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利用中文媒體在加拿大推動大外宣的調查報告(一)

2019年的第十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境外嘉賓人員名單中加拿大53人名單。 (大紀元)
人氣: 34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7月29日訊】(大紀元渥蒙記者站報道)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2020年6月發表的《中共操控輿論:外國干涉和中共統戰系統》(The party speaks for you:Foreign interference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united front system)報告全面勾勒出中國(共)全球干預體系的結構、方法和影響。該報告的作者認為這類干預活動包括利用中文媒體滲透加拿大「廣泛存在」,甚至是明目張胆的。

該報告作者接受媒體採訪時說,2019年10月在河北省舉行的一次由統戰部贊助的世界華文傳媒論壇,有來自加拿大的53名與會者參加。該會議在2018年列出了61個來自加拿大的代表。

何清漣《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2019年)一書稱,中國官方一直認為「世界上話語權的分配很不平衡,80%的資訊被西方媒體璽斷」,因此,中國政府從2008年開始,就大張旗鼓地全力推行「大外宣計劃」。這一計劃分為中、英文(含其他語文)兩大部分,以雄厚的金錢做後盾在世界各國穩步推進。

她表示,從1990年代以來,中共海外「統戦」工作的重點之一就是扶持中文媒體,塑造中國政府的好形象。

(一)中共通過統戰控制海外中文媒體實施大外宣的六種策略:

策略一:通過投資、控股、收購有影響力的媒體,控制其文章內容

以《星島日報》加東版爲例,該報多年來受控於親共商人何柱國掌控的香港《星島日報》,就連翻譯《多倫多星報》的文章,都帶有中共大外宣色彩。

加東版的《星島日報》是加拿大最大英文日報多倫多星報集團屬下的社區報,《星島》翻譯《多倫多星報》的文章,但是,《星島》的最終編輯還是受控於親共的香港《星島日報》的影響。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前亞太區主管卡瑞亞(Michel Juneau-Katsuya)稱,在97年香港回歸大陸的兩年後,《星島》的主公司就被中共高官及中國菸草巨頭何柱國(Charles Ho)掌管。何柱國曾與新華社聯合投資中共大外宣的標誌性項目——新華在線,採用信息互通方式把中共的政治意圖、意識形態傳遞到歐美、港台等地。

比如,2008年4月13日,《星島日報》加東版,與加拿大最大的英文日報《多倫多星報》,於同一天在頭版發表了一篇有關加拿大華人對西藏問題看法的訪談報導。但是分析人士卻發現,《星島日報》加東版的翻譯版中,對海外華人的反對中共的態度進行了很多偷換內容和捏造處理,例如《多倫多星報》原文的標題是:《加拿大華人在西藏問題上的矛盾》,而在《星島日報》加東版上就變成了《西方借西藏問題攻擊中國激發海外華人愛國精神》,並將原文裡中性的「藏人」改為有明顯傾向性的「藏獨」。而且《星島日報》加東版的主編Wilson Chan還對公眾批評其報紙缺乏職業道德,而蠻橫抵賴。

2001年正值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高峰時期,《星島日報》在兩年時間內,仿效大陸媒體,在北美刊登了多篇對法輪功的不實報道,被當地法輪功學員吿上法庭。

策略二:通過提供版面或內容影響中文媒體的報導

據港加聯主席馮玉蘭女士稱,加拿大《明報》的中國版來自於《廣州日報》,《星島日報》中國版由深圳製作,一字不改刊發。

英國《金融時報》在2018年報導,加拿大中文報紙《大中報》出版人賈寧楊(Jack Jia),在2005年應邀出席在武漢召開的「世界媒體論壇」會議上得到中國新聞服務社(ChinaNews Service,中新社)提供的免費內容。

中國新聞服務社隸屬於僑務辦公室,該辦公室負責為中共中央統戰部工作。中國新聞服務社創建時針對香港和台灣的讀者,後來則面向居住在中國以外的華人社區。

賈先生向《金融時報》表示,當他們看到中國新聞服務社提供的文章時,都像是政府喉舌的內容,因而覺得有些不對勁。這些以海外新聞機構名義發布的免費喉舌文章,通常有一個小的標註標明來源,但很容易被誤認為是海外出版物的原生產品。有時,合作協議還要求出版商將《人民日報》海外版作為單獨的插頁。

