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警局?紐約華人咋看美國文革現象

「犯罪革命」不停歇 共產黨缺乏包容性 說「所有生命都重要」竟被解職

人氣 2715

【大紀元2020年07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報導)明州非裔之死引發示威騷亂。儘管紐約市警被削10億美元經費,「占領市政廳」運動仍不停歇,美國共產黨直接在其中分發革命冊子,宣稱「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而他們話語中的「正義」,要求的不是一個公正的程序,而是一個「正義」的結果——即:處罰有罪。

儘管紐約市警被削10億美元經費,「占領市政廳」人士仍不離場。圖為運動分子2日在市政廳旁邊的公園裡做持久駐紮。
儘管紐約市警被削10億美元經費,「占領市政廳」人士仍不離場。圖為運動分子2日在市政廳旁邊的公園裡做持久駐紮。(黃小堂/大紀元)
儘管紐約市警被削10億美元經費,「占領市政廳」人士仍不離場。圖為運動分子2日在市政廳旁邊的公園裡做持久駐紮。
儘管紐約市警被削10億美元經費,「占領市政廳」人士仍不離場。圖為運動分子2日在市政廳旁邊的公園裡做持久駐紮。(黃小堂/大紀元)
儘管紐約市警被削10億美元經費,「占領市政廳」人士仍不離場。圖為運動分子2日在市政廳旁邊的公園裡做持久駐紮。
儘管紐約市警被削10億美元經費,「占領市政廳」人士仍不離場。圖為運動分子2日在市政廳旁邊的公園裡做持久駐紮。(黃小堂/大紀元)

在這場刑法領域的「犯罪革命」中,執法者被推到對立面。抗議者的訴求步步升級,從抗議暴力執法,到要求對警局撤資,到解散整個警察局。這和去年監獄改革運動的訴求如出一轍,抗議者要求關閉雷克島,直至「不要任何監獄」。

紐約警察局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伊始,紐約市的槍擊案較去年增加了44%。根據CompStat截至6月28日收集的數據,上週槍擊案受害者激增158%,謀殺案增加近31%,入室搶劫上升119%,偷竊案也增加了48%以上。

「我認為犯罪激增與便衣部門的廢除直接相關。」刑事律師、曾任華埠五分局副局長的羅佰能(Robert Brown)說,反犯罪單位是主動執行(proactive)的單位,一旦廢除,攜帶槍枝的人行事「無礙」,這是為什麼槍擊案件大幅增加的原因。

此外,紐約州備受爭議的保釋改革法案也導致這一令人擔憂的局面,該法案規定釋放大多數被控犯有輕罪和被認為「非暴力」重罪的被告。羅佰能說,這實際上在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發生,政府對保釋金做了一些改革,但很多人都不知道。

*做壞事沒有後果

羅佰能最關注的是「有不少累犯也放出來。這些人不斷地被捕,在系統裡轉一圈又再次放出來犯罪。你可以在許多抗議活動中看到他們做的事情,例如你會讀到聖帕特里克大教堂發生的事,或搶劫商店的事。但紐約地方檢察官拒絕起訴他們。」他說,罪犯現在知道他們的行為沒有後果,簡直無法無天,而警察部門則垂頭喪氣。

但許多示威者堅持,抽回警察部門的資金是解決暴力執法最直接的方式,終結刑事司法中的懲罰文化。以廢除明州警察部門為目標的「MPD150」組織提出,社區危機的第一響應者不應該是武裝的「陌生人」,更應該是各種社區成員,例如社工、受害者代言人。

羅佰能認為讓手無寸鐵的社工處理警察的工作並非好主意,實際很危險。「有人正用刀威脅家人,社工到場能做什麼?我不認為我們的社會表現良好到這種程度,可以在沒有警察的情況下生存。社會有好人有壞人,而壞人將利用這樣的事實,他們不被我們的道德準則所束縛。暴民如果沒有懲罰,人們就會逍遙法外。」

非裔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事件成為催化劑,從一開始,事情就變得很瘋狂。現在也沒有跡象顯示這種趨勢將消失。「這是一個瘋狂的時代」,羅佰能說,警察部門很難在整個過程中努力維持秩序而又不(使用武力)傷人。

