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杜薩之筏》:黑暗中的希望

文/埃里克·貝斯(ERIC BESS)翻譯/陳遇
西奧多·傑利柯的作品(Théodore Géricault)《梅杜薩之筏》(The Raft of Medusa)細部,1818-1819年。油彩、畫布,4.91 x 7.16公尺。盧浮宮,巴黎。(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442
【字號】    
   標籤: tags: , ,

19世紀啟蒙運動最興盛的時期,新古典主義浪漫主義畫派曾經針對藝術的目的進行過辯論。

新古典主義畫派以古希臘、羅馬藝術作為依歸,專注於如何在藝術創作中重建秩序和結構。諸多這類的作品,像是賈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 David)的《荷拉斯兄弟之誓》(Oath of the Horatii),就擅長於精準地描繪歷史故事,甚至是人物的衣著和建築物等細節。

Jacques-Louis David, 荷拉斯兄弟之誓
賈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 David)的作品《荷拉斯兄弟之誓》(Oath of the Horatii),1784-1785年。油彩、畫布,3.26 x 4.2公尺。盧浮宮,巴黎。(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浪漫主義畫派則認為新古典主義作品缺少了藝術中的情感元素。例如,他們相信以當代故事為主題的繪畫取材於人們親身的經歷,更能夠撼動人心。浪漫主義畫派希望他們的藝術創作能具有情感上的渲染力。

19世紀法國浪漫主義畫家西奧多·傑利柯(Théodore Géricault)便是這樣想的。不過同時他也接受了很扎實的傳統藝術訓練,並且也研究過彼得·保羅·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和米開朗基羅的作品,使他有足夠的技巧來表現想要刻畫的當代事件。

重建《梅杜薩之筏

傑利柯終於找到了能夠大顯身手的機會。1816年,法國皇家海軍護衛艦梅杜薩號(台譯梅杜莎號)觸礁擱淺,卻因為沒有足夠的救生艇,留下了150人在海上。這些被拋下的人們共同建了一艘小筏,在海上漂流了13天。最後只有10個人存活下來。

為了製作這幅《梅杜薩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傑利柯做了相當多研究。盧浮宮網站描述:

「傑利柯花了很長時間準備這幅畫的構圖……他首先收集了許多文獻,訪問了倖存者並畫下他們的素描。在工作室研究了受殘的遺體,另外還請朋友作為模特兒……」

構圖展現崇高

傑利柯想描繪人在面對艱難處境下仍保有的希望,一種近似於崇高的境界。根據泰特美術館(Tate galleries)網站,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於1757年所著的《崇高與美之源起》(Philosophical Enquiry)中,將崇高的境界與敬畏、恐懼和危險等經驗連結在一起。柏克將大自然視為崇高的事物,能夠讓觀者產生最強烈的衝擊感受。

在《梅杜薩之筏》中,傑利柯想描繪倖存者漂浮在天際和水平線之間的無奈和無力感。他在畫面上進行了兩條對角線的構圖:其中一條從右下角到左上,透過繩子連結木筏和桅杆;另一條則從左下角的受難者開始一直到右上,再透過另一條相對的繩子進行加強。這種對角線的構圖元素不同於一般水平垂直的構圖元素,強化了畫面構圖的力道。

畫中人物從左下到右上逐漸地增加生氣。左下角的人物瀕臨死亡。其中一個年長者的大腿上躺著一位受難者,他把頭靠在手上,臉上帶著一副任隨命運擺布的神情。

然而,緊接在他背後的另一個人物,卻轉頭望向木筏前端的人群。透過前端人物的一系列動作,奮力向前衝、伸手、抓取並指向遠端,畫面人物的活力也不斷地增強。

在木筏最前端的兩個人物揮舞著旗幟,好像在對著遠方的什麼東西呼喊著。他們對著什麼喊呢?他們希望遙遠的一艘船能夠看到並解救他們。

梅杜薩之筏
西奧多·傑利柯的作品《梅杜薩之筏》細部,1818-1819年。油彩、畫布,4.91 x 7.16公尺。盧浮宮,巴黎。(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黑暗中的希望

那麼,傑利柯想要告訴觀眾甚麼呢?我認為他想傳達的是,「美」不僅是事物的外表,也包含了我們心中的美。我們在面對生命中不可避免的困境時,這種美便會體現出來;精神之美在黑暗中給予我們希望。

