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非:美國種族衝突背後的共產主義因素

人氣 555

【大紀元2020年07月13日訊】美國「警察跪壓黑人致死」一案引發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議示威,甚至出現了打砸搶燒、搗毀塑像、解散警察、圍地自治等等一連串的事件。中國大陸媒體連篇累牘的跟蹤報導,讓中國百姓也為美國人民操盡了心。與國內親戚朋友聊天,大家關心的也是「美國怎麼辦」。中共的各類專家紛紛出來狠批美國的種族歧視、虛偽的民主自由,落腳點就是所謂的「道路自信」,要人民更加珍惜中共統治下的「穩定」局面。

表面上人們看到的是中國的「穩」與美國的「亂」,其實這是一個硬幣的兩個面,都是由於共產主義因素搗亂,不但證明不了「道路自信」,反而證明共產主義在禍亂全世界。

這次美國抗議活動背後的組織者「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本身就是一個共產主義外圍組織。該組織的發起人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在2015年的一個專訪中說她和她的幾個組織者都是受過訓練的馬克思主義者(「trained Marxists」)。該組織的另一名領導人還公開說:「如果這個國家不給我們我們想要的東西,那麼我們將燒毀這個系統並更換它。」這與《共產黨宣言》的結束語「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何其相似。

共產黨最熱衷的就是搞階級鬥爭。中共是煽動農民與地主鬥,美國的馬克思主義者們是挑起種族矛盾煽動黑人與白人鬥,好像種族歧視和警察執法過當是造成黑人社區不幸的罪魁禍首。事實不是這樣的。FBI公布的2018年遭謀殺死亡的總人數是14,123人,黑人占到7407人。而90%的黑人被殺案發生在黑人社區內部,是黑人對黑人的殺害。黑人占美國人口的13%(黑人只是美國第二大少數族裔,第一大少數族裔是占美國人口18%的拉美裔),而凶殺致死案卻占到50%,這本身就是一個嚴重的黑人社區問題。每年警察執行公務中槍殺的嫌犯有近1000人,死亡的黑人嫌犯只有200人左右,而且這1000名嫌犯中96%的人都是攜帶有槍枝或者其它凶器。

奴隸制度廢除一百多年了,黑人平權運動的勝利也超過半個世紀了,美國已經沒有了制度性的種族問題,美國黑人在政治上可以說早就崛起了。黑人擔任過的職務包括總統、國務卿、最高軍職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最高法官以及議員、州長、市長等等。可是,放眼看去,貧窮、失業、犯罪、吸毒、輟學、離婚、暴力、單親媽媽等等社會經濟問題,與黑人社區形影不離。當然,美國人指的貧困並不是中國人常常理解的那種吃不飽的貧困,美國的貧困線是以收入低於基本食品消費的3倍為標準。黑人社區從絕對意義上來說狀況比60年代好得多,但是,在許多方面,包括房屋擁有、失業、監禁等幾乎沒有改善,甚至出現惡化。在1968年至2016年期間,黑人在監獄或監獄中所占的比例幾乎翻了三倍。每年數以千計黑人與黑人自相殘殺而死的冤魂,就是黑人社區問題的一個寫照。

為什麼很多人對於社區困境無動於衷,對於種族問題卻要大做文章呢?我們要指出的是這後面的共產主義幽靈。有人在利用黑人來炒作種族問題,大搞階級鬥爭,轉移視線,不讓人們關注黑人社區面臨的真正困境。

而黑人社區的真正困境恰恰是親馬克思主義的左派運動和政策造成的,也是他們用來在美國推進共產主義運動的本錢。

馬克思主義在蘇俄和中國生根之後,在西方並沒有消失。以法蘭克福學派(Frankfurt School)為代表,認為西方民主社會由於工業和科技的發展,出現了中產階級,社會富足穩定,沒有暴力奪權的革命基礎,於是決定從文化上來和平演變資本主義,這就是所謂的西方馬克思主義,或者文化馬克思主義。

