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格局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
蓮花(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10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格局的格是時間,局是空間。世界的世是時間,界是空間。宇宙的宇是空間,宙是時間。每個人的格局,就是他的時空、世界和宇宙。有人自成一格,已成定局;有人不拘一格,侷促不安。還有人聊備一格,當局外人。甚至有人,有局無格,易陷入僵局,或格格不入。當局者迷,破格出局,是怎樣的人生?

一位19歲青春少年,生長在台灣最南角,海天一色,青山綠水,在大自然中揮灑澎湃的風華,快樂逍遙啊!什麼樣格局的人,才能享受大自然的寵愛?否則好山好水,好無聊。

最近老爸常帶著寶貝兒子去看醫生,兒子很挑醫生,沒有一個看順眼的,大都門診一次,就不肯複診,醫生換了一個又一個,兒子很拗,不肯再就醫。兒子的理想世界,和爸爸成人的現實世界,距離有多遠?

老爸好話說盡,好歹兒子只答應看最後一位醫生。醫生在台中,台中實在太遠了啦!兒子使性子,拉扯了幾天,硬著頭皮,如趕著鴨子上架。老爸載兒子北上看診,開了3個半小時車程,回程還要再開3個半小時,想到就累壞了,天下父母心啊!

少年郎坐在候診椅上,翹著二郎腿,戴著帽子歪歪的,人也歪歪的玩手機,喚了他的名字3次才回應。走路吊兒郎當的,斜眼看人。坐上診椅就翹著腳,手靠桌子撐著下巴。可憐的老爸在旁,立正站好。

這是什麼看病格調?我說:「你坐好,把手放下,把腳放下,把帽子摘下,把手機放在背包裡。」少年郎愣了一下,還沒看診,就先來個新生訓練?青澀的年輕人不被家庭馴化,就會被社會馴化。

人生的格局,要怎樣擺放?我說:「把手伸出來,把舌頭伸出來。」看了看,盯著少年郎說:「你這小子,頭腦聰明,完美主義,常困在枝枝節節上,混身是勁,不知道要用在哪裡?沒人瞭解你,你鬱卒到快發狂!」少年郎聽了,立刻問老爸:「這個醫生怎麼那麼厲害!把脈就知道我的個性?你有事先打電話給醫生嗎?」這時我抬頭看了看,蒼老憔悴的老爸,他也正愣得直搖頭,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低頭想,要如何解救眼前的老爸,他一定被桀驁不馴的兒子折磨得很慘!

我請老爸到候診室休息,年輕人的問題,要他自己負責,也許他也不願意老爸聽到他內心的話。少年郎滿口髒話,正如他滿臉的青春痘,發紅發膿。我說:「小子,你長得那麼帥,象牙嘴裡不會冒出髒話。髒話負面物質充滿你的場,這樣對你自己不尊重,對醫生也沒禮貌,要怎麼幫你看病?誰願意幫你看病?讓人看了就討厭!」雖然少年郎嘟著嘴,卻自動坐好,清清嗓子,開始敘說他的困擾。

這小子每天都困在浴室和大門,開門關門,又開門關門,不知開關幾次,長達半個小時,還出不了門。那雙手,洗了又洗,洗了又洗,洗了半個小時,洗到手發紅破皮了,還覺得洗不乾淨,無法擺脫,常有輕生念頭。這是什麼毛病?

這是強迫性精神官能症,簡稱強迫症,屬於焦慮症,精神疾病,列為世界最常見精神問題中第四位。患此症,七成與家庭有關,六成與人際關係、學業有關。其中1/3人有憂鬱症,1/10人企圖自殺,1/5曾有自殺計劃。在台灣100人中有2~3人患強迫症,約40~60萬人,人數高於精神分裂症、躁鬱症、恐慌症。男女比例相當,多在25歲前發病。

在古希臘神話,有一個悲劇人物,叫薛西弗斯的巨人,因犯錯,被萬神之王詛咒,讓他在地獄中推著巨石上山,上到山頂之後,又讓巨石滾下山,他就這樣,不斷的推著巨石上山、下山。薛西弗斯遭受這種可怕的刑罰,永無止境的被此苦役所折磨。

