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千萬高考生過獨木橋 3類歧視1大難

人氣 3090

【大紀元2020年07月08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7月7日,星期二。

大陸高考第一天,貴州安川傳出不幸的消息。中午12點時分,一輛載有高考學生的公交車衝入虹山水庫。截至發稿時止,已經造成21人死亡,16人受傷。

由於持續降雨,湖北汛情告急,全省有1081座水庫超過警戒線。湖北天門市在今天下午發布洪水黃色預警,指漢北河天門城區段水位將突破29.3米警戒水位。

每日郵報昨天報導,中共企圖通過操縱英國精英人物支持華為。英國情報局在一份情報中列出了幾位英國高層精英,其中包括倫敦郡長肯尼斯·奧利薩爵士(Sir Kenneth Olisa)、英國電信前董事長邁克·雷克爵士(Sir Mike Rake)等五名英國貴族或政府官員。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今天是中國高考的第一天,儘管南方洪水泛濫,儘管有的考點已經被水淹了,但是上千萬的莘莘學子們還是要堅持趕考。因為一年才有一次,對農村學生來說,這或許是為數不多改變命運的一次機會。

上千萬學生的命運又一次被擺上了天平,但是這個天平真的公平嗎?對今年的上千萬考生來說,除了像往屆考生一樣面臨著三類歧視,今年又至少多了一份難度。

1071萬人競考

如果不是中共病毒的作祟,每年一度的高考通常在6月7日到9日進行。在瘟疫面前,當局將千軍萬馬競過獨木橋的比賽整整推遲了一個月。

說千軍萬馬競過獨木橋並不誇張,中共教育部早先在報告中說,今年參加高考的學生總數是1071萬,比去年增加了40萬。全國各地設置的考場,也恰好是40萬個。

昨天(6日),中共官媒《中國日報》英文版發出一篇報導,稱所有的考生「將近90%會被錄取」。不過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可以上全國一流學校,至於被視為中國頂尖大學的清華、北大,每年分別只是招收3000名高中畢業生入學。

作為中共官方媒體,《中國日報》的內容是受到當局嚴格審查的。美國之音引述批評者的話指出,它在新聞報導中,刻意迴避了中國公眾最關切的重要教育問題。

三大歧視

公眾最關切的重要教育問題,其實也是有關教育的基本問題,這是被不知道多少億中國人反覆抱怨的,其中就包括中共的教育制度和它的高考制度。

人們抱怨,是因為這兩項制度的不公平,造成了對不同地區考生的三大歧視。

歧視之一:城鄉教育投入嚴重失衡

第一大歧視是源自於中共的教育資源傾斜。這個教育資源傾斜並不是像中共教育部長袁貴仁所說的,「一直堅持教育資源向農村傾斜」。

袁貴仁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中共從1998年開始了對農村學生的擴招,這似乎成了袁貴仁的一個論據。

還是那句話,中共是缺啥喊啥。事實是,中共對教育的投入,主要用在了北京等大城市地區。無論是辦學條件、教育經費還是師資配備等,資源配置明顯優於農村和中小城市。

身為浙江省政協委員陳贇曾撰文指出,中共將有限的教育經費主要集中在城市,原本更需要扶持的農村教育,得到的資源遠遠少於城市。從1993年到2005年的13年間,農村教育經費都低於全國平均水平,更低於城市水平。

其實就是現在,中共對農村的教育經費投入也一樣低於全國平均水平。有批評者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大規模向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傾斜教育資源。這種教育資源分配政策,實際對農村和中小城市構成了「嚴重歧視」。

歧視之二:高考錄取的政策性歧視

大學擴招,似乎增加了學生的入學名額,但農村學生更多的人是去了專科院校。換句話說,農村學生主要是分布在非重點的地方院校。

中國農業大學曾經主要面向農村學生招生,但是2011年,一個班級三十多人,其中來自農村的學生還不足10人。

清華、北大更不用說,這個比例更低。1978年到1998年,北京大學的學生中,居住地在農村的大約是20%-30%。但是到了90年代中期以後,農村戶籍新生的比例被腰斬,一直保持在10%-15%。

