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二回 冀州侯蘇護反商(上)

人君愛色 必顛覆社稷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Fotolia)

  人氣: 4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人君愛色 必顛覆社稷

 詩曰:

「丞相金鑾直諫君,忠肝義膽孰能群。

早知侯伯來朝覲,空費傾葵紙上文。」

上一回談到紂王要讓八百諸侯各找一百個美女,這是費仲出的主意。

話說紂王聽奏大喜,即時還宮。一宵經過。次日早朝,聚兩班文武朝賀畢。紂王便問當駕官:「即傳朕旨意,頒行四鎮諸侯,與朕每一鎮地方揀選良家美女百名,不論富貴貧賤,只以容貌端莊,情性和婉,禮度賢淑,舉止大方,以充後宮役使。」天子傳旨未畢,只見左班中一人應聲出奏,俯伏言曰:

紂王聽到這個主意的第二天早上早朝時非常高興,當文武大官列隊殿下之後,紂王話聲未落,下面就來了一個人,老臣商容啓奏陛下:「千萬使不得。」

這裡面一個詞很有趣「傳旨未畢」,商容沒等紂王話音落下就出來了。其實前頭已有鋪墊,去給女媧上香他惹的,寫詩是他看見的(沒把詩洗了),商容覺得是自己惹的禍。這對商容來講是耿耿於懷的,所以他知道後面會出麻煩,當紂王一說,他趕緊阻攔。他是三朝元老、力保紂王成為接班人的大臣,所以從任何一點來說,紂王都要尊重他,他在朝廷威望也大。

老臣商容啓奏陛下:「君有道則萬民樂業,不令而從。況陛下後宮美女,不啻千人,嬪御而上,又有妃后。今劈空欲選美女,恐失民望。」

所以他上來就說:「君有道則萬民樂業,不令而從。」只要君是好君,老百姓也會是好的老百姓。不令而從——你不用去命令任何人,人們一定是追隨你。

這是對今天的人非常好的借鑑之處。凡夫也好、習近平思想也好,亂七八糟出來一大堆都是對別人的約束,當一個君王對下面的人進行所有約束的時候,是君王道德的敗落,是君王的邪惡,是君王逆天意而行。商容的一句話就講這個。

況陛下後宮美女,成千上萬,又有妃子、又有太后,結果今天一大早起來,你茶沒喝,酒沒喝,豆漿也沒喝,牛奶也沒喝,三明治也沒吃,你上來就說要選美女,這事不成。他就說,這你肯定有失民望,你不能這麼幹。

臣聞:「『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此時水旱頻仍,乃事女色,實為陛下不取也。故堯、舜與民偕樂,以仁德化天下,不事干戈,不行殺伐,景星耀天,甘露下降,鳳凰止於庭,芝草生於野;民豐物阜,行人讓路,犬無吠聲,夜雨晝晴,稻生雙穗;此乃有道興隆之象也。」

這叫什麼——先天下之樂而樂,後天下之憂而憂!所以他這裡講的,實際是君與民之間的關係。

他說,而且現在有點災難,水旱不繼,而這個時候,大王你要找女色,選美女,這實在太不可取了,這是大失民意。

「故堯、舜與民偕樂……」那個時候人們去比較聖人的時候,都比較堯、舜,沒比較大禹。我能理解的就是,堯、舜是五帝當中的最後兩個,而堯的年代就出現洪水了,他延續過來跟大禹相接。也就是說,從時代的概念來講,堯、舜更接近於人的這邊,卻是以神的概念出現的。在文化中為什麼把他們視為聖賢,聖賢之說就是:君王必須遵從的、跟隨的、要效仿的對象。其實是他們在神的層次中更接近於人。

換個角度做個比較,就像姜子牙,姜子牙是個修成的元始天尊的徒弟,但對於人而言,人叫姜子牙「人中仙」。

「甘露下降」,那就是上、下為一體。

「鳳凰止於庭,芝草生於野。」那是表示人間似天堂。

龍、鳳是共生、相對應的。鳳凰境界之高雅,那種純淨,不會沾染於人間,不會在世俗中出鳳凰,但如果「鳳凰止於庭」,敢到世俗間去停留的話……他在形容堯、舜的年代,普通人、世俗人的境界與天、地同生,鳳凰也可以與人同在。

靈芝在百草當中是仙草,「芝草生於野」,那萬物生長,一切都是繁榮的,所以人間似天堂。

「民豐物阜,行人讓路,犬無吠聲,夜雨晝晴,稻生雙穗;此乃有道興隆之象也……」這些都是形容盛世的概念,其實用現在的話,就是「與神同行」的概念,可以就像神在人間,那亂七八糟其它東西都不存在,對吧!

