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布萊克伯恩:讓美國人告中共

人氣 3099

【大紀元2020年07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Jan Jekielek報導/秋生編譯)“我認為,你所看到的中國(中共)的所為,中國(中共)對待香港的方式,我想補充,還有他們對待維吾爾人的方式,以及對台灣的咄咄逼人,加上他們在南中國海的舉動,你需要把這些細節綜合起來看。這時你看他們的所作所為,你會看到他們是多麼的洋洋得意。”萊克伯恩說。

中共政權對香港的蠶食,特別是在《國安法》即將實施的背景下,如何成為中國謀求世界霸權的一部分?中國共產黨如何利用其對原料藥的控制,把它當作打擊美國和其它國家的手段?美國政府以及美國民眾,該如何針對中共當局在冠狀病毒瘟疫中起的作用,對其進行追責?

本期節目我們邀請到了美國國會參議員,來自田納西州的瑪莎‧布萊克伯恩(Marsha Blackburn)女士。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欄目,我是楊傑凱。

楊傑凱:瑪莎‧布萊克伯恩參議員,歡迎您來到《美國思想領袖》欄目!

布萊克伯恩:很高興見到你,和你一起討論對我們彼此都很重要的問題,我想對美國民眾來說也是很重要的問題。

山寨產品美國冒出 中共撒謊

楊傑凱:這是肯定的。我知道,目前正在發生太多對你我來說都很重要的事情。其中之一我仍然認為極其重要、但有點兒被忽略的事情,與中國、冠狀病毒,當然還有香港,以及即將實施的《國安法》有關,我們還不知道《國安法》的內容,但是看起來不會很好。您怎麼看?

布萊克伯恩:如果你願意,我們就從中國談起。我曾花了25年的時間和精力,研究美中關係等相關問題。在田納西我們有娛樂業,早在90年代中期,我們從模擬傳輸製作轉移到了數字傳輸製作,我們由此開始遭遇中國侵犯我們的娛樂節目內容的問題。

我們看到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時裝產業。人們開始看到這些小售貨亭,突然出現在城市街頭,售賣山寨版的名牌包、圍巾、帽子、腰帶等等,很吸引顧客。這些全都屬於商標侵權,這就是中國大量盜竊知識產權的一種方式。

2003年我當選國會參議員,發起成立了「歌曲作者協會」,向美國的創新者和演藝界人士,宣傳在全球市場上保護知識產權的重要性。

我們開始看到各類盜版產品,包括汽車零部件、售後市場汽車零部件、吉布森吉他等眾多盜版產品,後來看到盜版電腦和芯片。再後來,你猜還有什麼?藥品。所以說,這是在中國長期存在的問題。

過去的幾十年經歷讓我們看到:中國會對你撒謊;他們會偷你東西;如果你抓住了他們,他們就會試圖欺騙你。他們的加工製造業,基本上就是這麼建起來的,首先瞄準消費品,如今發展到關鍵基礎設施產品、電信設備、電子產品、軍工複合產品、藥品等。

大瘟疫爆發 武漢病毒所有問題

中國一直試圖獨霸市場,占領全部加工製造業,然後就有了劫持世界的能力,當世界需要某種物品時,比如說我們現在需要的藥品。那我們就接著談一談COVID-19(中共病毒)瘟疫。

中國有這種冠狀病毒,而與此同時,他們有一個武漢病毒研究所,專門研究所有的這些冠狀病毒,我們聽了會感到奇怪嗎?

