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感應.天象警世

天人感應 北京六月雪對應唐山大地震、隕石雨

作者:荏淑一
《周易》說「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展現中華民族的天象哲學觀。 (pixabay)
  人氣: 33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2020年7月28日(黃曆六月初八)中國北京下了「六月雪」。從古傳說到今天,熱夏「六月雪」陰陽錯逆的現象是含冤不平之兆。這場「六月雪」的日期巧合了四十四年前的唐山大地震那一天,而那場大地震又對應1976年寫歷史紀錄的隕石雨,這些只是「巧合」嗎?

《中庸》云:「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吉兆為祥,凶兆謂之妖,災禍謂之孽)。」《周易》說:「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這是中華民族奉為圭臬的天人感應的政治哲學觀。天象是一種天道的示現,和人間事有相互對應的關係。從史書來看,蝗災、旱潦、冰雹、癘疫、饑荒都是天垂象昭示既往之咎,還有隕石、寒暑失度的六月雪,也是常見的天象,並且預兆凶險。

7月28日,北京日報報導下雪事件。(網絡截圖)
2020年7月28日,《北京日報》報導下雪事件。(網絡截圖)

世界紀錄隕石雨  天人感應昭昭明現

現代世界上發生的最大一場隕石雨是在中國大陸。1976年3月8日,在中國東北吉林落下一場驚天動地的隕石雨。有一顆重約4噸的隕星以每秒15~18公里的相對速度墜落,在離地19公里的高空發生主爆裂,隨即分裂成許多小火球和大大小小的隕石墜落地面。其中,最大的一號隕石衝擊地面時造成蘑菇雲狀煙塵,並且砸穿凍土層,形成一個6.5米深,直徑2米的坑,造成的震動相當於1.7級地震,落地後的最大隕石塊重達1噸770公斤,這是已知世界上最大的石質隕石。此外還有兩塊次大的隕石,以及數不清的小碎塊,被撿起的有三千多塊。

1976年3月8日吉林地區天降規模罕見的隕石雨,包括三顆大隕石與三千多塊小隕石,圖為當地一處紀念碑。(Getty Images)

這一場吉林隕石雨是天文史上的驚世紀錄,從古人所詮釋的天人感應的觀點來看,大隕石三顆「象陰而陽行,將致墜落」[1] 。在1976年,我們可以輕易找到人事變化的連結:三塊大隕石墜落對應當年中共三個「大人物」死亡和「宮廷政變」——1月8日周恩來死,7月6日朱德死,9月9日毛澤東死;接著「四人幫」被抓捕,毛主導揪鬥的「文化大革命」偃旗息鼓。

毛、周、朱是陰謀奪權,毀壞民族生命的主角兒,陰暗的角色占了位,引進共產邪靈到中華大地蠱惑、殘害百姓,竊取了政權,帶給中華民族一場巨變、浩劫災難。20世紀美國的大預言家珍妮在唐山大地震前13年就有預言,「一個造成中國大混亂的『神秘人物』將在大地震發生後不久死去」,毛澤東的生與死對應了珍妮預言中造成中國大混亂的那個人物。毛對天人感應怎麼看?他說「天搖地動,天上掉下大石頭,就是要死人哩。……」而毛就在唐山大地震44天後死亡。

隕石雨。(Getty Images)

唐山大地震

唐山大地震發生在該年7月28日深夜3時42分53.8秒,這場里氏規模7.8級的大地震,在十秒鐘內將百多萬人口的唐山市震為廢墟,九成以上的民房全毀或大損壞。根據中共的資料稱死傷40多萬人(事實上更多),震波有感範圍廣達14個省市自治區,北京、天津市受到嚴重波及,西安也有震感。

當年,隕石雨中那些無數的隕石小碎塊巧合地預兆了這場大地震中眾多死傷的人口;今年(2020年)7月28日,就在44年前唐山大地震這一天,北京大熱天裡下了「六月雪」,顯現寒暑陰陽錯逆的現象,古來就有言「六月雪」是含冤不平之象,儼然為唐山大地震死者鳴冤。若是,那麼唐山大地震該不是單純的天災。

周朝太史伯陽甫說,地震的發生是天地陰陽失序,陽氣沉伏在地下,陰氣壓迫使其不能上升,於是就會發生地震。天象對應人事,人間陰陽失序,陰氣壓制陽氣,首先對應領導者的人事不正,讓國家社會負凌正,是陰邪勢力囂張作祟的反映。

六月雪連結的歷史迷霧

回顧當年,中共國務院在唐山大地震前,已經接到了下級研究機構、預測人員反映上來的種種地震預兆和數據的報告,卻沒有作為,以致在「突如其來的自然災害」中,平民百姓死傷慘重。歷史學家徐中約《中國近代史》書中指出「一份政府的祕密報告統計出655,237人死亡、779,000人受傷」,合計就有143萬的傷亡人數,遠遠超過中共公布的數字。

然而,「自1485年到1976年的500年間,唐山雖遭遇4.75級以上地震共17次,但卻無人員傷亡和建築物倒塌的破壞性地震。」[2] 1976年發生的這次大地震,完全超乎歷史經驗。有什麼因素助長了災害呢?