*四新不見得比四舊好

因為警察是執法單位裡直接面對民眾、指標性的一個政府機構,中華公所主席于金山說,過去五六年來,整個的情況似乎變成對法律的不尊重。

「比如說對犯罪問題。他不認為犯罪本身是個問題,而認為懲罰犯罪是個問題。認為取消犯罪罪名,取消懲罰,就不會有犯罪。」他說,這完全匪夷所思。

事實上激進的左派正在推動基於種族的議程。本質上,BLM(黑人生命運動)是馬克思主義革命的陣線,其支持者可追溯至極左激進的「地下氣象員」時代,而族裔矛盾和階級分化是所有共產主義革命的關鍵要素,和意識形態武器。

于金山說,美國要往前走、成為一個更美好的社會,言論非常重要,但是用中國文化大革命式的方式來所謂改善,破壞美國整個社會制度,只會把事情搞得更糟。「現在整個美國社會發生了類似文化大革命的情況,破四舊立四新,但是四新不見得比四舊要好。」

*說「所有生命都重要」會被解職?

來自上個世紀60年代的共產主義其實一直存在於美國社會。于金山說,美國的立國傳統是「四海皆容」,一直容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在美國的知識領域,在大學校園占有一席之地,這是美國社會包容的現象。但是極端的自由派、極端的左派、極端的共產主義思潮,卻缺乏包容心。

他們悄悄接管了學術界、媒體、好萊塢後,就控制了文化。「我們看到美國的大城市,很多學術重鎮裡,自由發言權被縮小,只准一言堂。比如很多美國校園被左派教授控制,他們不容許任何其它不同的言論,這對美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于金山說。

在社區也發生了類似情況,華人熟悉的、維護特殊高中考試(SHSAT)制度的布碌崙第20學區教育委員會主席拉貝拉(Vito Labella),只因他在個人臉書上發表撐警言論和質疑BLM,表明自己更喜歡「所有生命都重要」,他被左翼攻擊為「種族主義分子和警察暴力的支持者」,那些人6月16日聯名要求教育局解除他的職務。

猶太之聲也報導了一個案例,馬薩諸塞大學洛厄爾分校(UMass Lowell)一位博士被解僱,因為她在電子郵件中寫「每個人的生命都很重要」。

事情真的很糟糕,尤其是在大學裡。但于金山並不擔心,他相信「年輕的美國人有心,年長的美國人有腦。」美國兩極化最終也要中間選民的支持,任何一個總統沒有中間選民的支持都不能當選,就是持中庸立場的中間選民。「所以對美國的政治我不擔憂,但對紐約社區的治安比較憂心。」

*投票是一個有涵義的政治符號

紐約選舉顧問何德鄰認為,政治不穩定令行政人員「不可能政治中立」。他解釋,公務員做事需要連貫性,「只需執行,而不需要附帶政治責任」。

但紐約陷入嚴重的政治危機,政治環境改變,朝令夕改,令公務員無所適從,無法不偏不倚地執行職務,只能「不作為」。「變成任何事情,那個官吏都不知道怎麼回應,很簡單的功能都不知如何做,政府就很有問題。治安是其中一個。」

何德鄰說,2000年前醫療還不是政府的功能,但治安絕對是政府功能。為了維護秩序,一定要具公權力的政府來管理,這樣不但有了秩序,同時可以懲罰壞人。誰來判案?就需要一個道德的正當性——道統。

他說,如果一個政府連道統都沒有,連政府都成為被否定的產物(無政府),就算有武力也沒有用。「現在紐約是自己放棄道統,那些執法的人怎麼做?」

怎麼解決這些問題?他主張積極投票,「不管你投什麼。只要民主黨見到他的票數少了,他自自然然就會思考是什麼問題。投票是一個有涵義的政治符號。」

責任編輯:李雯#

相關新聞
紐約上千民眾遊行 支持警察
紐約從空城到車水馬龍  避疫良方在身旁
紐約華盛頓雕像被潑紅漆 川普籲犯罪者自首
紐約華裔家長:「文革風燒到美國來了」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女軍醫掩蓋身分在美被捕
【紀元播報】習被指是中共滅亡「總加速師」
【一線採訪視頻版】孫春蘭急赴大連的背後
【有冇搞錯】北斗三號開通 中美軍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語】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脫鉤戰
新唐人最新紀錄片《大疫襲來》即將播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