我們在田納西有一個實驗室,名叫丹尼森實驗室(Denison Lab),隸屬於范德比爾特大學。他們對冠狀病毒做了數十年的研究。我們從事外交工作的科學家告訴我們,這個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問題。

確實是他們在研究冠狀病毒,研究不同種類的蝙蝠的過程中,我們遭遇了這場COVID-19瘟疫。之所以這樣命名,是因為他們於2019年發現了這個新型冠狀病毒。

現在的爭議是:它是來自實驗室?還是來自市場?我認為最大的可能是來自實驗室,以某種方式、形式泄漏出來。有人在研究過程中被它感染了。我們不知道答案,因為直到今天,世界衛生組織和疾病控制中心,也未曾獲准進入那個實驗室。

很多問題都沒有答案。但是我們看到COVID-19病毒泄露的時候,他們做了什麼?一直到感染人數達到了3000例,他們才說話。他們把民眾封閉在家中,不顧他們的死活;他們限制人們從武漢去中國的其它地方旅行,基本上是對武漢進行了封城。

中共瞞疫51天 並封鎖原料藥

他們把這場瘟疫控制在自己手裡長達51天,然後才向全世界通報。在這51天中,他們在忙著做什麼?他們忙著囤積個人防護設備PPE,以便抬高價格,出售給其它國家謀利。

那麼他們是如何利用手中的個人防護設備作為籌碼的呢?他們對法國的做法,就是一個例子。他們說「好啊,順便說一下,你們需要個人防護設備,我們這裡有,如果你們的電信系統使用華為,我們就賣給你們個人防護設備。」我們當然不想讓我們的盟友使用華為,因為華為是中國用來建造其間諜系統的基礎。

有時候我琢磨我們與中國的這種關係,不禁想問:「我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什麼人能憑藉他們編織的這張錯綜複雜的網,編出這麼一個故事出來?」足夠有趣的是,如今他們不僅這樣對待我們,而且這樣對待全球180多個國家。

楊傑凱:布萊克伯恩參議員,您談到中國共產黨正在企圖使用這一手段,在全世界推銷華為等等。對於我們而言,您實際上正在推動立法,主要針對中國對很多藥品前體的控制,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籌碼。

布萊克伯恩: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籌碼。他們已經占據了這樣一個地位,你的一切疫苗和抗生素,都要在中國生產。由於這個原因,他們控制了大部分原料藥。如今,我們美國應該貯存這些原料,可是現在已經不能以我們本來應該採取的方式,去貯存原料藥了。

因此,我們確實得不到我們需要的原料藥。舉一個例子,就在我們尋找抗病毒藥和疫苗的時候,早在二月份,我們需要某種原料藥,中國是唯一產地。中國對我們說了什麼?「啊,我們不可能把它給你。」

你見到了這種情形,你就會問,「我們怎麼會讓我們自己如此被動?」答案是:我們讓我們自己如此被動,因為我們沒有庫存,而且我們也沒有生產。

提案促原料藥生產遷回美國

於是我提出了這個《保護美國醫藥箱法案》(SAMC),獲得了參議員梅南德斯(Senator Menendez)的支持,獲得了兩黨的支持,目的是促使原料藥生產遷回美國,並採用先進的生產加工能力,減少成本和時間。它將吸引我們的高等院校與製藥公司合作,訓練員工。我們將投入1億美元助學金,用於員工教育。

該議案還得到了來自佛羅里達州的眾議院議員弗恩‧布坎南(Vern Buchanan)的支持,他正在眾議院進行遊說。我們非常認真地要把藥品製造業遷回來。我要告訴你個好消息。就在我們進行這項工作的時候,我們學到了什麼?

製藥業是我們首先關注的產業,我們早在2月份就提出了議案,那時國會關於COVID-19的討論還沒有升溫。

如今,我在參議院的同事們都說,「這是一個絕好的模板,我們可以效仿著遷回芯片製造業、電池製造業、無人駕駛汽車、電訊設備、軍工複合製造,還有個人防護設備製造,因為我們需要為下一場全球瘟疫,做更好的準備。」

提案幫助美國公民 控告中共

這場全球瘟疫給我們造成了大約6萬億美元的損失,這將由我們的孫輩負擔,我們需要把計劃做得更好,未雨綢繆,畢竟總是有不幸的事件發生。我們需要制定計劃,應對意想不到的事情,做最壞的打算,爭取最好的結果,得聰明一點兒。

楊傑凱:布萊克伯恩參議員,在我們討論香港問題之前,在我們結束今天的訪談之前,我非常想討論一下香港的話題,但是我想先問一下您提出的議案,即《抗擊COVID-19瘟疫法案》。我記得您在大概5月初左右就提出來了,您談到了對中國共產黨追責的問題,您能不能對我談一談這件事?事情進展怎麼樣?