路不拾遺、行人讓路,它講了人的理,這是人應該有的樣子,其實商容這段話是講說,人在現實環境中應該是這樣,不是大家忌妒,不是爭強的,完全不是這樣。

「犬無吠聲」,其實狗是看家護院的,看家護院幹嘛?有強盜!有賊!對不對?犬無吠聲,根本就是路不拾遺,說明沒有壞人。

「稻生雙穗」,這是表現出盛世的年代。盛世的年代是與道德同在,是人靈魂的境界能夠與神界相共通。「此乃有道興隆之象也」。

今陛下若取近時之樂,則目眩多色,耳聽淫聲,沈湎酒色,遊於苑圃,獵於山林,此乃無道敗亡之象也。

但今天殿下如果目眩多色,到處找音色,淫蕩、下流,對自身毫無約束……所以一方講的是道德和靈魂(牛郎講的是人的肉體、時裝講性感,對不對!)

「耳聽淫聲」,淫蕩之聲,你可以叫靡靡之音。還不是靡靡之音,這裡說的淫蕩之聲那就不好聽了,那就沒法往下說了。

「沈湎酒色」、「獵於山林」就是遊山逛水,不務正業……它這裡講的概念,我覺得是很有趣的。「此乃無道敗亡之象也」。

老臣待罪首相,位列朝綱,侍君三世,不得不啓陛下。臣願陛下:進賢,退不肖,修行仁義,通達道德,則和氣貫於天下,自然民富財豐,天下太平,四海雍熙,與百姓共享無窮之福。

其實它講:有道德一切都存在。就是「與神同在」。人要主動與神同在。人主動與神同在的時候是認知自己的靈魂,這是我們一貫跟大家講過。

況今北海干戈未息,正宜修其德,愛其民,惜其財費,重其使令,雖堯、舜不過如是;又何必區區選侍,然後為樂哉?臣愚不識忌諱,望祈容納。

然後就提到現在,因為文太師出門去,七十二路反叛嘛!說北海有戰事,而做為王你就要珍惜財物、體恤民情。因為有戰爭,老百姓賦稅就重,所以你不能再幹這事了,那邊在打仗,你這頭找女人,這事不成,還找八萬個。八百諸侯一個諸侯一百個,那不就八萬個,往哪放?所以這事不成的。他說要去向堯、舜學習。

紂王沈思良久:「卿言甚善,朕即免行。」言罷,群臣退朝,聖駕還宮。不題。

這事就過了,所以就被商容給擋了。

那解鈴還須繫鈴人,所以商容幹了件好事,其實也沒有,這事沒用。就是說,人有所思、人有所想,在相當程度上是最主要的。

為什麼中共要有洗腦的東西、要有中宣部?這就是把人的思、想完全給占有了,我常用的詞的就叫「強姦」,完全以灌輸的方式、占有的方式,取代人本該有的東西。

被中共占有思想你分辨不出來,它就占有了你。而你按照它的思、按照它的想,你去做的時候,你基本就失去自己的尊嚴、失去自己生命本來的屬性,這是它最邪惡的。

所以我說《封神演義》、《西遊記》高過共產黨,其實你可以說高過它,你也可以說在這種磨難中,給人們在民間留下一點點可以啓悟的東西(能夠會看),看懂、窺視到自己的珍貴。

