,他說:「我們快速奔跑,需要大量換氣供氧,吃藥後身體素質明顯提高了。」

1990年代,教練馬俊仁訓練的中國女子長跑隊屢獲國際獎項,但後遭揭露隊員們長期服用興奮劑。當馬家軍興奮劑事件曝光後,田徑界對隊員服藥的風氣稍微緩了一點,但並沒有消失,而興奮劑的發展方向也開始轉往如何不被檢測出來,計算選手須在比賽前多久服用達到最佳效果。

運動員難以承受之重

段代利說:「99%的體院學生會被淘汰。」真正能參與國際賽事,站上國際舞臺的運動員寥寥可數。從小接受體運訓練的學生很少能重新回到普通學校走上升學道路,離開體校後多半是輟學,很早就投入社會或從事不同工作,甚至還有流落街頭乞討者。

段代利表示2008年北京奧運時,參賽運動員家裡都有官員捧著百萬人民幣在觀看賽事,只要選手奪牌贏了,家屬就可以直接抱走獎金,運動員退役後會有國家安排的公務員職位,但若失敗則失去一切。段代利說:「體制內的中國人很難對抗這種難以承受之重。」寧願失去生命也要奪牌,不是為了榮譽,而是在中共體制內遭洗腦或扭曲,還有難以抵擋的金錢、名利等誘惑。

他說:「為祖國增光是一個徹底、徹底的謊言。」這不過是中共營造出的一種宣傳。大多數的國家運動員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曾有一個對國家運動員做的私下調查:若服藥後可以獲得奧運獎牌,但五年後會死亡,是否要服藥?結果有80%以上的運動員選擇服藥參賽。

足球聯賽發展的隱患

段代利說:「中國也不是沒有好教練,只是教練在體制內也無法改革,只能跟著國家『主流』走。」他認為迄今為止中國體育界從沒有改變,就算是商業化的足球運動員的訓練思維都落後到不可思議,按照現在的方式發展,五年、十年中國足球也發展不出來。

曾擔任多位中國足球超級聯賽球員私人教練的段代利表示,這些足球員在球隊也是接受同樣的「大鍋飯」訓練,球隊並不會「因人而異」制定培訓方法。例如球員需要的是更多的下肌力訓練,但教練卻要這個球員和其他人做一樣的上肌力訓練;球隊聘請了外籍教練,也僅是提供戰術,而不是訓練方式。

據段代利所知,在中國足壇,誰可以上場比賽靠的還是「關係」。只要與教練關係好,成績不理想還是可以上場,簡言之就是:教練要你怎樣就怎樣,球員的運動訓練、利益都是由教練所操控;而大多數的中國專業體育運動員也因此自我控制能力非常不好,無論是飲食、作息都很不正常,缺乏自律性。

中國雖然有廣大的足球迷,但大部分的聯賽球隊老闆都是為了發展自己的企業而經營球隊。中國足球隊的經營者大多是大型地產商、保險業財團。對這些大老闆而言,經營足球隊是為了帶來對「本業」直接的廣告效果,還可以與當地政府建立關係。

段代利舉例,若某企業花了7億人民幣買了球隊,就算全打水漂,但他也可能從地產方面獲得更多利益,因為當地政府需要一個足球隊的政績,他就可以藉此與政府保持關係,獲得各種標案,這些都是十幾億甚至幾十億的交易。所以中國足協是資本的運作,而不是體育發展。◇#

責任編輯:李欣

相關新聞
美議員:通過州代表團投票 川普可贏得連任
【新聞看點】鮑威爾或炸翻喬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亞利桑那議會將與川普律師舉行選舉聽證會
全食超市CEO:社會主義是註定走向貧困災難
最熱視頻
【微視頻】川普記者會正名 拜登社會主義改造?
【新聞大家談】川普4線捷報 密談遭惡意洩露
【財商天下】傳馬雲被邊控 旗下蛋殼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間】一場大重構和大覺醒的戰爭
【欺世大觀】為中共立功的特務 個個難逃厄運
【直播預告】制止竊選 美各州週末挺川集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