金融時報的報導認為,像賈這樣的出版商被積極拉攏,是中共將華人社區在政治上拉近中共軌道的努力的一部分。同時,當全球印刷業的收入因互聯網對新聞傳播的作用而急劇下降時,中共透過提供完全免費的內容,讓出版商不至倒閉,並擴大自己的讀者群。

《紐約時報》2016年的報導引用賈寧楊的話說,中國的影響近年來已「越來越大」。「他們想要控制一切,」賈寧楊說。

策略三:中共駐外機構以不同政策對待不同的媒體:扶持親共媒體、詆毀打壓不受其控制的獨立媒體

中共海外機構定期召集親共中文媒體座談會,指導報道方向和內容,並向這些媒體提供獨家新聞,鼓勵成立華人媒體協會,以便籠絡和控制從業人員。同時打壓批評中共的媒體,如把「新唐人電視台」和《大紀元時報》拒於主流、社區活動的門外。

中國駐加大使羅照輝與渥太華、蒙特利爾部分華人媒體負責人座談。(大紀元)

2004年1月,中國駐多倫多總領館寫信給當地政府官員,要求他們不要給新唐人電視台的重大活動發賀詞、不要接受採訪等。

2007年4月4日,加拿大中共大使館公使兼參讚黃惠康親筆手書的公函被曝光。公函中,提及遊說相關加政府部門、組織加中國留學生、華人反對新唐人電視臺申請進入加拿大。證據曝光後,新唐人電視臺向加拿大政府提出驅逐黃惠康的請求。

圖說:中共駐加大使館外交官之妻張繼延向媒體曝光的中使館內部文件(大紀元)

賈寧楊說,中國駐多倫多的總領事及她的副手幾年前曾要求他不刊登來自法輪功人員的廣告。他拒絕了。他說,因為大多數媒體雇員在中國仍有家人,他們可以對(媒體)人進行威脅。

2005年,胡錦濤訪問加拿大時,參加由加中商業人士在多倫多市中心舉辦的盛大晚宴,《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的採訪申請被拒。

2010 年,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加拿大,加拿大國會記者團總裁Helene Buzzetti在法文報紙Le Devoir撰文說,中共駐渥太華大使館在胡錦濤訪加前幾週與他們接觸,要求該組織不讓其會員新唐人電視及大紀元時報的記者出席哈珀和胡錦濤將要召開的聯合新聞發佈會,但遭到國會記者團的拒絕。

策略四:對媒體管理層、編輯和記者施壓使其按北京政策自我審查

麥克林雜誌2010年發表的《影響的問題》一文稱,其他的媒體被告之,如果與北京宣傳部門關係友好,就會有來自中國大陸的諸多資助機會,否則,北京政府就會斷了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廣告財路。於是這些媒體自我審查,淡化或採用北京對待諸如西藏抵抗、維吾爾獨立運動和法輪功迫害的問題上的官方語言。

2020年5月,加拿大中文電台AM470 的主持人李婉華主持15年的電台節目被公司通知停播,理由是因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而做出節目調整。但外界評論認為,是因為她去年9月在主持節目時,播放「反送中」運動歌曲《願榮光歸香港》。

2019年10月,多倫多一家電台主持人因為批評中共被炒。據《國家郵報》報導,Fairchild電台屬下的AM1430中文頻道客座主持邱偉恆(Kenneth Yau)說,他被開除,電台給的理由是,他的播音風格「太大聲」(too loud)。但事實上,是因為他有時對中共所持的批評態度,使他與眾不同。

邱稱,電台受到了與中國有聯繫的廣告商的壓力,以及一些相對較新的移民的壓力,這些移民是在共產黨統治下的大陸長大的。「只有一名主持人談論中國和香港問題,談論在香港發生的事,談論中國和美國的貿易戰,以及談論華為首席財務官一案。」他說,「只有我談論這些事。」

2015年,總部位於多倫多的《加華新聞》(Chinese Canadian Post)的前總編王贇(Helen Wang)說,她在發表了批評安省內閣部長陳國治(Michael Chan)的文章後,收到了中國駐多倫多領事館和親中國政府組織的投訴,並因此被解僱。多倫多的《加華新聞》以前由林君(David Lim)運營,林是「全加華人聯會」(NCCC:National Congress of Chinese-Canadians)的執行董事,該組織被稱為中共統戰組織。

