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德國清算納粹日久 何時清算共產流毒

顏丹

人氣 219

【大紀元2020年07月25日訊最近,中共官媒轉載了一條來自德國的消息。7月23日,漢堡地方法院對一名93歲的納粹分子進行了判決。只因他在17歲時,曾擔任過某地集中營的看守,從而導致5232名無辜的猶太人最終被屠殺。

正如中共官媒所說,「德國對納粹分子的清算曠日持久」。即便他們只扮演過希特勒獨裁政權的幫凶角色,即便他們如今已年至耄耋,德國的司法界也仍在對他們進行追蹤、審判和清算。2017年,德國漢諾威檢方駁回了一名時年96歲的前納粹軍官的緩刑申請,勒令其必須入獄服刑四年。直到現在,德國各級檢方還在對另外14起涉及納粹集中營的案件進行調查。

作為如今仍處在極權暴政下的喉舌媒體,中共這家官媒始終未能指出,德國的司法正義尚存不僅是基於西方「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更源於整個社會對納粹所犯滔天罪惡的清醒認知。

就連來自東德的總理默克爾也經常在公開場合高調的反思這段歷史,她曾義正言辭的說過,「世世代代的德國人,必須一而再的清楚表明,只要拿出勇氣,公民的勇氣,人人都可以確保種族主義和反猶太主義無法得逞」。她甚至認為,對於納粹所犯下的反人類罪,德國背負著「永恆的責任」。正因為朝野上下乃至民間對納粹的徹底反思、抵制和清算,才致使德國猶如一座不朽的豐碑,在半個多世紀以來,一直被視為歐洲文明的標杆、為整個世界所稱道。

然而,狡猾的魔鬼不會總以一種面目示人,文明、善良的民族也可能被魔鬼所蒙蔽、欺騙。當德國撕開納粹的畫皮之後,卻並未留意,另一種比納粹更邪惡的意識形態開始在這個國家流竄,並逐漸形成了氣候,那就是共產主義流毒。

儘管柏林牆倒了,東德從共產極權下得以解脫了,但表示要效忠撒旦的「共產主義接班人」卻伺機偽裝了起來、並打算進一步滲透、禍亂統一後的德國。

其實,希特勒曾在公開演講中透露,納粹與共產、社會主義同屬一丘之貉,其邪惡本質並無太大差別。一段黑白影像資料顯示,希特勒在一次黨代會的周閉幕式上慷慨、激昂的說道,「也許你們之中的部分人,不喜歡這種正式的,黨的同志之間的會面,而更懷念勇敢的作為一名國家社會主義者,在最困難的時候戰鬥」。

他明確指出,「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就是德國的頂梁柱」;「由於這些人都是德國種族最優秀的人,他們可以自豪地宣稱,對國家和人民的領導權,德國人民應該自覺服從這些人的領導」。他表示,「總有一天,所有能站立起來的德國人都將成為國家社會主義的一員」;而「其中的精英,就是你們,納粹黨員!」

這話聽起來讓人毛骨悚然。原來,在獨裁者希特勒的認知中,納粹就是多數社會主義者中的少數精英。二戰後的德國一直在努力的清算這些納粹「精英」,卻讓更多的「國家社會主義者」深入到德國各界、乃至政壇中,使與納粹同樣邪惡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繼續威脅、甚至禍亂這個嚮往著和平、民主、自由的國家。這大概就是德國幾任政要對諂媚中共樂此不疲的關竅所在。

若非希特勒眼中的「國家社會主義者」已全面掌控著德國社會,這個國家不可能幾十年不變的接連選出如此親近中共極權暴政的國家領導人。民主、自由、文明的德國與獨裁、極權、暴力的中共能如此深交,原因恐怕只有一個,那就是二者在意識形態上的高度契合。

問題是,德國這些「國家社會主義者」們以及由其選出的政要們當真知道「共產主義」到底是什麼嗎?馬克思早在《共產黨宣言》中就開宗明義的指出,它是「一個幽靈在歐洲遊蕩著」。更何況,馬克思本人也是信撒旦教的。法國1997年11月出版的《共產主義黑皮書》則詳細匯總了「世界各個共產黨國家都發生過的大規模迫害、屠殺、死亡、飢餓以及其它侵犯人權的情況」。

此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已更清晰的點出,「納粹屠殺猶太人只是以屠殺本身為目的,但共產黨殺人的本身卻不是根本目的,而是手段」;「共產黨以屠殺的方式」,「不僅要毀掉人的肉體,更要毀滅人的靈魂」。說白了,共產主義就是魔鬼的意識形態。

正是在這種魔鬼意識形態的強力支撐下,德國總理科爾即使在天安門的大屠殺事件發生後,也積極、高調的訪華,還專程去訪問了中共的某駐京部隊。正如德國《日報》所說,科爾是在「替殺人犯平反」。而此後的施羅德則更是在七年任期內,就訪華了六次。即使在1999年,江澤民公開迫害信仰團體法輪功時,施羅德也像沒事人似的,興高采烈的來到中國尋求合作。

直到現在,中共隱瞞疫情、禍害全世界,德國也不例外的在遭受著中共病毒的侵害。世界紛紛選擇與中共切割、脫鉤,而德國總理默克爾似乎依然沉醉在中共「以人權換經濟」的迷魂湯中,難以甦醒。

2019年9月默克爾第12次訪華,她去了趟武漢的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簡稱「武漢協和醫院」)。而這家醫院是多年來中共活摘器官的「移植大戶」,醫生們曾親口承認,他們做移植手術所使用的器官就來自法輪功學員。

在這家醫院的官網上,至今張榜懸掛7家來自德國的合作醫院名單,而這對於德國和德國移植界都是莫大的恥辱。中共活摘罪行發生二十年來不斷被曝光,世界抗議聲浪不絕於耳,德國的醫界和政界不可能對此不知情。默克爾去拜訪這樣一家戴著「活摘器官」罪惡冠冕的醫院,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幾十年來,德國這三位總理變本加厲的親共、不分是非、善惡的向魔鬼投懷送抱,真的就給德國帶來了幸福、美好與光明的未來嗎?肅清了納粹,德國人就能從此高枕無憂嗎?

此時,只要放眼世界,就不難看到,每個國家乃至每個人都在詭異、凶惡的病毒面前,感到束手無策。在疫苗、解藥遲遲無法問世的情況下,人們或許還能從精神層面上去尋找良方。比如,當「中共病毒」這個名詞躍入眼簾時,大家就可細想一下,中共與這個病毒之間到底有何關聯。

這半年多以來,世界各國的疫情發展趨勢都足以證實,病毒就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在如此緊要的歷史關頭,任何國家、包括德國都面臨著至關重要的選擇。何時與中共割席,徹底肅清共產流毒,就是德國走向光明與未來的關鍵時刻。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德國總理訪華 默克爾如走鋼絲
默克爾親赴武漢剪綵的工廠 是德國疫情源頭
美中權力轉移 羅致政:「民主與威權」各國須選邊站
【新聞看點】德國疫情爆發 鮮為人知祕密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袁弓夷:共產害西方 川普抽沼澤
【一線採訪視頻版】大陸民眾:慶幸早退出中共組織
【橫河觀點】美定3批黨媒為外國使團 有何特徵
【紐約調查】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 與中共有瓜葛嗎?
【重播】川普佛州集會 支持者現場過夜等待
【役情最前線】電郵門當事人指證拜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