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馬仲儀:疫情再爆發 港人日子艱難

人氣 660

【大紀元2020年07月15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採訪報導)「港版國安法」生效後,7月8日中共駐港國安公署開始運作,香港隨即爆發第三波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多宗個案感染源頭不明。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主席馬仲儀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熱點直播欄目採訪時表示,這次和以往零星的社區確診個案不同,是全港都有,連一些安老院舍都有爆發。

馬仲儀提醒從國內來香港的免檢工作人員提前減少外出活動,希望所有進出香港的人都做病毒測試。她比喻說,《國安法》就像新冠肺炎病毒(中共病毒),存在在這個社會,香港人現在要和它共存,未來日子艱難,市民時刻都要保護自己,堅守道德和尊嚴,過好自己的生活。

針對當前香港的第三波疫情,馬仲儀表示,可能是有一段時間放寬了社交的安排,市民也都多了活動,因此病毒擴散情況快了很多。她強調,在疫情之下,全世界其實沒有一個地方完全冷卻下來,在哪裡都應該遵守防疫規則,戴口罩勤洗手,減少社交活動。對於免檢來香港的人士,她認為,最好仿效很嚴謹的做法,進入之前提供一個病毒測試的文本,否則就不允許入境。

關於政府在防疫上是否有分別對待,馬仲儀舉例稱,民主派人士申請遊行集會,去多了幾個人,警察就嚴正執法,而愛黨人士一大群人在政府總部前面支持警方,警察就沒有執法,明顯是有分別對待。

她介紹,這個病情的最大問題是傳染度高,隱形病人很常見,通過不戴口罩對話、握手、接觸物品等,短暫時間就可以感染到,這些行為其實都是有些高危的。

「國安法」43條包括不需要搜查令就可以進行搜證、律師要直接提供直接的資料給國安人員等,馬仲儀表示,這存在隱私問題,雖然她們不像律師和客戶中間有絕對的私隱保障,但是醫生和病人之間也有一些專業守則,以往在香港的法律基礎之下,這個保障是受尊重的,但是以後在保護病人方面,醫護專業會不會受到影響,比較令人擔心。

「以往的法庭如果需要醫生去提供一些病人的病歷資料,他會正式有一個搜查令,醫生也需要跟病人說,我將會向法庭提供一些資料,如果法庭向醫生說的,也都需要有一個正式的傳召,這個都是,我覺得在法律上保障醫生,使他在專業上不要違反守則,也都是保障那個有影響的人士,但是似乎在這個新的43條之下,這些情況就完全改變了」,馬仲儀說。

國安法出台後,有政客威脅說去黃店購物,或者捐錢給抗爭者,都是觸犯了分裂國家罪。即使醫護人員在抗爭前線做人道救援的工作,都可能遭到無理拘捕。馬仲儀說,在這幾個月,警方在執法行動時已經將對象從示威者,擴大到記者,甚至前線的救護員,有一些救護員被拘捕 ,甚至一些在理大裡面的救護員被以暴動罪起訴,很令人擔憂。

她介紹,從去年年底開始,就已經聽到有同事說想要移民,如今有些同事已經辦理好了移民手續,有些已經走了,還有的全家都離開了香港,今年從歐美引入的醫生,最後也沒有幾個來。但是她本人暫時並沒有想走,因為她都是說一些關於醫療和人道的事情,不覺得自己有犯法,還可以對香港做貢獻。

國安法使香港人人自危,如何才能克服內心的恐懼,她坦白說也沒有良方,都是人生第一次遇到,憂心是難免的,但是市民都是盡量去守法。她指出,不要用對以往法律的看法去對待《國安法》,應該想著在有尊嚴的情況之下,維持自己可以過的生活。

對於限聚令升級,她表示,政府之前放寬室內的限聚令,但是不放寬室外的限聚令,其實室外的自然環境通風,而且戴著口罩,對疫情並沒有太大影響,反而在室內進食、近距離交談接觸是問題。「如果政府今天真的肯做一些事情,絕對聽專家講,這次就真的是一個科學的決定。」她說。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疫情擴散可能因社交限制放寬

記者: 我們想關心一下最新的疫情的發展。你知道香港有段時間是零疫情,但最近在星期二,星期三,突然多了三十多宗的個案,今天估計限聚令會再升級,你怎麼看,為什麼突然間這個時候疫情又開始,好像會有第三波的爆發?