不意紂王八年,夏四月,天下四大諸侯率領八百鎮朝覲於商。

紂王八年,其實就是第二年,紂王七年黃曆三月十五日惹的事——那天是女媧的生日。它多少年朝聖一次不知道,它沒說,但它只說第二年八百諸侯來朝聖。

那四鎮諸侯乃東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天下諸侯俱進朝歌。此時太師聞仲不在都城,紂王寵用費仲、尤渾。各諸侯俱知二人把持朝政,擅權作威,少不得先以禮賄之以結其心,正所謂:「未去朝天子,先來謁相公。」

而這個時候在北海還沒打完仗,所以文太師並沒有班師回朝,紂王身邊就是寵臣——費仲、尤渾。所以費仲、尤渾把持朝剛。就像今天看到的王滬寧。

紂王有事找他們兩商量,他們兩總得出出主意來——習近平有什麼事、唸點什麼稿,都得王滬寧寫,所以習近平沒用了、廢了,但習近平一定要提出他的要求(就像紂王提出了要求)。而他提的要求,王滬寧充分滿足他,在滿足他的時候占有他。一樣的,就像狐狸、撒旦。狐狸去滿足紂王,實際是占有紂王,而紂王以為他占有了女人。這就是相生相剋的存在。

兩個人,把持朝剛,所以所有來到朝歌向紂王朝聖者,必須要先給他們兩送禮,這是規矩,得給他們兩送禮。所以在貪腐的年代,貪腐就與人同在。

比如說,反貪腐,絕對不可能的,因為人自身是根本控制不了的。就像娶妻、生子、嫁漢、聊天一樣,他就這樣了,你非說「不」。這衣服這樣穿,叫西服,對吧!換個樣,他就不叫西服,你非跟我「講道理」,那我就「喝口茶」,那就明明白白是你不講理,不能說我不講理……

內中有位諸侯,乃冀州侯,姓蘇名護,此人生得性如烈火,剛方正直,那裡知道奔競夤緣;平昔見稍有不公不法之事,便執法處分,不少假借,故此與二人俱未曾送有禮物。也是合當有事,那日二人查天下諸侯俱送有禮物,獨蘇護並無禮單,心中大怒,懷恨於心。不題。

問題出在任何年代裡,每個個體的生命有他的使命。冀州侯蘇護太剛烈,爺兒們太直!不拐彎!八百諸侯就他不給費仲、尤渾送禮。那奸猾的人、利益的人他算帳的——誰送禮了?——誰送禮他不管,誰沒送禮他管,跟現在一樣……

最後查完帳一看,就蘇護沒有帶禮,恨得他們咬牙切齒,記恨在心。

其日元旦吉晨,天子早朝,設聚兩班文武,眾官拜賀畢。黃門官啓奏陛下:「今年乃朝賀之年,天下諸侯皆在午門外朝賀,聽候玉音發落。」紂王問首相商容,容曰:「陛下止可宣四鎮首領臣面君,採問民風土俗,淳龐澆競,國治邦安;其餘諸侯俱在午門外朝賀。」天子聞言大悅:「卿言極善。」隨命黃門官傳旨:「宣四鎮諸侯見駕,其餘午門朝賀。」

午門的官說:大王,八百諸侯都在午門外等著朝聖,請大王定奪這事怎麼辦?紂王一聽,八百諸侯……怎麼辦?就問商容。商容說,你就請四大諸侯進殿,拜見大王。那剩下的八百諸侯就在外面等著就行了。

他說這樣是採問民風土俗、國治邦安。

紂王一聽,行了!就聽你主意。

話說四鎮諸侯整齊朝服,輕搖玉佩,進午門,行過九龍橋,至丹墀,山呼朝拜畢,俯伏。王慰勞曰:「卿等與朕宣猷贊化,撫綏黎庶,鎮攝荒服,威遠寧邇,多有勤勞,皆卿等之功耳。朕心喜悅。」東伯侯奏曰:「臣等荷蒙聖恩,官居總鎮。臣等自叨職掌,日夜兢兢,常恐不克負荷,有辜聖心;縱有犬馬微勞,不過臣子分內事,尚不足報涓涯於萬一耳,又何勞聖心垂念!臣等不勝感激!」天子龍顏大喜,命首相商容、亞相比干於顯慶殿治宴相待。四臣叩頭謝恩,離丹墀前至顯慶殿,相序筵宴。不題。