布萊克伯恩:當然可以。《抗擊COVID-19瘟疫法案》旨在幫助那些遭受COVID-19瘟疫打擊的美國公民,有能力訴諸公堂,控告中國共產黨,從他們那裡得到某種形式的補償。

我們所做的,就是藉助《外國主權豁免法》,把COVID-19瘟疫確定為一種生物戰劑(biological agent)。

它所採用的立法種類、結構、法規,與911事件受害者家庭以及貝魯特爆炸案受害者家庭在尋求補償過程中,所採用的完全相同。因此說,我們的工作就是延續既往模式,因此有先例可循,的確可以讓美國公民,把中國共產黨告上法庭。

楊傑凱:太有趣了。我沒想到,這會成為立法的模板或者渠道。它在等待投票表決嗎?現在我們到了哪一步?

不能再容忍切斷藥品供應 追責索賠

布萊克伯恩:是的,我們將把它提交給我們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在那裡我們將推動它成為法律。我已經找到了瑪莎‧麥克薩利(Martha McSally)和史蒂夫‧達尼斯(Steve Daines),作為牽頭該法案共同發起人。我們還找到了一位眾議院的夥伴,由眾議員古登(Gooden)負責遊說眾議院,我們知道提升討論層次非常重要。

我們要全方位地看中國。他們持有我們超過一萬億美元的國債,當這筆國債到期時,我們應該以他們給我們造成損失為由,不予還債嗎?也有持中國債券的人啊——美國公民手裡也有中國債券,還從未兌現。英國人曾經在80年代初做過妥協,那是瑪格麗特‧撒切爾做的。

我們是否應該把這也視為追責的一部分?我們知道在美國七十多家大學都設立了孔子學院,那是中國軟宣傳和軟實力的一部分。我們要不要把它們全部清理掉?我們已經開始加以限制了。所有這些內容,都正在立法過程中,正在推進,我們從目前一直到本次議會會期結束,都要繼續推進。

但是這裡有一件事情很重要:這等於是美國參議院通過採取這些行動,推動這些立法,傳遞了這樣一個信息。它向中國傳遞了一個信息:我們知道了他們的意圖,我們知道他們在經濟活動中撒謊、欺騙、偷竊。

我們知道,他們沒有告訴我們他們掌握的COVID-19瘟疫的真相;他們不肯向我們提供信息;我們不能再容忍他們切斷對我們的藥品供應;我們將對他們追責,而且追責的方式之一,就是審視兩國在經濟領域的交往,以及在加工製造業的交往。

中共剝奪港人抗議權利

楊傑凱:我們直接討論香港的話題吧。有一些人是香港親民主派活動人士等等。梁家傑從事民主活動幾十年。後來我們看到有很年輕的人加入,我與他們交流過。

他們基本上都這樣講:香港與中國大陸以及統治它的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就像是煤坑裡(用來檢測瓦斯濃度的)金絲雀,即將到來的《國安法》,就是我們所熟知的香港的末日,也向美國和世界釋放一個信號。您怎麼看?

