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璞:遠離病毒源頭的南美 疫情緣何急劇惡化?

人氣 627

【大紀元2020年07月05日訊】近日,南美各國中共病毒疫情發展劇烈。巴西感染人數到達134萬,居世界第二位。祕魯染疫總人數達27.9萬據世界第七,其中死亡數接近一萬。而智利被感染人數也突破27萬,排世界第八。南美是距離病毒源頭中國最遠的大陸,但出現了三個排世界前十位的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乍看之下,其中的原因實在令人費解。

智利共和國疫情初發時,當即採取了各種防疫措施: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派出軍警控制各個大區之間的交通往來,以避免人員流動造成病毒傳播。首都聖地亞哥已經實施了近兩個月的防疫措施,目前每人每週只能申請兩次出門購物許可,對違反防疫措施者可處以1000美元以上罰款和五年的監禁。

祕魯也是最早採取隔離防疫措施的國家。但不到一個月疫情就出現惡化,死亡人數劇增,造成全社會恐慌。

有分析稱,這些國家疫情控制失利是當地貧困人口過多,衛生條件差造成的。然而,通過一些事實可以發現一種潛在的相關性。在此列舉幾個例子並試著解讀一下原委。

智利曾是全世界應對疫情最好的國家之一。據獲得的信息,政府從一月份中國疫情爆發之時就開始做人力物力上的防疫準備。前幾個月中,感染死亡人數始終被控制到很低,比歐洲各國做得都出色,為此英國廣播公司BBC 還做了專門報道。然而,五月份讀到一則很短的報道,說是時任衛生部長帶領一眾人專門到機場去迎取中國來的捐贈物資。筆者當時感覺就不好。中共國在世界疫情延燒之際到處「做好人」,給各國所謂捐助。這些捐贈有啥明顯效果沒看到,而用來在受捐國的宣傳造勢倒是一度鋪天蓋地。給智利的捐贈物品據稱相當於三百萬美元。如果誠心幫助,把這三百萬美元打入智利衛生部門帳戶不是更方便嗎?然而它們要的不過是用一些低廉的物品來換取最大的宣傳價值。也許智利政府人員對中共的捐贈目的並不那麼清晰,但此事之後出現疫情的惡化確是顯而易見的。智利衛生部長是位很內行的傳染病專家,為國家整體防疫做出了很多有效貢獻,但就這樣在疫情惡化的壓力下辭職卸任。

有人會問,做個樣子給中共站一下台、接受一些捐贈物就會帶來災禍?看上去這不好解釋,但從實情看,南美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恰恰都是中共戰略滲透和試圖控制最厲害的地方。

智利是世界鋰礦資源最為豐富的國家,其儲量占世界的一半以上。CCP一直想徹底控制這個用來製造手機電池的戰略資源,僅2018一年內就利用中資企業購買了智利頭號鋰金屬礦企SQM21%的股份。智利政府一度擔心中資占有如此多的鋰電池市場份額,會扭曲整個市場產生壟斷。但中共政府馬上介入,警告智利政府如果阻止這個交易會損害雙邊關係。目前,中共國是智利最大的對外貿易國,也是智利外來投資最多的國家。在智利各地到處可見華為手機廣告,這家和中共軍方相關的企業正在打入智利電訊市場。

在另外一個疫情重災區祕魯,中共的滲透更加嚴重。祕魯是唯一一個與中共國既達成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又簽署自貿協定的拉美國家。通過所謂的「一帶一路」項目,中共控制了祕魯大多數礦業和其他自然資源。中共也試圖把自己的金融系統移植到該國,使其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據點。祕魯政界則似乎對中共國的全方位滲透完全接納。除了少數知識人士外,那裡很少有人對中共的目的提出質疑。

南美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巴西,卻在目前這種情況下匪夷所思的有購買中共國冠狀病毒疫苗的意向。表面看,一種有效的疫苗是解決病毒問題的終極選擇。然而,哪種疫苗安全有效,是特別需要專業考慮的問題。

中共國研發的疫苗稱為滅活疫苗,是技術含量最低的一種。就是先對病毒進行培養,然後用加熱或化學劑(比如福爾馬林)將其滅活,期望將其打入人體激發出對該病毒的抗體。美國不搞滅活疫苗,因為該病毒危害性非常大,只要有萬分之一的病毒沒有被滅活,注射後就存在很大風險。CCP冠狀病毒變異性特彆強,面對這麼多的變異病毒種類,到底要滅活幾種?這對正在不斷增多的變異病毒種類幾乎是防不勝防。如果疫苗激發出副作用抗體的話,反而會讓人死得更快。在巴西這樣人口龐大的國家使用這種疫苗,相當於用有毒的藥物在這麼大面積的人群中做實驗,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南美各國疫情和中共國影響力之間連帶的關係顯得特別突出。我們從反向可以比較得出參考結論:

南美大陸相對貧窮落後的巴拉圭國和中華民國是邦交國,與中共沒有外交關係,到目前為止感染總人數只有兩千多一點。阿根廷雖然是左翼政黨執政,但該國沒有和中共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目前該國被感染人數遠遠低於祕魯和智利。看起來就是這麼神奇,疫情嚴重程度可以說是一個國家和中共國各種關係密切程度的一個度量標尺。當然,委內瑞拉馬杜羅當局這個中共鐵桿盟友情況非常複雜,他已經失去了對國家完全控制的能力。