對清華大學2010級的調查顯示,農村學生只占總數的17%。而當年參加高考的農村考生比例是62%。

上海財經大學2001年也做過一次大型抽樣調查,對31個省市區一萬多名在校大學生進行問卷調查。在收回的8270份問卷中顯示,76.2%的大學生是來自城市,23.8%來自農村。

這是由於名牌重點大學對全國各地考生施行分配名額制度,而不是按照分數錄取。批評者指出,這是對農村和中小城市的考生第二次嚴重的政策性歧視。

就是說,不同地區的考生,即使考出了同樣的分數,但是命運卻不一樣。名校對不同地區,給出了不同的錄取分數線。就是說,農村和中小城市的學生要想考入大城市名校,必須要比大城市的考生高出很多分,才有可能被錄取。

以2015年為例,北京考生被清華、北大錄取的概率是廣東考生的30倍。就是說,1萬個人中,北京的考生會有106.62人被錄取,而廣東萬名考生中,只有3.65人被錄取。

其實,通過中共官員的一番話,也可以看出中共對農村學生的歧視。中共政協委員、北京民族博物館館長王平2011年明確表示,「不要鼓勵農村孩子上大學」。

大陸網絡熱傳一篇帖文《爸,我考了530分》,揭示大都市與貧困省份的考生儘管高考分數相同卻命運迥異的社會現實,引發網民共鳴。圖為參加高考的學生。(Getty Images)

歧視之三:官場優於平民

在中國大陸,中共官員都有比普通百姓的優越感,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說是優越感,其實就是中共官場的腐敗。而這種「優越」的腐敗,早已蔓延到了學生群體。

中國百姓有很多抱怨,當權者以各種黑箱作業或巧立名目,使自家人或者中共當局特意培養的人得以擠占本來就非常稀缺的教育資源。黑箱作業的方式包括招收假留學生、特招生和內部招生。

假留學生,就是指有錢、有權、有勢人家的學生,以外國人身分報考北大、清華這一類名校。不用參加高難度的考試,就能夠輕鬆入學。

特招生是指有一些特長的學生。有特長的學生會得到加分獎勵,所以很多家庭在這方面沒少下功夫。

內部招生,指的是招收來自中共官員家庭的學生,或者是在中學擔任中共線人的學生。學校通過內部渠道,將他們招入學校。

中共就是通過種種內部運作,把一些本來得到機會的農村家庭孩子,硬生生退下了獨木橋。然後把他們的名額,給了內部人。

大陸有個叫仝卓的影視演員,也是小有名氣的歌手,他就自爆是通過各種手段上的大學。

在5月22日的網絡直播中,仝卓談到了自己的高考經歷。他說「我當時也有點較勁,我當時非要考這個大學,考不上我就再來一年。但是這個大學只招應屆生,然後我就搞了很多很多所謂的(手段),然後我就成了應屆生」。

仝卓說的大學,是中央戲劇學院,也是一所名校。他說的很多很多手段,當然就是中共內部運作。但是把復讀生身分變成應屆生,沒有過硬的關係是做不到的。人們發現,他的繼父當時是山西臨汾市人大副祕書長、辦公室副主任。

這就是中共官場型態:朝中有人好做官。還有一句話: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言外之意,考分多少並不重要,只有家裡有人有關係,一樣上大學,而且會上好的大學。

這種官場腐敗,就是對普通家庭考生的嚴重歧視。

像這種內部運作的事例,前不久我們也曾說過陳春秀和苟晶,這是兩例被冒名頂替上大學的典型,現在網絡上炒得非常火熱。但她們只是被無意間發現了,沒曝光的還有多少呢?這可能在一段時間內還將是個謎。

22年前,成績優異的山東高中生苟晶(左)兩度高考成績被頂替。(苟晶微博)
22年前,山東高中生苟晶(左)高考成績被頂替。(苟晶微博)