在中共奪權之後,不到三十年間,唐山煤礦鎮人口從31萬躍升到100多萬,人口多、密度高、環境差。在追求產能之下,中共對建築防震性不重視,並沒有把建築防震當作一件大事來做,甚至還開倒車:「1957年,國務院還曾下令,要求降低新建建築的抗震標準,原本地震烈度為8度的唐山,被改為6度的不設防區。就此,為經濟發展而犧牲城市安全的重大社會隱患深深埋下。」[2] 唐山地震發生時,九成以上的民房全毀、或大損壞,其來有自。

其時,對北京和周邊的地震預測其實已經行之有年,為何還會發生「漏報」的疏失?其實,「有關唐山可能發生大地震的預警,像警鐘一樣長鳴,但是,當時的中共最高層正忙於批判『不肯改悔的黨內最大的走資派』鄧小平、『反擊右傾翻案風』,沒有人把老百姓的死活放心上。所有這些地震預報,最後都沒有引起中共中央的重視。」[3] 一些「地震工作者還對唐山地區的地震活動做出了準確的中長期預報,它在發震前,同樣出現了種種觀測數據和宏觀前兆的異常。無論是地震專家還是群測群防員都曾注意到這些問題」。[4]

從唐山大地震發生前9年到發生前9小時都有地震預報頻頻向上報告,比如:「唐山大地震發生前9小時,開灤馬家溝礦地震台的馬希融,向開灤礦務局地震辦和上級作強震、臨震預報:強於7.3級的地震隨時可能發生。」[5] 但最終為何中共相關主管當局沒能向人民發出震前警報?

有一個關鍵是領導層的政治鬥爭,本來直接領導國家地震局的周榮鑫(1975年前任中國科學院中共核心領導小組副組長)被認為是鄧小平的黑幹將之一,連帶也被打倒,造反派對他「深揭猛批」,並且導致周任內設置的監測地震的工作組織陷於癱瘓。周榮鑫領導地震局時,很重視北京地震隊耿慶國的地震報告,上報給國務院,結果造反派也壓制了耿在1976年7月中旬做出的可能發生地震的短期臨時預測。中共中央不重人命,只要維穩,以「穩定社會」為由,壓制地震預報,層層壓制,使得人民得不到預警,致使幾十萬人懵然失去寶貴生命。

災難中的「奇蹟」對照人禍

就在大地震發生前的7月17日、18日,全國地震群測群防經驗交流會就在唐山舉行。會後只有青龍縣(距離唐山115公里)縣委書記冉廣岐對屬員帶回的地震預報訊息非常重視並付諸防震行動。在地震發生前,青龍縣的老百姓幾乎都被緊急疏散到室外。青龍縣在唐山大地震發生時毀壞房屋18萬間,完全倒塌7300多間。但是,全縣47萬人,僅有一位老年婦女因地震引發心臟病發作死亡!在這個「青龍奇蹟」的對比下,客觀地凸顯了唐山大地震的深重「人禍」。

在中共的政治體制壓力下,地震的科學預報信息也都陷入了敏感「政治問題」之列。這全是共產專政的威權制度製造的困境,同時給人民挖了死坑。

大地震發生後,中共高層無視於「反擊右傾翻案風」導致防震鬆垮的傷亡,依然堅持其政治正確,並且拒絕外援以掩蓋慘絕的死傷真相。它踐踏著死人、傷者,把唐山大地震作為社會主義戰勝「自然災害」的優越指標;唐山「抗震」紀念館,成了把喪事當喜事辦的一個標誌。災後至今唐山發展成一千萬人(常住八百萬人)的城市,然而,那些傷者的傷痛、亡者親人內心的哀慟,以及受災成了鰥、寡、孤、獨、病、殘的許多家庭,被遮蔽在新高樓的陰影下,暗暗啜泣。

大陸官方在唐山地震後三年才公布地震規模7.8級、死亡24萬人,但國際社會普遍認為規模8.2級、約60萬人死亡。(AFP)

陰陽錯逆是人行為所致

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大地震頻發又都很驚人,十年文革八大地震[7] ,次次都超過7級震,從1973年起更是年年必震,最後以死傷最慘絕的唐山大地震終結,文革紅旗手毛澤東和文革也同步終結。

