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八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平生一片心

作者:宋闈闈
在當時的國會和大陸軍,風雲詭譎,暗湧如潮。每個人對革命的熱忱,對北美獨立的意願都是相同的,然而,人性的明暗,在這個舞台上,也逐漸展示。圖為繪畫作品《德國城之戰》。(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740
【字號】    

華盛頓將軍高貴的純金一樣閃亮的人品,在軍隊裡擁有的絕對的感召力,也是國會的諸位議員們所畏懼看見的——他們既忙著趕走英王喬治三世,也提防著喬治·華盛頓成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這樣一種微妙心態下導致的制衡和對華盛頓將軍的壓制,在獨立戰爭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

白蘭地溪戰役後,負傷的拉法葉特被送到新澤西後方,受到了無微不至的照顧和呵護,其關愛程度之深切,連自小在富貴優渥中生長,習慣了僕從環繞的小侯爵也深受感動。

主要是美國人民喜歡這個孩子——這就是從古老的歐洲來到新大陸的王子吧?相貌俊秀得像個姑娘,心地高貴卻又為人謙和,毫無半點孟浪狂妄。尤其是他剛剛來到費城,被華盛頓將軍帶領著,去參觀那丐幫一樣的軍營時,將軍為了自己這群看起來不夠堂皇又不夠馴服,乏有軍人儀態的子弟兵,向小侯爵致以歉意,並請他多加指教。拉法葉特是這樣回答的:我是來這裡學習的,不是來教導的。這句話,打動了華盛頓將軍的心,也打動了支持革命的美國民眾的心。當時北美爆發獨立戰爭,從歐洲來了許多職業軍人,跑來尋找機會,他們首先是要錢,很多很多的薪水,譬如大陸軍的副總司令李將軍,一個人的高薪就夠國會忙的了。這些歐洲軍人對以民兵為主的美軍,指點起來的架勢,那叫一個趾高氣揚,沒完沒了。而出身於軍人世家的小侯爵,15歲就加入王家軍隊,卻有如此謙和的心態,自然是格外難得。

所以,小侯爵一上戰場受傷了,在後方受到了掏心掏肺、盡心盡意地療傷照顧。

當時,他的好兄弟約翰·勞倫斯也在白蘭地溪戰役中參戰了,因為安然無恙,平安來去,所以,自然也就不曾受到小侯爵這般被人眾星捧月的愛護和關注。對此,拉法葉特深感抱歉地為他的朋友開脫:勞倫斯既沒有受傷也沒有被殺——這不是他本人的錯。也許,對於這位剛剛年滿二十的青年戰士而言,戰死沙場是一種見慣不驚的常識,畢竟,他家族裡的男性基本都是死於戰場。也許,只是因為他到底年輕氣盛,不曾真正領會他這句話的殘酷之處。三年之後,當他的朋友真的死於戰場時,他才會意識到,相比因為死亡而引起的譁然與聚焦關注度,渴求那張熟悉的面孔,那個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現在華盛頓司令部,出現在軍營——已成為永不能回溯的奢望!朋友的音容笑貌,沉澱為他心頭的永恆記憶、痛楚懷念時,他才會知道,他二十歲時的這份抱歉,是多麼年輕無知。

康威陰謀

在1777年10月4日的德國城之戰(battle of Germantown)打響後,值得提一筆的是,時年20(或者22)歲的亞歷山大·漢密爾頓,身為華盛頓將軍的貼身副官,奉將軍之命,來到紐約上州,蓋茨將軍的駐軍地,發布軍令,需要帶走部分兵力作為費城戰場的援軍。蓋茨將軍享受著薩拉托加之戰帶來的榮譽及成就感之中,再加上他正在為自己蓄滿對總司令違命的底氣,所以,他根本都不打算合作,尤其是面對漢密爾頓這麼一個面容稚氣的毛頭小伙子,一個出生卑微的外國人,站在他面前頒布來自他的假想敵和競爭對手——華盛頓將軍的軍令,他有必要理會嗎?蓋茨決定,違令就從這個小副官開刀。

而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的頭腦清醒,應對聰敏,在處理大事上的堅持原則不妥協,便在應對這位年長他許多的蓋茨將軍時,展現出來,鋒芒畢露。面對蓋茨將軍面上惱羞成怒的驕橫,以及暗中的拉攏,漢密爾頓憑藉著對華盛頓將軍絕對的忠誠和維護,在談判桌前坐下,和蓋茨周旋,堅持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務——帶走華盛頓將軍所需要的兵力,從紐約上州開拔,趕往費城。僅管回到費城時,戰役已經結束了,豪將軍再次占領了從紐約到賓州的水道——德拉瓦河,以及當時的北美首都,費城。

