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特魯多家族曾收WE慈善30萬籌金引風波

特魯多上週向媒體承認,他沒有因這些敏感的關係而避開內閣討論,並最終導致決定將合同授予WE。(加通社)
人氣: 1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加拿大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看起來又陷入了一個醜聞困境中,這次是關於一個涉及超過9億元公幣、資助學生做義工的聯邦補助金計劃

6月25日,特魯多在渥太華宣布了一項9.12億元的加拿大學生服務補助金計劃(Canada Student Service Grant program),旨在鼓勵今年夏天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在社區做義工,既可幫助遏制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病毒傳播,也可積累工作經驗。問題是,該政府計劃判給了慈善機構WE Charity(簡稱 WE)獨家代理。

很快,加拿大的反對黨和一些行家提出質疑,為什麼政府要讓該機構獨家代理此福利計劃,而政府之前出台的資金額更大的福利計劃,都是由政府自己管理。

按政府與WE的合約,政府將給該機構1,950萬元去管理此福利計劃。人們更發現,特魯多家族與WE有密切關係,而且有金錢上的關係。

現在,聯邦道德操守專員正在調查此事件,結果如何仍需等待。

反對黨籲特魯多暫時停職

魁北克政團領袖布蘭切特(Yves-FrançoisBlanchet)表示,必須對WE合同進行調查,特魯多應該在此期間停職幾個月。

保守黨操守批評議員巴雷特(Michael Barrett)發聲明表示,現在大家知道的是,特魯多將近10億元的合同交給了一個與自由黨有密切聯繫的慈善機構,該機構曾給特魯多家人支付了近30萬元。

他說:「必須立即召回議會,以便深入了解此事。必須將與該合同有關的所有文件公開。每名內閣部長都需要說明,當他們批准這項龐大的合同時,他們是否知道總理的家人與WE有財務關係。加拿大人理應得到答案,總理及其政府必須承擔責任。」

新民主黨議員安格斯(Charlie Angus)指責自由黨政府在「玩弄加拿大人」。他對CBC說:「當被問到,他的家人是否從WE收錢的簡單問題時,總理應該說出真相,而他沒有說出這真相。」

總理辦公室的回應是,特魯多的家人與許多各種各樣的組織有接觸,並根據他們自己的意願支持許多活動。

WE與特魯多家族關係密切

WE已經公開記錄,顯示總理特魯多的母親瑪格麗特·特魯多及他的兄弟亞歷山大·特魯多(Alexandre Trudeau)多次參加WE的慈善活動,並獲得報酬。

按2016年至2020年的活動記錄,他們兩人都在安排出場的Speakers’Spotlight Bureau有註冊。瑪格麗特·特魯多在大約28項活動中發表了講話,並獲得了總計250,000元的酬金;亞歷山大·特魯多在8場活動中發表演講,並獲得約32,000元的報酬。

總理夫人索菲·特魯多(Sophie Grégoire Trudeau)在2012年因出席WE的活動,曾獲得1,500元酬金,那時特魯多還不是自由黨的領袖。總理辦公室表示,總理從未因出席WE的活動收過報酬。

特魯多上週向媒體承認,他沒有因這些敏感的關係而避開內閣討論,並最終導致決定將合同授予WE。

WE已退出補助金計劃

據CBC報導,WE最初堅持認為,他們從未向特魯多總理的母親瑪格麗特·特魯多(Margaret Trudeau)支付過酬金。該陳述現在看來是不正確的,該慈善機構確實為瑪格麗特·特魯多的一些出場支付了報酬。現在,WE聲稱,之前的陳述是文書錯誤。

該報導寫道:「對於WE來說,無法證明這一疏忽是合理的。對於特魯多來說,最新的事實使他更難以解釋,為什麼他會做出這個決定。

特魯多堅稱,與WE合作的建議來自政府部門官員。國會的一個委員會已要求提供與政府決定有關的內部文件,並將對這些文件記錄進行仔細研究。無論此事件的背後有何原因,總理及其辦公室看起來都在反復出現無法做自我檢查的問題,結果使他們經常陷入困境。

WE在上週表示,由於圍繞學生服務補助金計劃的持續爭議,以及政府決定將獨家合同給了WE,該機構已退出此合同。特魯多也已表示,聯邦政府將接管該計劃的管理。

WE大量裁員

WE表示,他們已經解僱了數百名合同工,這些員工本來是為了管理及發放加拿大學生服務補助金而僱傭的。

據最早報導該消息的《多倫多星報》報導,慈善機構WE和加拿大政府終止學生服務補助金管理合同之前,已經僱用了465名合同工。WE後來裁了450人,另外的15人則獲得了全職工作。

WE表示,因為沒有了這些政府資金,他們不得不做出艱難的決定,終止相關人員的僱員合同。除了給這些人工作時間補償外,還會根據任期給予額外的報酬。

該慈善機構在7月3日表示,退出與聯邦政府的相關合同。並決定不拿任何用來支付該聯邦計劃管理成本的錢,所有相關成本,以及向承包商和供應商支付的剩餘款項,將由WE支付。

特魯多任職總理幾年來惹上的麻煩

2017年,聯邦道德操守專員調查特魯多家族使用一架私人直升機去度假的事件,沒發現有腐敗行為,但特魯多接受侯賽尼王子(Shah Karim Al Husseini)的禮物,事先沒向政府備案,引起了朝野關注。

2018年,特魯多在訪問印度時的著裝,被認為有損加拿大形象。當時一個民調結果顯示,認為特魯多的國際上代表加拿大時做的差的受訪者比例驟升。

2019年曝光的蘭萬靈(SNC-Lavalin)事件,曾轟動一時。去年8月,聯邦道德操守專員判定,特魯多的行為違反了《利益衝突法》第9條。

2020年,在此資助學生的計劃上,特魯多又惹上了麻煩。

媒體近日披露,特魯多的母親和兄弟在WE的活動中演講,WE的一家子公司給他們付了錢,這使人們對政府決定讓WE獨家管理學生服務補助金計劃的意圖,產生了質疑,也懷疑總理參與了這一決策過程。

人們也感到奇怪,總理為什麼不保持距離,而是一直把自己置於這種敏感環境中。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