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疫情衝擊下 阿根廷面臨抉擇

人氣 717

【大紀元2020年07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蔚溪 黃雲天報導)2020年3月3日,擁有4000萬人口的阿根廷首次發現中共病毒(武漢肺炎)。3月7日,衛生部確認了該國的第一例死亡病例。截至2020年7月2日,阿根廷確認有67,184人感染,1,363人死於該病毒。

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3月19日宣布全民強制隔離以遏制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傳播,3月20日起生效。政府採取了強制防控措施,學校停課、禁止舉辦人員聚集性活動、邊境關閉,等等。後來強制隔離措施又多次延長,到6月28日才解除。自中共病毒肆虐以來,阿根廷是世界上採取隔離措施最長的國家之一。

中共病毒為何在阿根廷擴散?阿根廷為何採取如此長的隔離措施?究其原因,大紀元的兩篇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和《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已有透徹論述。

阿根廷是拉丁美洲第三大經濟體,成為中共重點入侵的對象。時至今日,中共的滲透仍在嚴重困擾、毒害著阿根廷。阿根廷政界雖推崇自由民主,但在諸多重大事件中,或向中共妥協,或在中美之間搖擺不定,左右逢源。瘟疫衝擊阿根廷也就不足為奇。

中共在拉美地區貿易投資總額飛漲

阿根廷位於南美洲東南部,領土面積達278萬平方公里,位居西班牙語諸國之首,拉丁美洲第二,世界第八。

阿根廷是一個傳統的農業大國和新興市場國家,是僅次於巴西和墨西哥的拉美第三大經濟體。豆製品是阿根廷主要出口產品,近年來其絕大多數豆製品都出口到中國。2018年,中國從阿根廷進口了170億美元的大豆產品,這占到了阿根廷總出口收入的25%以上。

阿根廷羅薩里奧市貿易委員會負責經濟研究的副主任伯格羅(Patricia Bergero)曾直截了當地說,「我們的經濟非常依賴大豆和中國——也許是過於依賴了。」

中美貿易戰後,阿根廷向中共出售了大量大豆。緩解了中共打貿易戰造成的國內大豆緊缺的狀況。

對於阿根廷,中國是僅次於巴西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在過去十幾年裡,中國在拉美地區的貿易總額飛速增長。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一份報告中指出,2000年中共對拉美的貿易只有120億美金,2013年飆升到了2600億,增長了二十多倍。中共承諾到2025年將向拉美提供2500億美元的直接投資,雙邊貿易將達到5000億美元。拉丁美洲是目前中國投資的第二大目的地,僅次於亞洲。

阿根廷深陷債務危機

中共打著「南南合作」等旗號,對拉丁美洲進行全方位滲透。通過外貿和投資,不斷擴大在拉美的影響力。

阿根廷出口商會(Argentine Chamber of Exporters )最近發布的報告稱,中國在4月成為阿根廷最大的貿易夥伴,取代了鄰國巴西。阿根廷2020年4月與中國的貿易順差是9,800萬美元,而去年同月是逆差3.51億美元。然而,在前3個月裡,阿根廷都是幾個億美元的貿易逆差,在1月份逆差4.68億美元,2月份3.85億美元,3月份2.53億美元的貿易逆差。

《布宜諾斯艾利斯時報》2020年2月22日報導了一篇題為「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把目光投向中國以緩解阿根廷的債務危機」的文章。文章說由於資金緊缺且基金匱乏,費爾南德斯會重啟關鍵基礎設施項目,並增加中央銀行的儲備。

過去幾年中,中國製造商不受限制地開放了當地市場,而且限制出口主要商品,這增加了阿根廷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去年阿根廷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達到22億美元。這將是費爾南德斯政府必須處理的關鍵問題之一。

結果,就在費爾南德斯總統剛剛把中共看作「救世主」不久, 3月3日,阿根廷出現了首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3月20日阿根廷實行強制居家隔離,然後,由於感染人數直線上升,強制隔離令又一延再延,直到6月28日。但是感染人數依然在瘋狂上漲,逐日增多。