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發生在上個世紀60年代中到70年代中,在幾乎同一時期,西方也發生著一場「反文化運動」,同文革一樣都是要摧毀傳統文化價值,摧毀對神的信仰,大肆宣揚性解放、同性戀、吸毒、嬉皮士、無政府主義等。這種時間上的巧合,並非巧合,就是共產主義思潮在全世界作祟的表現。西方「反文化運動」影響了一代人,隨著這些人進入大學,當了教授,培養出一代又一代的同路人,就是所謂的左派,這些人又進入到了媒體、大學和好萊塢娛樂圈(三大輿論陣地),於是,馬克思主義(左派)在西方擁有了龐大的話語權,連美國總統候選人都出現了自稱要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人。

共產主義要搞的就是政府控制百姓,在西方國家如何做呢?就是高稅收、高福利,大政府,把財富集中到政府手裡,用福利來控制人民,人民就只能依賴政府,也就受制於政府了。中共用槍,西方用錢,殊途同歸。

很不幸,美國的黑人成為了馬克思主義的最大犧牲品。性解放和福利社會的結合,摧毀了黑人的傳統家庭結構,後果是災難性的。「反文化運動」宣傳性解放,於是很多學生就同居亂來,未婚生子的現象開始蔓延,出現了單親媽媽;而政府呢,大搞「福利社會」,好吃好喝大撒幣救濟單親媽媽,結果就是推波助瀾,出現了更多的單親媽媽。1965年單身母親出生的黑人嬰兒占25%,2015年上升到77%,觸目驚心(相比之下白人只有20%出頭)。一個黑人女子有多個孩子,孩子各有其父的現象,並不少見。本身為黑人的斯坦福大學的著名經濟學家托馬斯·索威爾(Thomas Sowell)痛心疾首:「經歷了數百年的奴隸制和種族歧視,黑人的傳統家庭結構都能夠倖存下來。而這種傳統家庭在黑人們自由之後,被國家的福利制度迅速瓦解。這種福利制度保護未婚懷孕,並將福利從緊急救援變為一種生活方式。」十幾歲就懷孕,不得不輟學,要去打工,孩子也受不到好的照顧和教育,這種環境長大了的孩子又容易捲入犯罪,一入監獄,人也就破罐子破摔,不負責任的心態很可能又造成更多婚外子女和單親媽媽,如同一個魔咒罩在黑人社區,周而復始。造成黑人社區問題的原因眾多,學者們的研究著作汗牛充棟,但是傳統家庭的破壞,單親媽媽的飆升,是一個最重要的原因,親馬克思主義的左派們難辭其咎。

認識到了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作亂,也就理解了美國怎麼「這麼亂」,這個「亂」與中共說的中國的所謂「穩」,是同出一轍,都是共產主義在搗鬼。中共的所謂「穩」,是利用強權壓制人民的聲音,製造出的一個高壓鍋式、火山口式的假「穩」;美國的所謂「亂」,是親馬克思主義的左派們不顧黑人社區的真正問題,而利用種族對立在搞事。不過美國再「怎麼亂」,也沒有出現顛覆國家政權的局面。作為民選的政府,自然也會回應民眾呼聲,鬧哄哄一陣子也就過去了。令人欣慰的是,美國人回歸傳統的潮流正在興起,特別是黑人裡面也出來了很多年輕學者,呼籲黑人要擺脫左派的控制,從「思想上的奴隸」中解放出來,不要福利要工作。

當年出版《九評共產黨》的編輯部推出了一本新書,叫《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裡的魔鬼就是指共產幽靈、邪靈,說的就是共產邪靈不光是在中國,也在西方社會蔓延,製造各種矛盾,敗壞人的道德。要想世界重回清明,除掉共產毒瘤才是正道。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消彌美國種族衝突迫在眉睫
【有冇搞錯】種族問題是頑疾 美國時代仍將持續
「黑人的命也是命」背後是馬克思共產主義
專家析美疫情加劇原因 抗議和美墨邊境輸入
最熱視頻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拍案驚奇】美淨網全面清共 美軍機夜臨廣東
【十字路口】武漢疫情驚人 戰狼放軟6大因素
【紀元播報】獨家:中共一網打盡式輿情維穩揭祕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黑手伸向中產階級?北京民宅被強拆
【珍言真語】程翔:跳過北戴河 習避問責圖連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