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公署長鄭雁雄陰毒 烏坎模式恐套香港

披露鄭雁雄鎮壓烏坎民主抗爭的過程

人氣 2145

【大紀元2020年07月06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齊先予報導)7月3日,原中共廣東省委祕書長、常委鄭雁雄被中共當局任命為首任駐港國安公署署長。不過,現年56歲的鄭既沒有公安或國安背景,也沒有治港經驗。中共派他到香港,主要看中了他善於運用中共厚黑術,能夠利用陰毒手段、加上造謠輿論鎮壓民間維權抗爭。如今鄭任國安公署署長,恐怕會把烏坎模式的陰毒手法搬到香港。

陰毒鎮壓烏坎村而被看中

鄭雁雄生於1963年,汕頭人,1984年畢業於廣州中醫學院,但未曾從醫,留校擔任政治輔導員,之後擔任共青團幹部,接著進入廣東省團委;1998年至2002年擔任《人民日報》華南分社祕書長,其後出任廣東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鄭雁雄2005年初任汕尾市市委副書記,2008年8月任代市長、市長,2011年9月至2013年6月任市委書記。他一手處理了烏坎村大規模的維權運動。

2009年起,烏坎村原村幹部私下把大片土地出賣給開發商,村民多次反對無效後,於2011年9月21日開始大規模維權抗爭,村幹部外逃。

村民通過選舉,自發成立烏坎村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烏坎村婦女代表聯合會等,成了中國境內第一個沒有中共領導的地方。但後來,鄭雁雄用陰毒手法,花近六年時間把抗爭鎮壓下去了。

烏坎村前村務委員、現流亡美國的莊烈宏7月4日在Twitter上連發兩帖,怒批鄭雁雄是中共的「傀儡」,悲嘆「昨日烏坎,今日香港」。

他在貼文中說,「牠(他)曾參與鎮壓我村,牠(他)殺死我的戰友薛錦波。牠(他)跟你玩陰的,也跟你玩硬的,但牠(他)只是黨的傀儡,牠(他)是鄭雁雄。」

外界認為,中共當局任命鄭雁雄為首任駐港國安公署署長,可能出於三大條件的考慮:他處理過烏坎事件,有處理大型「維穩」事件的經驗,烏坎村當年的抗爭,與八年後的香港抗爭有很多相似之處;他從事過媒體管理工作,曾任廣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有控制意識型態經驗;且廣東與香港比鄰,便於中共當局進一步管控香港等。

曾爆發與港類似民主抗爭

2009年,烏坎村村民委員會私下把3,200畝農用土地轉讓給開發商,賣地款項達七億多元人民幣,而補助款每戶只有550元。原本一宗簡單的貪腐案,只因汕尾官員都收受好處,拒絕處罰村幹部。

在多次上訪無效後,村裡二十多位年輕人開始組織村民抗爭。

他們先在1.3萬人口的村莊散發「我們不是亡村奴」的傳單,告訴村民們他們原本每年可得數十萬的利益被黨官侵吞了,他們的選舉權被剝奪了。隨後他們建立了近千人的QQ群組,並創作了一首《情繫烏坎》歌曲:「我的故鄉,失去朝陽……灰暗下的統治,瞎子的國度……」

在11次上訪無效後,他們自發組成「烏坎熱血青年團」。起初他們用告示的方式召集開會,村民由於害怕當出頭鳥而不敢參加,後來他們改用《讓子彈飛》裡的「從眾效應」來幫助民眾克服害怕心理,宣布要在2011年9月21日召開村民大會商討土地糾紛。

那天一大早,烏坎村400年歷史上第一次有人因為「起事」而鳴鑼,很快50人變成近5,000人,青年團又臨時決定把村民大會改到市政府遊行。

9月23日村理事會成立後,村民向政府提出三點要求:清土地債、清土地、民選村委班子。隨後,青年團、理事會和林祖鑾老人,三方組成了烏坎村「指揮部」。每次活動青年團都是主力,特別是在突破信息封鎖、網絡傳遞真相、引發外媒關注、設路障阻止官方進入等方面。那時的烏坎是百姓當家,中共被排斥在外。

鄭雁雄拘捕抗爭骨幹 逼其在電視認罪

時任汕尾市委書記的鄭雁雄,剛開始的時候曾向村民發放題為「勸喻和平解決」的光碟,因當時是中共十八大選舉之前,汪洋和周永康在博弈。

2011年12月周永康勢力占上風後,鄭雁雄就開始強硬起來,將烏坎村民申訴定性為與境外勢力和媒體勾結,宣布村臨時代表理事會、村婦女代表聯合會為「非法」組織並予取締。

12月9日,鄭雁雄下令拘捕了包括村臨時代表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在內的五名村民。兩天後,薛錦波在看守所被打死,遺體上全是傷痕。