2016年,多倫多地區的記者馮新(音譯,Xin Feng)發表文章,針對加拿大中文網站51.ca的有關問題批評了中國外長王毅,她後來在評論欄中受到死亡威脅。親中(共)論調普遍影響創造了一種自我檢查文化,這種文化在大部分加拿大華人社區中盛行。一些人在發表批評中國政府的文章後,發現自己被孤立了。(大赦國際:《中國政府”軟實力”投射加拿大報告》)

據《紐約時報》2016年報道,安大略省的中文記者和媒體主管們說,由於他們出版物面臨的經濟壓力,自我審查已變得相當普遍。他們擔心受到親北京廣告商的抵制,也擔心失去與中國國家媒體出版物簽署的發行合同。安大略省有30多家中文新聞媒體,其中大多數是免費報紙,這些報紙大都避免可能激怒中國領導人的報道。

不僅如此,中共還利用獨家資源施壓加拿大主流媒體,甚至加拿大英文媒體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例如,2008年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為爭取北京奧運轉播權,在中領館的壓力下,把一部關於中國活摘人體器官的記錄片在刪除了最敏感內容後播出,後來,CBC拿到了奧運轉播權。

策略五:中共喉舌媒體設立海外版或喉舌媒體改頭換面成加拿大獨立媒體

路透社於2015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在14個國家中至少有33個廣播電台的組織結構,掩蓋了其主要股東是中共控制的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RI)。這些廣播電台具有相同的公司結構,分布在北美、歐洲和亞太地區的三個網絡。調查中列出的廣播電台包括溫哥華的華僑之聲(CHMB)。

2008年,人民日報《中國經濟週刊》與溫哥華華人合作創辦《加拿大中國經濟週刊》。由此,中共人民日報經濟類雜誌《中國經濟週刊》,原版登陸加拿大。

《中國經濟週刊》是人民日報社主辦的中國目前唯一一份以政經為主的綜合經濟類週刊雜誌,是中央宣傳主管部門指定的中央級重點媒體(中共中央宣傳部指定的重點期刊、國務院新聞辦確定的63家中央級重點媒體之一)。

中共爲了壯大喉舌媒體,還在加拿大渥太華設立新華社分社,在多倫多設立中新社分支機構。

策略六:利用商業利益、回國免費旅遊等手段拉攏海外中文媒體人員,為中共所用

加拿大民陣主席盛雪表示,中共的大外宣有一定成效有三個主要原因。第一,它砸的錢足夠多的時候,肯定能夠影響一些媒體。比如它參股、收買、滲透、僱用其中的編輯、記者甚至高層等等。第二,它確確實實對很多媒體人進行了長期的拉攏、腐蝕、滲透、收買。

盛雪舉例,中共(國務院僑辦舉辦的)兩年一屆的「世界華文媒體大會」,就邀請大量中共認為對其有用的媒體人與會,吃喝住行全包,還有禮物相送。會後還安排他們到各地旅遊。

盛雪說:「我在這邊有朋友參加過它們的項目,所以詳細的跟我介紹過。而且在旅遊的時候它還分不同的幾條線,就是它這種暴政的精細化非常能夠深入到這些人的需求和心理。那麼很多人呢,回到自己的所在國,在報導中國事務的時候,他就會有傾向性。他就會有點不好意思去直面批評中共的那些人權的劣跡。」

盛雪說,第三點是中共利用西方國家對新聞自由權利的保護政策,發起了非常強勢的攻擊。特別是在世界各地的中文媒體受到影響、脅迫、收買的情況比較嚴重。

如何讓海外華語媒體如此聽話?《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廣告是其軟肋。以加拿大為例,中共通過與中國有業務關係的加拿大公司在中文媒體版面發布廣告為誘餌,強制媒體遵守中共路線。

在悉尼科技大學從事中國研究的副教授馮崇義表示:「(公司)不會在所謂『敵對』媒體上刊登廣告。即使報紙是中立的,領事館也會悄悄注意並指示公司或愛國組織不要在這些報紙上刊登廣告。因此,如果你保持中立,收入來源將立即消失。」

责任编辑:岳东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