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三回 姬昌解圍進妲己(下)

舌辨懸河匯百川 方知君義與臣賢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第三回 姬昌解圍進妲己(下)。(fotolia)
  人氣: 4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舌辨懸河匯百川 方知君義與臣賢

護急下殿,叱退左右,親釋其縛;跪下言曰:「護今得罪天下,乃無地可容之犯臣。鄭倫不諳事體,觸犯天威,護當死罪!」崇黑虎答曰:「仁兄與弟,一拜之交,未敢忘義。今被部下所擒,愧身無地!又蒙厚禮相看,黑虎感恩非淺!」

黑虎被押到殿前,蘇護一看,趕快就下來了,喝退其左右,親自給黑虎鬆綁,然後跪下來跟黑虎說:「蘇護今天得罪於天下,乃無地可容之犯臣,那鄭倫實在是不知道高低,觸犯了天威,那蘇護當死罪。」

他為什麼給他跪下來?那是拜把的兄弟!大家要知道,這是作兄弟的!今天都是拉熟。你看習近平多狠,習近平害了所有幫過他的人、騙了所有幫過他的人。最後他依附在王滬寧身上,連話都不會說,這就是今天的習近平。

你知道一正一邪之前、後的關係,所以你讓我說,習近平他有機會,但是他也有他的命運。他的機會能夠讓他一步跨過他的命運,但他沒跨過。跨過是中國人的福祉,沒跨過是個人的貪婪。

崇黑虎說:「仁兄與弟,一拜之交,不敢忘義。」

所以這就是把兄弟!這是生命的境界。其實是那個時代,人的環境——在那個時代當中、整個社會當中、整個人類的環境當中,表現出來的品質。是因為在那個時代裡面,那些人、很多人都可以跟神接觸,他們也知道鬼魔是什麼。

蘇護尊黑虎上坐,命鄭倫眾將來見。黑虎曰:「鄭將軍道術精奇,今遇所擒,使黑虎終身悅服。」護令設宴,與黑虎二人歡飲。護把天子欲進女之事一一對黑虎訴了一遍。黑虎曰:「小弟此來,一則為兄失利,二則為仁兄解圍,不期令郎年紀幼小,自恃剛強,不肯進城請仁兄答話,因此被小弟擒回在後營,此小弟實為仁兄也。」蘇護謝曰:「此德此情,何敢有忘!」

蘇護請黑虎上坐,黑虎說:「鄭將軍道術精奇,今天被擒,使黑虎終身悅服。」服了,他服氣了……所以黑虎就先跟蘇護道歉。蘇護說:「此德此情,何敢有忘!」

不言二侯城內飲酒,單言報馬進轅門來報:「啟老爺:二爺被鄭倫擒去,未知凶吉,請令定奪。」侯虎自思:「吾弟自有道術,為何被擒?」其時略陣官言:「二爺與鄭倫正戰之間,只見鄭倫把降魔杵一擺,三千烏鴉兵一齊而至;只見鄭倫鼻子裡兩道白光出來,如鐘聲響亮,二爺便撞下馬來,故此被擒。」侯虎聽說,驚曰:「世上如何有此異術?再差探馬,打聽虛實。」

崇黑虎的報馬仔來給崇候虎報信說:崇黑虎被鄭倫抓去了。崇候虎不信,對吧!貪斂之人、貪財之人、淫邪之人、下賤之人,他不會相信這些異術,他的信,大多也是在他的那種貪婪之中去講。

古時候打仗旁邊都有觀敵掠陣的,他得看,就像那書記官一樣,遇見誰得記錄下來。

言未畢,報:「西伯侯差官轅門下馬。」侯虎心中不悅,分咐:「令來。」只見散宜生素服角帶,上帳行禮畢,「卑職散宜生拜見君侯。」侯虎曰:「大夫,你主公為何偷安,竟不為國,按兵不動,違避朝廷旨意?你主公甚非為人臣之禮。今大夫此來,有何說話?」

還沒說完呢!西伯侯差人來上書,在轅門那下馬。

這個時候崇侯虎他當然心裡就不高興了,本來兄弟能幹一把,那兄弟出事了,正不知道怎麼著,你西伯侯又來了,你這不是存心堵我嗎?

