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七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薩拉托加之戰

作者:宋闈闈
圖為美國畫家約翰·特朗布爾(John Trumbull)的油畫《伯格因將軍投降》。(公有領域)
圖為美國畫家約翰·特朗布爾(John Trumbull)的油畫《伯格因將軍投降》。(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579
【字號】    

1777年的下半年,是風雲詭譎的時段。即使所有的故事早已塵埃落定,後世的我們,隔著數百年的歷史回望過去,也依然為其中的驚險和詭譎多變而備感心驚。

也更叫人體味到,歷史的輝煌和沉重,是當時當地的當事人的意志堅韌,含垢忍辱,看似沉悶的堅持,飽經磨損中,絕不放棄的赤子初心——這樣點點滴滴的細節,所鑄就的沉甸甸的最終成就。

沒有人的精神,我們人類的故事,在時光裡,也許,只是散漫和下意識的動作,無法被串聯成珠,無法被命名。歷史之所以成為歷史,是因為聖人的言行,為其命名。

白蘭地溪戰役之後,1777年10月份,在紐約上州,發生了薩拉托加之戰(battle of Saratoga)。當時駐守紐約上州的是北方軍司令蓋茨將軍。英軍方面,軍隊的首領伯格因將軍,帶著一支隊伍打到加拿大邊境,在尚浦蘭大湖區打了個漂亮的勝仗後,返回紐約的阿爾巴尼。

當時的印地安部落,不知是哪裡想不開,齊了心地去幫英國人,尤其是在森林密布的紐約和湖區行軍,沒有當地人帶路,是舉步維艱的。然而,行軍途中,一名英軍軍官的太太,本來是要被護送到駐軍地和未婚夫會合的,不知是什麼因緣作祟,在途中被印地安人給殺害了。印地安人按照自己的習慣,割下了死者的頭皮。這件事情,在整個美國引起極大的民心激憤。儘管印地安人殺的是英國軍官的未婚妻,可是,英軍為了阻止美國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卑劣手段無所不用,包括僱用嗜殺的德國黑森軍,以及收攏野蠻不開化的印地安人——這一系列的舉動,使得英國人在道德上更加被美國人所憎惡。因為,美國的獨立,美國堅持成為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的意義,在於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信奉這裡是神選擇的高地,這裡的生活應該是仁愛和行為光明正大的,而不是一徑採用陰毒卑瑣的行徑去害人和自害。事情發生後,趕往紐約上州美軍駐紮地的各地民兵,絡繹不絕,很快聚集到了萬人。這使得伯格因將軍率領的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數千人的正規軍隊,無論是數量還是士氣,很快相形見絀。而且,英軍軍需補給的路線,當即被美國民兵給切斷了。

這次戰爭勝利的一大原因,是華盛頓派去增援蓋茨將軍的驍勇善戰的本尼奈特·阿諾德,以及神槍手丹尼爾·摩根。摩根是個彈無虛發的神槍手,他親手訓練出來的五百人之眾的神槍手們,使用的是來福槍,這種槍準頭極好,但上彈藥的時間較長,並不適合當時前線作戰時的相對射擊,而是更適合密林和山路中近距離的游擊戰。

而本尼奈特·阿諾德,在1780年之前,可謂是大陸軍的最顯赫功臣。他是加拿大湖區戰爭中的英雄。話說,加拿大和北美十三州,當時都是大英帝國的殖民地。這十三州反了,加拿大卻唯唯諾諾,不肯跟著舉幟呼應,跟著反了宗主國。當時,若非阿諾德帶兵在大湖區牽制住英軍在加拿大的兵力,彼方若揮師朝紐約而來,和前來平叛的豪將軍的數萬兵力合圍起來,華盛頓將軍缺衣少食的大陸軍,並不能擁有絕對的神算。所以,本尼奈特·阿諾德,此人對於美國獨立戰爭的意義,是重大的,不可抹煞的。然而,惟其重大,惟其特殊,他日後的背叛革命,才更顯得打擊沉重,令華盛頓將軍心碎。

在薩拉托加戰役中,阿諾德因為和蓋茨將軍合不來,互相看不順眼,所以蓋茨並沒打算重用阿諾德。

彼時,戰爭打響,伯格因將軍和他的隊伍被包圍在一個山頭上,英軍數次試圖突圍。戰爭經驗豐富的阿諾德發現了對面山頭上,美軍百密一疏的防線被扯開了一個缺口。於是,他違令出現在戰場上,帶兵上前攻打。蓋茨發現後,在後頭千呼萬喚,派人上前拽住阿諾德的馬韁繩。然而,誰能奈何得了這樣一員猛將呢?到底眼睜睜看著阿諾德衝入了敵陣。

阿諾德指揮有方,將幾乎已經突圍成功的伯格因軍隊又給堵了回去。戰爭中,阿諾德的坐騎被打死,他摔下馬來,一顆子彈擊中了他的左腿,即便如此,他坐在馬的屍體上,依然指揮部署部下的進攻。他的勇猛無畏,大大地激勵了戰士們的士氣。末了,被團團包圍,走投無路的伯格因只得搖白旗投降。