在當時的國會和大陸軍,風雲詭譎,暗湧如潮。每個人對革命的熱忱,對北美獨立的意願都是相同的,然而,人性的明暗,在這個舞台上,也逐漸展示,將獨立革命的戰場攪得風起雲湧,重巒疊嶂,山重水複。脫胎於歐洲文明的安格魯撒克遜族群,當初越洋而來尋找高地的清教徒的後裔們,他們世世代代受夠了歐洲王室和宗教迫害,所以,才要在北美建立一個沒有王權的民主政權。人們擔心北美再出現一個帝王,而華盛頓將軍高貴的純金一樣閃亮的人品,在軍隊裡擁有的絕對的感召力,也是國會的諸位議員們所畏懼看見的——他們既忙著趕走一定要對他們行使統治權的英王喬治三世,也提防著喬治·華盛頓成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這樣一種微妙心態下導致的制衡和對華盛頓將軍的壓制,在獨立戰爭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所以,當薩拉托加大捷後的蓋茨將軍,打起了取代華盛頓將軍,成為北美軍總司令的主意時,便在國會和北方軍中得到悄悄的呼應。這也是發生在1778年的「康威陰謀」的由來。

康威是一名從歐洲來到新大陸,試圖在戰爭中謀取前程的軍人。薩拉托加大戰後,他寫給蓋茨將軍的信件中是這樣說的:”Heaven has been determined to save your country, or a weak General and bad Councilors would have ruined it.”——神已經允諾會庇佑你的國家,然而,這一切可能會毀在軟弱無能的將軍和糟糕的議員手上。這個「weak General」指的便是華盛頓將軍。「康威陰謀」時期,蓋茨將軍在紐約一帶,贏得了很多大陸議會的議員和北方軍的暗中支持,連將軍平日裡交往的諸多看似忠誠的好朋友,也被蓋茨將軍的大捷,和大陸軍痛失費城的一系列戰役對照起來,悄然轉移陣地,開始支持蓋茨將軍。

而在這風雲詭譎,人心突變的過程中,將軍身邊的這三個年輕人,以純金一樣日月可鑑的忠心耿耿,虔誠追隨,絕對地維護著華盛頓將軍。◇#

<文史>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2月7日,富蘭克林草擬了建議書,次日由譚波爾呈遞給法國外交部。12日,美國使節秘密地來到約定的地點和弗爾仁尼會晤。到了那裡,弗爾仁尼和傑拉爾德已經等在那裡了。寒暄過後,富蘭克林、迪安和阿瑟‧李便靜等弗爾仁尼開口說話。
  • 1781年10月19日,法國羅尚博將軍在約克鎮接受英國軍隊投降(Rochambeau recevant la reddition des troupes anglaises à Yorktown, 19 octobre 1781)。(維基公共領域)
    看看在240年前美國發表獨立宣言的那個時代,在舊制度末期的法國是如何作出決定,投入極大的熱情、勇氣和決心來支持新興的美利堅合眾國,以政治權力中樞的身份促進其獨立活動,最終幫助其贏得戰爭,建立了這個偉大的新興國家吧。
  • 在跟隨華盛頓將軍征戰紐約,撤退新澤西的這支大陸軍裡,有一名炮兵上尉,從哥倫比亞大學退學前來參軍打仗的年輕人,他的名字是亞歷山大·漢密爾頓,他將成為華盛頓將軍在戰爭中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副官,日後美國的第一任財政部長,美國憲法、美國財政的奠基人。
  • 根據史料的記載,1776年12月25日的白天,是一個陽光燦爛的聖誕好天氣,然而,日落之後,氣溫急速下降,而後下起了雨夾雪,還颳起了旋風。朔風吹雪,直撲人面,在這樣一個聖誕夜的午夜,華盛頓將軍帶領士兵渡過德拉瓦河,來到對岸新澤西攻打敵軍。
  • 圖為美國畫家約翰·特倫布爾(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倫頓俘獲黑森軍》
    特倫頓一戰,從根本上扭轉了戰局,大陸軍俘虜了所有活著的黑森兵,敲著鼓吹著號,押著他們回營,過了幾天,這些戰俘又被押著在街頭遊行了一次。所經之處,人民歡呼鼓舞,高興極了,也打破了「美軍畏懼黑森軍」這一謠傳。而已經在聖誕節踏上返回英國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將軍的緊急軍令叫下船,回到紐約,帶領了上萬精兵,急行軍前往新澤西普林斯頓,展開反撲戰。
  • 《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那個人,他說出的話多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那段驚心動魄而又溫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動,已成為歷史中的輝煌一筆,記錄下全世界聯手抵制共產主義獨裁的智慧和勇氣,始終閃耀著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輝。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這,也是當今世界裡,人們所需要的。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