散宜生是西伯侯的相(他也不叫相,就是商大夫,類似這樣)。文有散宜生,武有南宮室,這是當時周文王一文一武,鎮守西州的兩人。那散宜生一張嘴勝過千軍萬馬。

那個時候也講究,大家講究的是一種生命的境界,一般一動武就輸了。所以為什麼散宜生來——寫了幾個字……這字是周文王寫的。

崇侯虎不高興:當時紂王說了,西伯侯跟北伯侯去討伐冀州府,你讓我北伯侯來了,你西伯侯到現在不發兵,不發兵你來一個秀才(那時候沒秀才!)你糊弄我,你啥的意思?這個崇侯虎雞賊,他老想害別人,老想把責任推出去。

宜生答曰:「我主公言:『兵者凶器也』人君不得已而用之。今因小事,勞民傷財,驚慌萬戶,所過州府縣道,調用一應錢糧,路途跋涉,百姓有徵租榷稅之擾,軍將有披堅執銳之苦,因此我主公使卑職下一紙之書,以息烽煙,使蘇護進女王廷,各罷兵戈,不失一殿股肱之意。如護不從,大兵一至,剿叛除奸,罪當滅族。那時蘇護死而無悔。」

散宜生說:「我主公講了,兵者凶器也,人君不得已而用之。」他站的是善的一面、站在生命的道理上去說。惡者,一定是站在得勢跟利益上的道理去說。那麼有的人說:你不對,後來不是西周也討伐商紂?——竭盡人中的理(善意)之後,西伯侯討伐商紂,是因為天意所向。

所以這是有理、有節、有據,但絕不是軟弱。先禮後兵的含意就在這裡—— 先禮是生命境界,後兵是不得已為之。今天中共的體制一切都是拉熟,習近平拉熟,坑了所有幫助他的人——你可以看王岐山、胡錦濤——他現在反而依屬於王滬寧。

侯虎聽言,大笑曰:「姬伯自知違避朝廷之罪,特用此支吾之辭,以來自釋。吾先到此,損將折兵,惡戰數場;那賊焉肯見一紙之書而獻女也。吾且看大夫往冀州見蘇護如何。如不依允,看你主公如何回旨?你且去!」

那崇侯虎不可能接受,為什麼不可接受,他聽不懂,對不起!他聽不懂散宜生這番話。說,姬伯自知違避朝廷之罪,還派你拿嘴來糊弄我……我先來了,我又損兵又折將,惡戰了好幾場,現在連我兄弟都給抓了。嘿,你這時候來了,你拿張破紙一搖晃,蘇護就聽你的?把女兒獻了?這胡來,你不糟蹋我嗎!對不對?去去去,趕快走,趕快走。

所以人與人之間、生命之間是有差距的。在人之間,從生命的角度去理解,你能夠接受對方的說法。從利益的角度,都是占有(占有東西,一定是拒絕別人的、封閉的)——這東西是我的,不能給你。

所以生命的認知是最關鍵點,有本事的人只看他對生命的認知,不看他具體做什麼。具體做什麼盡是騙的。穿西服是洋人嗎?不是,對不對!那洋人穿個大襟是中國人嗎?不是,對吧!在於生命內在的東西。

宜生出營上馬,逕到城下叫門:「城上的,報與你主公,說西伯侯差官下書。」城上士卒急報上殿:「啟爺:西伯侯差官在城下,口稱上書。」蘇護與崇黑虎飲酒末散,護曰:「姬伯乃西岐之賢人,速令開城,請來相見。」不一時,宜生到殿前行禮畢。護曰:「大夫今到敝郡,有何見諭?」宜生曰:「卑職今奉西伯侯之命,前月君候怒題反詩,得罪天子,當即敕命起兵問罪。我主公素知君侯忠義,故此按兵未敢侵犯。今有書上達君侯,望君侯詳察施行。」