中阿關係歷史回顧

阿根廷與中國建立了「整體戰略聯盟」,這是中共僅提供給少數國家的,具有很高外交地位的關係。在前總統基希內爾(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領導的2007年至2015年政府間,兩國之間的關係得到了加強,基希內爾與北京簽署了二十多個條約。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國產品占阿根廷進口總額的比例從5%上升到20%。

早些時候,中國只是在拉丁美洲地區獲取其經濟所需的資源, 比如巴西和阿根廷的大豆,厄瓜多爾和委內瑞拉的石油、祕魯和智利的銅和鐵。但是,隨著中國在該地區影響的擴大,中共的野心也隨之增長,特別是2014年,在阿根廷政府拖欠了上千億美元國際債務難以償還後, 中共看到了機會,可以大舉進入阿根廷,擴大中共在阿根廷的影響。於是中共向阿根廷提供了110億美元的貨幣互換,增加了阿根廷枯竭的外匯儲備,同時,還在阿根廷建造了鐵路線,一個空間站和兩座水電站。

馬克里總統對中共的抵制,最終妥協

但是在毛里西奧·馬克里(Mauricio Macri)2015-2019年擔任總統期間,雙邊關係風雲突變。當保守傾向的、商人出身的馬克里於2015年12月成為基希內爾繼任者後,他立即暫停修建兩個大壩,因為該項目缺乏透明度,也影響環境。

作為報復,中共立刻威脅馬克里,如果他暫停大壩項目,中方承建的所有項目,包括鐵路都會暫停,同時把從阿根廷的大豆進口削減了30%,以逼迫馬克里就範。到2017年初,馬克里為了利益而放棄了自己的價值觀原則,他選擇了妥協。他開始試圖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尋找平衡。

在2017年中國在該地區的投資就超過了美國,成為該地區最大的貿易夥伴。 2018年,阿根廷出口了170億美元的大豆產品到中國,占其總出口收入的四分之一以上。同年阿根廷出口到中國的牛肉也達8.83億美元。

在2018年年底布宜諾斯艾利斯的G20峰會上,馬克里與川普(特朗普)會見。在阿根廷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獲得560億美元貸款方面,美國給予了重要支持。但是當川普的時任新聞發言人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說美阿兩位領導人談討了關於「中國掠奪性的經濟活動」時,馬克里為了討好中共說,「這則評論……不代表阿根廷的觀點。」他的一位副手也對媒體說,「我們非常珍視同中國的關係,我們和中國有著相當重要的商業關係。」

幾天后,馬克里與習近平會面,簽署了三十多項農業及投資協議。隨後,阿根廷馬球協會向習近平贈了一匹馬,馬克里還為習近平準備了一頂印有中共旗的馬球帽。

馬克里政府還為中共在石油、基建、採礦等領域的投資敞開了大門。中共正迅速控制阿根廷和智利的鋰礦,這兩地鋰礦的產量在2017年幾乎占到了全球的一半。 2020年2月中國贛鋒獲得了阿根廷鋰礦控制權,與美洲鋰業公司聯合開發阿根廷鋰礦,加強了對電動汽車鋰電池原料來源的控制。

現任總統費爾南德斯在中美之間找平衡

專家說,現任總統費爾南德斯的想法是進一步與中共發展聯繫,同時還要與美國總統川普及其政府保持良好的關係,這是一條艱難的路。特別是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進行債務重組談判時,美國是阿根廷未來的關鍵。

阿根廷經濟2018和2019從總體來看已經連續2年負增長,資本外流現象較為突出。身陷經濟危機的阿根廷,採取「靈活和務實」的立場,為擴大出口擺脫困境,日益依賴中國。除水果農產品,日前雙方政府簽定協議開放豆粕出口中國,每年有16億美元市場,新增7家禽肉廠出口。

豆粕油籽副產品一般主要作為禽畜飼料,是阿根廷主要出口產品。阿根廷農產部估計2020年初可出口500萬噸豆粕至中國。中美貿易戰適時協助阿根廷打入中國市場。除了新開放的豆粕,多年來也一直持續向中國出口豆類和大豆油。阿根廷絕大多數豆製品都出口到中國。

費爾南德斯努力尋求與中美建立成熟的關係,力求從兩國中獲得最大的收益。「如果中國想投資並提供資金,那就太好了。需求將戰勝意識形態。」諮詢公司DNI的貿易專家艾利宗多(Marcelo Elizondo)告訴《紐約時報》。