2011年12月16日,烏坎村民舉行集會及為被打死村民代表薛錦波辦追悼會。中間站立在薛錦波遺照後者為林祖鑾。(AFP)
2011年12月17日,烏坎村民遊行要求當局解決農民土地被盜賣及徹查村民代表薛錦波被打死的訴求。 (AFP)

薛錦波之死激起村民的更大反抗。12月18日,村民再次與警方對峙,警方隨即採取封村、斷水、斷電、斷糧等方式,糧車不許進入,漁港也被封鎖。

當天,鄭雁雄再次發布講話,首先抨擊村民找境外媒體出頭,稱「境外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還厚顏無恥地說:「把我給撤了又有什麼好處?再派一個市委書記來,也不見得比鄭雁雄好多少。」言外之意,天下烏鴉一般黑,中共官員一樣壞。

2011年12月20日晚,香港人民力量成員用燭光聲援烏坎村村民的維權。(宋祥龍/大紀元)

12月20日,由於汪洋控制的廣東省委介入,鄭雁雄開始放軟。他答應把部分土地交由政府出面協調,賠償徵地者損失。晚上,他們與村民代表談判,鄭雁雄口頭承諾不會秋後算帳,但後來卻食言了。

接下來,鄭雁雄開始搞陰招,扶持反對青年團激烈抗爭的老黨員林祖鑾。林當過兵,1969年退役,出任烏坎村村民委員會副主任和民兵營長,後來又擔任東海開發區負責人和東海鎮商業支部書記,1995年退休。

為分化抗爭者,鄭雁雄私下活動,威脅加利誘,讓人把林祖鑾選為烏坎村黨委書記和村委主任。原本由年輕人主導的烏坎抗爭,最後指揮權落到了「擁護共產黨」、「擁護黨中央」的老人林祖鑾手中。

2012年3月4日,烏坎村村委會選舉投票現場一角。早前獲官方委任為黨支書記的村民代表林祖鑾當選為村委會主任。而被打死村民代表薛錦波的大女兒薛健婉被迫退選。(PETER PARKS / AFP)

不過,官方承諾的退還土地五年後也沒退還。2016年6月17日,年輕人說服村民和林祖鑾,準備開始第二次抗爭。

哪知第二天6月18日林祖鑾突被捉,當天公安局還宣布林涉嫌職務收賄被檢察院逮捕。

20日,林祖鑾的孫兒被公安拘捕,21日就播出林祖鑾在電視認罪片段。村民普遍認為,林祖鑾是為救孫兒才違心認罪的。外界認為,中共搞電視公開認罪來取代法庭審判,就是從鄭雁雄開始的。

9月8日,林祖鑾被冤判監禁三年多,村民不服,準備舉行大規模遊行。9月13日凌晨,大批防暴警察突襲烏坎村,拘捕抗議活動的組織者,上千名武警包圍村莊,村民與警察發生了武力衝突,有幾十人受傷,官方聲稱「有13人因擾亂公共安全而被逮捕」,但村民表示有大約70人被警方抓走。

後來,當局還威逼被捕者家屬做「思想工作」,勸村民放棄遊行。9月14日,很多記者被捕。當局還稱,舉報記者的人會得到2萬元的現金獎勵。

因主要抗爭骨幹被捕,加上信息封鎖和武力高壓,烏坎村第二次抗爭就這樣被扼殺了。

2016年12月26日,海豐縣法院對九名村民判處2年至10年監禁,罪名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非法集會、遊行、示威、聚眾擾亂交通秩序、妨害公務、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等。(有關烏坎村抗爭詳情,請點閱大紀元系列報導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5743.htm

如今鄭雁雄被派到香港擔任駐港國安公署首任署長,恐怕會把烏坎模式的陰毒手法搬到香港。

香港時事評論員石山認為:「香港人有上百年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的薰陶,沒經受中共暴政洗腦,特別沒經歷文化大革命對傳統文化的破壞,香港人骨子裡還保有『捨生取義』的中華傳統內涵,特別是經歷反送中運動的淬鍊,鄭雁雄想讓真正的香港人屈服,恐有難度。」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袁斌:烏坎村民焚燒中共黨旗標誌著什麼?
中共任命多名駐港國安要員 背後有何考量?
駐港國安公署長鄭雁雄 曾鎮壓烏坎村維權運動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8·11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至4萬
【紀元播報】中共高調宣傳北斗導航 疑竊全球數據
【紀元播報】印度將查孔子學院 涉清華等十所中國高校
【新聞看點】微信是橋是獄?兩大危害遭美制裁
【時事縱橫】美觸中共紅線?川普拜登大選對陣
【拍案驚奇】黨媒自曝醜事 美使館改標有深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