四大諸侯就來了。代表的是東伯侯。東伯侯代表其他三伯侯說:您老偉大了……

紂王一聽,龍顏大喜!跟商容說,你和亞相比干(你們會喝酒)到顯慶殿治宴款待。四臣叩頭謝恩就去了。

天子退朝至便殿,宣費仲、尤渾二人,問曰:「前卿奏朕,欲令天下四鎮大諸侯進美女,朕欲頒旨,又被商容諫止;今四鎮諸侯在此,明早召入,當面頒行,俟四人回國,以便揀選進獻,且免使臣往返。二卿意下若何?」

那邊吃飯去了,天子退朝。回來之後,紂王就把費仲、尤渾叫來。他說:八百諸侯就在外面待著呢!去年咱就說,一個諸侯送一百個美女,商容給我擋了!我不答應不合適,我就答應他了。這一年我老受煎熬了!現在他們在外頭,我現在就頒旨:你們都回家,一個鎮給我找一百個美女。你說:這個事我能不能幹?

費仲俯伏奏曰:「首相諫止採選美女,陛下當日容納,即行停旨,此美德也。臣下共知,眾庶共知,天下景仰。今一旦復行,是陛下不足以取信於臣民,切為不可。臣近訪得冀州侯蘇護有一女,艷色天姿,幽閒淑性,若選進宮幃,隨侍左右,堪任役使。況選一人之女,又不驚擾天下百姓,自不動人耳目。」

費仲就說:大王!千萬千萬不能幹!去年您說要採選美女,商容說不行。你要要了這些美女等於是「非比堯舜」,你就大逆不道、出賣祖宗。您已經答應了,今天你一看八百諸侯就在外頭,又提出來,你背信棄義……您有罪於天下!他來這套。

我跟你講,其實壞官他壞在心眼上。壞官他會用很多冠冕堂皇的說詞——中共體制說「依法治國」。法律,應該是獨立的,不是統治者以法律名義去治理國家

費仲又說:臣聽說冀州侯蘇護家有一女,艷色天姿,幽閒淑性,若選進宮來隨侍大王左右,您就樂吧……而且你只選他一個女兒,沒人知道,沒有任何聲響,那不就滿足你的意思了嗎!

紂王聽言,不覺大悅:「卿言極善!」即命隨侍官傳旨:「宣蘇護。」

這裡面就出問題了。他本來想要八萬個女孩——從裡頭挑,現在只要一個。他後面有成千的嬪妃,現在多要一個女人,有什麼不對?以現在物質化的社會來說,他沒要一大堆呀!

所以在古時候,中國人的概念中,講的是「心」、「念頭」,講的是人所思,不在東西的多或少,而在於你念念不忘。

紂王犯的忌諱在這裡。換個角度說,就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東西偷就偷了,麻煩過去了,他要一直沒下手,你永遠不知道他惦記偷什麼!

使命來至館驛傳旨:「宣冀州侯蘇護商議國政。」蘇護即隨使命至龍德殿朝見,禮畢,俯伏聽命。王曰:「朕聞卿有一女,德性幽閒,舉止中度。朕欲選侍後宮。卿為國戚,食其天祿,受其顯位,永鎮冀州,坐享安康,名揚四海,天下莫不欣羡。卿意下如何?」

蘇護來了,到了龍德殿朝見,就跪在那兒聽命。大王說:朕聽說你家有一個女兒,德性幽閒,舉止中度,我想給他選到後宮來做妃子,你呢!就成為了皇親國戚啊!食其天祿,受其顯位,永鎮冀州,坐享安康,名揚四海,沒有人不羨慕的!怎麼樣?你說:行不行?