正是 「需求戰勝意識形態」 之唯利是圖的策略,給阿根廷帶來了災難,使中共在美國的後院得以迅速發展,中共在拉丁美洲國家的野心繼續膨脹。一方面中共可以削弱美國在這個地區的影響和優勢;另一方面可以便於它自由進出美國的後院,扶持這個地區的政權與美國抗衡,為實施稱霸全球的野心做準備。

中共在阿根廷擁有「中國領土」

另一鮮為人知的因素,阿根廷也是中共在南美軍事擴張的立足點。 2014年,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基希內爾(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政府與中共簽署了一項祕密協議,同意中共投資約5億美元在內烏肯省建立並運營一個太空監測站。該協議早於中共目前在全球推行的「一帶一路」戰略,其條款引起了眾多分析師的質疑。

這項為期50年的無產權協議,提供完全的免稅待遇,並允許中國勞工可以根據中國勞動法在這個太空監測站自由活動,然而,協議條款很大程度上限制了阿根廷對這片土地和外國軍隊運營的太空站的主權控制。

阿根廷與歐洲民營的航天局也有類似的協議,不同的是中國的航天計劃由中共人民解放軍(PLA)負責,位於內烏肯省西北城市內烏肯市355公里外的太空站由中國衛星發射與跟踪控制總局(CLTC)管理。而中國衛星發射與跟踪控制總局向中共人民解放軍的戰略支援部隊(PLA’s Strategic Support Force)報告。美國表達了對可能的間諜活動和太空軍事化表示關注。

六年前簽署的這項協議是阿根廷政府試圖加強與中國戰略夥伴關係的結果。有人認為這個協議比其它任何嘗試都更成功,例如在2004年,前總統內斯托爾·基希內爾(克里斯蒂娜·基希內爾的已故丈夫)未能從北京獲得200億美元的投資。

儘管中共宣稱該站的既定目標是和平進行太空觀察和探索,但是外界一直認為中國在阿根廷的由軍方操控的太空站是一個「黑匣子」。正是諸如此類的協議使批評者對「一帶一路」的倡議引起了懷疑。

中共允許一些當地學童參觀內烏肯基地,並發放有關探月計劃的小冊子。但阿根廷當局對該地區沒有控制權,該設施以帶刺的鐵絲網環繞,具有方圓100公里的射頻封鎖,是阿根廷境內的事實上的中國領土。

2019年2月,美國南方司令部司令克雷格·法爾海軍上將在國會作證,警告議員們中國正在迅速向拉丁美洲擴張。他在給參議院武裝部隊委員會的書面證詞上說, 「北京可能違反與阿根廷進行的僅進行民用活動的協議條款,並可能有能力監視並潛在地瞄準美國,盟國和夥伴的太空活動。」

結語

其實中共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它屢試不爽的辦法,就是以經濟利益為誘餌,以十幾億人口的大市場為條件, 使對方忽視其人權惡棍的本質,放棄自己的原則和價值觀,同時,忽視其不透明,不公開,不公平競爭的手段,只追求經濟利益,以達到把對方拉下水的目的,使其唯利是圖。事實上,這種關係是被邪惡利益所驅動,背離普世價值,是陰暗、無益的。對於任何政府來說,與中共交好,會後患無窮。

中共在阿根廷的滲透由來已久,並與阿根廷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圖謀在美國後院築起反美基地,統領拉丁美洲各國和美國抗衡。

現在,遭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衝擊後, 阿根廷政府應該清醒起來,跳出中共的戰略陷阱,遠離中共,這才是阿根廷走出瘟疫困境的唯一出路。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中共病毒肆虐 百老匯暫停2020所有演出
瑞德西韋治療中共病毒 7月起每劑390美元
南澳一個月來首次確診三宗新中共病毒病例
福西:無法保證會有有效中共病毒疫苗
最熱視頻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奧及5部門聯合新聞會
【有冇搞錯】台獨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中)
【新聞看點】中共威脅台灣洩困境 打台恐很慘
【時事縱橫】美中拉鋸戰 TikTok微信命運未卜
【珍言真語】桑普:美台互動彰顯世界變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