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中的瘟疫——罪與罰的故事(二)

作者:周怡秀
普桑所繪《阿什杜德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又名《達貢廟中的約櫃奇蹟》(The Miracle of the Ark in the Temple of Dagon),1630年,盧浮宮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910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西方描寫瘟疫的繪畫作品中,以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最為著名,許多關於瘟疫的繪畫都以它為藍本或參考。故事來自於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中記載的一段歷史:

守護約櫃的以色列祭司以利有兩個兒子,他們不敬上帝,不僅剝削百姓,且淫亂敗德。上帝警告:「以利未盡管教職責放任兒子作惡,將使整個家族遭懲罰,用任何祭獻都無法贖罪。」後來非利士人攻打以色列,以色列人死傷慘重。為了鼓舞士氣,以色列人把上帝的約櫃抬到軍營,認為能得到神的庇護。沒想到非利士再次大敗以色列,不但以利兩個兒子被殺,連約櫃也被搶走了。噩耗傳來,以利當場氣絕。

非利士人把神聖的約櫃作為戰利品帶回阿什杜德,放在他們信仰的大袞(Dagon)神廟內作為獻禮。然而次日,他們卻發現大袞神像倒在約櫃之前。重新放妥後,隔日又發現大袞像不僅倒地,還摔斷了頭和雙臂。同時阿什杜德的非利士人發生瘟疫,人們身上長著腫瘤,痛苦不堪。非利士人害怕了,相信搶來約櫃得罪了耶和華上帝,是造成瘟疫的根源,他們便遵照先知指示,帶著黃金製作的賠禮把約櫃送回給以色列人……

普桑於一六三一年繪製《阿什杜德瘟疫》這幅作品的時候,意大利正處於瘟疫流行期間(1629~1631),這個經歷顯然提供了普桑創作的參照。因此,畫面時空背景比較近似於羅馬的宏偉大城,而非三千多年前非利士人的聚落。

畫中布滿了騷動的人群,前景描寫瘟疫的慘況:最醒目的是一個倒臥在地,身邊還有兩個待哺嬰兒的母親。從已經發青的屍體看來,顯然死去多時;一個男子摀住口鼻正彎腰試圖救起其中一個倖存的嬰兒;右邊另一名垂死的老婦人絕望地枕在石柱上,心如死灰,對身邊一切、包括求助於她的孩子毫無反應。婦女、老人、幼童三種弱勢者的犧牲者烘托了瘟疫的無情;周遭往來的人們束手無策,他們小心翼翼唯恐被感染,摀住口鼻的動作顯示出現場瀰漫的惡臭。

普桑《阿什杜德瘟疫》局部。(公有領域)

中景描寫瘟疫出現的原因:神殿內高高擺著天使守護著的方形約櫃,其下方倒著一個破碎的大袞神像軀幹。在非利士人的驚慌議論中,一個白袍祭司向衆人指出災難的根源——約櫃。神殿下方的浮雕飾帶刻畫著非利士人和猶太人之間的戰鬥,等於交代了事件的背景。右邊神殿台階上搬運屍體的情節與前景的瘟疫主題呼應,也暗示死者的眾多。

普桑《阿什杜德瘟疫》。(公有領域)

整體色調在藍色天空襯托下略顯昏暗,製造出壓抑的氣氛,彷彿瘟疫也在空氣和光線中傳播。普桑把瘟疫時的人性表現得很深刻,有逃避、恐懼的;有關心互助的;有冷漠指責的,看似紛擾,一切卻都又在嚴謹有序的構圖安排中。

普桑《阿什杜德瘟疫》局部。(公有領域)

這場瘟疫故事提醒我們什麼呢?

即使信仰神,但言行背離了神的教誨,仍會招來禍害。而以色列人把約櫃抬到戰爭前線,以求神助,就像拿神做擋箭牌一樣,其實是不敬的行為,當然得不到保護。從非利士人角度來看,詆毀或侮辱異己的正信宗教同樣招致災難,此時自己信仰的神也不會庇佑的。@#

──轉載自《藝談ARTIUM

(點閱【繪畫中的瘟疫——罪與罰的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泉宮
    近350多年來,美泉宮(Schönbrunn Palace,又譯熊布朗宮)優雅地矗立在維也納市郊,這裏曾是奧地利最後一個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爾賽宮
    法王路易十四在擴建父親的山頂城堡(這間豪華的鄉間寓所)後,便開始了這項傳統。在往後五十多年的時間裡,凡爾賽宮成為歐洲規模最大又最具影響力的宮殿,也成為建築、音樂、戲劇和裝飾藝術等偉大藝術發明的來源。
  • 野生動物, 鳥類, 安德魯·普萊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魯·普萊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畫家,他是專門描繪野生動物的畫家。在普萊奇筆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歡迎甚至可說長相奇醜的野生鳥類,都變成了一幅幅美麗的畫面。不久前,這位自學畫家就是以這項獨特的天賦,以一幅描繪美洲《林鸛》(Wood Stork)的作品,榮獲了大衛·謝潑德野生動物基金會(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動物畫家獎。
  • 布倫海姆宮,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風格出現時間不長,也沒有發展到歐洲巴洛克那般的華麗。在英國,巴洛克建築的外牆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為建材,裝飾上較為保守,多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簡單的元素。然而在室內空間,繁複華麗的裝潢和法國著名的宮殿相比絲毫不遜色。英式巴洛克較早期的建築有像倫敦著名的聖保羅大教堂,而布倫海姆宮則是該時期的巔峰之作。
  •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創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暫譯「某人某處」)的宗旨是幫助當地的傳統手工藝師脫離貧窮。他們三個都是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透過在Kickstarter網站上架設專案銷售T恤和背包來募資。沒想到才剛上線,來自世界各地27個國家的訂單便蜂擁而入。短短兩天內,他們就達到了募集5萬元的目標,後來因為訂單超過他們的供應極限,甚至還得將專案提早關掉。
  • 聖彼得堡, 冬宮
    俄羅斯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宮(Winter Palace)有著粉綠色的外牆,這裡曾是該國著名的君王之家。不過,這座冬宮的建築風格可不簡單,從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風格皆可在此找到。
  • 由於維梅爾個人對繪畫的嚴謹態度,一生畫作不多,在眾多描繪日常生活主題的荷蘭黃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獨行,撲朔迷離的畫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環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稱為荷蘭國寶。
  • 今天「林布蘭特」幾乎成了荷蘭的象徵,從牙膏到嬰兒用品都有以他為命名的商品,還有酒店餐廳與藝術相關的產品就更多了。事實上1669年在他離世後,近乎一世紀之久他是被遺忘的。他的畫不但樣式繁複且多產,人們估計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畫、四百張銅版畫、兩千張素描,九十幅自畫像(包括學生複製他的)。
  •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寫實靜物畫的專家。她的作品傳達著一股平靜祥和的氛圍,仔細一看,卻又處處充滿精美的細節。這位來自加拿大的女藝術家不僅致力於傳統的寫實技巧,也喜愛描繪懷舊物件,提醒人們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紀的歐洲繪畫從文藝復興走過一個世紀, 強大無比的米開蘭基羅,深邃難測的達文西,氣度優雅的拉菲爾仍然音形不遠,他們的影響遍及全歐,尤其是法蘭西的藝術氛圍;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蘭則因宗教、地理環境等因素發展出不同的繪畫流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