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研究:中共將一切政治化 干擾學術自由

人氣 1513

【大紀元2020年07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言綜合報導)中共滲透正在影響著荷蘭高等教育領域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一份新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共的影響力滲透到一切研究領域,而且一切研究都被政治化。

在這份名為「探索:中國對荷蘭教育的影響」的研究報告中,來自海牙的克林根代爾(Clingendael)研究所的高英麗(Ingrid d’Hooghe)等人發現,荷蘭所有的大學都與中共及其研究機構有合作,在各個科學領域都有與中共的聯合研究計劃。此外,荷蘭有許多中國學生,中國是僅次於德國和意大利的第三大外國學生來源國。

報告揭示了中共如何試圖對荷蘭的中國學生和科學家,以及荷蘭對華研究產生政治影響。為此,研究人員訪問了一百多名研究人員、學生和決策者。他們的結論很明確:「中國(中共)在荷蘭高等教育和科學領域的政治影響產生了兩個廣泛的後果:荷蘭對中國的了解不足,並且對中國的研究質量下降。」

高英麗向《新鹿特丹商業報》(NRC)表示,中國(中共)政府的影響力滲透到一切研究領域。「一切都被政治化:某些話題應該避而不談;這個故事應該是積極的;不要批評(中共)等等。從對維吾爾族的研究到對中國工作條件的研究都是禁足領域。進行此類研究的科學家舉步維艱。」高英麗說。

她說,中共還會通過設障的方式阻止相關研究。「例如,某些信息不可訪問。這影響了研究質量。」

面對中共無所不在的干預,和中國國內到國外,很多研究人員似乎已經麻木。高英麗說:「我們在研究中註意到,科學家或多或少接受了這一點。顯然,已經習慣了。不僅是中國科學家,來自其他民族的研究人員也開始對『設障』習以為常。他們接受這些限制,不想做點什麼來解決它,因為不想找麻煩。這幾乎變成了第二天性。但這違背了所有科學規範和價值觀。」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科學家接受這種干擾呢?高英麗認為,「利益」兩個字在發揮著關鍵作用。

「利益是巨大的。中國(中共)是荷蘭科學領域的大玩家。大約4,700名中國學生在荷蘭大學學習,約有1,000名擁有博士學位的年輕研究人員以合同制工作。」而且,他們「大多是自費。他們對於保持荷蘭某些研究很重要,因為他們帶來了大量資金和人才。」

報告稱,對於荷蘭研究人員,中共對其施壓的主要手段是拒發去中國的簽證,以及終止研究經費,並削弱兩國之間的合作。

研究人員寫道:「研究人員通常會意識到這種敏感性,出於對進入中國的考慮,從中國市場,中國項目融資到保護中國同事,他們在談話、研究和出版物中避免使用敏感話題和術語,或者對於敏感話題的研究力求低調。」

克林根達爾的研究表明,在中國遇到的研究人員大多都在進行一種自我審查,對於中共敏感的話題不會做評估,對於中國的了解還很不足。

報導說,對於荷蘭的中國學生,中共的滲透和控制更是顯著存在,他們在自覺維護著中共的喜好和論調。

「中國(中共)希望不進行某些討論,例如關於人權的討論。在荷蘭的中國學生會堅定地保持一致,以傳播這一信息。」高英麗說,曾經有人注意到,荷蘭至少有一所大學成立了共產黨支部。

責任編輯:林妍 #

相關新聞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6):輸出革命
反中共滲透《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應用廣(上)
反制中共滲透 FARA應用廣(下)
疑被中共滲透 澳工黨議員突遭聯邦警察搜查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思想領袖】布萊克伯恩:讓美國人告中共
【薇羽看世間】中共竊國 蔣介石開啟反共大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