蘇護聽言,正色而奏曰:「陛下宮中,上有后妃,下至嬪御,不啻數千。妖冶嫵媚,何不足以悅王之耳目?乃聽左右諂諛之言,陷陛下於不義。況臣女蒲柳陋質,素不諳禮度,德色俱無足取。乞陛下留心邦本,連斬此進讒言之小人,使天下後世知陛下正心修身,納言聽諫,非好色之君,豈不美哉!」

蘇護一聽,正色而奏——這個人不拐彎——你就附帶好話不就完了嘛!所以他沒上過公關課……

說:殿下宮中,上有后妃,下有嬪御,你後宮裡全是女人,你看都看不過來,幾千個。你有幾千個女人,你煩不煩?你女人已經那麼多了,你還點名要我女兒,肯定旁邊有奸臣、有壞蛋,陷殿下於不義。

臣子的女兒太低俗,不值得給大王提鞋,也不值得大王看著。她既不熟禮度,德色俱不足以取——要模樣沒模樣,要品德沒品德。您就別這樣,你就算了,這事算了。有進讒言者,大王應該給他殺了,砍他腦袋,他胡說八道騙大王,如果你把那個進讒言給殺了,天下人皆知——這是大王做的任何事,旁邊都有個書記官都給紀錄下來,那天下後世都知殿下正心修身,能夠聽得良言,能夠聽得勸阻,非好色之主,豈不美哉!

紂王大笑曰:「卿言甚不諳大體。自古及今,誰不願女作門楣。況女為后妃,貴敵天子;卿為皇親國戚,赫奕顯榮,孰過於此!卿毋迷惑,當自裁審。」

紂王一聽,這老頭推拖之詞嘛!你別那麼含蓄,我跟你說:「卿言乃不諳大體。自古至今,誰不願意把女兒嫁到皇家裡頭來?你推這幹嘛呀?你就成了皇親國戚了。你能讓我看得起,你不三呼萬歲,你還來這一套,變成我是執迷不悟,我是色膽包心。」

兩人沒在一條路上,蘇護沒學過公關,說的是兩回事。

蘇護聞言,不覺厲聲言曰:「臣聞人君修德勤政,則萬民悅服,四海景從,天祿永終。昔日有夏失政,淫荒酒色;唯我祖宗不邇聲色,不殖貨財,德懋懋官,功懋懋賞,克寬克仁,方能割正有夏,彰信兆民,邦乃其昌,永保天命。今陛下不取法祖宗,而效彼夏王,是取敗之道也。況人君愛色,必顛覆社稷;卿大夫愛色,必絕滅宗廟;士庶人愛色,必戕賊其身。且君為臣之標率,君不向道,臣下將化之,而朋比作奸,天下事尚忍言哉!臣恐商家六百餘年基業,必自陛下紊亂之矣。」

紂王這麼一說,蘇護就跟紂王罵上了:臣聞人君修德勤政,乃萬民悅服,四海景從,天祿永終。過去夏桀失政,沉迷於酒色;唯有我們的祖先成湯,勤修政,在德行上、在道德上、在道義上,兢兢檢檢,永保天命,順其天意,拒絕酒色,所以夏桀亡,才有我們商而生,商朝才出現。殿下不取法祖宗,卻效仿夏桀,那是取敗之道。

他後面說了一句話:「君愛色,必顛覆社稷;卿大夫愛色,必絕滅祖廟。」

那個時候,大臣們都有祖宗牌位,都有祖廟。祖廟現在都沒了。供奉祖先是晚輩們祈求萬年的概念,這是一種道德的做法,所以這裡他談到一個愛色的問題,老百姓愛色的話,必招賊上身。

君臣之標準:「君不向道,臣下將化之,而朋比作奸,天下事尚忍言哉!」

如果大王你要娶我女兒,非要她做老婆的話,六百多年的基業,必將毀於殿下。

娶你一個女兒,我商家的六百多年的基業都毀在你一個女兒身上,我不娶你女兒,我就沒事,我娶你女兒,我就出這個事,他紂王能不急嗎?

今天要擱誰,跟習近平說說,砍腦袋,對不對!肯定的,擱誰誰也不願意聽。一個人就想找女人,他就想著,你非得那麼一說,你讓我打光棍,誰也不幹。這就是說生命的差距和如何看待生命了。

所以剛才說了,如果是好的,叫「鳳凰止於庭、芝草生於野」——那是天堂。可能現代的人會說:那幹嘛使啊?那多不實在,對不對?「實在」的意思、概念,就是東西都攬在我這兒,那叫實在!