現代有多少個薛西弗斯?詛咒來自那裡?醫學上說是:腦部頭狀核,眼前額葉有病灶,訊息過度而塞車,中樞神經興奮抑制的失調,神經傳導物質血清素、多巴胺不平衡。把弗洛伊德也參一腳,說是因為潛意識的衝突所致。

我問少年郎:「小子,你不喜歡那些擾人的動作吧?」少年仔猛點頭,「那就不是你的意識想要的,我們來奪回你自己的操控權。」少年仔睜大眼睛問:「那是什麼跟什麼?」

我立即回答:「你是你自己最好的醫生,你的堅強意志是特效藥。下次要2度關開門時,先按合谷穴,等一下,告訴自己:我要作自己的主人,開了門直接走出去,關了門直接走進房間。要洗手,照平常洗法,要再洗時,等一下,按合谷穴,通關密語:我要作自己的主人,關上水龍頭,就離開浴室。」少年仔傻了眼,這算什麼治療?

針灸處理:

我告訴年輕人,他身體的網路,部份短路,我要用針灸來調整。少年仔沒針灸過,倒有點好奇,就來吧!讓諸神安位,針百會穴;鎮靜,針神庭穴對刺;凡與勞有關:心勞、神勞,針勞宮穴,勞宮的勞就是牢,把怪力亂神封鎖在牢內,就不會出來擾民。請年輕人常按此穴。青春痘,針曲池、血海穴。第一次針灸,針數少,刺激量輕,別把年輕人嚇到了。

處方用藥:

重複動作視為實證,熱證,用瀉法。正值青春期,雄激素分泌旺盛,平時愛喝冰品,扼殺中土腸胃運化能力,肝陽一路上衝,折不下來,用保和丸鎮中土,以土蓋火。腸胃是第二個腦,腦腸胃軸運作失序,腸道菌群紊亂,腦筋跟著紊亂,派黃連解毒湯,瀉三焦實火,抑制免疫過亢;用龍膽瀉肝湯,折肝陽之上亢,加生地涼血,入腎,補腎水,以水克火,生地大劑量可鎮靜。

原本沒有預期拗小子複診,第2周卻出現在候診室,老爸竟然沒有隨侍在側,他坐椅子竟然沒有翹腳,莫非孺子可教也?一問之下,少年仔自願自行搭車來看診。強迫症沒有改善多少,痘痘有好一點,情緒震盪有很大的紓解。最重要的是,從頭到尾,沒聽到他講一句髒話,真教人興奮!

自己想飛的翅膀,一定要經得起風雨。

我說:「強迫症是一種物質,像一種漩渦,令人無法擺脫,最好的方法,就是脫離它的頻道。它也是有靈性的,喜歡吸附在找不到自己的人的身上。」少年仔滿臉疑惑的問:「要怎樣脫離甩開?」我回答:「每當要開關門、洗手時,擔心沒關好,沒洗乾淨的思緒出現,那不是你的意識,而是強迫物質它發出的訊息,要立刻拒絕它,說我不要,漸漸你就能奪回你的自主權。」

要針灸時,少年仔滿臉很痛苦的表情,我以為他怕針灸,少年仔才說:「醫生,等一下,有一件事比強迫症,更令我痛不欲生?」什麼事啊?那麼嚴重!「醫生說我骨垢板已癒合了,不可能長高,我才169公分,沒有170公分怎麼能看哪?」才差1公分而已,那麼計較!

完美主義者,就是錙銖必較,侷限在自己所設的格局當中。儘管自己有多少理想,這個世界卻不一定為自己而轉。青春才敢有夢想,過了青春期,只會為夢想,踮一下腳尖而已,等到年長,只剩下枷鎖。

我檢查他的骨架,就說:「可能還有一點希望,你把花在關開門,洗手的時間,拿來跳繩500下,或投籃200下。恐會傷腎,會耗掉生長的腎精。不能吃冰品冷飲,晚上10點前睡覺。」少年仔馬上接話:「哇塞!簡直要我的命,沒有冰飲料,要怎麼過日子?」

我回答他:「什麼格局過什麼生活,生活是一種選擇,你要怪誰呀?你不要把爸媽用血汗和尊嚴,換來的資源金錢,來供養你自認為理所當然的想法。」針灸加針長高的百會、湧泉、足三里穴。