說到這,要說個有意思的事。苟晶被冒名頂替的事在網上發酵後,《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批評她是自我炒作等等。結果引起了前央視名嘴崔永元的砲轟,直接稱呼胡錫進「胡叼盤」,什麼角度都能叼,斥責他「不怕生孩子缺零件啊」。這段視頻在YouTube上可以找到,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崔永元是怎麼懟胡叼的。(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vdMF2eJtXk&feature=emb_logo

額外難度:瘟疫下的群聚

除了上面的三大歧視,今年的考生似乎比往年更艱難。對南方省市的考生來說,首先要克服洪水的威脅。網友發出視頻說,安徽黃山歙縣二中的考點被淹了,但是考生們仍然要到這個考點參加考試。不過有最新消息說,原定的語文和數學科目考試,因為洪澇影響而延期進行。

7月7日,中國大陸高考首日,安徽黃山歙縣因洪澇,上午語文考試取消,將延期進行。(視頻截圖合成)
7月7日,中國大陸高考首日,安徽黃山歙縣因洪澇,上午語文考試取消,將延期進行。(視頻截圖合成)

除了洪水,更大的難度歧視還是瘟疫。這次高考,是中國大陸疫情在宣傳平穩、舒緩後的最大規模群體性聚集。

面對疫情威脅,各地當局紛紛採規定戴口罩之類的防疫措施。考生同樣是憑身分證、准考證入場,但境外或者外地考生如果沒有達到14天隔離觀察,需要提供考前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然後進入考場。

這種粗陋的要求,能有效防止病毒的傳播嗎?我們早在節目中說過,病毒早已產生了變異,傳染力更強了,而且潛伏期也更長,最長的達到90天。

所以說,在於疫情未退的情況下,這是中國大陸考生的一個巨大難度:既要參加考試,同時又提防被病毒感染,可謂是雙重煎熬。

大陸考生的擔心

6月29日,一位大陸應屆考生給我們發來郵件,非常清楚地表達了自己的擔心。這位同學今年是復讀,對於臨近高考,他既不激動,也不期待,而是「充滿了恐懼與絕望」。

信中表示,在這個疫情爆發的大環境下,自己提心吊膽地活著。在發郵件的前兩天,當地招生辦通知,每個考生都要到指定醫院做核酸檢測,並填寫考生個人健康狀況承諾書。

這時候,他開始緊張了。因為有很多考生是從外地回來的,有北京、遼寧、河北等地方回來的。而他所在的城市沒有硬性標準讓這些人隔離14天,只需提供7天內核酸檢測的陰性證明。

中共的核酸檢測準,大家都了解它的準確度。這位同學也知道,即使做核酸檢測,也有假陰性。前不久就有一則消息,有一名患者,之前檢測了9次都是陰性,但最終還是確診了。

這位同學很擔心,因為大量的人在同一個地方,一待就是幾小時。而且學生們在進考場時,需要做面部識別,要摘下口罩。所以他很擔心,因為這樣將使病毒傳播的機率極大增加。

信中表示,他的第六感告訴他,很有可能因為這個高考,因為中共政府不負責任的作為,將引起很多家庭的悲劇。短期內也許看不出什麼,但是7月末和8月呢?「一旦學生出了事,將有多少家庭破碎啊!」

他擔憂地表示,全國上千萬的考生,為了高考聚在一個地方。也有很多家長陪考,「這麼大的人員流動量,想平安無事都難」。他說「沒辦法安慰自己說不會有事,因為我知道事實的真相,自欺欺人只會帶來更大的悲劇」。

*****

是祝福?是告誡?