馬仲儀:其實真的有大約一個月我們都沒有什麼本地個案,只是每天有少量從外地回來的港人的確診個案。但是從這個星期開始,我們看到有一,兩個本地個案,因為這個一,兩個本地個案很快在社區造成一系列的個案,而這個數字飆升得這麼快的幾個原因,除了可能是社區有爆發,這次的爆發和以往兩次有些不同,就是這次真的去到一些安老院舍都有爆發,這個安老院舍確診的人士的數目很多,聽說今天都再有二十多位員工,加上一位院友確診,所以這個數字升得很快。而這次和以往我們零星的社區確診個案不同,我們找不到源頭,也都不只是在一兩個階層和一兩個社區,是全港都有。那因為可能是我們都有一段時間放寬了社交的安排,市民也都多了活動,這樣可能因此這個擴散情況就快了很多。

來港不需檢疫者 應遵守防疫規則

記者:今天都有民眾到國安公署去抗議,這件事都想請教你,因為現在分析這個源頭,到底是什麼原因。剛剛成立的國安公署,就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之一。因為他們到香港的公務人員無需檢疫,同時有很多是北京過來的,你知道北京最近又爆發了疫情。我們昨天在現場採訪疑似國安人員,都沒有戴口罩。你覺得這些人來到香港,在防疫方面是否會是一個漏洞?

馬仲儀:基本上,我們看到這幾天一些報章的報導,原來從2月到5月,基本上有差不多八,九萬的人次經過特別的原因,免檢疫就進入到香港。有部分人士是可以提供到一些病毒的檢測,有一部分人是不需要的。基本上他們來到香港,不需要遵守14天的自我隔離的規定,他們可以正常活動。當中他們因為什麼原因過來香港,相信是有很多原因。聽說有一些是譬如,有一部分是機組人員,和外地船員,還有一部分是國內的從商的人士,底下,那當然有可能有部分人,是一些政治上的原因到來香港的公務人員。

我自己覺得,其實在這個疫情之下,全世界的疫情其實都沒有一個地方是完全冷卻下來的,我覺得你在世界的哪個地方都好,應該都要遵守防疫的規則,戴口罩勤洗手,和減少社交活動。至於說我們原來在這幾個月有這麼多人士是經過免檢疫的方法來到香港,那我們又給了方便給他們,無需經過14日的隔離,我覺得這些人士在進入香港之前,應該仿效國內現在那個很嚴謹的做法,就是如果你沒有提供一個病毒測試的文本,就不可以入境。我覺得國家都要求這樣,我們香港跟隨也是很應該的。

警察區別對待民主派和親共派

記者:你覺得政府他們在防疫措施方面是否有分別對待?

馬仲儀:說實在的,當民主派人士申請遊行集會,去多了幾個人,警察就嚴正執法,愛國愛黨人士一大群人在政府總部前面支持警方,他們警察就沒有執法。我們明顯就看到是有分別對待了。

工作人員到香港前十四天應減少外出活動希望所有進出香港的人做病毒測試。

記者:是啊。說到國安公署,對香港人來說都是一個新事物。他們國安公署辦公地點設在銅鑼環,維多利亞公園隔壁,是人群密集度非常高的地方,每天感染人數多少,消息不透明,有多少人來到香港,又是不透明的,只是說起碼有三百多個武警來到香港,其實這一批人的角色是什麼,在防疫方面有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

馬仲儀:我覺得,我是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說,他們的公務、政治工作我不清楚,我都希望這一批國內的工作人員來到香港,就算他們在政府規例之下是免檢的,他們在14天之內都可以正常出入,但是第一,我覺得他們在到達香港的前十四天都應盡量要減少很多的外出活動,盡量都是以工作為主,因為始終他,如果在國內尤其是某一些有疫情爆發的城市,那他都是有高危,另外我都希望他,正如我剛才說來到的話,就是說要戴口罩洗手等,減少同檯吃飯社交活動,當然更好的,其實我覺得所有進出香港的人,如果香港人在外地高危的地方回來的,我們要求他做一個病毒測試,為他提供一個病毒測試,我希望他進入香港之前已經做了病毒測試,如果他來的地方無法幫他提供的,都希望我們港府幫他們做一個病毒測試,其實對他們是一件好事。

隱形病人常見 短暫接觸即可傳染

記者:從沈先生的角度來說,因為他們可能在大陸的那個檢疫方式或者對待病毒的方式是和香港不同的,那麼從沈先生的角度來看,就像我們昨天採訪的那個現場,那就是他們開幕了,就是突然間他們可能距離比我跟你之間的距離還要近,那個個戴口罩,他不戴口罩,會有什麼效果?