「前月君候怒題反詩」這裡就講了:「前月」——西伯侯耽誤了不少時間。從西岐到冀州府有距離的,西伯侯自己承認我就故意不去,而故意不去是因為他心中有譜。就是西伯侯在朝歌聽到紂王下旨召書的時候,就認為其中有詐。西伯侯知道蘇護之為人,所以「麻煩」一定是在紂王身上,而不在蘇護身上。

麻煩在紂王身上是因為紂王下召書要北伯侯、西伯侯討伐冀州府,但沒告訴他們為什麼蘇護在大殿上罵紂王,他也沒告訴他們為什麼紂王把蘇護請到大殿去(編注:紂王在隆德殿上叫蘇護讓其女進後宮)。

其實就是「掩蓋事情真相」。如果朋友們在現實的環境中去這麼看問題、看人,你就知道如何識辨真、假?

西伯侯不去討伐,北伯侯說他故意怠慢大王的旨意,那指責是對的,但反過來,西伯侯自己自然心裡有譜:我跟蘇護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相信蘇護會明白。

人家周文王(西伯侯)沒行動,根本是沒把北伯侯放在眼裡。讓他「窩窩頭翻個兒」——顯大眼了(想出風頭,反而出了醜)。但,勸善(勸蘇護)這是天經地義的。

散宜生從錦囊裡取出書信獻與蘇護。書曰:西伯侯姬昌百拜冀州君侯蘇公麾下……那時候的禮儀是這樣,西伯侯的爵位高過蘇護,但他在寫信當中叫「百拜」。

宜生錦囊取書,獻與蘇護。護接書開拆。書曰:「西伯侯姬昌百拜冀州君侯蘇公麾下:昌聞:『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今天子欲選豔妃,凡公卿士庶之家,豈得隱匿。今足下有女淑德,天子欲選入宮,自是美事。足下竟與天子相抗,是足下忤君。且題詩午門,意欲何為?足下之罪,已在不赦。足下僅知小節,為愛一女,而失君臣大義。昌素聞公忠義,不忍坐視,特進一言,可轉禍為福,幸垂聽焉。且足下若進女王廷,實有三利:女受宮闈之寵,父享椒房之貴,官居國戚,食祿千鍾,一利也;冀州永鎮,滿宅無驚,二利也;百姓無塗炭之苦,三軍無殺戮之慘,三利也。公若執迷,三害目下至矣:冀州失守,宗社無存,一害也。骨肉有族滅之禍,二害也;軍民遭兵燹之災,三害也。大丈夫當捨小節而全大義,豈得效區區無知之輩以自取滅亡哉。昌與足下同為商臣,不得不直言上瀆,幸賢侯留意也。草草奉聞,立候裁決。謹啟。」

所以跟他講了三個利、三個害。一個是有關你自己,第二個是你的封地,第三個是眼前——不打仗。

如果你不幹,那眼下有三害:冀州失守,宗社無存,蘇家就絕了門,一害;骨肉有族滅之禍,二害;軍民遭兵燹之災,三害。

所以周文王跟他講述了利害的關係和禮儀。上、中、下跟他說明白了。蘇護看畢,半晌不言,只是點頭。

蘇護看畢,半晌不言,只是點頭。宜生見護不言,乃曰:「君侯不必猶豫。如允,以一書而罷兵戈;如不從,卑職回覆主公,再調人馬。無非上從天命,中和諸侯,下免三軍之苦。此乃主公一段好意,君侯何故緘口無語。乞速降號令,以便施行。」蘇護聞言,對崇黑虎曰:「賢弟,你來看一看,姬伯之書,實是有理,果是真心為國為民,乃仁義君子也。敢不如命!」

正的,都講上、中、下,其實就是講天、地、人。都在不同的環境中去應對著天、地、人。每個人有三魂七魄,天地間就這麼定了。人生活的環境就是這樣的環境。我以為這是「三界」的概念。

於是命酒管待散宜生於館舍。次日修書贈金帛,令先回西岐:「我隨後便進女朝商贖罪。」宜生拜辭而去。真是一封書抵十萬之師,有詩為證,詩曰:

舌辨懸河匯百川,方知君義與臣賢。

數行書轉蘇侯意,何用三軍枕戟眠?