誠然,創造來自於「必須(需求)」,但如果我們沒有「希望」,又為何要創造呢?每次看到畫中這艘木筏時,我都忍不住聯想到,這是這些人為了生存而造的。不同種族背景的人們必須同心協力才能夠生存,因為他們希望活下去。

同樣身為在美國打拼的非裔畫家,這幅畫對我訴說的就是一名美國黑人的心聲。我知道很多人來自不同的種族、性別和家世背景,但我們都希望能存活下來。我知道要一直滿懷希望是很難的。媒體的報導經常加深了我們的沮喪和絕望,讓我們放棄努力,把頭埋在手裡,背棄我們的未來。

不過,在人生之筏漫無目的的飄泊中,我也看到了遠方的船隻。我看到了那些與我同船的人們——有些已經放棄希望,而有些則將希望寄託在奇蹟上——我不禁開始思考生命的掙扎是如何形塑我們對奇蹟的渴望。

那麼我期待的是甚麼呢?我眼中遠方的船上載著什麼呢?對我而言,我希望我們能夠耕耘對彼此的信賴,對萬物的慈愛,包括那些可能傷害我們的人。我希望在艱難的時刻仍能保有耐心。儘管我們面對的是黑暗,我仍然希望所有人都能遇見奇蹟。

原文Hope for the Impossibl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傳統藝術作品有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可以指向肉眼不可見的東西,從而引發我們思考:「這對我、對每位觀眾意味著什麼?」「它如何影響了過去,又會如何影響未來?」「它對我們身而為人的經驗有什麼啟迪?」

作者簡介:

Eric Bess是一位美國寫實藝術家,目前是視覺藝術博士研究所(Institute for Doctoral Studies in the Visual Arts,IDSVA)的在讀博士生。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玉琮是人間獻給神的最高敬意,是祭祀天地的禮器,承載著天人合一的文化。五千年前的玉琮蘊藏著「密碼」更是與眾不同。
  • Giuseppe Diotti
    藝術家的願景和技巧創造出的成果總能和我們的心靈對話,觸發我們的喜悅或悲傷等情感。即使只有片刻時光,我們仍和藝術家共同感受了作為人的意義和深刻的真理。
  • 繪畫藝術上的這些變革並不能全方位地展現巴洛克藝術的風采,因為巴洛克並不局限於此。直到有一天,意大利雕塑家、建築家、畫家皮特羅·達·科爾托納(Pietro da Cortona,1596—1669年)天才地將其所學融會貫通,將建築、雕塑與繪畫等諸多因素集於一體,創作出了此後流行於西方世界各地的巴洛克盛期風格的楷模。
  • 雖然卡拉瓦喬對巴洛克繪畫風格的建立、成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其被人們稱之為「暗色畫派」的用光特點及對人物形象的「平民化」塑造,仍然無法代表巴洛克整體上恢宏、華麗的藝術特色。終於,擁有不同人生經歷的弗蘭德斯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在獲得了一系列的成功之後,成為了17世紀西歐巴洛克繪畫風格的代表。
  • 春
    當我們花時間把事情做好,不論做的是煮飯做菜、學位考試、照顧別人,或者藝術創作等等事情,都能反過來激發別人,一同盡自己所能做到最好。
  • 談到文藝復興三傑中的米開朗基羅,很自然的讓人聯想到另一位名字中也帶有“Michelangelo”(米開朗基羅)這幾個字母的意大利著名藝術家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1571 - 1610年),為了便於區別二人,人們將他稱作“卡拉瓦喬”。
  • 呼吸著聖潔而又燦爛的光芒,在神聖的讚歎聲中,巴洛克的時代步入藝術的殿堂……
  • 歷史上著名的《清明上河圖》是北宋張擇端所畫,以長卷形式來描繪當時的汴梁(今河南開封)承平時期,京都街市與汴河漕運的繁盛景象。「清明」這繪畫主題有什麼特殊意義?「上河」的內涵是什麼?展開畫軸,從城郊沿汴河到虹橋再進到城區,河道兩岸的自然與人文風光,以及市井生活、水陸交通經濟發展,種種描寫細緻而生動…
  • 在許多識貨的藝術愛好者或專業人士眼中,《最後的審判》毋庸置疑是當時最偉大的藝術創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