高考,牽動著許許多多人的視線,不僅是學生們的家長,幾乎社會各界都在關注著。

今天看到這麼一張照片,7名身穿白大褂、戴著口罩的女醫護,一起向高考的學生們表達祝福。但是內容卻讓人頗有感觸。

站立的4名醫護人員,手裡拿的字符是「高考加油」,這是很多人為考生加油打氣的一句話。但是前排蹲在地上的三名醫護,手裡的字符寫的是「別學醫」。這七名醫護每個人的眼睛位置還貼著2個小的字符,都寫著一個眼淚的「淚」。

照片是拍自哪家醫院,網友沒有介紹。這張照片看上去,與其說是對學子們的祝福,倒不如說是作為過來人的諄諄告誡。

在這次疫情之初,就是今年過年期間,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炸性的擴散。到醫院求診的患者需要排上幾個小時的隊,即使這樣也不一定能夠看上病。有的患者住不上醫院、看不上病,在病毒的折磨下,雙膝下跪,求醫護人員救救他們。

而當時的武漢各家醫院,都因為疫情大爆發,醫療資源嚴重匱乏。醫護人員們即使有心救治患者,也因為醫療體系的崩潰而無能為力。

而且當時醫院的領導在病毒面前都已經逃的遠遠的,只把一些醫護人員丟在一線,讓他們在缺醫少藥、沒有有效防護措施的情況下,與病毒抗爭。能不能活下來,就看自己的命大不大。

這種困境和壓力,特別是直面死亡的威脅,有的醫護人員情緒崩潰,在辦公室放聲大哭。這個畫面,很多人都看到過了。對中共的表現,醫護人員傷透了心。在利益面前,領導比任何人得到的都多,在死亡威脅面前,他們跑得比任何人都快。

所以這幾名醫護人員在眼睛位置貼上一個「淚」字,意思像是說,做了醫護,心痛酸楚的淚水會時時陪伴。

其實何止是醫護人員如此,在中國大陸的所有職位上,中共都是一樣的做法。當下面的人捨生忘死之後,中共的官員卻摘走所有的桂冠榮譽,拿走大部分好處。

鼠疫捲土重來?專家:嚴厲防

說醫護不容易,相信大家也都能理解,因為他們要直接接觸患者,直接接觸病毒。所以相對而言,醫護感染病毒的機率也就要高。而中共病毒只是其中的一種,醫護人員要面對的病毒有很多,各種各樣。

最近,內蒙古巴彥淖爾吧鼠疫防控級別上跳到了3級,自由亞洲引述專家的說法,各界絕不能對這次疫情掉以輕心。

中國大陸的天災人禍真的是接連不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個鼠疫,已經成了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之後的最新的危機。

巴彥淖爾的鼠疫個案是來自當地烏拉特中旗醫院。感染腺鼠疫的牧民在發病前,曾經在鼠疫疫源地活動。當局發布的3級預警,預計將持續到今年年底。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大病救助專案前高管任瑞紅表示,最新發現的病例屬於性質相對輕微的腺鼠疫,但一旦失控後,後果不堪想像。她指出,腺鼠疫如果演變成肺鼠疫,「它可以在人際之間通過飛沫傳播,這個就很恐怖了」。

任瑞紅強調,你不要去看它(中共)的數據,也不要去看它(中共)的說法,該怎麼嚴厲地防,就怎麼防。「中國(中共)這樣一個專制國家,它們的宣傳喉舌是服從於政治的情況下,我們要做的事,用我們的消息來判斷」。

去年11月,中共病毒疫情剛剛在武漢出現的時候,任瑞紅就根據自己在中共體制下多年工作經驗判斷,疫情真相不是中共下發文件說的那樣。她當時指出,中共說疫情可防可控,但實際可能已經很嚴重了。結果後來,事實驗證了她的判斷。

如今這位中共紅十字會的前高管又向人們發出了警告,「該怎麼嚴厲地防,就怎麼防」。

我們不希望再有什麼疫情出現,我們希望中國同胞都平平安安,因為他們的生活已經夠悲慘了。所以在專家的提醒面前,建議大家多注意一下各方面的信息,做著準確的判斷,以免再出現被中共宣傳欺騙、病毒到了身邊,而自己卻渾然不知。