布萊克伯恩:我認為,你所看到的中國(中共)的所為,中國(中共)對待香港的方式,我想補充,還有他們對待維吾爾人的方式,以及對台灣的咄咄逼人,加上他們在南中國海的舉動,你需要把這些細節綜合起來看。這時你看他們的所作所為,你會看到他們是多麼的洋洋得意。

他們曾把中國的強大,看作是一次百年馬拉松,他們曾說21世紀,應該屬於他們。他們看到我們國力衰微,他們先是拿走了我們的就業機會,把我們的製造業的就業機會,轉移到了中國,然後又給我們送來了病毒,他們把這看作是給我們的雙重打擊,而我們不得不做的,只有還擊。

他們對待香港那些為自由而戰的人們的方式,是站不住腳的。他們試圖推行這個《國安法》,其目的就是以此想說,「喂,英國人,我們沒有違背和你達成的協議。我們所做的,只是額外增加一層安全保護,讓民眾免受傷害。」他們剝奪了人們抗議的權利,剝奪了人們上街表達訴求的權利。

經濟出問題 中共如何利用香港?

這裡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情。中國大陸在經濟上遇到了問題。他們的加工製造業滑坡,他們的消費品購買力下降。他們甚至說今年的經濟,已經縮水大約7.5%。如果中國自己說經濟已經縮水6%,7.5%~8%,你就能知道,下降的幅度比這還要大,因為他們慣於不告訴你真實情況。

因此,我們要做的事,就是觀察他們如何利用香港作為他們的金融中心。當他們想要展示與全球的公司,那些跨國公司的關係的持久性和穩定性的時候,他們就利用香港。那裡是他們存錢的安全港。

如今他們怎麼說?「哎呀,我們的經濟陷入困境,我們需要穩定,需要收回一些資產,所以我們要把香港收回來。」我想,隨著那裡的局勢,變得越來越不穩定,甚至於我們國家開始對香港的獨立和自治提出質疑,你將看到大量的資產逃亡出現。

楊傑凱:在香港流傳著這樣一句廣東話,大致翻譯成我們熟悉的話就是:「如果我們被燒死,你們和我們一起死。」他們都知道這句話,主要說的是資本的問題——香港是美元直接投資的通道。實施《國安法》根本上講,就是把法治拋出窗外。誰還願意投資?那麼中國如何融資?我一直想不通。

布萊克伯恩:這既讓人關心,也讓人困惑,包括在香港從事加工製造的田納西人,以及他們在香港的生意夥伴。這裡有相當大的不確定性,他們開始接受這樣的事實:「好吧,或許我們得把我們的加工廠搬到其它地方。」

他們正在努力尋找其它機會,以確保供應鏈不會斷裂,他們能夠把生意繼續做下去,因為他們非常擔心他們的生意在一夜之間,就走到了盡頭,有點兒像COVID-19瘟疫在一夜之間,就出現在了我們面前,不足一個星期,就讓全國進入封閉狀態。

港人爭取自由 美國非常讚賞

楊傑凱:這令人難以置信。布萊克伯恩參議員,您有什麼話要對香港人說嗎?在我們的訪談結束前,您有沒有什麼話要補充?

布萊克伯恩:對香港民眾我想說:美國人認可你們的抗爭,知道你們是在爭取自由、公正、平等地位、平等對待。我們非常讚賞。

我要對美國人說:此刻我們要仔細考慮如何把我們的供應鏈、我們的製造業遷回美國;重要的是,我們還要反思我們與中國(中共)的關係,他們是如何把觸角深入到美國的,重審在美孔子學院。如果你有孩子正在讀大學,那就問問學校:你們這裡有沒有孔子學院參與?

如果你的孩子所在的K-12學校,設有孔子課堂,它們在全國各地有500家,你需要問一下:中國共產黨如何參與課堂活動,因為他們自己都承認,他們說的話是宣傳,而不是真正的中國文化。

楊傑凱:瑪莎‧布萊克伯恩參議員,感謝您接受《美國思想領袖》節目的訪談。

布萊克伯恩:我很高興接受採訪。謝謝你!

本次訪談經過了編輯,以使內容清晰、簡潔。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萊克騰瓦德:美國正經歷文革
【思想領袖】安東:美製造業外包帶來危機
【思想領袖】司徒文:對華關係三錯 美低估台灣
【思想領袖】國安法是對香港的全面攻擊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