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地我相信天使

作者:銀色快手
天使正在用一雙嬰兒的明眸看世界,雖然看不懂,卻依然懵懂而饒有興味地看著。(fotolia)
  人氣: 1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時常做一種夢,夢見自己置身在大都會的車站,手裡握著一張前往遠方的車票,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只記得我匆忙的穿過人群,欲奔赴預定啟程的月臺,車站的大時鐘滴答滴答發出機械齒輪的聲響,催促每一顆跳動的心臟。

車站大廳內,有人低頭看著手錶,有人牽著自己的伴侶和小孩,拎著大小行李,有人遺失了物品,慌亂得不得了,蹲在原地哭泣,有人坐在長椅上悠閒的看著報紙,有人為了送行帶著花束,看得出臉上淨是不捨,有人看著時刻表,猶豫自己該不該買票,也有人直接通過剪票閘口,腳步輕快的踏上剛進站的列車車廂,人生的方向怎麼走,每個人都是各憑勇氣,要抱著怎樣的信念才能堅持下去呢?

很幸運地,真實的人生旅程,我一直遇見天使,總在不知所措的十字路口,有人願意拉我一把。記得念中學時,有件事令我非常難過,那天放學我恍神筆直走向斑馬線,一輛公車疾疾衝了過來,就在不到十公分的距離,一位女孩大聲叫住我,用她的手把我拉回人行道上,阻止了一場可能的意外,所幸十四歲那年的我掌紋長出了新的生命線,才有機會把故事說給你聽。

***

你聽說過吳哥窟的祕密嗎?那裡有個神祕的柱子,藏著長出青草的小洞,有人把那個當成樹洞,把自己一生不為人知的傷心故事,只對樹洞傾訴,像是神聖的儀式一般,只要做了這件事,整個人就會煥然一新,即使內心帶著傷,也能充滿勇氣繼續往前走下去。

因緣際會,我為了尋找祕密來到了吳哥窟,在導遊詳細的解說後,讓團員自由行動,我不知為何脫隊了,來到遍地殘垣的走道盡處,有一位年輕的僧侶穿著橘黃色袈裟,遠遠地向我招手微笑,我也就順從直覺跟著他的腳步來到寺廟的一處後花園,晴光爛漫,所見的植物花卉均灑上一層金粉似的非常美麗,年輕僧侶再次合十向我頜首致意,便悄悄從斷牆後方消失了。我們之間沒有說話,但我知曉他帶我來此的意涵,一種心領神會,其實只要試著往不同的方向探索,就有機會遇見不同的風景,柳暗花明,撥雲見日,我在偶然下遇見了引路的天使。我幾乎不曾和友人分享這個故事,我猜他們會說那不可能,是你編的吧。往後的人生,我也經常在旅途中遇見天使,我相信心存善念的人,總會被默默地守護著,於是我也希望自己成為這樣的人。

我在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發條鳥年代記》第一次得知類似「出租大叔」這樣的工作,有個裁縫師名叫納姿梅格,有許多女性顧客會來到試縫室,把自己身上的什麼交付給她,然後付現金作為謝禮便離開了那裡。當時看到這樣的描述覺得新奇,有什麼是不買任何東西卻必須付現金給對方,重點是納姿梅格並沒有做什麼,有的只是單純的專注的傾聽,對方就會深受感動,甚至哭泣,然後一身輕鬆的離開。現在想來,我做的出租大叔好像也是提供這樣的服務,有些人只是想要找個地方,把自己身上過往的傷痛記憶或無處安放的情緒,找個樹洞盡情地訴說,接著掩埋起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為那些感覺前路昏暗迷茫的人,點一盞小小的光明燈,指引一條可能的道路,鼓勵對方勇敢走下去,有燈就有路。

***

「出租大叔」具體來說到底是一份什麼樣的工作呢?簡單來說,出租的物件,就是銀快大叔,在雙方約定的時間之內,我就是你專屬的大叔,我的時間可以完全屬於你一個人。除了可能危害健康、生命威脅、負重勞役、涉及犯罪與違背善良風俗(大叔身材不好看請不要找我拍什麼寫真集)之外的事情,大叔都願意試著配合。你可以提出你的需求,基本上填寫預約表單完成匯帳之後,即可約定會面時間地點。

我總是相信世上有許多天使存在,當你感到迷途的時候,他們會適時出現拉你一把,如果你身邊的天使或是貴人出現的機率比一般人多,那麼你肯定是個幸運兒,請珍惜你的好運氣,多做些對他人有益的事,回饋大宇宙的意志,我相信幸運的人會互相吸引,你也開始這麼相信吧,會有好運降臨在你身上的。◇

——節錄自《解憂書店》(自序)/ 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話說這王喜的師兄荊軻功敗身殞,消息傳來燕國,舉國譁然,人人自危,都想滅國之災在即。隔年,秦軍果然攻破薊都(今北京),燕王為解秦王之怒,斬下太子丹,將首級獻給秦軍。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 詩人曾說:「黑暗來臨前/我們原是不認識彼此的/苦難來臨時/我們相擁而哭泣/當黎明到來時/已是靈魂的兄弟/太陽升起時/我們會像家人一樣道別。」
  • 有三個月未通信了,這幾天心情沉重。香港國安法要砸到香江裡去,把一個好端端的國際都市像包粽子一樣五花大綁,把大陸流氓管家的手段用在那裡。
  • 這世間每個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書,都是累積歷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為最平凡的永遠最真實。
  • 如果撐不下去了,就來書店吧!關於迷惘與焦慮、夢想與希望,一期一會的相談。
  • 帝少昊時的百鳥之王鳳鳥,早就消失成了傳說。而伯勞從上古綿延到今天生生不息,想想看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蹟。它的歷史太久遠,而最終「伯勞」一名取代了《詩經》裡的「鵙」,這恐怕與一段叫人唏噓的轉世故事有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