然而伯格因提出了苛刻的投降條件,要求英軍放下武器後,所有人不得被拘在戰俘營,而是立刻上船回到英國去。此時的伯格因已經失盡了天時地利人和,糧草全無,士兵睏倦飢餓,再不投降,士兵要挨餓,連馬都沒有草料了,此前給軍隊帶路的印地安人,早就見勢不對,逃散一盡。此情此景下,本來是個無條件投降的局,然而,誰讓對弈的一方是總是別出心裁的蓋茨將軍呢?他好像生怕伯格因不投降,於是,這樣匪夷所思的投降條件,他居然就答應了。

而在這一戰中,身在費城軍營的華盛頓將軍遲遲沒有收到來自薩拉托加的戰局報告,殊為尷尬的是,他居然要通過蓋茨給大陸議會的報告,來了解戰況!而蓋茨將軍本人上交給大陸議會的報告,也基本抹煞了阿諾德的戰績,惹得阿諾德傷心大怒,為他日後的叛敵,埋下了一個伏線和由頭。

末了,華盛頓將軍收到這份沒有戰俘的大捷報告後,殊為震怒!那麼多被俘的美軍戰士,此時正在英軍慘無人道的戰俘營裡受苦,被封閉在地獄一樣的牢房裡,食物和空氣都是稀缺的。五六千放下武器的敵軍,咋就眼睜睜地放走了呢?至少,也得為那些戰俘營裡苦盼解救的子弟們想一想,互相交換戰俘也是好的呀!然而,已經來不及了。伯格因和大量的士兵,已經乘船回到英國去了。而有了這一戰之功,蓋茨將軍繼被俘的大陸軍副總司令——李將軍之後,做起了取代華盛頓將軍,成為大陸軍總司令的夢。◇(待續)

<文史>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776年12月,英軍司令威廉·豪決定,寒冬臘月,暫停戰鬥。當時,威廉·豪將軍駐紮在紐約市,周圍的一些地區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包括新澤西的特倫頓和普林斯頓。與此同時,喬治·華盛頓將軍統帥的大陸軍駐紮在德拉瓦河對岸。大陸軍士兵飢寒交迫,缺少武器和彈藥。
  • 在大陸軍隊裡,情勢十分嚴峻,大陸軍招募的士兵,合同都是年底到期的。士兵服役期滿離開軍營後,再招募起來一隻軍隊,就更加艱難了。華盛頓將軍決定,趁著聖誕節,英軍忙於過節防禦鬆懈,大陸軍過河攻打新澤西首府特倫頓。
  • 根據史料的記載,1776年12月25日的白天,是一個陽光燦爛的聖誕好天氣,然而,日落之後,氣溫急速下降,而後下起了雨夾雪,還颳起了旋風。朔風吹雪,直撲人面,在這樣一個聖誕夜的午夜,華盛頓將軍帶領士兵渡過德拉瓦河,來到對岸新澤西攻打敵軍。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華盛頓將軍高貴的純金一樣閃亮的人品,在軍隊裡擁有的絕對的感召力,也是國會的諸位議員們所畏懼看見的——他們既忙著趕走一定要對他們行使統治權的英王喬治三世,也提防著喬治·華盛頓成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這樣一種微妙心態下導致的制衡和對華盛頓將軍的壓制,在獨立戰爭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曾經計劃以會爆炸的老鼠摧毀德國納粹的工廠。這種看起來像007電影的點子最終並沒有摧毀任何納粹工廠,但卻起到了耗用納粹的資源與打擊其心理的作用。
  • 在華盛頓將軍的內心,他被這個年輕人從第一眼就展示出來的純真高貴的教養,熱烈真摯的內心,以及這一天在戰場上展示出的無畏無懼的勇敢——深深的感動和折服。後世的史學家說,華盛頓將軍在19歲的拉法葉特身上,看見了年少時的自己!
  • 1777年的這個夏天,大陸軍在費城和新澤西的軍營中,拉法葉特侯爵走入華盛頓將軍的生命裡,開始開創他這一生的傳奇故事的黃金篇章。在軍營裡,拉法葉特迎面相逢了他生命中最要好的兩個朋友——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和約翰·勞倫斯。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在美國本土的領地上,幾乎所有的城鎮,一定都會有一條拉法葉特街。在兩百多年來的時光裡,美國人民從來未曾忘記過他,這個飄洋過海來到美國,參戰獨立革命的法國男孩,這個血統高貴,性情純真的拉法葉特侯爵——華盛頓將軍精神上的兒子。風起雲湧的美國獨立革命,多少英雄兒女激盪往事!而華盛頓將軍和拉法葉特侯爵的故事,絕對是其中最感人的一章。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Ranney的油畫《普林斯頓戰役中的華盛頓將軍》。(公有領域)
    而每一次敵軍射擊之後,硝煙彌漫中,高頭大馬上的將軍依然完好無恙地出現在戰士們的視線中,巍峨偉岸,是一尊打不倒的戰神!此情此景中,這位副官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跑上前,握住將軍的手,一個勁地親吻,哭著說,感謝上帝,您還活著!而將軍微笑著,拍拍他的手,安撫道,不用怕!今天是屬於我們的日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