所以物質化的東西實際是虛無的,這裡我們完全可以看到。

紂王聽蘇護之言,勃然大怒曰:「君命召,不俟駕;君賜死,不敢違;況選汝一女為后妃乎!敢以戇言忤旨,面折朕躬,以亡國之君匹朕,大不敬孰過於此!著隨侍官,拿出午門,送法司勘問正法!」左右隨將蘇護拿下。

紂王聽蘇護這一說,勃然大怒,直接講說,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不得違背,我就想娶個妃子,我心裡就這麼想,我看上你女兒,你說我娶了你女兒,我就全都完了,商朝都完了,你存心咒我。推出午門斬首。他以亡國之君來對比說朕,這簡直是大逆不道。

轉出費仲、尤渾二人,上殿俯伏奏曰:「蘇護忤旨,本該勘問;但陛下因選侍其女,以致得罪;使天下聞之,道陛下輕賢重色,阻塞言路。不若赦之歸國,彼感皇上不殺之恩,自然將此女進貢宮闈,以侍皇上。庶百姓知陛下寬仁大度,納諫容流,而保護有功之臣。是一舉兩得之意。願陛下准臣施行。」紂王聞言,天顏少霽:「依卿所奏。即降赦,令彼還國,不得久羈朝歌。」

這個時候,費仲跟尤渾就出來了,跪在殿上說,大王息怒,蘇護如此不禮貌,本該問斬,但是如果因為這個事,你要把蘇護給殺了,天下一聽,完了,沒勁兒,這個大王沒勁兒。說陛下輕賢重色,阻塞言路,沒人敢說話!(就像現在的習近平,沒人敢說話)。

不若赦之,大赦他,讓他回國,他肯定會感謝大王的不殺之恩,自然就會把女兒送進宮來,豈不樂哉,他自個兒送的,不是我要的,對不對。老百姓一聽大王真是仁君,老百姓肯定喜歡你,而你本身又是大度,能夠接受不同的言語,廣開言路,你看多好,你就是一個有道的君王,一舉兩得。

紂王一聽,行,讓他走,趕快走。

話說聖旨一下,迅如峰火,即催逼蘇護出城,不容停止。那蘇護辭朝回至驛亭,眾家將接見慰問:「聖上召將軍進朝,有何商議?」

蘇護肯定沒招了。紂王就把他趕出了午門,不可能讓他在午門待著。蘇護憤怒之下,就回來了,他也沒地方去,只能回到他的驛站。這些官各自都有他們自己的驛站,有他自個兒的「酒店」,其實就這麼個回事(雲南在北京有雲南辦事處,那等於是自己的家)。

回去之後,他的家將就說:「唉呀,大王!聖上召將軍進朝,不知有何事相商?」

蘇護大怒,罵曰:「無道昏君,不思量祖宗德業,寵信讒臣諂媚之言,欲選吾女進宮為妃。此必是費仲、尤渾以酒色迷惑君心,欲專朝政。我聽旨不覺直言諫諍;昏君道我忤旨,拿送法司。二賊子又奏昏君,赦我歸國,諒我感昏君不殺之恩,必將吾女送進朝歌,以遂二賊奸計。

蘇護一聽他的家將這一說,立刻就罵:「無道昏君,不思量祖宗德業,信讒臣諂媚之語,非要把我的女兒選進宮做妃子,這肯定費仲、尤渾以酒色迷惑君心,來把持朝政。我聽紂王這麼一說,我就不幹了,我直接直言諫諍——咱們敞開窗戶說亮話……

我這一說紂王就不幹了,說我罵他,然後就要殺了我,結果費仲就來了,費仲說,別殺他,給他放了,讓他感謝不殺之恩,把女兒給我送過來,你說這事怎麼辦?氣死我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想聞太師遠征,二賊弄權,眼見昏君必荒淫酒色,紊亂朝政,天下荒荒,黎民倒懸,可憐成湯社稷化為烏有。我自思:若不將此女進貢,昏君必興問罪之師;若要送此女進宮,以後昏君失德,使天下人恥笑我不智。諸將必有良策教我。」