中共無底線侵犯香港人權,外企拒絕配合

我們接下來再說說香港。港版國安法施行已經一週了,今天港府又生效了實施細則。這個細則規定,港府可以凍結或者沒收國安法嫌犯的財產。

另外對警方的權力,也是無限的擴大,其中包括7項。一、搜查可能存有犯罪證據的處所、車輛等有關地方和電子設備;二、要求涉嫌危害國家安全者交出旅行證件或限制其離境;三、凍結意圖用於犯罪的財產,申請限制令、扣押令、沒收令以及充公;四、要求信息發布者或服務商移除信息或提供協助。五、要求外國及境外政治性組織的代理人提供資料;六、經行政長官批准,對有合理理由懷疑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的人員進行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七、對懷疑擁有與偵查有關的資料或者管有相關物料的人員,要求其回答問題和提交資料或者物料。

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Hanscom Smith)認為,現在香港的問題不在於國安法,而在於它的處理方法。他表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被中共認定含有港獨或者顛覆國家政權之意,這實際反映著北京有很大程度的不安全感。

他形容,北京政府以國安法剝奪人民自由,甚至製造自我審查的氛圍是一種悲劇。史墨客多次重申,香港的成功在於開放性、資訊流通、言論和新聞自由等,北京現在的做法,已經把香港等同於中國大陸其它城市,在破壞香港獨有的地位。他指出,北京應該「讓香港繼續成為香港」。

事實上,中共在實施港版國安法後,各方面都在收緊控制。

臉書旗下的WhatsApp昨天(6日)對《華爾街日報》表示,公司正在暫停處理香港執法機構索取用戶數據的請求。

WhatsApp的這個說法,等於是說中共已經提出了要求,向他們索取香港用戶的資料。目的當然不言自明,就像對中國大陸用戶一樣,實施言論管控。如果誰在這上面發表當局不愛聽的言論,很快就可以從後門找到這個人。

不過好在WhatsApp沒有接受中共的要求,不配合。WhatsApp母公司臉書的發言人在聲明中說,「我們認為言論自由是一項基本人權,支持人們表達自己的權利而不必擔心自己的安全或其它影響。」

這段話,直接揭露了中共的邪惡,它連人的最基本人權都剝奪。

拒絕中共港共這種要求的還有Telegram。他們也接到了港府取用資料的要求,但他們也聲明說,「過去從未與香港當局共享任何數據」。

就是說,WhatsApp和Telegram都是拒絕與中共港共合作的,不出賣香港人。那當然,誰會與邪惡為伍呢?西方公司當然也看中利益,但是在利益之前,它們很多都在堅守著最基本的道德底線。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歡迎週一到週六,每天準時收看我們的新節目。也請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我們昨天節目中提到,中共研發的疫苗,在經過了一期、二期臨床試驗後,跳過了最為關鍵的第三期萬人臨床試驗,同意直接在軍隊中使用疫苗。這種做法,我們做了兩種分析,一種是因為中共假疫苗、毒疫苗醜聞太多,普通百姓不願意被中共當成小白鼠做實驗。中共在找不到試驗對象的情況下,命令軍隊普通士兵接種。說白了就是把士兵當成小白鼠一樣進行試驗。

另一種可能是,中共急著把沒有完全確定有效、安全的疫苗在軍隊中使用,可能是因為軍隊疫情嚴重的原因,迫使北京當局等不下去了。

大紀元得到一份獨家資料,顯示中共軍隊內的疫情相當嚴峻,以致習近平望而卻步。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來了解更多內幕。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紅色恐怖逼香港 北京恐懼什麼
【新聞看點】數萬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新聞看點】習近平「我將無我」?中共末路狂奔
【新聞看點】中共病毒早發現?打疫苗近半發燒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內幕 美台會建交嗎?
【有冇搞錯】共機越中線 距戰爭爆發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至4萬
【紀元播報】中共高調宣傳北斗導航 疑竊全球數據
【紀元播報】印度將查孔子學院 涉清華等十所中國高校
【新聞看點】微信是橋是獄?兩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