馬仲儀:就從我個人來看,說真的,這個病情的最大問題就是傳染度高,隱形病人就是很常見的,那麼你在發病之前,你都有相當的病毒,那其實在對話、交談,那基本上這個飛沫就已經可以感染到,也都不需要相對很多時間,一個短暫的時間就行,中間我看到他們除了不戴口罩照相交談之外,還握手、接觸各樣的物件,那其實都有些高危的,如果當中裡面有人是隱形帶菌者,那麼那裡已經是一個群組來的。

很多整棟樓感染 國安公署存疫情風險

記者:是的,所以現在其實很多,就是說是整棟樓整棟樓去感染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國安公署是不是有一個風險是在疫情方面的?

馬仲儀:當然了,現在我們香港人就不知道裡面的圖則,還要看比如說那裡的冷氣系統、公共地方,例如電梯各樣的衛生情況,比如說,好像聽聞裡面除了辦公的地方,也都有是被人食、住宿的地方,新來的人,新從國內來的人他們會不會住宿的地方和一些在香港一段時間的人士有一個隔離,各樣的這些都很重要,但是這些資料實在是太少了,就很難評論了。

沒考慮參選立法會

記者:好了,那我們關於疫情方面就談到這裡,但是你從另外一個身分就是準備參選立法會。

馬仲儀:我不是,我沒有參選立法會,在今年9月你們大家不會看到我參選。

記者:OK,也都希望你們醫療界能多些人來參選,就是暫時沒有考慮,是不是?

馬仲儀:暫時這一刻還沒有考慮。

憂國安法影響醫護專業 致任意抓捕起訴

記者:Ok,我還想問,其實你們是醫務人員都是今年在抗爭前線,就是特首林鄭月娥都很關照你們,在她的發言中都有提到醫務人員,但是現在「國安法」來了之後,對你們有什麼影響?

馬仲儀:我想影響,就像在我之前的訪問裡面都有提到有兩方面,昨天政府就是公布了他們對一個公務員的宣誓要求,要明白有一部分的醫生和護士,他們是在這個衛生處工作的,那些都是我們的同事,那實在是已經是即時會受影響的,這樣就,他說你是高級的要馬上宣誓,就算你不是高級的,你新入職的,和一些在這段期間7月1日之後轉職升遷的都要有一個簽署,其實這裡有一個影響,他日也都再要評估,會不會之前湯家驊行政會議成員,要將這個要求直接擴展到醫管局。

第二個就是,我們看到前幾天「國安法」43條頒布下來,它裡面對於一些的執行條例,比如不需要一個搜查令就可以一個搜證,就算律師都要直接提供一個直接的資料給「國安法」的人員,這個其實,雖然我們不是法律的最前線,但是病人跟醫生的關係,某程度上、在專業上,我們也有一些守則,是有私隱的問題的,雖然我們不像律師和他的客戶中間有一個絕對的私隱保障,但是在專業上,以往在普通法,在香港的法律基礎之下,我們這個保障都是受尊重的,以往的法庭如果需要醫生去提供一些病人的病歷的資料,他會正式有一個搜查令,醫生也需要跟病人說,我將會向法庭提供一些資料,如果法庭向醫生說的,也都需要有一個正式的傳召,這個都是,我覺得在法律上保障醫生,使他在專業上不要違反守則,也都是保障那個有影響的人士,但是似乎在這個新的四十三條之下,這些情況就完全改變了,以後會不會影響到醫護專業呢,尤其在私隱呀、保護病人方面,其實是擔心的。

第二就是,之前都有政客說,怎樣纔是支援分裂國家的活動,有些政客說,甚至乎你去黃店購物,黃店去捐錢給抗爭者,除了一些法律的援助各樣,可能已經觸犯了支持分裂國家,即是我們有些同事都是在這個抗爭的前線是做一些人道救援的工作,其實我們就沒有說只是去救援一些抗爭者的,我們記者、市民、甚至警察,其實他有需要我們都會去幫,雖然大部分時間他們都有自己的救護員去處理,或者他不讓我們去幫他,但其實我們本身是沒有分的,但是,你都知道在這幾個月,其實警方在執法行動已經除了針對示威者之外,將範圍擴大到記者,甚至乎某一、兩次的行動,我們懷疑他是針對前線的救護員的,那也都有一些救護員被拘捕,據我知道,有一些在理大的救護員,甚至乎現在大家都有一個暴動罪的起訴的一些在理大裡面的救護員,甚至現在都是有暴動罪的起訴,這件事都很令人擔憂。

不用以往法律看待國安法 在有尊嚴之下過好自己的生活

記者:我們形容這個《國安法》,是人人自危。所以除了我們剛剛談到的,這個疫情帶給香港的擔憂之外,其實這種心理的恐懼,我們可以說是國安病毒的恐懼,也都使香港人很害怕。要怎麼樣從心裡上或者精神上去克服這個國安病毒的恐懼?