從治國的概念來講,動武、恐嚇是最低俗的,用武力恐嚇是最垃圾的東西,自古到今從來如此,因為動武、恐嚇在整個生命的概念都在人的層面,都在肉的層面,不存在任何生命境界。

所以從人生命的概念來看,永遠把禮、義放在前。然而今天的中國社會都以「得手」、「占了便宜」放在前,所以一出手就是下賤的,那不只是低俗,那是下賤,因為它扼殺了你本身的生命,你一出手,明白人一看,豬、狗不如!為什麼?因為他只貪利、趁人不備,人家沒招惹你卻趁人不備把人幹了。

就像我說的王岐山、胡錦濤幫過習近平,習近平得勢之後一扭臉把他們兩給「幹」了。我相信麻煩出在這裡。這就是一個生命的歸屬問題,這是一個解讀生命境界的概念。你再厲害,你上不了天,也下不了地,但惡鬼、妖怪一定在你身旁。

蘇護送散宜生回西岐,與崇黑虎商議:「姬伯之言甚善,可速整行裝,以便朝商,毋致遲遲,又生他議。」二人欣喜。不知其女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沒有天意給西伯侯關在羑里七年,哪能有周文王去讚伏羲。他真正理解了伏羲八卦、天皇八卦之真正生命內在道理,從而折服於伏羲之下,把八卦以《周易》的方式給人間留下文化。
  • 就是說,晴雯這個女孩雖然生得很美,天然風流,心裡卻是極安靜的。就如她的從來沒有派上用場的貌美一樣,她的潔身自好的品格,也沒有什麼目的性,她只是這樣生活著,看似潑辣,實則一派清澈見底。
  • 三清山
    四伯侯根本不知道人家要幹嘛,還以為是如何如何,但不曾想紂王存心就是要殺他們。
  • 襲人她就是人生本身,她是人生的七情六慾,是人生的五味俱全,是人生的有情有義,有滋有味,有笑有淚,也是生命的善惡同在。 襲人就像是一件貌似質樸暖和的麻布衣衫,可是,縫隙太大,質地太薄,既不能抵擋什麼,也不能真正帶給人什麼,
  • 清 孫溫彩繪《紅樓夢》第三十回插圖(局部)。(公有領域)
    話說寶玉有一次在園子裡看見一位戲班子的女孩,只見她在薔薇花架下,用金簪子來來回回地寫一個字:薔,不知道寫了多少遍。
  • 在三界中,循環往復、無終無止,這是一個絕對的道理,所以在一定範圍內,好就是壞,壞就是好——如果你真懂得生命道理的話——為什麼走出紅塵?為什麼叫沉默是金,智者無語?
  • 傲慢與偏見
    廣受歡迎的《傲慢與偏見》背後,其實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它將愛情、家庭、友情等歷久不衰的主題,用詼諧有趣的方式呈現出來。這部小說讓我們笑看自己和社會的缺點,同時又激發我們去反思它們。
  • 清 孫溫彩繪《紅樓夢》插圖。(公有領域)
    賈雨村這個人物,放在我們當下的社會裡,也很具普遍性。賈雨村式的勤奮、上進、鑽營、唯利是圖,就如同一件定製的西裝,你會發現,太多人都能套上這個定製版,而且大小正合適。
  • 方弼、方相在民間是門神,有一個說法:當初紂王宮裡頭出妖怪,一到晚上就出妖怪事。方弼跟方相兩個人身長三丈(三丈應該高達十米),是紂王殿前的護衛大將軍,民間這麼傳說:只有方弼、方相他們兩個人在這個殿上的時候,那些亂七八糟的聲音就沒了。
  • 清 孫溫彩繪《紅樓夢》插圖。(公有領域)
    在高鶚補續裡,寶玉年少出家。當時寶釵已經有孕在身,寶玉和他哥哥的遺腹子賈蘭一起參加科考會試,交了卷子出來,就找不到人了。家裡四處尋找,也打聽不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