中共對南美能夠深度滲透,和該地區歷史由來的左傾思潮強勢有些關係。比如很多南美知識界人士,甚至包括教會,對左派思想並不反感,反而覺得是保障社會平等的一個途徑。因此,南美人對中共的不設防基本上不是出於所持的理念,而是存在對中國和中共的混淆。中國相對南美來說是地球另一端的地方,距離的遙遠使人產生嚮往感和神祕感,大多數南美人對中國的親近超過北美。當然,近幾年隨著委內瑞拉的徹底破產,馬杜羅和中共親近的下場,讓南美願意接納左傾社會主義的人群變得越來越少,稍微有點頭腦的人就不會想去感受一下委內瑞拉人現在的境遇。

祕魯政府和軍方為了剷除當地共產恐怖組織「光輝之路」進行了多年艱苦的戰爭,但是中共照樣能夠成功滲透那個國家。

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切特將軍是反共最堅決的右翼人物,由於對他的正反兩面評價極端兩極化,我們不去深究他的所做所為,只是說明他對中共國的態度。皮諾切特當政期間一大願望就是能夠訪問中國,他認為中共和蘇共是不同的,沒有對他國侵蝕的企圖。這種認識肯定是當時國內和世界局勢對他造成的影響,但這種態度至少會部分影響到智利最保守的軍界,使那個圈子裡繼承他影響力的人士沒有對中共保持應有的警惕。

委內瑞拉過渡政府成立後,智利現任總統皮涅拉總統第一時間出來支持,極大地打擊了中共的鐵桿盟友馬杜羅。然而去年四月底,美中貿易戰正酣,中共急需有人為其站台之際,皮涅拉總統卻作為願意出席「一帶一路」峰會少數幾個國家的元首訪問了北京。當時看到總統夫人在朋友圈晒習近平為他們專設晚宴以及兩老穿上皇帝皇后龍袍擺拍的影集,就有種不詳的預感。果不其然,去年九、十月間即爆發了智利幾十年來少有的全國性抗議事件。皮涅拉總統訪華的一項成果是簽訂了向中國輸出鮮梨的協議。那場席捲智利的騷亂中造成的物質損失不知道需要出口多少噸梨可以彌補,更不要說如何承受現在這場CCP病毒所造成的全國經濟停頓帶來的後果。

單純從貿易的角度講,當然是出口越多對本國經濟越有利。然而,南美各國需要清楚的是,你在和誰打交道。中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中國,中共輸出影響力所包藏的禍心是要人付出代價的。偶然也好,必然也好,這次病毒對和中共國打交道密切的國家所造成的損害就是明證。有些事情可能超出人的常規理解範圍,但確實發生了。

僅僅從常理講,和中共國打交道也是必須以保證本國對關鍵資源的控制權為基礎,同時還要有足夠的情報和其他實力的依託。

今年由於疫情影響,智利車厘子出口損失極大。原本車厘子在當地最貴的時節也就是2000比紹(兩美元多一點)一公斤;在美國最貴的時候大概是5美元多一磅。而當初出口到中共國的上市零售價格竟然是5元RMB一粒(當下1美元的匯率暫時還是7-8RMB)。因此大量的中國工薪階層人士為了實現 「車厘子自由」,給家人買得起這個進口奢侈品,不得不在損害自己健康的條件下玩命加班攢錢。智利出口的紅酒和三文魚等也在中國被賣到奢侈品的價位,被中共用來盤剝中國人。聽到這些事情的智利人無不感到震驚。就這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上CCP的邪性就展露無遺。

當然,多種跡象顯示,2020年極有可能是中共覆滅之年。皆因其作惡太久,惡貫滿盈,該被天滅了。

疫情和中共滲透程度的關聯只能用天意來解釋。說不定消除瘟疫的關鍵也取決於對中共的認識和態度。隨著世界正義力量加緊行動,隨著造成全世界災難的病毒真相漸漸被揭露,南美各國早晚一定會唾棄中共,只是這個過程的快慢會造成最後不同的結果。

疫情爆發之初,智利總統皮涅拉信心滿滿地說依靠科學方法戰勝疫情。而在現在這個最難最險的時刻,總統提到「在神的護佑下」,全國團結走出這個階段。也許此刻的艱難更容易使人依賴和聆聽上天的啟示。前段時間,美國維多克大主教提到現時正是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之間的較量展開之際,其實就是現實世界的寫照。歷史關鍵時刻做出應有的抉擇,是各國能平安走到下一步的切實保障。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巴西疫情急劇飆升 失控的背後
【瘟疫與中共】祕魯疫情陡然飆升的背後
【瘟疫與中共】智利為何疫情嚴重
【瘟疫與中共】疫情衝擊下 阿根廷面臨抉擇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發源地疫情再起 武漢再爆確診
【重播】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大戶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軟買抖音?納瓦羅暗指不適合
【拍案驚奇】美欲黃岩島開戰?閆麗夢再揭內幕
【有冇搞錯】李克強受辱 習近平的北戴河危機
細思極恐!大陸手機記錄日常對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