3個月後,少年仔神采奕奕,眉飛色舞,揮去憂鬱的眼神,高興的告訴我:「醫生,你解決了我二大要害,現在強迫症只剩偶爾發作,而且很快就能控制了。最高興的是我長高了3公分,太帥了!太神奇了!耶!」

青春是一本倉促倉皇的書,時光飛逝,很快少年仔就會長大,可能回頭一讀再讀,含著淚。@◇

選自《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六指醫手
六指醫手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蓮花
    一位32歲小姐,鮮亮而紅的月亮臉,像炸開的大氣包,水牛肩,嘴翹翹的,坐下來,話一開口就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我拍撫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紙幫她擦眼淚。冷靜下來後,大氣包開始述說病情:「醫生,我的臉燙到不能睡,不能見陽光。已經看病17年了,類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覺得自己是個廢人,哪裡也不能去,什麼事也做不了,沒有人敢愛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著千萬恨,恨及天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 蓮花
    一位88歲瘦長的老爹,平日喜歡運動。兒子很孝順,每次帶孩子就診弱視和鼻子過敏,同時也把老爹帶來針灸保養。幾年來,孩子健康成長,鼻子過敏已痊癒,視力只有要看黑板時才戴眼鏡。老爹更是老當益壯,可以做伏地挺身30下,身體偶有小恙,感冒,或是腸胃不舒服,針灸吃藥很快痊癒,復原能力比年輕人還快。
  • 蓮花
    一位外表黝黑壯實,瘦而走路輕快的採藥人,外表看去約50歲,實際竟已是68歲,單身無親人。瘦瘦的,體重竟達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採藥維生,大都為疑難雜症的病人找藥材,穿梭在高山峻嶺、海邊、沙地,甚至是墳場。風吹日曬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饅頭野果充飢。被樹草割傷刺傷,只用膠布貼著,腫幾天也不理睬,有礙工作時才隨地找藥草外敷。
  • 蓮花
    針灸完,我望著這個渴望被愛的小女孩,但願她能早日重回媽媽溫暖的懷抱。當晚我還特別為小女孩和她的媽媽祈禱,祈求上蒼垂憐這對迷失的羔羊!
  • 一位59歲面色暗沉的男士,來治療右手右腳較無力的問題,調理一個月後,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問:「醫生,我先生有個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請你處理嗎?」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麼病?怎麼那麼棘手?我回答:「妳說說看。」
  • 蓮花
    一對恩愛的夫妻,從相愛到結婚,每晚是他們促膝談心的生命分享時光,巴山夜雨時,談的都是愛的樂章。可是自從愛的結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無法再享受了,因為小寶貝一到夜晚,就有好戲登場,怎麼會這樣?
  • 做父母的,總希望子女,上學上班,都是快快樂樂的出門,平平安安的回家。馬路如虎口,不論如何虎視眈眈,每天在虎口上,生死離別,遺憾終生的事,都在不斷的上演著,為什麼不幸的事總是重複發生?慘痛的教訓,似乎難以發聾振聵?是僥倖的心嗎?
  • 蓮花
    才子快快樂樂的上學,不久發現,怎麼年齡不到40歲,就視茫茫,髮蒼蒼!哲學竟這麼艱深澀苦,不是想像中的生命之學!莫非自己愚痴傻,一廂情願,學習一年了,還摸不著邊際,前途茫茫!更慘的是,左眼突然出現飛蚊,有時像蜘蛛網,像雲狀斑,遮住部份視野,視物扭曲變形,色澤改變,還伴有閃光。真嚇人!這是怎麼回事?趕快就診大醫院,醫生診斷是:視網膜剝離。
  • 蓮花
    寬恕是最強的武器。揮一揮衣袖,不帶走半片雲彩。但櫃檯小姐除了個人衣物,什麼都沒帶走,也沒有任何要求。撒滿一地破碎的離別,一寸離腸千萬結!
  • 愛拚才會贏,農家漢埋頭苦幹,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事業飛黃騰達,小工廠變大工廠,一柱擎天,光宗耀祖,在村裡有口皆碑。有一天,農家漢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迎面而來的不是愛妻的擁抱,而是牽手的真情告白:結髮人有了新歡,琵琶別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