馬仲儀:你要問我的話,其實我也沒有良方。這件事也是我的人生第一次遇到,當然啦,市民都是盡量去守法的。我想從主權移交以來這麼多年,香港人從來都不是主動去挑戰國家政權的一群人,但是為什麼今天會走到這個地步,我覺得大家要反思。我自己覺得,坦白地說,因為這個《國安法》來到香港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而它和我們以往的法律又是那麼不一樣,憂心是難免的,但是唯有一邊過著生活一邊觀察。我就很同意前兩天吳藹儀大律師的一個說法,我們不要用以往的法律的看法去對待它《國安法》,應該是要想著怎樣過好自己的生活,有尊嚴的情況之下,維持你自己可以過的生活。我想全香港的市民都應該從這個方向,每一天去學習,可能遲一些我們都要向國內的市民學習,也都說不定。

記者:就是說不當它《國安法》是一回事,對吧。

馬仲儀:我想可能是換另一個比喻吧,《國安法》就好像是這個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病毒,我們要和它共存,它就存在在這個社會裡面。

自己沒有犯法 留在香港做貢獻 見步行步

記者:你知道在7月1日那天,有很多人馬上就退群啦,或者很快就看到很多人離開香港,為什麼你會選擇留守香港?

馬仲儀:暫時我沒有想走,正如特首說這個《國安法》都是針對少數分裂國家的人,我自問自己沒有做任何分裂國家的事情,一直以來的評論都是說一些關於醫療,人道的事情,我不覺得自己有犯法;第二就是,我相信在現在的醫療體,這個疫情,甚至這個社會,我覺得我都還可以有貢獻,暫時的心情都是可以應付得了在香港的生活,但是說真的,都是見步行步。

一些同事已經離港 引入海外醫生難

記者:你身邊是否多了一些醫生或者護士,醫療界的朋友要走的?

馬仲儀:其實說真的,從去年年底開始,我已經聽到有同事有想過要移民,甚至有些同事已經辦理好了移民手續,有些同事已經走了,或者有些家人走了(離開香港),事實上就是這樣,除了一些在香港的同事,全家都離開了之外,也聽到今年,因為每年醫管局都嘗試從歐美國家引入海外的醫生,免試暫取的註冊,聽說今年原本第一批審核的十多個人,最後都沒有幾個到來香港。我想這些都是一個反應,就是大家對政府所做的事情是否投下信心的一票。

香港未來日子艱難 政府需科學決策 市民要保護自己

記者:你對香港的前景怎麼看呢?

馬仲儀:我想未來的日子都是艱難的。市民時刻都要保持自己,嚴守一個人道,道德的角度,同時維持著自己的尊嚴去生活。

記者:剛才忘記問,今天有消息說,你覺得這些措施,這個限聚令升級,其實這個影響會怎麼樣?

馬仲儀:其實,從政府之前放寬室內的限聚令,但是又完全沒有放寬室外的限聚令,其實專家都說,像在室外的自然環境,有通風,而且大家戴著口罩,對疫情並沒有太大影響,反而在室內,進食,近距離交談接觸,就是一個問題。事實上這次第三波的疫情就正好反映了,因為有食肆的群組,也都有一些不明源頭的感染人士,我們看到他們最近的活動情況,都有很多是,譬如出外用膳的情況,袁國勇教授他們估計,這一波的疫情可能感染的時間是7到14天前,就剛好就是上次放寬了室內限聚令,在餐廳用膳人數由8位到16位,臨近父親節的日子,可能就是懷疑染病的日子。所以我覺得如果政府今天真的肯做一些事情,絕對聽專家講,這次就真的是一個科學的決定。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何啟明:堅持抗爭 與極權比壽命
【珍言真語】袁弓夷:中共自曝其醜 引美英制裁
【珍言真語】鄭達鴻:保全港人自由意志 黑暗中前行
【珍言真語】典型藍變黃 周小龍取消移民而參選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香港大抓捕 中共測各國底線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內幕 美台會建交嗎?
【有冇搞錯】共機越中線 距戰爭爆發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至4萬
【紀元播報】中共高調宣傳北斗導航 疑竊全球數據
【紀元播報】印度將查孔子學院 涉清華等十所中國高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