聞太師在北海,在討伐逆賊,二賊弄權,這朝廷完蛋了,「眼見昏君必荒淫酒色,紊亂朝政,天下荒荒,黎民倒懸……」可憐成湯社稷化為烏有。蘇護想:如果我不把女兒送到宮裡去,紂王肯定怪罪,但如果我把女兒送進宮裡,以後昏君有什麼失責之事的話,天下人肯定恥笑我,他就問說:「哥兒們!你說怎麼辦?」

眾將聞言,齊曰:「吾聞君不正則臣投外國,今主上輕賢重色,眼見昏亂,不若反出朝歌,自守一國,上可以保宗社,下可保一家。」

眾將一聽,都說:「君不正則臣投外國。」也就是,你伺候不起他,你就躲他。就這麼回事。

此時蘇護正在盛怒之下,一聞此言,下覺性起,竟不思維,便曰:「大丈夫不可做不明白事。」叫左右:「取文房四寶來,題詩在午門牆上,以表我永不朝商之意。」

詩曰:「君壞臣綱,有敗五常。冀州蘇護,永不朝商!」

蘇護題了詩,領家將逕出朝歌,奔本國而去。

蘇護正火頭上,又沒學過公關,他就這麼一聽,一下興起:士可殺不可辱,取文房四寶來,我絕對要做明白事。

他跑到午門的門牆上題詩:「君壞臣綱」——君臣之間是你給毀了,你逼臣子獻女兒,「有敗五常」——敗壞五常。「冀州蘇護,永不朝商!」

反了!蘇護題反詩,反出朝歌,奔回本國。

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叫「蘇護反出朝歌」。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燦爛輝煌的文藝復興可謂是西方藝術史上最為重要的一個時期了,其影響之深遠,猶如歷史篇章裡的黃鐘大呂,震古爍今。本次人類文明中的美術在文藝復興時期走向成熟,並對其後兩百年的西方藝術有著直接的影響。
  • 取英文名不止要好聽、不俗,而且最好是有特殊意義。所以若是手頭有一本參考書就最方便了。否則若只是為了好聽,熟悉而取一個名字,將來才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意思,就後悔來不及了。因為一個名字畢竟要伴隨自己一生。
  • 在西曆使用之前,家家有本曆書;大眾化的曆書不是民俗產物,實是中國古代天文學上大成就的展現與研究的積澱,把宇宙與人生會通為一。「史稱帝王治天下以律曆為先」,可以看到曆書在治天下中的地位。
  • 民間俗語「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在現代社會可謂家喻戶曉,當某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很可能就是要準備去做壞事了。不過,按照這句話的意思,即「沒有度量的人不能稱為君子,不狠毒的人成不了大丈夫」,是不是感到有些彆扭和不倫不類?因為前半句教導人們要有度量,是教人向善的;後半句卻是教人向惡的,說什麼成為大丈夫的人要狠毒。
  • 中華文明的天文科學有什麼優越性,為何能獨步天下?讓張衡這位傑出的史官、天文科學家為例,演示一段歷史來說明。
  • 提到「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句話,尤其是在中共摧毀中華五千年文明、極盡所能詆毀傳統文化後,人們普遍的理解就是女子是不需要有什麼才能的,沒有才便是有德行了,而這是古代社會對女性的歧視,是為了讓她們置於愚昧無知的境地,自然這也成為中共宣傳古代社會是「黑暗的、腐朽的、落後的」所謂證據之一。不過,「女子無才便是德」的真實含義並非如此。
  • 自古以來,在科舉考試中名落孫山的不計其數。落榜考生中也有罵考官的,破口大罵考官之後,也有人轉運再登金榜的,是怎樣的「運氣」呢?
  • 什麼是「三伏」?意指什麼呢?怎麼推算的呢?三伏反映什麼中華傳統文化呢?
  • 中唐最具代表性的詩人之一、也是唐代存世詩歌最多的作家白居易為何生生劫劫誓為彌勒弟子?他歌頌竹之德,和他的人生修行展現怎樣的對應關聯?
  • 現代最驚人的人為科技災難,慘絕人寰的河南板橋水庫潰壩事件,死去二十三萬多人,一千多萬人失去家園。傷亡比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洩漏事件更嚴重!為何最慘的潰壩災難發生在中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