挖根來看,從1966年開始到1976年的十年中,毛為搶回大位處心積慮主導揪鬥的「文化大革命」顛倒是非黑白,翻覆了中華民族的善良傳統;恐怖的批鬥整風下,下批上、學生批鬥老師、兒女批鬥父母,人人為敵,「階級」取代了人性,倫理道德蕩然無存,毀壞了無數中華兒女的善良根性,變異了無數天真兒童少年成了凶惡流氓惡棍,顛狂錯亂了中華大地,造下數不清的罪虐。中共元老葉劍英曾在內部會議中透露,文革整了1億人,死了2千萬人。[6] ,這麼多人受迫害,這麼多人死去,有多少人在中共邪惡凶殘體制下成了幫凶、打手?有多少人成了中共邪靈祭壇上的犧牲?在44年後唐山大地震的忌日裡來了一場六月雪,試問中共所謂的優越社會主義體制,在44年中又繼續造成了多少冤魂?舊冤未散,又添新冤,陰陽錯逆,冤冤不散,化作六月雪。天人感應,天象垂示,不宣自白。

唐代經學大師孔穎達說「陰陽錯逆為既往之咎」、「陰陽錯逆乃是人行所致」的表現。隕石雨、大地震、六月雪等等都是陰陽錯逆的現象,示現中共邪黨數不清的既往之咎,也預兆凶局。天理昭昭,不誠心懺悔改過,就想文過飾非偽造歷史,誰也無法扭轉注定敗亡、等待償還大業債的大結局。歷史示現,天理昭昭,天人感應,報應不爽。@*

註釋

[1] 漢代經學家劉向解說隕石的天象。點入參見《春秋時代一場隕石雨 天人感應預兆證驗不爽?》

[2]、[4] 見 王瓚瑋:《唐山大地震四十年:反思與「記憶」》,(*又作:《唐山大地震40年:從死亡人數到天災還是人禍仍是一地雞毛》),東方歷史評論。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769233.html

[3]、[5] 見 《王友群:唐山大地震是天災更是人禍》,大紀元2020年2月23日

[6] 另外還有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次政治運動事實》記載十年文革殘害人的數據:1984年5月,中央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2,144萬餘人受到審查、衝擊;1億2,500萬人受到牽連、影響;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8萬人非正常死亡;13.5萬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7萬,703萬餘人傷殘;7萬多個家庭被毀。

[7] 參見:大紀元2001年6月12日訊《十年文革與八大地震﹕人禍與天災共始終》。

參考資料

《中庸》
《周易》
《史記.周本紀》
徐中約:《中國近代史》,香港中文大學,2001年8月1日出版。
王友群:《唐山大地震是天災更是人禍》,大紀元2020年2月23日訊。
王瓚瑋:《唐山大地震四十年:反思與「記憶」》(*又作:《唐山大地震40年:從死亡人數到天災還是人禍仍是一地雞毛》),東方歷史評論,2016年7月28日。
《十年文革與八大地震﹕人禍與天災共始終》,大紀元2001年6月12日訊。
雷頤:「文革」中的三次地震》,大紀元2008年6月18日訊。
@*#

-點閱【天象警世】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東西方古今六大預言,不約而同揭示了哪兩大人間重要主題呢?綜合這六大預言預示來看,2020年是個關鍵年,關鍵世間大變局。(續上文)
  • 東西方古今六大預言,不約而同揭示了兩大人間重要的主題!:無神論的中共滅亡及聖人救世。綜合這六大預言預示,中共從2020年開始快速走向末路之途,滅亡已不是未知數。
  • 樂山彌勒大佛在1949年中共掌政後,曾顯靈出現過幾次異象奇蹟,所以「大佛洗腳天下亂」特別引人注意;《燒餅歌》中已經預示了亂世出路。
  • 今天發生的波及全球的退黨大潮,是一個歷史上許多中外先聖都有預言的事情,是天意,而且與每個人都有關聯,人們必須要在《聖經》裡說的「最後的大審判』中表態。神在給每一個人機會,神只看人心!真心希望人們在這人生的關鍵時刻,都能順應天意,為自己的未來做出無悔的選擇。
  • 從退黨的錄像中,我們發現有一個奇特的現象,就是許多人三退後頑固的疾病絕症不治而痊癒了,退黨能給人帶來福運,這真是天大的好事!神在給每一個人機會,神只看人心。
  • 今天發生的波及全世界洶湧澎湃的退黨大潮,是一個歷史上許多先聖在幾百年甚至幾千年前就有預言的事情,而且這是一件與每個人都有關聯的事情。如《聖經》裡「最後的大審判」對獸印的預言,能否解除獸印,即是能否通過大審判的關鍵……
  • 正當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肆虐意大利之際,該國南方小鎮卡爾米亞諾(Carmiano)發生聖母瑪利亞雕像流出血淚的事件,引來好奇的民眾圍觀。
  • 春秋時代宋襄公七年時,下了一場隕石雨,彗星隕落伴著雨同時落下。這一年還發生一件異象,有六隻鳥倒飛過宋國之都,史家還有經學大師們怎麼看這件事?是天人感應、是預兆嗎?結果準確證驗了嗎?
  • 今天發生的波及全世界洶湧澎湃的退黨大潮,是一個歷史上許多先聖在幾百年甚至幾千年前就有預言的事情,而且這是一件與每個人都有關聯的事情。如《聖經》裡說的「最後的大審判」,你的如何表態,是能否通過大審判的關鍵……
評論