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小路的京巿場

作者:莊世瑩
日本京都錦市場。(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京都的歷史已經超過1200年,

「錦市場」是維繫京都飲食傳統文化的廚房,

市場裡販售京風味的蔬菜、漬物、湯葉、豆腐等特色食材,

充滿了季節感的旬之味與生命儀禮、歲時祭典,交織成一首風物詩。

我和奶奶在一起,做什麼都開心。

有一次,我們到美術館看展覽,展出的畫好有趣。

奶奶神祕的說:「有個我們常去的地方,也是這個畫家的美術館呢!」

常去的地方,

是錦市場嗎?

每一次逛市場前,

我們都先去錦天滿宮參拜,

喝喝井水,

再摸一摸銅牛。

奶奶說:「古時候沒有冰箱,清潔的地下水最適合保存海鮮,魚店在這裡聚集,形成了日本第一個魚市場,後來各式各樣的商店陸續加入,就變成了現在的錦市場。」

沿著錦小路通走,就是錦市場了。

錦市場是一個好長、好長的市場,已經四百多歲了!

就像和老朋友打招呼一樣,京都人都叫它「錦」。

這一天,我們來得特別早,

商家忙著灑水掃地,

掛起店招,準備開市。

送貨員送來新鮮的食材,

漬物店排出巨大的木桶,

豆腐坊傳來陣陣的豆香,

雞蛋專賣店的爐灶火力全開,

好吃的高湯蛋捲煎得鬆鬆軟軟的;

哇!市場的早晨真是充滿活力。

奶奶的魚刀鈍了,我們先到刀具店,

磨刀的師傅好專注,把刀刃打磨得鋒利閃亮,

還在刀面刻上「松本家之味」。

奶奶笑著說:

「我們松本家的味道就靠這把刀傳承囉!」

奶奶喜歡向熟識的商家買東西,

走進酒舖,老闆娘給奶奶試喝一種白色的酒,

「嗯!甜甜的,真好喝。」

「這是最適合三月三喝的桃花酒,

您要預訂幾瓶,可以為您送到府上。」

老闆娘的服務好周到。

「我們家做菜用的清酒和煮湯圓的酒釀,

也幫我一起送吧!」

奶奶笑咪咪的說著,臉頰有一點紅紅的。

在錦市場裡悠閒的走走逛逛,

有彩色天棚為大家遮風蔽雨。

走到錦小路通的每一個十字路口,

我都會停下腳步,

抬頭看看天花板上美麗的鑲嵌玻璃畫,

奶奶告訴我,每一幅畫都描繪著錦市場的歷史。

我看得正入迷,

突然有人喚我的名字「小希!」

原來是木村爺爺,

騎著腳踏車向我們迎面而來。

爺爺在市場經營一家傳承了九代的鮮魚舖,

關於魚的知識,他就像一部活字典,

好多料亭的主廚,都指定要向這位魚達人買魚呢!

「今天比較晚啊?」

奶奶和松本爺爺打招呼。

「我去了商店街振興會討論祭典的工作,

等一下來店裡買魚吧!」

爺爺才說完話,又急急忙忙騎著車飛奔而去。

接著我們去蔬果店。

春天是萬物萌發的季節,

從市郊採收來的新鮮京野菜,

一箱箱、一區區的排排站。

標了菜名的小牌子,好像在說:

「來買我,快來買我呀!」

奶奶常常說:

「只有京都的水土,才能孕育出京野菜特別的滋味。」

老闆娘熱心的和一位太太分享野菜的烹調方法,

又向她推薦了當季的蔬果。

奶奶今天買了油菜花,

不知道她會怎麼煮呢?

蔬果店的牆壁上

畫滿了四季的京野菜,

咦!

我好像在哪裡看過這些圖畫耶!

喔!喔!喔!~

圖畫裡怎麼突然

跑出一群公雞呢?

原來奶奶說的美術館,

就藏在這個市場裡。

老闆娘告訴我:

「江戶時代的大畫家伊藤若冲,

就誕生在這裡的一家蔬果批發店,

因為他實在太喜歡畫畫了,

就把店主讓給弟弟做,自己專心養雞和畫圖。」◇(節錄完)

——節錄自《錦小路的京巿場》/聯經出版公司

(〈文苑〉)

錦小路的京巿場》/聯經出版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遠方未必就是前方,如果已經大幅偏離預計航向,那就繼續渡下去,通往某處亦未可知。操場逆時針繞向前,最後一公里,繞進地心。遠方如果是原地縱向,如果是,內向的前進。
  • 我曾經詢問意識不太清醒的母親。「妳這輩子幸福嗎?」母親微笑點頭了。我認為這樣的母親很厲害。儘管遭遇了許多艱辛,仍然可以說出自己的人生很幸福。
  • 一個冬日的下雪天,待在溫暖屋內的愛麗絲與小黑貓玩「假裝」遊戲,玩著玩著,卻爬上了壁爐檯,穿過如薄霧般的鏡子,來到了一切都與現實世界顛倒的鏡中世界。鏡中世界是個大棋盤,愛麗絲成了當中的一顆棋,想成為西洋棋后的她開始下起了這盤棋……
  • 父親告訴我,人要往高處走,看遠一點,不能只在低處看生活裡的刺,要看 開來。他說:「生活遭遇磨難,不丟人。誰沒有磨難?誰的成長是容易的呢?心要大、要明亮,這樣的人能抓住快樂。」
  • 孩提時期,我和爸媽住在南昌路一幢老房子裡,房子年代久了,有點舊,但是古典氣派,公用的客堂方方正正,大得很,在小孩的眼裡是那麼寬闊,像一座雄偉的大殿,院內外面有兩個被高牆圍起來的一大一小的天井,小天井裡有一口井。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會知道人類的渺小,藉由生病才會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麼需要眾人的幫忙,需要風調雨順。死亡只是考驗結束的過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獎勵與懲罰。死亡只是樂章的結束,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 所謂的母親,就是「覺得給孩子的不夠,忘了自己要什麼」的那種人。而所謂的懂事,就是從「意識自己得到夠多了」的那一刻開始。
  • 這個「去我」的過程,似乎也在提醒自己,不要那麼直觀來看世界,過度單一的視角,就像是被固定的監視器,這樣拍出來的人生風景,也太過無趣。
  • 從小我看著母親解決大大小小的難關,我遺傳了她的特長,沒事喜歡動腦筋。她展示給我的生命價值就是每天不斷地奮鬥,持續地創新,闖出新的局面,才是成功的人生。
  • 多雲、陣雨,與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點。我全心沉醉於優勝美地的美景,設法畫下每棵樹、每座岩石的所有線條與特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